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人

所有文字及图片,除注明外均属原创,请勿转载。有事请联系xff-3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47590
  • 开博时间:2006-07-27
  • 博客排名:第461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野夫:《身边的江湖》

  

    买这本书的时候,稍稍犹豫。野夫的字当然好,这份好沉在心里,满当当,还夹杂着一种言说不出的下沉之气——不是塌陷,是深坑。看让.科克托的小说时,也有这样的感觉,水泥花园——挖个深坑好睡觉,有一天看着单位窗子底下挖出来的大坑,突然涌上这句话。很不祥。其实想说的是野夫的文字就给我这种感觉。

    我想最好的东西当然应该是可以飞翔的。

    都说柴静的序比他自己的序好,可我觉得两篇都可以撤下,反倒纯碎。他其实也一直强调纯粹,男人的那种担当。第一篇《掌瓢黎爷》就好看,不亚于《乡关何处》的苏家桥,他很能写普通人的人情冷暖,冷就冷到绝处,暖也暖到心窝,不过读过吴念真,就知道讲故事也可以像拍电影一样,有一幅幅可以体味的画面组成。野夫的弦上得紧了,读起来扣人心弦,但也撩拨神经,尖尖的毛刺挂在树上,走过去碰一地,却又捡不起来。倒是有一日微信上读到一篇他写在海南当警察时遇到的一位姑娘,两个人之间的交往,微妙,默契,爱恋,都有,却都没说破,像两个瓷瓶一样,很是动人,只是到最后写到他辞职,进监狱,怕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二十九夜

  

    是说你要调动,一大间办公室要整理,纸箱子堆在桌边。你带我去看一排排的柜子,很高,也很狭窄,你边在前面走,边左右地指点,有点忧心忡忡,因为你怕我记不住年份。看得出你既高兴又不舍,像老派的人,说完话总要低一会头。你是让我接你的班,你电话给我的时候还很高兴,可是一见面就不高兴了,绷着一张脸带我去见的你的领导。走到门口你又自己进去了,我便转身走回你的办公室,才发现那里坐了一个女孩子,短发,戴眼镜,很干练地已经开始工作了,用的是你的电脑。我有点不知所措,走到窗口,看见一排排的人都坐在桌子后面办公,间或抬起头窃窃几句,就越发窘迫。短发女孩指挥我去订凭证,又有个人闪进来说,以后她是你的领导。很不开心,走到走廊里去,站在电梯口,这时就下班了,那些同事都站在来等在电梯口,说,我们在九楼,我们从来没见过八楼的同事呢,不如去八楼看看。我们的公司有多大呢?有多少人呢?讨论很激烈,电梯开了,似乎都到了一楼,从一个大门里出去。我还站着,等你。回头看那楼,真是很高,火柴盒一样。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1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三两两

  

1.购书

    也是一时兴起,购张中行书三本,一本孙郁著《张中行别传》。都翻了翻,张老先生的做派是我喜欢的,古旧,又不迂,反倒趣味十足,字无啰嗦,不废话,是旧派文人的严谨与谦逊,又怀着一颗播撒种子般的晦人之心。晨起沏茶一壶,洗净双手,剪去指甲,换上棉柔家居服,这样子地与老先生相遇,应不至亵渎了他。

    无论如何,仪式是对生活的一种尊重。

    资讯泛滥的时代,购书,也许是颓废而又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罢了。

 2.零散的阅读

    张宗子的书不曾买过,博客倒一直关注,有时嫌他不够庄重,这可能是迟迟不买他书的原因。本是很喜欢他散文的持重感,但不知为何,总觉得底气是够的,学识是够的,温恭是够的,但时有漏气之时,不免也为他焦急。当世散文好者,已寥寥无几,很愿他是传承。所谓的嫡系感。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灯光熄灭了

  

    好像聊了长长的一次天,然后困了,灯光暗下去,熄了。

    一一睡过去。开始还轻轻的,慢慢就沉起来,一种流动的沉溺的气息在其中穿梭。最早的是床头柜,柜子上的几本书,一个开了口子的药盒,然后床边坠下的棉布床单,床前的拖鞋,床底的灰尘,两只大衣柜,一排靠墙的矮柜,再加上窗边的两只书柜,它们全都陷在深深的睡眠里。昏睡不醒。

    灯光熄灭了,房间也就睡着了。人可以在房间里睡去,也可以不睡。人可以在睡着的时候醒着,也可以在醒着的时候随时入睡,睡眠不是夜晚唯一的选择。

    房间睡着后,一些声音就涌出来。声音一直都在,只是许多东西会妨碍它的传播,就算离得很近,我也不一定听得到。许多声音落满了灰尘,必须等到灯光熄灭,露水上来,泥土松散。松散似乎总是很难得,很多时候,白天,我能感觉到衣服太紧,办公桌的位置太紧,走来走去的街道也紧紧的,迎面而来的人甚至磕疼了我的皮肤。

