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读书在日本

1966年生。现居大阪。非常勤中文教员。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1
  • 总访问量:451852
  • 开博时间:2006-08-05
  • 博客排名:第3572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陈超泽

2017-06-29

嘉名

2017-05-31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博客门铃
博文

国之内外

那位诺奖获得者,终于走了。

肝癌晚期,从发现到去世,仅仅两周,也实在太快了。

 

从十三日星期四晚间开始,他的名字充斥了这里的电视新闻和报纸。

理所当然的,死于狱中的诺奖获得者,自纳粹德国以来的第二位,当然是新闻!

国之内外,沉默与喧嚣,反差这么大。

 

他的死,可以说结束了一个时代;但能否开启一个新时代,没人知晓。

 

我能够做的,就是在下周上课时,在每一个课堂上跟学生讲他的名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盛世仁政

从27日开始,关于那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的近况再度成为国际新闻。

肝癌晚期。

心往下沉。。。

既然是盛世,为何不能仁慈一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起的鸟儿

进入今年春天以后,开始早起了。清晨四点过到五点之间,便起床。

从前大学时代,上午总是逃课的。

实感年龄带来的身体变化。

早起的好处是,晚上九点过便晕沉欲睡,浏览网页的时间自然减少。不错。

 

时间飞速地流逝,而我的生活似乎没有什么变化。

教课,准备读书会报告,看画展,看电影。

我的一生,就将这样度过吧。好像有一丝丝惆怅,可又没有什么不满。

 

在每次读书会之前,都紧张得完全没有闲暇时间;总是在读书会之后,放纵自己。

两周前,去京都学习了一点现代艺术,看到了那个著名的便器。

有杜尚签名的那个便器。

那个便器被送去展览会,引发何为艺术的争议,是在1917年。

作为百年纪念,京都国立近代美术馆在举办回顾展。

便器为什么不可以是艺术?瓷器的洁白光净、造型的简洁流畅,在美术馆适度的光线之下,实在赏心悦目。

对现代艺术,又畏惧又被吸引。

 

六月份,有一个在中文世界里消失的日子。我也依旧在这一天写了几句话,当然是不能发出来的。

 

日本左翼媒体一直在讨论为何安倍政权那么为所欲为,为何安倍政权支持率高居不下。

最近由媒体和在野党联手追究安倍为友人谋私利开设新校园的丑闻,支持率终于开始降下来了。

看不可一世的最高权力者被追究,很愉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狼来了

五月初,在日本战后宪法颁布七十周年的纪念日,安倍终于明确讲出了修宪的时间表。

2020年,在东京举办奥运会的那一年。

 

我的展望是,安倍这次提出的修宪方案,得到通过的可能性非常大。

因为,他的修宪方案是太温和太无法抗拒了。

他的方案只有两条。

第一,争议最大的放弃交战权放弃军队的第九条完全不触及,只增加承认自卫队合法性的一条。

第二,增加实行高等教育免费化的条款。

 

不修改备受争议的第九条,可以缓解左翼的强烈抵抗;

而承认自卫队的合法性和实行免费高等教育的两条,拥有广泛民意支持。

 

自民党以改宪为建党宗旨,喊了半个世纪,这一次,终于狼来了。

 

修宪与护宪,未来几年日本政治的争斗主题。

 

看到日本知识分子奋力护宪,我心中很是羡慕--

他们那么热心地要保护宪法,是因为他们现在真正享受着宪法带来的自由和权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杨德昌到贾樟柯

奔波的四月在眨眼间过去,黄金周终于到来。

温暖、灿烂、明朗、充满阳光与鲜花的五月,让人重升对生命之爱。

 

星期四,终于看到了传说中的杰作,杨德昌的《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

四小时大作,看到途中,升起既视感。

 

看杨德昌此片,会让人很自然地联想起贾樟柯的《天注定》。

因为杨德昌在片中表现的1960年代的台湾,与2000年代的大陆,实在太相似了。

政治高压下的人们的无力感,加上经济起飞后勃发的欲望,处于这种阶段的社会,人心必然充满暴戾之气。

普通人被迫举刀杀人的社会。

 

用杀人事件来表现一个时代的空气,最早看过的是德国表现主义大师弗里茨朗的《M》。

1930年代的德国,各种社会机构和各个阶层的民众围绕一个杀人事件的反应。

以后世之明来看,那部电影,不详地预告了纳粹时代的来临。

 

(《M》也是我的电影启蒙片。在德国电影史的课堂上看过之后,我问老师:德国在30年代就制作出了这么完美的电影吗?老师有些吃惊地反问我:难道你不知道弗里茨的名字就来选了这门课么?老师的吃惊,让我有些羞愧。不过,从那以后,知道了什么叫杰作。)

 

伟大的导演,为历史留下证言。

杨德昌拍下《牯岭街》时,台湾已经幸运地解除了戒严令和报禁党禁;

贾樟柯的《天注定》,会预言什么样的社会的来临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学三周

本年度每周九堂课,与去年一样;不同之处是,一周五天都有课--课排得太糟糕!

仅仅为了一堂课,往返路途四个小时。

从周一到周五,天天外出,还是第一次。

双腿胀痛,晚上坐下来看书就打瞌睡…真的没法做研究。

我还能自称学人吗?

