大路即道之溪亭谈艺录

一页风云散那啊、啊、啊---可以啊很久的:)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5/1/115992.shtml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8547
  • 开博时间:2006-08-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到底谁讹诈了房奴?

到底谁讹诈了房奴?

到底谁焦虑了中国people?

还用说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专区]《文怀沙之后,文化界再爆更不堪的丑事》(

http://blog.zjol.com.cn/925360/viewspace-790181
  《文怀沙之后,文化界再爆更不堪的丑事》
  
   文怀沙的那些事,我们在圈子里早就耳闻,那一代知名知情的学者很多是逢文避席。以示不耻。但耻不耻或者说扯不扯,总是会牵出更多事令人畏闻。
  
   谁曾想,如自家堂前燕一样自去自来,随来随去的世交挚友,竟是“东厂”安排在你身边的眼线、钩子。
  
  最近的最近的最近,爆闻, 爆闻
  
  冯什么什么代的竟是某些部门安排监视章伯钧章诒和家特务,黄苗什么什么的则负责监视聂绀弩……这些人名,估计都能让你振聋发聩吧。嗨,相比之下,文怀沙,不过怀了坏沙子的一个文化界的油子,这些人……不要把问题简单归结为时代的荒谬,道德的价值在于能主体性的反沉沦……
  
   希望这一切,最后被证实纯属造谣,不然健在的老人,请继续巴金的随想。档案解禁,迟早要引爆,把大便捂在裤裆里,终究不是事。譬如,日本档案一解禁,当年日本当局监视孙中山与宋氏姐妹的交往日志就曝光了。当然孙的事,不算什么丑事。两情相悦,娶朋友的闺女,只是让朋友老大不痛快而已。但那些文化界的朋友在琴瑟觥筹间记录对方的一言一行,随时通报有司,就不是让朋友不痛快而已了。
  
   当时我很肯定的预言,以色列一定会在奥巴马宣誓前一两天停火,因为以色列也只有在美国换届的间隙,改变一下局势,不然奥巴马八年,基本无法漠视美国而单边行动。尽管这次被我言中,但预言总是让人担心日后丢脸 ,而回顾往事更让人丢脸,章诒和说往事并不如烟,岂止是不如烟,往事绝对是压在我们民族心头上的坟!我们这个民族再不清洗自己的床单,再不把发霉的褥子拿出来晾,恐怕永远无法阳光康庄的发展。乡土社会、士林贵族,如果彼此只是窃听监视的关系,不要说风骨荡然,整个社会必然趋于解体。
  
   也许这才是,中华民族该厚着脸皮去苦旅的历史。
  
   二流堂或者其他三流堂一流堂的文化圈圈子,真不知道还有多少下流不堪难登历史之堂的丑事。
  
   哀哉世也!痛哉时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2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学术]礼失而求诸野——论“京派”文学创作的人性寻租

【文献标识】:
  
   周泉根《礼失而求诸野——论“京派”文学创作的人性寻租》[A],《人大复印资料 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研究》[C],200601。
  
  【作者简介】:
  
   周泉根,男,汉,1977.1,江西临川人;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研究方向:文艺理论;投稿日期:;Email: quangenxingzhou@163.com ; pusu95@sohu.com
  
  【文献摘要】:
  
   面对农耕文明向工业文明的让渡迁移、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点滴侵蚀及西风东渐所引发的“人性之常”与“现实之变”的矛盾,“京派”诸贤“礼失而求诸野”地在乡土社会中寻找寄托美好人性的小屋,并形成了在所求之野的乡土社会背景上对民族文化深层结构中的人性之常、人性之美进行寻租模式的挽歌式创作。乡土社会既孕育了“京派”作家们自己生命中农耕文化情致,又承载了农耕文化所有美好的人性因素,既原型意义地构成作家的深层心理背景,又为其作品提供了土壤意义的意象体系和文化内涵。较之于革命派、人生派的乡土文学的作家的批判性,“京派”也因此染上浓重的理想色彩和挽歌情调,凸现该文化群落、文学流派的派性性征。
  
  【文献关键词】:
  
