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12972
  • 开博时间:2015-05-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文锦书屋

2019-10-17

小奋青滤pe

2019-10-17

helen0358

2019-10-16

wanih

2019-10-12

heise13

2019-10-12

学猫叫ABC

2019-10-11

爱水意

2019-10-11

听听那春雨

2019-10-08

hsblwf

2019-10-06

yigefangya..

2019-10-06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个理工女的诗情画意

好友曾嫣新近出版的诗集——《在岁月的筵席上与你相遇》,让我非常惊喜。一个理工女,在讲授完坚硬的汽轮机后,走下讲台,走进心灵的天地,又耕耘出一片柔软细腻的艺术之花。

可以说,曾嫣的诗,细腻之上,素雅大气。你看:

“窗外有一片草地,花落花开,窗外有一片天空,等待雁来。”

“细语清谈中,韵味便这般绵长,像古琴的余音。”

“爱的刻骨不作诗,只在深夜里暗自雕凿,镂空一副伤痛。”

“即使腊月,五月的模样,也在雪花中呈祥。”

“我看惯了轮回的把戏,依然把日子活得四季如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1 | 浏览:2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有几面性呢?

昨天和同学闲聊,聊到了中学时期的校长。

“人也许真的是有两面性,或是多面性。你说平时总是笑呵呵挺慈祥的张校长,当了派出所所长之后,他咋就变了一个人似的?竟然拿电棍打一个看小牌的老太太,结果让老太太的两个儿子把他差点儿打死。脑子受了重伤,出院后,就呆呆傻傻的,也没活几年。”同学感慨着。

我很惊讶:“啊?我只知道他后来病了,还以为是得了脑梗之类的病呢,原来是让人打傻的啊?”

“呵,不光是他让人打傻了,那老太太的两个儿子,因为袭警,一个被枪毙,一个蹲了监狱。也算是家破人亡了。”

“妈呀,真可悲。”

“就是啊,就因为几个老太太看个一两毛钱的小牌,你说至于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1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探探春

春天了,出去走走,心情挺好。

探探春

探探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点感慨

        看了博友yigefangyangwa的博文《清明时节话死亡》,感触很多。

        最近一阵子,因为表姐癌症病危,经常坐长途汽车去县医院看望。县医院病房里的癌症患者,大都是从外地回来过度死亡的。

       表姐因为胃癌晚期,已经无法手术,也不能进食,只能靠白蛋白维持生命。看着她胳膊上的皮肤因为没有一点脂肪,松懈地耷拉很长,我的心里非常难过。表姐一生精明,虽然已经油尽灯枯,但头脑依然特别清晰。从前的细微琐事,都记得清清楚楚,对来人的吃食安排都细致体贴。但是,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她对死亡的恐惧。

        我知道,我的劝慰,是那么的苍白,连我自己都无法相信。

        我们从小在屯子里长大,耳朵里灌满了老太太们的各种鬼故事。再加上各种戏剧情景的烘托,黄泉路上,就是一派阴森恐怖,渺渺茫茫,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1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很有特点的人

    最近几天,一直在帮着表妹跑装修材料,很累,但也觉得挺有趣。尤其让我觉得有意思的是,见识了一个很有特点的人。

    这个人,是卖装修材料的。她家的货品很全,从水电暖气到厨卫用品,一应俱全。

    我们首先从暖气片和水暖管件开始,货比三家。走了好多家后,到了她家。我们关注的是帽儿山暖气片和日丰管件。按照常理,我们想在她报出的价上砍砍价,她立马瞪着眼睛,脸红脖子粗地喊了起来:“你去别人问去吧!你看看满市场有没有比我便宜的?”

    其实我们心里已经有数,暖气片,她家要价和另外两家一样,属于最低。管件中最值钱的几样,她家也比别人低,于是我们当场就决定买她家的了。她非常灿烂地笑了起来,跟我们唠起了家常。这中间,进来一个日丰管的销售代表,两个人跟吵架似的,半真半假地挣着我听不懂的利益。又说起了另一个人跟她之间的账款纠葛。代表走后,她对我们说,三个月前,她给了另一个人三万元的货款,前几天,那个人不承认了,当时没有票据。她气得三宿没睡觉,终于把那笔账想清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时代,得的病也稀奇古怪

同学的侄子,一个32岁的小青年,前些天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跤。去医院拍片子,骨折了。医院给他做手术的时候,发现他的骨缝里,有一些网状的,看上去像是藻类的东西。医生说,须做病理化验,家里人害怕极了。在度日如年中熬过了20多天,结果终于出来了,是良性的。一家人畅快地舒了一口气。只是很奇怪,孩子为什么会得这样的病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那天,表妹发来一条信息:

听说后屯的一个小子,用大板锨把他爸拍死了。又在院子里点一堆火,把他爸烧了。他妹妹给他爸爸打电话,没有人接,第二天他妹妹过去,看见他正在炕上喝酒。问爸爸去哪了,他说在院子里,他妹妹看见烧过的灰堆里,有一个脑瓜壳子。

我赶紧回:太可怕了。这个小子多大啊?