 

似乎眼睛都没眨一下,一周就过去了。

开学三周,可以一记之事如下:

在京都B大继续读胡适口述自传,今年读胡适谈五四运动功过一章,很期待。

在大阪K大,跟同僚日益亲近,可以开玩笑并借阅著述了。非常勤讲师的世界,其实蛮好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日韩国人

好朋友M是在日韩国人第三代,我们交往十五年以后,她才告诉我这个事实。

 

跟她是念女子大学时的朋友,同级不同系。

经过共同的熟人介绍后,我们很快便投缘。一起办女性学读书会,读对方的论文,喝酒,聊日本文学。。。

她后来常半开玩笑地说,她对我是一见钟情,从认识的时候,就觉得好像什么话都可以安心地讲。

我知道的她的人生故事是:离异,有一个学美术的儿子。

 

一天,突然有她的电话,说儿子因为举止亢奋,与警察发生冲突,经过精神科医生鉴定,被强制送入精神病院。

放下电话后,我赶去看她。她说,儿子只能暂时休学,现在要去收拾儿子借宿的房间。

她很害怕看儿子住过的房间,因为接受不了儿子精神异常的事实。她希望我能陪她。

那天,我看到了人生中的最脏最乱的房间,垃圾废纸衣服堆了大半空间。这种房间的主人,精神肯定异常。

 

从那天之后,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从同学到闺蜜。

 

又过了十年左右,她到我家做客。

烛光晚餐时,她说:有件事,应该告诉你,但一直没有说出来--我不是这边的人,我是那边的人。

我问「这边」和「那边」是什么意思,她解释说,她不是日本人,双亲都是随父母从朝鲜来的移民。

 

「在日朝鲜韩国人」,是日本最大的移民团体,占人口百分之一,约一百万。

其中70%以上,用日本式姓名。也就是说,在社会生活中,并不公开自己的民族身份。

好朋友M,也是在我们很深地交往了十五年以后,才终于告诉我。

 

虽然我对日本社会满怀感激,但一想到M不愿公开的韩国血统,便不可能无条件地赞美这个社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歌德学院与孔子学院

自从三年前去京都的歌德学院听过一次哲学讲座,便爱上了鸭川边上的这个德语学校。

现在还根本没有时间考虑学习德语,只是喜欢听那里举办的哲学讲座。

 

三月份的讲座题目是「本雅明的语言哲学」。

老师不是很好,听了五次,还是对本雅明的语言哲学论没能领会。不过,这不妨碍我继续听下去。

 

每次讲座大概二十人左右,从年轻学生到白发老人。

很喜欢这种气氛:市民们在工作生活之余,怀着对德国哲学的敬意,来听思辨色彩浓厚的哲学课。

讲师基本上是京都一带的大学哲学教师。

 

据说中国的孔子学院便是模仿的歌德学院。(德国有歌德,我们有孔子)

不过,京都的歌德学院,除了德语课以外,更吸引普通市民的,是这里的优质哲学讲座。

如果孔子学院不但提供汉语课,还能持续举办引发市民浓厚兴趣的中国哲学讲座,那就是「软实力」的实现吧。

 

 

春假读书所感:走上学术之路,对我最大的改变是,从前漠然地感觉人生苦长,如今真正惜时如金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盲人学者

参加过的学会活动不算多,也不算太少,可身体有严重障碍的学者,还只见过一位。

听了一位盲人学者的发表,专攻是社会学。

让我暗暗惊异的,不是他的发表水准,而是研究会听众提问的严厉。

我本来认为:毕竟是盲人,他能掌握的资料文献,比起普通学者,当然受局限,应该宽容一些。

可是,提问的人们,似乎根本没有在意他是盲人这个事实,完全以研究者的标准对待他。

 

其实,大家没有忽视他是盲人的事实。

休息的时候,有人带他去洗手间,有人帮忙买饮料。

大家都显得很自然,他也很坦然地接受一切帮助。

有些感动。

他们让我学习了如何对待身有障碍的研究者。

 

 

在战后日本思想史中,对身障人运动和身体障碍问题的思考,是相当深入的。

如果能够介绍到中国,应该是相当有益的。

 

 

看到金正恩在马来西亚毒杀长兄金正男的消息,

我只想到了旧约里说的「人类最古老的犯罪」,却没想起哈姆莱特王子的父亲。(教养不够!)

日本皇室的血腥记录比较少,倒不是因为更君子,主要原因是不在权力中心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假第一周

春假从上星期三开始,过去一周了。

读了两本柳田的书:『女性与民间传承』『 巫女考』。

读柳田的语言论用了两年时间,打算用一年时间读完他的女性论。

 

整个春假,从早到晚闷在家里,一心不乱地读柳田的著作或者关于柳田的论述--

这种春假的度过方式,快十年了吧。

连自己也惊异于这种坚持。

最大的外因,还是因为读书会:两个月一次的发表,逼着我只能读下去。

读书会,对于我这种不在研究者职位的边缘人来说,太重要了。

越来越理解到读书会这种形式的可贵。

 

 

好朋友yoko的书出版后,有几家报纸登了书评,这让我有些感概。

她在二十年前开始废娼运动研究的时候,大多数人都认为这个研究题目已经过时了。

而现在,因为慰安妇问题成为日本和韩国之间最严重的外交障碍,她的研究受到注目。

由此明白,研究课题,应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所谓时代趋势,实在无法预料。

 

 

昨天出阳台时,听到了黄莺婉转。黄莺叫了,樱花就将在一个月后开放。

希望冬天快快过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0页/3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