   京派 工业文明 乡土社会 人性 创作模式
  
  一、
  
   中国近现代社会是一个方生未死、玄黄待定的过渡转型期社会。梁启超在其《过渡时代论》一文中曾详瞻论述曰:“今日之中国,过渡时代之中国也。”“人民既愤独夫民贼愚民专制之政,而未能组织新政体以代之,是政治上之过渡时代也;士子既鄙考据词章、庸恶陋劣之学,而未能开辟新学界以代之,是学问之过渡时代也;社会既厌三纲压抑、虚文缛节之俗而未能研究新道德以代之,是理想风俗之过渡时代也。”[1](p5)这次转型是全方位的,包括经济、社会、政治、文化诸层面,是中华民族在其历史变迁过程中文明结构的根本性重塑。从动态指向上看,中国过渡时代的特征为从古典农耕社会范型向现代工业社会范型转变;从静态的社会性质上看,中国过渡时代的特征乃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从现代化发生类型上看,中国社会转型主要源于西方的刺激和示范作用,属于后发外生型的日德模式,区别于早发内生型的英法模式。这次深刻转型带来的直接社会现实,便是“政治的权威与权力危机,社会的认同与整合危机,文化道德的失范与脱序危机数症并发,使中国处于前所未有的乱局之中”。[2](p8)
   而与社会外在秩序的混乱互为因果的是社会内在价值的紧张。在那段纲纪崩摧、规矩淆乱的历史中,笼罩在战争心理阴影里的社会到处弥漫着斗争文化的理念,杂说纷呈、异质共生。价值紧张就是内涵于诸种杂说异质之中,具体体现在认同不同价值取向的社会思潮之间的紧张关系中:“哲学上有非理性主义与实证主义的对立、人本主义与科学主义的对立;政治上有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无政府主义和社会主义的三角关系;文化上形成了激进主义、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三足鼎立;宗教上有佛(以及建立儒教的尝试)与基督教的抗衡。”[3](p13)所有这些错综复杂的思潮,彼此杂糅纽结,又形成了三对难以兼融调和的转型期社会出路的二难选项。它们是:一是进行反封建的现代性个体意识的文化启蒙呢,还是进行反帝国的民族性集体生存的政治救亡;二是在现有秩序里进行逐个形而下的问题的渐进改良呢,还是在某种形而上的主义的动员组织下,作出某种邈远的终极理想的承诺,进行毁弃现有秩序的暴力革命;三是用人文理性勾起的充满忧伤怀古的挽歌情怀去进行保守的文化续弦呢,还是用历史理性所强力支撑出的自信来进行激进的新旧置换。可以说,启蒙与救亡、改良与革命、保守与激进之间的紧张关系所构成的历史环境,是现代文学最基本的发生及生存环境,也理所当然地构成了“京派”文学最宽厚的历史天幕。
   “文变染乎世情,而废兴系乎时序。”(刘勰《文心雕龙•时序》)“京派”文学运动也是随着民族斗争、阶级斗争的起落沉浮而发生、展开或休止。整个“京派”文学活动的展开过程正是被置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历史图景之上的。这也意味着“京派”文学运动的开展同时还必然伴随着一个工业文明对农耕社会、西方文明对中国文化点滴侵蚀的过程。“京派”的文学运动形态、文学创作形态及文学观念形态正是对这样的外部环境在文学上所做出的应答。从社会学、文化学等的角度审视“京派”文学创作,我们能清楚地看出:京派文学家 “礼失而求诸野”的中国传统思维方式,和在所求之野的乡土社会中对不与世推移的人性之常、人性之美进行挽歌式寻租的创作模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思想]观念与史实——“京派”之派的辨正与还原

【文献标识】:
  
   周泉根《观念与史实——“京派”之派的辨正与还原》[A],《海南师范大学学报》2007年第四期[J],2007年第四期。
  
  【作者简介】:
  
   周泉根,男,汉,1977.1,江西南丰人;海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研究方向:文艺理论;投稿日期:;Email: quangenxingzhou@163.com ; pusu95@sohu.com
  
  【文献摘要】:
  
   在中国文学史上,京派是一个非常复杂难辨的文学现象。京派的能指和所指常常滑动不定,有的甚至否认京派的流派特征。现代学界也也远未能达成一致。观念的歧出,乃是因为不同的人从诸如审美的、阶级的、文化的等不同的视角看待京派的结果。“京派是否存在”、“以怎样形态存在”乃是一个主观认识和客观事实相矛盾的历史问题。在这种认识的指导下,我们透过种种偏于一隅的视角,经过对民国相关文献的钩沉磨洗、检索阅读,对京派的原生形态作了一个勾勒,揭示、界定、描述了作为文学流派、文学思潮的京派史实。
  
  【文献关键词】:
  