表妹说:好像三十多吧,一直也没说上媳妇儿。听说平时就老打骂他爸爸。他妈吓得都不敢在家住。

 

我赶紧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在后屯长大的好朋友,好朋友离开后屯已经三十多年了,她的家人也在十年前都离开了那里,但她对后屯一直非常有感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挂

    前天,一场浓雾,让大小树木一夜白头。我看着毛绒绒洁白的树挂,眼睛清凉,心底柔软,天地之间一派清纯。

    非常后悔,没拍照片,以后要学着留住瞬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设计哲学家的新年祝词(转发)

看到一首诗,特别喜欢,不知作者是谁,转发一下。

             

              

1

愿天空更大,被举高的人觉知渺小,

愿妄想节制,

流离失所的心不再慌张。

愿贫穷的人富有的人都不被驱赶,

勤奋并且安宁。

 

2

愿所有妈妈可以亲耳听到孩子的睡声,

愿父亲慈爱,眉毛温柔,

愿道路不滑,天下儿女都可顺利回家,

愿父母见识宽广,以爱盈门,

较少逼迫。

 

3

愿天下的文字多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9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与梦话

那天,看了一个朋友转发的马加爵临刑前写的一封信,心里挺不是滋味儿。随手转发给了另一个朋友。很快,收到回复:“荒谬,给自己的阴暗找借口。穷人被蔑视,首先是自己挺不起胸膛。文革时期,我捡过煤核,拆过棉线,穷孩子干过的活儿,我都干过。插队时,没钱坐火车,都是逃票,被抓住就去扫车厢……我从不相信贫穷能让我堕落。”

看了朋友的话,我没说啥。朋友是个极聪明,极理性,极高傲的人。她分析问题,总能条分缕析,入木三分。拙嘴笨腮的我,在她面前,永远是理屈词穷,只有听的份。

但看了她的这段话,我的心里,却理不清地不太认可。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和两个挺熟悉的大学校友坐在一起(醒后怎么也感觉不出她们是谁了),甲坐在我的左边,乙坐在我的对面。这时,丙走了过来。家境略好的乙,很有优越感地指着甲对丙介绍:“她家是种苞米的。”我心里很自卑,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远方

 朋友为迎新年,以远方为题,组织大伙儿写诗,不许我做看客,只好信笔涂鸦几行。

 

远方

 

头一回想到远方

在十二岁的劳作田间

怅望西边的天际

心头,有淡淡的雾气弥漫

 

第一次行向远方

在二十二岁的大学校园

畅饮知识的泉水

阳光,欢跳在青春的腮边

 

后来呀,行行复行行

终于,我把自己行进了一所宅院

远方

便是我宅院中,那座缤纷的花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搬家了

经铁划银钩舞东风博友提醒,在此敬告各位博友,我经过重新修改,《三家子》有了一些变动,无法在此衔接,转到了天涯论坛舞文弄墨栏目。地址是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74815-1.shtml

多谢各位博友一直以来的关心和关注,也欢迎到新家做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2 | 浏览:9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七、6)

小辉的孩子死后,小辉爸妈不但没可怜小辉,反倒把大伙儿对他们两口子的不待见,都怨恨到小辉身上。家里家外,啥活儿都得他先上阵,有好吃的,却没人想起他来。有时候,他在地里,累得腰酸背痛,回到家,却连口热乎儿饭都吃不上。这,他也能忍受。最让他受不了的,是他爸妈有事儿没事儿,张嘴闭嘴,就骂他丧门星,倒灶儿鬼。

他实在是坚持不住了。无奈之下,倒插门儿,去了一个大他五岁的寡妇家。寡妇,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早就做了节育手术,小辉,不可能再有自个儿的孩子了。

 

小辉爸五十五岁,横死在车轮下面。不到一年,小辉妈就把住在西屋的老五撵走,把房子卖了。她收拾收拾,又嫁给了后屯的一个老光棍儿。

头一回有女人的老光棍儿,乐颠儿颠儿地伺候着小辉妈。小辉妈整天坐在炕上,抽烟、喝水、看牌,时不时地,还要呲哒老光棍儿几句。再闷了,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3 | 浏览:2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七、5)

要说分生产队,最得便宜的,还是小萍家。

那些年,小萍家穷吃奘喝不干活儿,欠了一屁股的债。那些债,不光是欠个人家的,还有生产队的。而且,欠生产队的还更多。

生产队解散的时候,因为小萍的爸妈没有儿子,那一大堆欠账都一笔勾消了。

一提起这事儿,李大婶儿就不住地咂嘴:“啧啧,啥人儿啥命,搬不倒儿(不倒翁),尖尖腚儿。”

 

小萍妈的确是命好。生产队解散后,几个姑娘都慢慢长大,能干活儿了。又因为个个都长得好看,找对象,那是扒拉着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家子(七、4)

日子好过了,那些远走他乡的人,也开始想着往回搬了。

刚开始,大伙儿都围着新搬回来的人,好奇地打探着外面的世界。鹤岗,佳木斯,牡丹江,这些很少听过的地名,慢慢地,说起来都跟县城一样顺溜儿了。而那些山里的生活,城边的日子,还有矿区的风物,也都由新鲜,慢慢地,跟平常日子没啥区别了。不管在哪儿住,都得干活儿吃饭。不下苦力气,不会过日子,在哪儿,都得照样受大穷。还是守家在地,围着哈尔滨转,更好。

 

就在大伙儿对回来的人和外面的事儿,已经没了好奇的时候,年根儿底下,陈峰和小玲儿妈也回来了,还各自都回到了各自的家里。

 

陈峰的老婆喜出望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