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读书在日本

1966年生。现居大阪。非常勤中文教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451396
  • 开博时间:2006-08-05
  • 博客排名:第3588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嘉名

2017-05-21

u_10516149..

2017-03-06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从杨德昌到贾樟柯

奔波的四月在眨眼间过去,黄金周终于到来。

温暖、灿烂、明朗、充满阳光与鲜花的五月,让人重升对生命之爱。

 

星期四,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杰作,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四小时大作,看到途中,升起既视感。

 

看杨德昌此片,会让人很自然地联想起贾樟柯的《天注定》。

因为杨德昌在片中表现的1960年代的台湾,与2000年代的大陆,实在太相似了。

政治高压下的人们的无力感,加上经济起飞后勃发的欲望,处于这种阶段的社会,人心必然充满暴戾之气。

普通人被迫举刀杀人的社会。

 

用杀人事件来表现一个时代的空气,最早看过的是德国表现主义大师弗里茨朗的《M》。

1930年代的德国,各种社会机构和各个阶层的民众围绕一个杀人事件的反应。

以后世之明来看,那部电影,不详地预告了纳粹时代的来临。

 

(《M》也是我的电影启蒙片。在德国电影史的课堂上看过之后,我问老师:德国在30年代就制作出了这么完美的电影吗?老师有些吃惊地反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弗里茨的名字就来选了这门课么?老师的吃惊,让我有些羞愧。不过,从那以后,知道了什么叫杰作。)

 

伟大的导演,为历史留下证言。

杨德昌拍下《牯岭街》时,台湾已经幸运地解除了戒严令和报禁党禁;

贾樟柯的《天注定》,会预言什么样的社会的来临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学三周

本年度每周九堂课,与去年一样;不同之处是,一周五天都有课--课排得太糟糕!

仅仅为了一堂课,往返路途四个小时。

从周一到周五,天天外出,还是第一次。

双腿胀痛,晚上坐下来看书就打瞌睡…真的没法做研究。

我还能自称学人吗?

 

似乎眼睛都没眨一下,一周就过去了。

开学三周,可以一记之事如下:

在京都B大继续读胡适口述自传,今年读胡适谈五四运动功过一章,很期待。

在大阪K大,跟同僚日益亲近,可以开玩笑并借阅著述了。非常勤讲师的世界,其实蛮好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日韩国人

好朋友M是在日韩国人第三代,我们交往十五年以后,她才告诉我这个事实。

 

跟她是念女子大学时的朋友,同级不同系。

经过共同的熟人介绍后,我们很快便投缘。一起办女性学读书会,读对方的论文,喝酒,聊日本文学。。。

她后来常半开玩笑地说,她对我是一见钟情,从认识的时候,就觉得好像什么话都可以安心地讲。

我知道的她的人生故事是:离异,有一个学美术的儿子。

 

一天,突然有她的电话,说儿子因为举止亢奋,与警察发生冲突,经过精神科医生鉴定,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

放下电话后,我赶去看她。她说,儿子只能暂时休学,现在要去收拾儿子借宿的房间。

她很害怕看儿子住过的房间,因为接受不了儿子精神异常的事实。她希望我能陪她。

那天,我看到了人生中的最脏最乱的房间,垃圾废纸衣服堆了大半空间。这种房间的主人,精神肯定异常。

 

从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从同学到闺蜜。

 

又过了十年左右,她到我家做客。

烛光晚餐时,她说:有件事,应该告诉你,但一直没有说出来--我不是这边的人,我是那边的人。

我问「这边」和「那边」是什么意思,她解释说,她不是日本人,双亲都是随父母从朝鲜来的移民。

 

「在日朝鲜韩国人」,是日本最大的移民团体,占人口百分之一,约一百万。

其中70%以上,用日本式姓名。也就是说,在社会生活中,并不公开自己的民族身份。

好朋友M,也是在我们很深地交往了十五年以后,才终于告诉我。

 

虽然我对日本社会满怀感激,但一想到M不愿公开的韩国血统,便不可能无条件地赞美这个社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歌德学院与孔子学院

自从三年前去京都的歌德学院听过一次哲学讲座,便爱上了鸭川边上的这个德语学校。

现在还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学习德语,只是喜欢听那里举办的哲学讲座。

 

三月份的讲座题目是「本雅明的语言哲学」。

老师不是很好,听了五次,还是对本雅明的语言哲学论没能领会。不过,这不妨碍我继续听下去。

 

每次讲座大概二十人左右,从年轻学生到白发老人。

很喜欢这种气氛:市民们在工作生活之余,怀着对德国哲学的敬意,来听思辨色彩浓厚的哲学课。

讲师基本上是京都一带的大学哲学教师。

 

据说中国的孔子学院便是模仿的歌德学院。(德国有歌德,我们有孔子)

不过,京都的歌德学院,除了德语课以外,更吸引普通市民的,是这里的优质哲学讲座。

如果孔子学院不但提供汉语课,还能持续举办引发市民浓厚兴趣的中国哲学讲座,那就是「软实力」的实现吧。

 

 

春假读书所感:走上学术之路,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从前漠然地感觉人生苦长,如今真正惜时如金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盲人学者