 &nb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逃离是为了什么

  

逃离是为了什么逃离是为了什么

逃离是为了什么

紫含

2013年10月10日下午17点45分,我在微信朋友圈分享爱丽丝.门罗的短篇小说《空间》,并写下“我希望获诺奖的是她”这样的话。一个多小时后,门罗获奖。

意外的惊喜冲击过后,涌上来的是长长的欣慰。诺贝尔文学奖是一件与我无关的事,即便我许下的希望像奇迹般地得以实现,我仍然无法抹去写下这个希望时,我心中根本不报希望的真实心态。

然而门罗获奖了。然后一切突然有了变化。我望所归,小W说。彼时我们正一起晚饭,三年前,他向我推荐爱丽丝.门罗。三年后,我们奇迹般地聚在一起,为门罗获奖干掉了杯中的酒。

仅仅用“笔触简单朴素,但却细腻地刻画出生活平淡真实的面貌,给人带来真挚深沉的情感”描述爱丽丝.门罗的小说是有些随意的,这样的标签可以贴在任何一个成熟作家的身上,而抹去门罗作品的真正价值——真正回归传统的英文小说。如果说小说创作最能代表文学的意义,那么所谓的文学的意义,或者说本质到底是什么?

时隔三年,我依然可以清晰地记起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3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风轻轻吹起,我会沉默

  

    当风轻轻吹起,我会沉默

下了一夜的雨,雨棚啪啪响。五点醒来,四周还是黑的。躺着不动,细细分辨风拂过竹叶和雨落入竹叶的不同。窗外,公公种了十几株莜竹,每年春天都会长出许多新竹,公公挖掉一些小笋,晒成笋干,只留下几株让他满意的,渐渐的也有了成片的规模。窗外有竹是一件很旖旎的事,因为风过竹林的声音,的确是有着“妙韵异响,十倍天乐”的曲折悠扬,有着阵阵的轻柔的涛声,高高低低的回旋,如一个温婉的人儿在静夜里就着一杯茶,对着你轻声低述。无论有风没风,茶烟都会飘起,聚拢,而后弥散。

这样的雨夜,被人梦见和梦见人,也都是一件格外的赏心之事吧。只是我只愿梦见你,而不愿告诉你,有些事,是默默一个人做的好。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2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弱水:别一种芬芳

  

因为和紫含杨荻采薇的唐山相会,想起曾经写过的一篇旧文,翻出来晒晒,献给我那些美丽的女友们!

别一种芬芳

——谈女人之间的情谊

    弱  水 

    君子之交淡如水。无论男人之间还是女人之间,真水无香的友谊,才能恒久绵长。

    但女人之间的友谊与男人之间的友谊还是有区别的。男人之间的友谊更重于“情义”,是建立在对某些事物的共同信仰和一致理解的基础上的,他们是彼此精神上的同盟;而女人之间更重于“情谊”,是建立在情感交流、分享、依恋的基础上的,她们是彼此情感上的补充。男人之间一般不会交谈个人感情,更多的是谈论政治、社会等宏大叙事,或者某个领域的具体话题,但他们会对彼此的情感保持一份会心和默契,他们从朋友那里得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时独游,不逢一人

  

我时独游,不逢一人

我时独游,不逢一人

假期第四日,给自己安排的是登绿春湖。

大洲往绿春湖,四十分钟山路,阳光径在车窗左前方晃悠,不肯离去。不习惯带墨镜,于是放下遮光板,眯起眼开车。车内仅我一人,车轮与地面的摩擦清晰可闻,关上窗,好似整个世界都在被自己开着走。

这条路四月时来过一次,小黑开的车

分类:日记 | 评论:3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杨荻:世界上所有美好的相遇都应历山历水地相聚

  

荻:其实我早上看你贴的这些照片,我很伤感。慢慢老去的伤感。我老了,荻。

 

 

她们走后,房间里依然留有她们的痕迹。散落在地上的头发还散发着她们独有的气息,提醒我,她们真的来过。

 

一进入九月份,我的心就惴惴不安起来,因为三个女人在秋天有个华丽的约会。十年前,隔山隔水地在新散文论坛上相遇。十年来,隔山隔水地并不曾隔断消息。十年后,跨山涉水地约好相聚。

 

十年。从而立到不惑,一个女人最富有的时代。不长也不短。

 

我准备好了。我问她们,准备好了吗?她们说,准备好了呀。

 

