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读书在日本

1966年生。现居大阪。非常勤中文教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54825
  • 开博时间:2006-08-05
  • 博客排名:第3507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听讲座

不当学生已经很久了,寻求知识刺激的一个方式,是去听讲座。

好的讲座,不用PPT,不看映像,而是纯粹用语言,刺激思维。

最好的讲座,是听完之后,忍不住要去书店,买相关的书,猛烈地读。

 

我依然这么喜欢学习,可却看不到自己的成果。

疲惫又惭愧的一天又一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学人之一生

最近才明白的一件事。

一个资质平凡的学人,一生写出两本至三本书,就算足够勤奋了吧。

出书超过三本以上,除了真正一流学者,应该是重复唠叨的话了。

 

为了写出两三本书而辛勤地活一生,既卑微,又庄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村百年

除了近代思想史或文学史的研究者以外,现代中国人很少还会记得日本的「新村」吧。

一百年以前,作家武者小路实笃,因鲁迅和周作人兄弟的介绍,在中国颇受欢迎。

武者小路,一个崇拜托尔斯泰的贵族青年,除了创作,还干了一件惊人之举-建设乌托邦新村。

他在九州的宫崎县,买下一块荒地,与同道者一起开垦,发誓建造出地上的理想国。

 

在新村,人们平等协作,每天劳动六小时,剩下时间用于创作。

武者小路认为,用自己的劳动养活自己并能有余暇从事创作性活动,方为理想的人生。

 

当然,没有人看好他们,武者小路就自称大傻瓜。

在中国,周作人的热心介绍,遭到胡适的无情批判,「新村热」很快消逝。

 

可是,这个新村,居然存活了一百年。

 

上周,和朋友一起去采访了这个新村。

新村已经从宫崎县搬到了东京附近的琦玉县。

依靠栽培蘑菇、养鸡等产业,村民早已实现了自给自足。

现在有十个人在村里生活。

 

乌托邦的实验在全世界很多很多,可大多昙花一现稍瞬即逝。

但新村却顽强地存活了一百年。

每月发行的月刊,也充实得令人吃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野学术的缺陷

暑假第一周,读了一位我认识的高中教师写的两本柳田国男研究书。

他任职的不是普通学校,而是东京都最著名的公立高中之一。

本人学历也足够响亮,六十年代某国立大学硕士毕业。

认识他已经快十年了,深知他的脑力与勤奋。

 

可是,看完他的两本书,读后感不是很好。

最大的问题是:他基本不提别人的研究。

以我粗浅的知识,也知道有的观点并非他的初次独创,但他不说受到的启发。

在野的研究者,很容易犯的一个严重错误就在于此:俨然笔下所写都是自家之言。

 

不提别人的研究,其实就是不将自己置于知识共同体之中。

学术世界诚然有种种不合理,但把别人的话和自己的话分清楚,这个基本规则无疑极其公平诚实。

因为喜欢这个规则,即使没有研究职位,我也一定要自觉地置身于知识共同体之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办理身份证件

因为护照和驾驶执照都快过期了,前天终于去了市政府办事处。

 

办理身份证件的意义就是,向人证明我是谁,否则寸步难行。

我是谁,不能由自己说了算,必须由管制你的权威机构证明。

作为崇尚自由的我,想想有些不服气,我是谁,凭什么要由什么屁政府来证明?

 

不过,如果真由自己来证明自己是谁,可能吗?很难。

记得有一次在学会发表之后,一位长老来问我,你是谁?

我一时语塞,心中喃喃自语:我怎么知道我是谁?我怎么说得清楚我是谁?

