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人

所有文字及图片,除注明外均属原创,请勿转载。有事请联系xff-3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47590
  • 开博时间:2006-07-27
  • 博客排名:第461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向度》创刊暨订阅。谢谢四海!

  

《向度》创刊暨订阅。谢谢四海!

创刊词 
文字的世界 
品城 
01 朱仁严//昆明行摄手记 
10 郑航//昆明散记 
28 杨杨//渐行渐远的老昆明 
对话   
49 理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1

蛋糕和面包的香气飘出来,钻进鼻子的时候,内心有幸福感。其实做好的蛋糕,每次只吃一点点,亲手调配的面团变成食物,变成照片里美好的样子,让喜欢的人看见,好像这样才是满足。

对沉湎幻想的人,幻想太过美好却永不能实现的生活时,接下来的就都是悲伤。我觉得自己总是在为自己制造悲伤。

读萨义德《音乐的极境》,说到对位,每一个音符所对位的,其实都含有不用的意思,音乐就是一种精确的对位,是无可避免的单一,可是我们听到的时候,却是一个丰富无比的音调,甚至音乐往往激发出人内心隐藏不知的情感,让人感受和幻想出记忆深处的种种悲喜。

给人以幻想的东西,很多时候是某种极端。

其实好久不能专注地读一本书,不能专注地写点什么,无聊,真正的空白。那日小W说,又自闭了。他每次真正醉后,总会自闭很多天。我无语,觉得自己也差不错。我们俩个都是很讨厌的人。

2

梦多。某次梦到一个女人,她过来和我喝酒,和我说心事,说着说着就哭了,紧紧搂抱我。我们像一对情侣。我觉得自己不爱她,对她甚至是恐惧,她突然绽开的笑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夏日四记

  

    第一场台风过境的前一晚,去江边看天空。往南走,即往江上游走,天空如夏日常见之景象,落日后,总有光线将厚厚的云层晕红,映照到江面上,再钻入江底,好像要将整片江当做撒泼场所。

    爱看的是天空色彩的变化,瞬息之间,无一丝相同之处。一忽忽没注意,一片天空就从白色转为红色,而红色又分为好多种,绛红,胭红,紫红,石榴红……语言在色彩面前一定是羞愧的,因为没有一个确切的词可以说出它的奥妙,说出它蕴藏的复杂性和单纯性——如同在密闭的黑暗中走出来,突然被耀眼的光线刺目一样,落日如一粒巨大的水珠无声而又巨大地迅捷跌落,千万缕光线像被魔鬼之盒释放出来,翻腾着神秘之气,张牙舞爪地朝云层扑去。它似乎已经下定决定要在这最后的舞台上演绎出属于它的庄严和思想,它推搡着挤成一堆的云朵,穿过它们凝固的肌肤,追赶着从它面前游弋而过的微弱的絮状物,将它们脆弱的边缘一点点染红,缓缓地显现,在不动声色的时间中,大片大片的天空像一张巍巍颤颤的宣纸,正被一团墨迹无声地侵蚀。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看到植物在屋顶上爬呀爬,蔓到黑瓦,风中几片叶子摇晃着绿色,又脆弱又张扬,心里是感慨的。仿佛觉得那些植物其实是没有根的,一个季节过去就会死去的样子。也仿佛那些各种原因里迁徙、移民去他乡的人。

    它们有时也一动不动,因为没风。离得远,我能看清的不过是它们簇拥的形状。阳光十分猛烈,屋顶被晒得很亮,发出白白的光。在它们的后面,是阔大蔚蓝的天空。屋顶没有一个人。所有的屋顶因此显得静谧而神秘。

    从窗户望出去,常常看到对面街上一片片的屋顶。屋顶下有一家税务师事务所,还有两家餐厅,可是我从没对里面的人产生过好奇。总是屋顶的肃穆和天空的辽阔,让我感受一种由建筑物的寂静而来的深邃。在这样的深邃里,那些本来充斥内心的想法和思绪就会消失,新的想法和思绪渐渐产生,在鼻子、眼睛、脑袋和内心飘荡。仿若一次呼吸。

     阳光一动不动的杉树。一动不动的建筑物。一动不动的屋顶的植物。它们的身后,是无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疲倦

  

    醒来觉全身酸痛。感觉身体组织像涨溺之体,虚浮,多余。身体的疲倦总是带来精神上更深的厌倦。这个时候,是向往在深山之中,有一张床,一间有窗户的屋子,听得到鸟声和溪水声,沉沉睡去,没有时间。

