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人

所有文字及图片,除注明外均属原创,请勿转载。有事请联系xff-3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347704
  • 开博时间:2006-07-27
  • 博客排名:第4623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阿贝尔

2017-10-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在春天,给喜欢的女人写诗

  

一 杨荻

 

给此时醒着的荻荻

 

我们的身体在暗夜里变成花

你是雏菊我是蔷薇

我们变换无穷的姿势

夜失却昼

夜将大自然的沟壑呈现

仿佛风发誓吹遍每一个角落

多年前人们写下花

五彩的花 斑斓的花

消失的花

你听到有人说出雏菊

你听到风从南至北

而黎明已近

而黎明以至

 

2014.3.19 04:57

 

二 弱水

 

至弱水

 

我们的房间太小,关住了自己

我们的花园种在海里,一座废弃的春天

你不能弯下腰来

把自己折成一只鸟

所有的鸟都在起飞

飞过浪漫主义时代

飞过早就化成灰的场景

我们的屋舍败露,三星在天

光的巨流

层层地波浪般地推动我们

要么是永久的平静

要么是永恒的平静

把我们高高举起,像一枚贝壳

充满大海怒涛的声音

 

2014.3.18.21:09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的困惑

08、09两年,是写小说劲头最足的时期,也是遇到乱七八糟之事特别多的时期。撇开人不谈,对于小说的困惑,渐渐形成比较清晰的几条,此后几年的搁笔,也和这样的困惑有关——你如果写不出心目中小说的那个样子,你是不是应该停下来,对自己的能力做一番怀疑,你需要先搞清楚你自己,而不是盲目地将小说拉进你对小说一无所知的胸怀。

 

小说是一颗包在毛刺里的胡桃。它不是黑暗里的种子,它是充满挑衅的理想。一旦你走近,它就变成另外一种东西,尽管胡桃还是一颗胡桃的命运——想想看,一颗胡桃种子如果种进花盆,最后散裂的一定是泥盆。如果没有清晰的对自己的认识,写小说就是将你的理想根植于你的弱点之上,而小说并未成为你的一部分。

 

我听了太多人们对于小说的认识。我突然觉得,是不是我也进入了这样的一个误区,为什么人们总是热衷于谈论小说,而不是动手创作小说,是因为人们对小说的概念实际上还是模糊的,虽然我们能读懂许多高深精奥的理论,人们实际上的认识也很深刻,但很少有人首先去探索疑难,就像亲手去种植一颗胡桃树,看它如何发芽,如何在时间里渐渐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春不回头

  

09年写的小说,断断续续修改几次,都不满意。

也许小说也是一种不回头的青春。

青春不回头

紫含

我和赵经经十五年没见了。

赵经经是我高中同学,女,现年三十五岁。按理说我俩的友谊应该地久天长才是,都说高中时期结下的同学情谊最纯洁,最没有功利成分,最牢固,也最能让人追忆、感伤,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青葱岁月,一去就回不来了,何

分类:算是小说 | 评论:0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绅士加流氓

  

绅士加流氓

闲来无事,会琢磨琢磨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从酿酒到做果酱到染色到新奥尔良鸡翅的腌浸时间,尽是吃喝穿戴,可也少不了想一想男人。

男人陪着我从小到大,就像吃饭穿衣,在男人问题上,我是有发言权的。

男人肯定是人类智慧和文明的伟大结晶,因为他一出生就有别于女人,尽管波伏娃一再强调性别是人类的第二性征,可是怎么解释他不能自己授粉自己结果呢?

懵懂的日子很短,短得仿佛看到花开才想到花苞还没看到过,男人们就长大了,就长成了各种各样可笑的样子,有细弱得像绿豆芽,也有长得比姑娘还好看的,不管长得怎么样,我最不爱看的是那类长得笨的男人。

有一年春天,和女儿去西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想

今年的春天颇为讨厌,冷飕飕地不肯暖和,成日成日的阴沉也影响了花朵,每一树都稀稀拉拉,毫无兴致,像掉了牙齿的干扁老太太——还不如不开呢,来一场声势浩大的罢开,是不是会让春天心慌意乱起来呢?

