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的人

所有文字及图片,除注明外均属原创,请勿转载。有事请联系xff-320@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347590
  • 开博时间:2006-07-27
  • 博客排名:第461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5月3日在书店

你说我们走进林子吧

黑黑的

像两根细线被无数细线缠绕

最寂静的时候是鸟转身离开

你会突然间空白

逆光的玻璃外有人偷窥

举着电话和感冒灵冲剂

那些一高一低的地方堆满花瓶

我是很爱你出神的那一刻的

你在想什么呢

把外面的帘子拉了又拉

紧密密地垂下

你闯入的时候倒像是自己受惊了

打碎了里面那些孩子的眼睛

从更远的事实来说

阴影总是来自于更确定的未来

就这样回到了深夜

没有一句话是多余的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记

上班的间隙,读完《安娜 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回忆录》。

读的时候感觉许多话想说,读完最后一页,却觉得无话可说。

作为一个伟大作家的妻子和遗孀,她是太合格了,合格到让人由衷敬佩。难怪托尔斯泰也只敢见她一面,且留下写她的那句:“俄罗斯许多作家将会自我感觉良好些,如果他们的妻子都像陀妥耶夫斯基的妻子这样。”

有些女人也许天生就是为了成就一个伟大艺术家而来的,比如罗丹的情人卡密尔。爱情真正的含义是激发,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无限度有意识的激发,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再造、塑造和挖掘,无论最后的形式是什么。

也许一朵花的开放,只是为了想要比另一朵花更为美丽。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的作文:《溯洄》

《溯洄》

 

不知道一个人在短暂的一生里能做多少梦,美好的或丑陋的梦。

 

我很少会做梦。然而为数不多的尚能清明记得的梦里,有很多次源于外婆。我是外婆带大的,一直到九岁那年她去世,我们才松开紧握的手。之后我继续向前走,而她停留原地,就像很久以前在小学大门外道别的模样,可放学铃不会响起了。

 

妈妈以前总笑我,十篇作文九篇写外婆并且老是编来编去的。其实我是想不起来。我大概有点健忘,小时候的事已经连个模糊的影子都没了,比如我已经想不起来外婆的样子。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春天,没有浪漫

  

这个春天,没有浪漫

这个春天,没有浪漫

——龙游乌石山山脊大环线行走札记

站在龙游乌石山上的乌石寺门口时,我还在脑海里搜寻它与衢州乌石山的区别。

这是三月,江南最柔软的季节,惊蛰过后,雨水不分昼夜地降临,随之而来的,是一天比一天膨胀的大地。细雨中,看到在路边等待我们的龙游人炊烟和平淡,一红一绿两个身影格外清晰。摇下车窗,寒暄,微笑,春天的清晨,空气好得不知如何呼吸,宛若老朋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9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感

1.你是否已迷失太久?你是否说着违心的话,像小丑一样耍着圆球博人一笑?你是否已饥饿太久,用求取的方式抚慰,而又耻于求取?

2.你丢失的不是语言,是文字。

3.春天的到来使你百感交集,它们以不同的方式出现,有时在两次睡眠之间,有时在两次寒冷之间,有时你热泪盈眶,有时你沉默不语。

4.给你的咖啡,也凉了。

5.时常在白天最喧闹的时候,感觉到时光和声音混杂在一起的身影,每次抬头望向窗外,都是一动不动的建筑物。很惊心。是啊,为什么移动的都是喧闹的?包括鸟类的起飞和停息。

6.有些很细微的感觉,已经懒得述说。

7.昨晚的启明星亮得很早,大大的一颗。我抬头凝视它,不知这个瞬间有多少人和我一起看着它。我会觉得只有一个我。

8.起床喝杯水之后,我就进入江边的林子,长长的林子并不安静,有许多和我一样不知所措的人从一颗颗有树叶或者没树叶的数木边经过,无知而愚笨地走向另一棵树木。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段孤寂的生命晚景 ——读徐以短篇小说《黄昏》