    这里还算清净。可以对着自己。

    就像过滤器。时间可以过滤掉历史,过滤掉真实,也过滤掉虚假。然后一切都是自闭的一个圆,静静的没有端点和线条。

    看见晚霞是变化的。太阳落下去,好像被天际吞没。然后光线在云的后面散开来,那些絮状物,毫无征兆地变化,一点点晕染,或者一丝丝漂移、聚拢,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散漫,好像可以蔓延得更远,更久,可是看见边缘慢慢暗了,没了。看见消失,比看见出现更为惊讶,最终不忍看下去,因为太消极。

    我想像,当光线照射在我身上,别人看到的,也如晚霞,出现,弥漫,扩张,霸占,继而,是同样长久的消失。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恐惧

  

    三条大蛇在地上游走,一忽儿不见,一忽儿抬头。我光着脚跳到桌子上,惊恐万状,又束手无措,我担心它们攻击我,屋子里黑黑的,几束光线从高大的柜子后面射进来,一些头部肿大的人出现在柜子旁,用脚去踩游走的它们。我更惊恐,忽然间我跳下去,打开门,大蛇剑一般飞了出去。

    我觉得害怕,在醒来的时候,将自己缩成一团。

    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极端害怕的动物。再年轻一点的时候,我拒绝听和它有关的任何话题,我从不说这个字,也不允许自己的眼睛看见这个字和图片,书里出现它的图片的地方,都被我用订书钉或者胶水粘掉,只要用它吓我一次,我对这个人就有挥之不去的戒备。

    这是不是一种病?是我对它的幻觉,阻止我接受它。

    上帝,不要让我再梦见它们。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话

  

    天涯博客系统升级后,博客点击量总算变正常了。有时看到博客访问量,每天总有一些的,不禁想,是哪些人在点击呢?连我自己也很少点击自己,想来来往这里,都是偶然走到岔道上来的过客吧。

    梅雨彻底过去,三伏天来临,黄昏天边总是燃起火烧云,这样的时节,不要辜负老天的美意,尽量早一些出家门,每天去看看它们的变化。天空这么辉煌,越走得远,空气就越清凉,这么好的天地在眼前,能走久一些就走久一些吧。

    我还是喜欢自由散漫的心境。可是还是有束缚。许多东西,太美好了,会成为另一种束缚。

    植物疯长,颜色深绿,枝叶阔大。我喜爱一切的阔大和深邃,他们让我既平静又心慌。

    有时我鄙视生命,有时我珍视生命。一切可能真的都是幻影。所有的幻觉,未必都不是你在不知觉中没经历过的。比如空谷幽兰。也比如梦境。

    我是如此喜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1 | 浏览: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事

  

转眼六月快尽。只剩下夹竹桃还在努力开放。也喜欢看那些细密的小花朵,张牙舞爪地缀满大树,樟树,鸡爪李树,女贞,六月属于它们。

大雨不停,江水暴涨。雨中去看水和树,到处湿漉漉。

购陈乐民书六本,除两本读书笔记及思道,其他均为西欧发展史。粗略翻了翻,对地图发生兴趣,可惜记忆力已然蜕化。陈的学术著作更为严谨,属于传统著述,读起来稍感枯燥。他夫人资中筠的文字比他活泼有趣,可读性强,不过近年来读到她的一些论道,慷慨激昂,有些诧异的。且她的观点鲜明,一篇足矣,写得太多,其实无益。

喜欢何伟。读完他的《甲骨文》《寻路中国》《奇石》。《奇石》大部分篇章出自《寻路中国》与《江城》,作为独立的篇章,更显凝练。《甲骨文》是他作品里最好的一本,尤其喜欢里面谈甲骨文的一些篇章。白描的写法,剥橙子似的分析,一点点的幽默,最可贵的是深入。由此也想到近几日巫的烦恼,他想做一些研究,精心深入一些专题,可惜忙于事务性的日常。独立记者之路,需要的是耐心和忍受寂寞。

小说写了两节,因情绪等原因停止,未再续下去。但感觉不错。

昨日翻笔记本

分类:日记 | 评论:2 | 浏览: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我的我》

我的我 

 

弱 水

 

 

 

  紫?

