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2972
  • 开博时间:2015-05-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文锦书屋

2019-10-17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helen0358

2019-10-16

wanih

2019-10-12

heise13

2019-10-12

学猫叫ABC

2019-10-11

爱水意

2019-10-11

听听那春雨

2019-10-08

hsblwf

2019-10-06

yigefangya..

2019-10-0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三家子(三、6)

刘宝子死了,大伙儿叹息了一阵儿,也就把他忘了。该说笑说笑,该扯淡扯淡。一切,还是老样子。

 

铲地的时候,那些扯淡的人,扯累了,就趁着歇气儿,赶紧把锄头往地头儿一横,枕上去,呼呼大睡。

我比他们还累,可我不想睡,我更愿意坐在地上,望着远处,胡思乱想。

没有遮拦的大地,平平地铺向天边,天的尽头儿,远远的,淡淡的,渺渺茫茫的,那里有啥呢?

我突然对远方,有了一丝好奇和向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1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三、5)

马老瞎说话,词儿就是多。

 

他上过私塾,又念过高小,是三家子,少有的文化人儿。因为眼神儿不好,大伙儿就给他起了个外号:马老瞎。

 

 

 

马老瞎爱看书,也能划拉书。批《水浒》的时候,大队的那套《水浒传》,也许是当官的都不感兴趣儿,一直就搁在他家。后来,就成了他家的书。我头一回接触小说,就是在他家,看的那套《水浒传》。

 

马老瞎自个儿没钱买书,能划拉着书,真跟捡着金子一样。我要拿回家看,都不行。

 

 

 

说起马老瞎爱看书的事儿,还有一个笑话儿。

 

63年,他媳妇儿生老二。月子里,没米下锅,他趴在炕上看《三国》,就跟没事儿人似的。姨丈母娘一进门,破口大骂:“操你个瞎妈的,老婆趴月子,连下锅的米都没有了,你还有心思看《三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三、4)

马老瞎,可是三家子的大活宝。他在哪儿,哪儿就热闹。我年年盼着放农忙假,就是盼着,能边干活儿,边听马老瞎他们扯淡。

 

 

 

那时候,年年春种、夏锄、秋收,我们都有农忙假。

 

生产队也确实需要我们。比如种地,一根儿垄,就要刨坑、上粪、浇水、点籽儿、埋坑等四五个人。全用大人,是一种浪费,况且时令也不等人。

 

 

 

我从小就笨手笨脚,干起活儿来,用我妈的话说,那是老母猪还愿——俩不顶一个。特别是鸡刚叫头遍,队长就满大街地喊:“吃饭了!吃饭了!”不起来吃饭,实在挺不了一头晌儿,硬爬起来,可真是比死还难受。

 

但我还是会硬挺着,爬起来。

 

生产队的饭,真好吃。那大锅煮的大查子,得用铁锹翻,去晚了,还抢不着。

 

在生产队吃饭,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5 | 浏览:1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二、3)

我们每回从小华家回去,天都大黑了,怕鬼的我,还没进院子,就扯开嗓子大喊:“妈!点灯!”

我妈的骂声,和西院儿那条大黄狗的叫声,总是比灯光先亮起来。

 

我特烦西院儿那条大黄狗,他家小三老牵着它吓唬人。我也烦小三,他老领一帮孩子,上我家房山头儿,掏家雀儿窝,祸祸房子。他还爱打人,告诉他妈也没用,他妈护犊子。

 

有一回,小三在西大坑洗澡,把东院儿的小海,按在水里,差点儿没灌死,多亏在大坑洗衣裳的大龙妈,硬把他们分开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5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二、2)

小华家的房子,孤零零地坐在屯子东北角,让后趟街,落下挺大一截儿。

那房子,一共三间,住着两户人家。西屋是小华家,东屋,是新搬来的老吴家,中间,是两家的灶台和风门子。

 

我不知道,外面的人,咋称呼这道进出房子的外屋门。三家子人,是一直都叫它“风门子”的。

小时候,我们整天“风门子”“风门子”地叫,叫惯了,也没觉得有啥奇怪。

上中专的时候,我说起我家的“风门子”,一个县城里长大的同学,不屑地撇起了嘴:“外屋门就说外屋门得了,还整个‘风门子’,整啥景儿啊?”