  

一段孤寂的生命晚景

                                                ——读徐以短篇小说《黄昏》

作者/付勇军

《黄昏》是不好读的,正因为不好读,我才想读下去,试试它是否有嚼头。小说讲的是一个独居老人的最后生命历程。有关此类话题,最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5年,改笔名为“徐以”

 

辽河2015年第二期目录

 

 

  卷首语  白凤德

  

 辽河有约 

 卢苏宁  终结

 

 

 小说驿站 

 苏康宝  好兵马小炮 

 张显久  血染黎明 

 吕国庆  河东·河西 

 刘会然  无谓时光

 

 小小佳说 

 徐秀生  琥珀项链 

 黄三丛  没有传奇的故事 

 田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2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事

  

一个人在河边晒太阳,坐在大石头上。太阳在正对面,河面上一片逆光。一个男人带着孩子在河边玩,大的自个翻石头,跑老跑去地忙,小的被他拉着手,他打水漂给他看。那个小小的孩子并不感兴趣,只顾着用脚踩石头。河边还亮了,我听见水被石头打起来的声音。

身边有芦苇和柳树。已经十一月底了,柳树还是一片绿色。这个秋天就有点古怪了。

我有时拿出手机拍一张照片,对着河面。隔几分钟又拍一张。i我发现在不同的时间点上,镜头里的河水几乎没什么改变。

不过我还是能感觉到时间的远去。因为我还是要离开的。

从十月到十一月。沉浸在小说里。一万多字的小说,修改得想要呕吐。可是终于完成了,感觉比所有写下的小说都要好,修改的时候,一天只能改一小段,打磨着。对我来说,是进步。

小说叫做《空无一物》。

写完之后,另一个小说的模子迅速来到眼前。我按捺着写的冲动。

我感到疲惫。

度过了无聊的一天。我觉得难过。深深的难过。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上之四

  

北上之四

(四)

雨中随山和河道走,云雾始终在山与地的交界处,白绵绵浓厚厚像是天上云落在了山脚,煞是好看。

收割了的玉米地与未收割的玉米地连接在一起,忽而空旷、宽阔、悠长,忽而密集、萧瑟、肃穆。东北的大地,远远辽阔于南方的平原。越辽阔的,却也越荒凉,越荒凉的,却也越敬畏。

山林时而红,时而黄,时而绿,交替,间杂,繁密,热烈,直往人眼睛里扑。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上之三

  
  • 北上之三
  • (三)
  •     清晨起来,去村庄四周溜达。后院有房沿山而起,爬到房顶,去看整个村的样貌。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上之二

  

(二)

到达辽宁本溪老边沟的当晚,安顿下来,天就下雨了。

清晨五点半从唐山出发的时候,天微凉,街灯还未熄。四车,十八人,我与女友坐采薇东篱夫妇的途观,六百九十多公里路,东篱一个人开,我们缩在后座。吃东西聊天,不时看一眼窗外。夏日已尽,此时正是东北大地最美好的季节,玉米杆子挺立在田野里,枯叶顷长,身后是空阔的蓝天。过盘锦时,有大片湿地,我们的汽车和苍茫无际的芦苇荡一直保持着平行的方向。

中途去本溪水洞。介绍说是全世界可坐船观光最长的地下长河,洞内多钟乳石,时有滴水落于身上,水深,清澈。入洞寒凉,每人发得一件棉大衣,也不管脏不脏,只管裹在身上。倒想起黄山清晨看日出的光景来,山风凛冽,透骨的冷,一堆人抖抖索索挤在山顶看日出,无人说话。说话也轻,只怕惊扰了什么。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北之一:唐山

  

(一)

    9月29日,去唐山。

    再去唐山的理由很充分:杨荻要自驾去辽宁本溪看红叶。

    网上一查资料,下午就开始订票,近22个小时的火车,不太远,也不算近,正好可以看半本书,何况还有同去西藏的美女旅伴作陪,这场旅行也称得上“说走就走”吧?