参加过的学会活动不算多,也不算太少,可身体有严重障碍的学者,还只见过一位。

听了一位盲人学者的发表,专攻是社会学。

让我暗暗惊异的,不是他的发表水准,而是研究会听众提问的严厉。

我本来认为:毕竟是盲人,他能掌握的资料文献,比起普通学者,当然受局限,应该宽容一些。

可是,提问的人们,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他是盲人这个事实,完全以研究者的标准对待他。

 

其实,大家没有忽视他是盲人的事实。

休息的时候,有人带他去洗手间,有人帮忙买饮料。

大家都显得很自然,他也很坦然地接受一切帮助。

有些感动。

他们让我学习了如何对待身有障碍的研究者。

 

 

在战后日本思想史中,对身障人运动和身体障碍问题的思考,是相当深入的。

如果能够介绍到中国,应该是相当有益的。

 

 

看到金正恩在马来西亚毒杀长兄金正男的消息,

我只想到了旧约里说的「人类最古老的犯罪」,却没想起哈姆莱特王子的父亲。(教养不够!)

日本皇室的血腥记录比较少,倒不是因为更君子,主要原因是不在权力中心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假第一周

春假从上星期三开始,过去一周了。

读了两本柳田的书:『女性与民间传承』『 巫女考』。

读柳田的语言论用了两年时间,打算用一年时间读完他的女性论。

 

整个春假,从早到晚闷在家里,一心不乱地读柳田的著作或者关于柳田的论述--

这种春假的度过方式,快十年了吧。

连自己也惊异于这种坚持。

最大的外因,还是因为读书会:两个月一次的发表,逼着我只能读下去。

读书会,对于我这种不在研究者职位的边缘人来说,太重要了。

越来越理解到读书会这种形式的可贵。

 

 

好朋友yoko的书出版后,有几家报纸登了书评,这让我有些感概。

她在二十年前开始废娼运动研究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研究题目已经过时了。

而现在,因为慰安妇问题成为日本和韩国之间最严重的外交障碍,她的研究受到注目。

由此明白,研究课题,应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所谓时代趋势,实在无法预料。

 

 

昨天出阳台时,听到了黄莺婉转。黄莺叫了,樱花就将在一个月后开放。

希望冬天快快过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冒一周后的新年心愿

上周星期三,为了赶一份读书报告,熬夜到凌晨三点过,写完时双腿已僵冷如冰,当时就想要出问题了。

果然,翌日上午上了一堂课后,便觉站立困难,喉咙肿痛。下午的两堂课,第一次因病休讲了。

伤寒感冒要一周才好,这一周多,就是体温上下不定中过来的。

期末了,没有天大的事不能停课,真觉辛苦。

 

按照平均寿命来规划人生,我还有三十年的时间。

越来越尊重八十岁以后还坚持每两三年便出一本新书的学者们。

要想在这将来的三十年里不懈地读书研究下去,最基本的条件就是健康的身体。

 

坚韧的意志、强壮的身体,是对自己最大的期许。

也以此为新年心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第一天的报纸广告

元旦那天,昼间读报,晚间看电视。―――我只能以这种方式来理解当下的世界。

今年才注意到,新年这天的《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两家报纸,出版社的广告很引人注目。

除了整整三个版面为三家出版社(讲谈社、小学馆和集英社)的广告以外,还刊载了其他四家出版社的新书消息。

而与岩波书店关系密切的《朝日新闻》,另有岩波书店创建90周年的纪念版。

 

出版社和书籍的广告异常地多,这与其说是日本社会的书香气,不如说是一种危机感。ーーー

排外主义、民族主义的抬头,似乎与不读书有某种关联。

若想一人一票的民主主义不被蛊惑人心的政治家劫持,唯一正道是劝人读书。

―――这两家代表日本知性水准的报人们,其使命感让这些书籍广告带上一种悲壮色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底年初

「冬日的光线,照在耶稣瘦削的脸上」

 

圣诞节那天《每日新闻》选载的俳句。

冬天的阳光,射进昏暗的教堂,光线正好照在耶稣的脸上。此句的妙处,是写出耶稣的脸的瘦削。

越来越喜欢俳句。

 

【2016年总结】

(1)最大的成就感:写了一篇论文,投稿,被登载。(费时两年)

(2)参加柳田读书会六次,每次担当发表。

(3)听两个连续讲座。

   一个是日本思想史讲座,一年十次,目前最有收获和启发的学习时间。

   另一个是海德格尔讲座,六次,在京都歌德学院。首次听德国哲学讲座,虽不甚懂,但喜欢。

(4)看电影27场(《新哥斯拉》最佳);看展览9场(「大英博物馆百件物品讲述人类史」最佳)

(5)除研究书外,印象最深的两本书:吉本隆明《共同幻想论》、王力《中国语言学史》。

 

2017年,要真正开始考虑写书。争取在一两年内写出初稿大纲。

(一起读研究生的两位好友,都相继出版了著作。我太惰性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庞贝壁画

进入十二月后,猛烈地忙!

但我还是去看了一个庞贝壁画展。

事先并没期待什么,但看完后走出展馆时,却是满满的幸福感。真的,就是一种幸福感。

 

因为读周作人,所以向往古希腊;因为向往古希腊,所以对罗马帝国没什么好感――那么堕落!

可看了那些庞贝城的壁画,才发现那里的人们真的生活得好快活。地中海的阳光太灿烂了。。。

既然人生那么多享乐,堕落一下也无妨。唉,堕落就堕落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9页/38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