   京派 观念 史实 文学流派 文化群落
  
  一、辨正歧出的“京派”观念
  
   在中国文学史上,京派是一个非常复杂难辨的文学现象。人们对它究竟何时何地以何面目存在的认识,存在很多分歧。在不同研究者和当事人那里,京派的能指和所指常常滑动不定,有的甚至否认京派的流派特征。现代学界也也远未能达成一致。许道明甚至把左翼精神盟主鲁迅也归为京派,他说:“对于鲁迅,从他的经历、教养、情感、趣味、作风中相当部分倒是同‘京派’连在一起的,说他曾是一个京派人,也不是没有根据的。”[1](p24)一般被认为京派标准成员的萧乾,在王嘉良看来不但不是“京派作家”,倒属于“人生派”作家。[2](p44)这种关于京派流派存在与否及其流派性质的认识分歧,其实是现代文学史中各家各派对京派各持己说的延伸。
   首先,在京海论证的海派当事人中他们多否定京派存在的事实。如朱光潜在事过境迁后回忆说:“京派大半是文艺界的旧知识分子,海派主要指左联。”[3]他自己是“博得了所谓‘京派文人’的称呼”。[14]萧乾也说京派作为一个文学流派来研究,“本身就不很科学”。[4]沈从文则更严重的模糊了流派界线、取消了文学流派的应有之义,给人一种京派无派、京派没边的印象。而且他根本就没提“京派”一词,只提“京样”“北方文学者”等指代不确的词。[5](p93)其次,超然于京派海派之外者则和同京海为一家。曹聚仁曾利用沈从文《论海派》一文中所诠释的海派内涵,进行过一番京海“无以异”的论证,作后索性把两者等同起来模糊京派与海派的界线。[6]与曹聚仁之于京海两派一视同“不仁”的看法近似,鲁迅也给京海各赏五十板。他由北京上海两地的地域本质发挥开来,用近乎四六韵文的笔调,侃趣十足地将京派海派漫画成官商的帮手,且各事其主。[7](p655)第三,在后来的无产阶级文艺理论家和作家眼里的京派面目也阶级化了。譬如杨晦,本与京派也渊源颇深,曾在“五四”时纵火赵家楼、又是“沉钟”社的干将,但后来熟练地操起了阶级分析法,在1947《文汇报•新文艺》将“京派”“海派”利索地等量代换为“农民派”“人民派”。从解放战争到文革结束,随着共产党军事上政治上的胜利,左翼的这种思维得以迅速蔓延、强化。如在1948年3月1日《大众文艺丛刊》第1辑《文艺的新方向》中刊登了郭沫若的《斥反动文艺》、冯乃超的《略评沈从文的〈熊公馆〉》和邵荃麟的《朱光潜的怯懦与反动》等文章,他们都把本来具有强大生命力的阶级分析法简单僵化为“不革命即反革命”的思维逻辑,视京派为反动派,严重歪曲了京派的派性及其本质。这种观点曾并长期左右着人们的认识。
  
   然而他们的言论各有立场,于客观的史实而言,都相当主观,甚至别有深曲用心。明达如朱光潜后半生也难免受主观之蔽,春秋笔法娴熟于心。他所说的“博”得了所谓“京派文人”的称号中一“博”字,委婉地暗示“京派”不过是被虚构出来的。其所用“占据”“纠集”“阵地”等战争术语的移用,则透露出其在被批斗后所认同的新民主主义文化观和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法。许道明曾就此评议说:“将海派直接指陈或甘于对号入座为左翼作家,算得上最为陈陈相因的怪论,它们严重混淆了视听。连晚年朱光潜为了保证某种安全感,为了表示某种思想上的转变,在他的自传中也不惜延用这种说法”。[1](p21)沈从文切入京海论争,是基于其自由主义文艺观的底蕴之上审美本质角度的立场。 而像杨晦、郭沫若、冯乃超、邵荃麟及晚年朱光潜等则是从阶级本质的认识基点出发形成了自己的京派观念。在诸多歧出的见解中,最深刻的还得算是鲁迅、曹聚仁。鲁迅在1934年1月30日连写了《京派”与“海派》《北人与南人》两篇名文。鲁迅那看似诙谐超然的文章也最让沈从文生气。沈在《关于海派》一文中不无痛惜地指摘鲁迅不过是有兴有感,说点趣话打诨。[5](p93)从文章表面看,确如沈所言的不过是随意兴感而已,但实质却透露出沈鲁之间更深隐的不和谐的底色。 鲁迅乃是一贯用包涵很浓的阶级眼光但比阶级眼光深广的文化眼光去批判中国文化中所充溢着的惰性、迂阔、无聊及贵族气,尤其是集中代表中国文化的知识分子的依附性。他也正是以这种文化批判的犀利眼光,看到了京海两派在深层的文化层面上的一致,并揭示了他们“帮”与“有闲”的共同本质。
  从上文我们清楚的看出京派观念的歧出,乃是因为不同的人从诸如审美的、阶级的、文化的等不同的视角看待京派的结果。“京派是否存在”、“以怎样形态存在”乃是一个主观认识和客观事实相矛盾的历史问题。事实上,这个问题虽被多人片面提及却从没没彻底清理,尤其是正面指认京派之派这个文化群落的原生态到底是什么,过去多专注争论本身或作家、作品及其文学理论的个案研究。为此,我们有必要透过种种偏于一隅的视角,在历史的迷雾中揭示、界定、描述作为文学流派、文学思潮的京派史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开始写点诗吧

常恨不得一日暇,隐几兀坐续粗茶。
名学抛却抛名教,轻体便鞋游海崖。

题目大家帮忙起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6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费尔奇圆

2020-05-25

若芊我芊n

2020-05-25

小奋青滤pe

2020-05-25

冷自知胺

2020-05-21

mukj049

2020-02-24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