    不怕国庆堵吗?当然怕!可是怕也要去啊,枫叶红,也就那么几天,时不待人,叶又怎能等我?

    秋天不去看叶子,整个秋天就浪费了。说得再矫情一些,会死。好多年前有部电影《等到满山红叶时》,内容忘记了,主题曲《满山红叶似彩霞》大约那个时代的人人都会哼唱这著名的几句:“满山红叶哎——似彩霞,彩霞年年哎——映山峡。”也许那年代的歌曲易唱易学吧,这首歌卡拉OK的点播率也是相当高的,那我不识字的母亲,竟然也能哼唱几句。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记

  

1.我是被什么迷住了心窍?我的心间一片混沌。像一只倦鸟。

2.昨天晚上终于拿起了一本书,静静翻看了一个多小时。不被自己打扰的时光是有限的。那些空白的时间,是怎样被我过掉的?可是虽然那么惊心,我还是依着自己的性子,无所事事地躺在窗前的沙发上,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不用看着什么。

3.虚荣是戒不掉的瘾。对我来说,什么是戒不掉的瘾?也许还是某种自恋吧。

4.每天都在认真思考,还有什么能激起我内心的情感?我消极如此。我写下这些,希望下一秒我就感觉到了我还是爱着自己的。

分类:日记 | 评论:0 | 浏览: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藏

  

一位高三班主任给学生的离别赠言

各位家长、领导、老师、同学们:

大家下午好!

 

又到毕业季。有幸站在这里,在诸位即将翻开人生新篇章的时候,本着扶上马、送一程的原则,既代表在座的每位老师,也代表我自己,不抒情,不煽情,接地气地和大家聊几句实在的。

 

首先恭喜你,穿过了人生第一个黑暗隧道,爬上了一个小土坡,从此以后,再碰到什么大考小考,天空就会飘来N个字“那都不是事儿”。

 

当人从长时间的紧张疲惫中,一下解脱出来,十有八九会进入失重状态,苦了那么久,你想尽情吃喝玩乐,带点报复和肆意的快感,很正常,我只想提醒你,安全,安全至上!日子还长,你慢慢来——除此以外,父母生你容易,养你不易,你的安全不属于你自己,请你,且乐且珍惜。

 

我猜你吃喝玩乐两个礼拜以后,八成就会进入那么个状态——睡得昏天暗地,醒得晕头涨脑,目光呆滞地洗漱

分类:一点一点攒起来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玉兰

  

广玉兰

    它已经攀到二楼窗口,开着的窗,有一半藏进了叶子里。窗户下,从东到西,是一条横梁,刚够踩上一只脚,顺着枝桠,抓住叶子,那一朵雪白的广玉兰就能稳稳在手了。

    从树下望上去,是望不到那朵广玉兰的。一层一层的叶子,树很高,花一大朵,一大朵,雪白,肥硕,握一把,就能淌出浓浓的汁液。满树的花,投到人的眼里,皆是惊讶的欢喜,心仿佛也大起来,再大起来,满满的,花一样。

    但那一朵广玉兰不同,它实在太诱人了!它是一伸手就能拿在手里,它面对着二楼,面对着木制的朱红窗户,雕花的格子里灌满阳光,再转到它那里,朦朦地就生出晕黄来,它就在那一圈晕黄里,高高的,矜持的,甚至是有些冷漠的。它散发着香甜的气息,它在靠近二楼的窗子旁,它生来就是等着人来伸手的。它已经听见有小声的、唧唧喳喳的话语,透过木门传进来,它看见在拐角的尽头,随着吱哑吱哑的声音,金黄色的光线正透过那个开口,缓缓地落在地板上,它浑身沐浴在阳光里,它的身子正在无限膨胀,它仿佛明白,什么就要发生,什么即将来到窗

分类:一点文字 | 评论:0 | 浏览: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1页/6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