“咋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二、1)

我脚下这条通往乡里的大道,是三家子最宽的一条道,大伙儿,都叫它西垫道。我小的时候,它就在屯子的西半截儿,从南向北,像切年糕一样,把三家子,切成了东大西小的两块儿:东边儿的那一大块儿,每趟街,都有二十多户人家,西边儿的一小块儿,每趟街,只有三四户人家。

听说,老早老早以前,西垫道还只是在屯子西头儿,贴屯子而过,后来,人家多了,才在西边儿,又开了新的房号。

前些年,三家子养牛业兴旺的时候,屯子的面积,又扩大了不少。现在,不仅东西两头儿,各抻长了六七家,前后,也又各增加了两趟街。西垫道,已经成了,三家子的活动中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5 | 浏览:1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一、5)

那时候,二假小子,不光能祸害人,还敢鼓捣马。刚刚十岁,驯马,赶马车,对她来说,已经是小菜儿一碟儿了。

 

那天,有个车老板子,又把鞭子交给她,让她去地里,替他拉一趟东西。

一路上,二假小子嘚儿驾哦吁、神气活现,很少有机会坐马车的我,美滋儿滋儿地坐在后面,观风望景儿。

天,可真高。镜子一样的天空,让丝丝缕缕的白云一擦,更是透亮奔儿的蓝。

大地上,那些割倒的苞米铺子,毛茸茸地,躺在秋阳里,微风一吹,黄斗篷一样,起伏飘荡。

在隔了一节地的另一片地里,挺多人,正在下苞米棒子,散散落落的,就像一群蚂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7 | 浏览:1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一、4)

我现在一想起小丫儿妈,心里就特别的温暖,对她,有一种很特别的感情。只可惜,她很早就死了,我想给她买点儿好吃的,也没有机会了。

 

小丫儿妈自打嫁给小丫儿爸,就算一屁股萎进了穷窝儿里,到死,都没能拔出来。那些年,她家那日子过的,冷飕飕,可哪儿都在冒凉风儿,就连耗子,都不愿意,在那儿絮窝儿。

 

小丫儿爸年轻的时候,不爱干活儿,岁数大了,更懒。虽说生产队不是自个儿家,不能别人干活儿,他还躺在地头儿睡懒觉,但是,我还真没见他上过地。在我的记忆里,他就是在生产队做豆腐和做饭的。

 

那时候,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一、3)

我和二假小子,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

 

春天,化得稀溜溜的烂泥道,没有下脚的地方,刚换上小夹鞋的我们,只能溜着障子根儿,在一片连着一片的粪堆边儿上,弹跳着。障子里边儿,家家户户,那滴滴答答的房檐子上,都挂着珠帘儿一样酱红色儿的雪水;用棍儿支起来的上半扇窗户,就像两只黑洞洞的眼睛,深不可测。

刮大风的日子,挺多人家的苫房草,都会被风掀起来,邻居们,有的爬上房,手忙脚乱地按着,有的在下面,到处找破缸碴子、大坯块子、木头杠子,扔上去,把被掀起来的苫房草,再压板正。

我们看够了热闹,就去生产队前面,那块岗点儿的地方,玩儿跳格子,打口袋。那个地方,干爽,细土面儿特别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一、2)

我的同学,有很多,都比我大四岁。放学以后,她们要在家里,干家务活儿,不能像我一样,到处野跑。

 

和我一般大的胖丫儿,也不能出去野跑。她天天都得像大耗子拖着小耗子一样,在家里,把弟弟妹妹,拖来拖去。拖不动,或一时贪玩儿,把孩子扔在了地上,她妈,就会抓住她,逮哪儿掐哪儿。因此,胖丫儿的身上,老是青一块儿,紫一块儿的。

 

“马奶奶,你看,我妈掐的!”大舌头啷叽的胖丫儿,又掀起衣襟儿,让我姥姥,看她的伤。

我姥姥看不下眼儿,就去找胖丫儿妈:“别打了,小孩子哪有不贪玩儿的?”

“不打不成人,养活她,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9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一、1)

我家这一带,有句俗话:“早清明,晚十月一。”清明上坟,一般都要提前几天。

这不,还差两天才到清明,哈尔滨开往周边村屯的班车,就挤满了外出打工和做小买卖的人。这种时候,凡是能往回赶的,都会尽量地赶回去。

 

清明上坟,不像正月十五送灯——大伙儿都赶在同一时刻出动,所以,我给爸爸上坟的路上,遇到的人,稀稀落落。

 

一路上,我见得最多的,是牛粪。屯子四周,凡是能倒粪的地方,都堆满了牛粪,就连那条水泥板儿的,通往乡里的大道两侧,也都筑起了牛粪长堤。

这情景,再陌生的人看了,也能明白,这个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9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