 

可是河水还是不急不缓,柳枝也终究绿了,风吹过,也还有一波波的水纹,像是嘲笑,也像是迷恋着自己的风姿。清晨从桥上走过,望一眼江水,还是会想,是的,春风绿两岸。对于时间,任何别的启示可能都是骗人的,因为时间要么改变一个人的内心,要么表面上一直给人造成错觉——感知时间的方式绝不仅仅是万事万物改变着什么,而是万事万物并不忠实于时间。是所有的不对等组成了世界的遗憾,正是遗憾,带来了人类最珍贵的情感:忧伤。

 

死于忧伤。也生于忧伤。他的忧伤已经被钉在十字架上,仿佛他承担起了痛苦和希望,而将忧伤留给人类。对于呼兰河畔长大的萧红来说,她的忧伤沉入了呼兰河,而从她踏出呼兰河的那一天,痛苦和希望都是对她的恩赐,她的遗憾仅仅来自于没有人理解她的遗憾——萧军的方式是给她一些什么,给她他所有的东西,比如光彩夺目的爱意,这种爱意像耀眼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写出生命的真实——弱水诗歌朗诵会暨讨论会纪实

2014年3月8日,北京女诗人沙龙(第一期):

 

诗,写出生命的真实

 

——弱水诗歌朗诵会暨讨论会纪实

 

    主持人:老巢

 

    参会者:安琪,沙白,花语,弱水,爱斐儿,东方暖,林茶居,吴元瑛,巴克,张小云

 

    地点:云心诗茶工社

 

    老巢:我本来今天想写点东西,但是一写又要抒情,又觉得这个日子不太适合过于抒情。因为我对女性的态度,在我的文章和诗歌当中表现得比较明显。我认为这个世上没有一个坏女人。如果她坏,一定是因为男人的问题,是因为她碰到了坏男人。我觉得有几句话都是很好的,歌德说的“永恒之女性,引领我们上升”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弱水诗歌:与萧红对谈

 1.冷

 

    选择冬至日,是因为

 

    我要首先和你谈一谈冷

 

    不是温度计上的刻度,不是

 

    天气预报里的数字

 

    是你文字里的日常人事

 

    呼兰河上的河灯和月亮

 

    它们统统地让我冷

 

    让我的血液在此刻的暖气房里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呼兰河传》及其他

  

    有些书看完会很难过。

    但是你又说不出话来,因为你觉得面前的这位写书人把你们的相遇范围圈得死死的,就是你和她之间,你们之间的文字唤起了你的情绪波动,你想大哭一场。可是没有眼泪。

    这世上就是有一些人,是和你息息相关的。你会很欣慰——你的身体还有被激发的那一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对文字的敏感变成了身体的一部分反应。很多年前,一位女孩读完《萧红传》,很肯定地说,萧红像她。如果没有身体的反应,我们所处的世界,也可能并不存在——我不知道这样的理解会不会被人耻笑,但我理解当时她说那句话时,或许正是如今我越来越能触摸到的对文字的感觉。

    有些东西是你自己也不知道处在身体的哪个地方的,如果没有合适的契机,你也许一生也不知道你会产生某种感觉。这就是你为什么会喜欢某个人,喜欢某样东西,喜欢某种文字、某种风景和某种情景。人的选择可能一开始就不是自主

分类:日记 | 评论:1 | 浏览:2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有没有仔细看过一朵花

  

你有没有仔细看过一朵花你有没有仔细看过一朵花

小W的空间贴出罗伯特.梅普尔索普(Robert Mapplethorpe 1946---1989)的两张花,我不知道这个早夭的人是谁,却过目难忘,立即去网上将他翻了个底朝天。

 

他是男同,死于艾滋病。热爱拍摄男人身体,作品被称为“惊世核俗,极端挑衅公众审美”,情色、SM受虐及性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1

在所有的平静里

我会长久地想念雪花打在车窗上的那晚

我会想起雪花一片片往后散去

灯光也一点点从身旁过去

然后,停止在某一个地方

2

每年一次,梅花要开出来

每年一次,我都会想,梅花开出来了吗?