 

我是谁?这种天问,还是收起来吧。只要为求食求生而干活吧。

 

办理驾驶执照的地方,永远人满为患。

但人们听从指挥,流程迅速顺畅。

总是不得不感叹日本人的驯服与秩序意识。

 

前天办事时,想起了刚到日本最强烈的一个感受:

原来去市政府是不会被训斥的,是会被待以笑颜与耐心的。

发现这个事实后心中涌起的想哭的感觉,现在还记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万绿丛中的那一颗洁白的牙齿

万绿丛中啊

吾家幼子的牙齿

刚刚长出

---中村草田男

 

咏初夏的这首俳句,非常喜欢。

强烈的画面感:草木之翠绿与孩子牙齿之洁白;

鲜明的对照:满目翠绿之广阔与一颗牙齿之细微。

 

「万绿丛中,孩子的那颗刚刚长出的牙齿,是那么洁白耀眼」--

表达了身为人父看到孩子成长的无上喜悦;

「我的孩子,在这初夏的季节里与繁茂的无边草木一起,勃勃地生长着」--

这么读来,又从一个父亲的眼光扩展为一个文学者对万物生命的讴歌。

 

中国人一眼便能看出,这首俳句化用了王安石的「万绿丛中一点红」。

俳人将「一点红」换为「一点白」,而这「一点白」又是幼子之齿,让人非常意外。

「红」换为「白」,画面变得更安静素洁,符合日式审美眼光;

「白」为「幼子之齿」,则将王安石原诗后一句「春色好看不需多」的哲理抒怀换为父爱咏叹。

从这首俳句,颇可很深地感受到日本俳人对汉诗的继承与消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宫崎骏的美人鱼

眨眼间,开学已经一个月了。

又是为了不留下一个月未更新的空白而在月底之日强迫自己坐在电脑前。

 

上周末,听了一个关于文学与电影的小型讨论会。

一位发表者分析了宫崎骏导演的《悬崖上的金鱼公主(崖の上のポニョ)》。

读到宫崎骏的一段发言,感受很深。

 

宫崎骏自述制作这部动画片的深层理由,

是源于对安徒生童话中的基督教式悲剧结局的极端不满。

 

美人鱼得到巫女的帮助变成了人形,但她没有灵魂;

如果得不到王子的爱,天亮前便要变成泡沫消失……

 

我这才恍悟,这楚楚动人的童话,原来是基督教思想!

的确,这不就是灵魂与身体的二元化思想吗?(而且灵魂还必须来自男人的爱)

可怕而残忍的童话。

 

宫崎骏的天才之处。

当一般小孩还在为美人鱼痛哭之时,他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向天才致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假将逝

为了不留下一个月未更新的恶劣记录,今夜逼着自己打开电脑。

 

埋头读书而写不出一行文字来的春假。

规定一天看书八小时,实际只能做到六小时到七小时。

将鲁迅和周作人兄弟俩1898年到1906年期间的文字(日记和翻译)翻过了一遍。

 

很深的感受有两点。

第一,兄弟俩非常非常勤奋!这一点很励志。

第二,青少年时代的兄弟俩,实在感情太深、人格太一体化了,任何读过周作人南京时代日记的人都会为之感叹。

由此想到,周作人与鲁迅的决裂,或许可以理解为周作人的「杀父情结」。

父亲早逝、在青少年时代那么崇拜才华超人又格外疼爱自己的哥哥,他的反抗期,到中年才爆发出来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假读书之一

春假读书进入第三周了。

 

第一周,读了鲁迅的『故事新编』。

感觉不好,比起早年小说,太游戏化太散漫了。

早年小说的那种紧张感,一年年地消失。

 

第二周,读周作人日记。

从十三岁时的日记开始,到了十八岁。

很吃惊的是:十三岁时的日记,与晚年日记差异并不大,可以感觉的确出于一人之手。

天才真的是生来的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喜欢当教师

昨天终于把四百多名学生的成绩弄完,用了整整五天时间。

 

做教师做了十年了,最近才开始想:

教师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职业?为什么我并不喜欢这个职业?

 

对「灵魂工程师」之说,甚至感到厌恶。充满伪善和欺瞒。

教师一职可能造成的最严重的人格问题:权威主义、唯我独尊。

因为这个职业决定了,在教室里,自己最博识,他人都是被教导的对象。

这太容易让人产生错觉。

 

干了十年,疲于应付课业,头脑日益麻痹,太缺少求知与创造的刺激。

 

不过,一旦进入假期,对教师职业的厌倦感又消失了,只有感激。

在感激与厌倦之间,我的壮年时代,流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2页/4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