 

  在。

 

  这是我们之间的呼唤和应答。

 

  有时候我想,她仿佛就藏在我的身体里,我只需轻轻地呼唤一声,她就立刻从我的指尖跑出来,闪亮在电脑和手机屏幕上。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那么多时候需要她。而她也一样,随时会发一朵玫瑰或一个拥抱的图案给我,然后我们的倾诉就开始了。可能是一个轻盈的小欢乐,也可能是一个沉重的大悲哀,可能只是走在路上看到一棵树开了花,或者听到窗外响雷下雨了,再或者是看到一篇令人动心的文字,发现一个喜欢的作者,再再或者是因为身边人事的纠结,忽然对人生又有所开悟,总之,有那么多那么多理由让我们轻轻呼唤一声,把心里每一个大大小小的悸动传递给对方,相互分享和分担这些只在内部发生的生活。仿佛唯有如此,那些起伏激荡在内部的事件才能安放妥稳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2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舅舅的生日

  

舅舅的生日

紫含

1

去下余坞村的前夜,暴雨持续了几个小时。水淹没了江边的亲水平台和堤坝,去年新栽的一排日本早樱的根部全都浸在水里,露出纤细的一截,上面是稀稀拉拉的新长的叶子。

舅舅七十岁了,他要在乡下宴请亲戚,早一个月就嘱咐我定个蛋糕,“不要太大,够吃就行。”几天前他又打电话叮嘱。

我问他:“还需要什么?”

“没有了,你们姐妹三个一起来。”说着他就挂了电话。挂电话前,他习惯地说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2 | 浏览:3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咖啡

1

痛苦有时如此真切,它来自于某种曲散人终的感觉,类似于过于蓬勃却终将荒芜的草地。

草地是温存的。

2

我在坚持什么呢?很多时候,是想象填补着漏洞,是遗憾建立了信心,让这一天美好不已,又惆怅不堪。

他这样写道:当我走进监狱,所有窗户后面的人都起来看我,像动物园里栏杆后面的动物。

3

我多么向往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那些像河流一样流向两个身体的语言,构建着最隐秘和古老的通道。

有一天,我看见风吹得马路边一株刚长出来的青草剧烈摇晃,身不由已,隔着一堵墙和一扇窗,我流下泪。

就像在珠峰大本营的清晨,看见阳光突然洒下来,照亮了雪山的峰顶。

和我的苍白。

4

需要远行一次。

我兴致勃勃,但又消沉无比。

我怕我随身携带的书,因为过于强调温情,而散失了它本身具有的力量。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南方的山楂树

    三天的假期傻呆呆,在白日梦与发呆中渐渐过去。

    依然去爬了一次山。在寂静的路上遇上什么都高兴,四月丰沛的雨水,使植物比往年更为疯狂,每走一步,脚底的绿色都好像可以踩出汁液。

    路边,山上,水旁,花朵以陌生的样子和名字,一种接一种展现,有时对着一树的花发呆,不知所措,心慌,羡慕,喜悦,百感交集。

    从山下往上走,经过一冬储存的身体迟缓,呆滞 。气喘如牛。喜爱之情蔓延,在身体内部渗透,像疲惫过后的热水浇灌皮肤。从上而下的东西,会让人生出自然的敬畏。

    在接近山顶的湿地里,第一次看见满树白色山楂花。

    仔细看一朵山楂花,凑近去闻,用脸上最敏感的肌肤接触她张开的花瓣。感觉她也是惊慌的,小心地在我的动作里颤抖。

    小时候在墙角,一个人种苹果树。苹果太好吃,却不是每天都能吃到,父亲说,树是种子发芽长大的,于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7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纷乱。以及打火机

    总是纷乱。

    一些字删删除除。然后凝然不动。续不下去的绝望的痛苦。有时也有恐慌。

    多年前,一位朋友总在暮春时消失七天,关机,搁笔,找一处山里农家住下,看鸡在泥地里用细细的后脚扒拉泥土,鸭子则晃悠悠去水里。那样的寂静里,也还有睡不着的时候,床前放一壶酒,就着黑喝一口。我猜他也落过泪,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

    也许他也是说说而已。谁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样消失过七天。

     我还是喜欢散漫的心境。可也不是由着性子。只是喜爱将一时一刻的感觉牢牢记住,如果有泥土,最好可以将那些感觉转化为文字吐出来,拂开尘土,将它们埋进去。我喜欢埋在地下的一切东西。植物的根。动物的骨祉。我们的过去。

    四月是残忍的季节。

    春天在轰轰烈烈的来与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想

1.我不喜欢的是女人特有的那种幽怨,可是既然是特有的,我又无法摆脱它。就像阴天总是在晴天之后,黑夜和白天一样如期而至。

2.自由的状态是这样的,就是你一旦拥有,便失去了它作为自由的价值。

3.你最无法失去的,就是被需要。你做每一样事情,都源于被需要。如同生存是被生存需要,死亡是被死亡需要。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化:那上天赐予他们的春天

  

开化:那上天赐予他们的春天

一整个开化都被油菜花摊满了开化:那上天赐予他们的春天

1、金黄金黄的油菜花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1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