每年一次,梅花开出来的时候,我都要说,梅花开了

而每天,是的,每天一次,我都要从梦中醒来

 

这并非是几件没有关联的事

如果有时间,我会写得很长很长,像长长的购物清单

我觉得一切都很长久

没有死亡

而其实死亡也不过是另一种复活

3

天气很好

我的口腔溃疡也很好

有时候我会忘记我的口腔溃疡了

爱是安全的。她说。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1

河边空无一人

像一个人瞬间的失忆

2

半夜她醒来

身体还在感受梦中的出血的疼痛

可也包括欢娱不是?

3

突然又傻笑了

尽管已经想起一百遍同样的场景

他插在裤袋里的手

多么害羞

4

许多鸟儿飞起来的时候

风也来了

我看见蜜蜂们在阴天突然沉默了

让我想起冬天凝固不动的瓶子里的蜂蜜

5

超市的架子扑啦啦往下掉东西

它可以玩一整天这样的游戏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侃一二

      年前综合症开始泛滥,住家一公里外的地方杀了人,而且是晚上十点,而且是一条还算繁华的街,关键的关键是,前几天我刚刚把写这条街的小说贴了出来。

      尼玛,鸡皮疙瘩顿时根根竖起,连眉毛也要竖起来,像读到萧红写那小巷子里头发上罩着大黑珠线织的网、午睡醒来的懒妇人:可是因为这一睡觉,不但头发乱了,就是那些疙瘩针也都跳出来了,好像这女人的发卷上被射了不少的小箭头。

       她是开门出来买麻花的,不曾想过要出来吓人。

       还好也还离得远,有一公里呢,安全感在的。安全感又滚回来了。没你什么事呢。

 

      群里问发什么年货了?要么沉默,要么不屑说。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什么症

这两天算是高温?一到下午就眼睛发涩,上面火,晚上毫不商量,失眠。

不过比起半夜被热醒,失眠算是比较淡定的,而且起码可以写个微信,发点小资文字,说也奇怪,那就安心睡着了。

于是被观“过年综合症”“失眠自絮症”

倒也喜欢被归类,反正是心安的感觉。那日孟非这厮大谈安全感,有钱也没安全感,没钱也没安全感,长得帅没安全感,长得丑也没安全感……呵呵,安全感就廉价都不是,你丫的滚就好。

于是这个症那个症就来了。

 

前两天发了通脾气,发完有些后悔。怎么越来越不蛋定了?

不过又安慰自己,反正是更年期综合症。

不过又表扬自己,反正什么也不用改变。

 

前几天还有点忧伤,不过这几天又高兴了。

昨晚躺在车厢里想人生想理想

结果一对情侣抱着走过来,真是像一对熊抱着,走到车前居然不走了,接吻时间长达2分钟。。。

短信跟人说这事,丫回过来一句:没其他过火行为?

又回一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物

静 物

紫含

我想象不出我是怎么摔下来的。

这的确令人惊异。在这之前,我已经被拌了十几次,第一次我吓得眼前一黑,心好象就要跳出来,然后骨碌骨碌顺着台阶滚下去,我几乎可以看见自己躺在台阶下,像总是积在那儿的一滩水。定下神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一只手抓在楼梯边涂着防绣油漆的铁栏杆上,一只手死死捂着心脏。那一滩水在清晨的光里,在我一步一步走下楼梯的时间里,总是发出诡异的白光,闪烁着的一片白光。现在,我就坐在那团白光里,它的诡异如此不堪一击,我甚至没有听清来自于它内部的声音,破碎的是我不是它。我的手依然捂着心脏,这熟悉的动作使我确信,我先前的位置,的确在第十三个台阶上。

我没有受伤,这让我更加惊惧。抬头看去,第十三级台阶笼在蒙蒙的光里,好象一下子望也望不到,它边缘上镶

分类:算是小说 | 评论:0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意

  

1

她着迷于睡眠

她在那块失重的空间里随意背叛她

好比她在幻想的瑰丽里无限抵达她

 

这或许正是被麻醉的事实

2

仿佛他是阳光

仿佛她是咖啡

他不在乎阴面

她无法度过雨天

3

她说她是泌尿科护士长,骨科护士长,神经科护士长

她勾住我的肩膀

对着我的耳朵

没关系,她说,你生个病,查个血,验个乙肝小三阳

你来,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没关系

 

我觉得她被外部生活打败了

并且波及她的一生

4

那些金黄色的词语啊!

是什么将你们囚禁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