她们坐了动车。我去唐山北站接她们。路上我发了短信:女人的约会比男女的约会阳光,所以快乐到心灵。车站并不在城市中心区,是个老火车站。纷扰的人群中,夕阳的余晖里,我远远看见紫含的长发辫,那是她的标志。然后看到弱水的红裙子。我喊,紫含!弱水!然后说,你们一个穿红,一个着绿,真是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4 | 浏览:2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凉

  

一    

    原本是想说,秋凉,心亦静。但“静”不过是路边的一朵野花,“凉”却含满了意味,是怅然,也悠长。所以,秋凉,而心凉罢。

    夜半醒来,拿手机看时间。喉咙涩疼。身下还是凉席,身边人蜷身梦着,仿佛很远。

    凉是秋日的专属吧,春就蓬勃许多,春料峭,是刮骨的寒,却也都是迎面的生机,走着走着就湿润了。冬日冷,大冷,一览无余的冷,无遮无挡,可是也处处温暖,因为被阳光整个包裹着,谁也不嫌弃。

    晨是最能体味秋之凉的,风弱,或无风,但丝丝缕缕的,都是凉。凉飕飕,意境便是一丝一丝的吧。秋风有形,大地开始空旷。秋风越过山岗,越过田野,越过村庄,越过草原,留给身后是一片寂然。

    寂然的,也是空旷的。有时就偏爱这样静默的空。

    博客,也是一个人身后的那片寂然的空吧。写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哀矜勿喜,冷暖不言

  

    十月至。天是一日凉于一日了,晨起需在睡衣上加一件长袖开衫,才敢站在窗前,透过香樟茂密的枝叶,去看天边的那抹光线。我的窗外尽是树,住进来的第一年,公公在西边卧室墙外载下一棵苦楝子树,还不到十年呢,树冠已不负他的愿望,每年夏天遮挡着西下的烈阳,而冬日,它那掉光了树叶的黑黢枝桠,也是我见过的形状美丽的枝桠之一。在唐山,杨荻带我们开车绕南湖而行,南湖是唐山最大的绿地公园,因采煤沉降塌陷而形成自然湖泊,整个面积有二十七平方公里,环湖两边多为高大的柳树,车稀,路曲,很是清幽婉转。荻说,春天,这里开满了各式鲜花,这里也是她最喜欢来的地方,散步,拍照,或者什么也不做。她带着我们去看薰衣草和格桑花。

    她说,很想去看看你那里的香樟树。

    习惯醒来的第一件事,是闭着眼回想刚刚过去的梦境。长长的一个,或几个梦,留在脑子里的不过是最清晰的某个场景,字言片语便可描述。此时是颇有点沮丧的。我一定是历山历水才抵达最安逸的一个地方,可那个地方的美又叫我忘记来时之路的景色,我又怎能不伤感?梦是你来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弱水的《唐山相会》

唐山相会

紫含从衢州来。她在发微信:我来到你的城市......

 弱水的《唐山相会》

 

在我家。紫含比较喜欢我的书柜。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4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的心是一棵树

  

你的心是一棵树

你的心是一棵树

    这是你的城市,杨小荻。可是如今,这里也成为了我的一个念想。

    心是一棵树。这是弱水微信里的签名,当我和弱水决定去唐山,去看你,说实话,我也不曾关心过你的城市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就像北京是因为弱水而格外多了些情致一样,你在那里就好了,不是吗?就像那棵站在街道上的树,再怎样显赫的建筑,都不过是它的背景罢了。

    归来的这些天,天渐凉,晚间坐于书桌前整理照片,风从窗缝吹进,裸露的胳膊一片冰凉,但比起你和

分类:日记 | 评论:5 | 浏览:3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秋天的风里我们不做事

  

在秋天的风里我们不做事

我们清理羊肠小道 我们去河边

我们经过栾树开的花

脚底咯吱响

 

路上的灯光

紧贴在地上

仿佛我们颤抖的嘴唇

仿佛水波紧贴着水面 温暖的温暖的气息

 

草尖甚至漫过了手指

夜色将我们的轮廓模糊

可是为了照亮现实

月光和人群涌进了那座水泥花园

 

在秋天的风里我们不做事

我们观看彼此的眼睛

长时间对视

直到 直到我们变成仙人掌

分类:小诗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雨了

下雨了 我的小兽不见了

楼梯上了一半

不要抽掉那叠书

 

我假装睡着了

你也假装睡着吧

我的小兽伏在桌子上

 

中午 好不好?

晚上 好不好?

你有多少硬币呢?

 

半夜里我们吃巧克力

一个手指吃完

天还没有黑下来

分类:小诗 | 评论:0 | 浏览:1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