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2428
  • 开博时间:2006-07-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最近访客

vanessa_tu..

2017-06-1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忧伤的焦大读唐诗,我们该如何谈论纳兰词

忧伤的纳兰词现在很热,人生若只如初见,一生一代一双人等所谓名句,经常出现在一些情感文章中,也引得很多读者唏嘘不已,叹其为忧伤达人。也有不少二三流写手赏读其词,写了好些赏读文章,散布在网上流传,被人顶多了,就成了书,烧了几把火,就热起来了。

在浅阅读盛行的当下,纳兰词的赏读与专业无关,与学识无缘,只与情感挂钩——因为据说纳兰深爱的表妹被选进了皇宫,与妻琴瑟相谐却无奈妻早逝,与江南才女沈宛情投意合却无命在一起。对一些善于搜刮奇人异事的写手而言,这是多么好的一个题材,神马内容都有,表妹恋,爱上艺妓,妻子恩爱,换一个恶俗的说法:“一个偶像词人与三个女人的爱情纠葛”,加上其词多写悼亡、思念、分离、愁绪、落泪等愁云惨绪,太有解读的可能。更何况,纳兰词相对于宋词唐诗名家而言,用典故较少,通俗易懂,借了网络,小学生毕业也能看懂,入门槛较低,连中专生会计安意如都可以抄着抄着就成为导师,还有什么传说不能成真。
    
越无知就越无畏,越无畏就可以张口瞎说,谁让我们的网民素质偏低呢,谁让我们的国度脑残比较多呢!谁让法院都判了抄袭却拒不道歉的大神就产在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2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幸福就是一个冬日~评《一个人到世界尽头》

如果某一天,世界上所有人都消失了,只剩下你一个,你能撑多久?有小说家给出了一个答案:六个星期。可能还不需要六个星期,你这个被剩下的可怜虫就会陷入难以名状的孤独和迷幻,绝望会吞噬你的内心,最后身心崩溃。奥地利作家格拉维尼奇的小说《一个人到世界尽头》就做了一个猜想,记录了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的46天。
    
对国内读者而言,托马斯?格拉维尼奇还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但在奥地利,他是一位备受读者和评论家关注的青年作家。他生于1972年,经历很丰富,在从事写作之前,当过农场工人,开过出租车,还干过广告文案。1991年,19岁的格拉维尼奇开始从事自由写作,折腾了七年,到1998年才出版处女作《喜欢平局的卡尔?哈佛纳》,一跃成为耀眼的新锐作家。随后一发不可收拾出版了七部小说。《一个人到世界尽头》出版后,赢得了奥地利、德国和瑞士等国媒体的普遍赞誉,称此书为“了不起的好书”和“大师的杰作”,并获得了奥地利国家文学促进奖,从而奠定了他作为奥地利新生代作家在德语文坛的地位。

这部小说有何神奇,引来如此关注?小说讲述约纳斯一觉醒来,发现所有人都不知去向。疑虑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拿什么诅咒你,拆迁幽灵 ——评李承鹏的《李可乐抗拆

  好友问我,李承鹏有本小说你有兴趣看看不?一听是大眼的小说,我迟疑了。
  
  作为大眼的无名粉丝,对其博文钦佩得五体投地。但对其小说,就算是割肉,也不能违心说喜欢。自打看过他的《寻人启事》后,我对大眼写小说这事儿基本上算是死了心,不抱什么期望了。李承鹏的小说,最大的缺憾就是收不住才气,如喷井的石油,摁都摁不住,噼里啪啦,全给你抖搂出来了,没读者什么事儿,连点回味都不给你。太过,太随性,不按叙述规则出牌,总带着一股子杂文臊子味。过犹不及,此言不虚。
  
  基于礼貌,我问她,啥小说啊?《李可乐抗拆记》,友答到。抗拆记?一听这书名,我顿时有了精神。连忙问道,是不是和暴力拆迁有关啊? 嗯,大大有关。于是我相当好奇,这将会是怎样的一部小说,现实中的暴力拆迁实例和各种抗拆大战已是如此夺人眼球,用小说表现出来会是何等模样!尽管对大眼小说有成见,也耐不住好奇心作祟,便应了下来。
  
  拆迁就像一个幽灵,在我们的土地上肆意乱窜,挥舞着铁锹,逢人推人,逢墙拆墙。如从容地越过,极其霸道和猖狂。这只幽灵,是我们国家肌体上的毒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7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评《尾巴》:当心背后那双跟踪你的眼睛

小说可以是作者表达思想的马甲,校园小说也不例外。好的校园小说不能仅让人想起校园恋情来,而要挑出一个视角,重新审视我们的教育,和我们青春路上的磕碰。只是目前的校园小说多耽于多写言情,或曰残酷青春,叙事简单,故事煽情,挑得动少年男女的初开情窦,却挑不开评论家们的法眼。在他们眼中,校园小说根本乏善可陈,不值得关注和研究,甚至斥之为冰淇淋文学,好吃但毫无营养。
  
  至于被评论家忽视的原因,不外这些:作品不少,但叫好又叫座的代表作难寻;写手不少,但获得圈内外认可的代表作家不多;题材狭窄,不是年少爱情的伤感故事,就是残酷青春的打假斗狠;贪恋市场,迁就读者,原创力不断下降,雷同现象越来越多;小说技巧粗陋,叙事简陋,人物概念化等等。校园小说几乎就是流行读物、阅读快餐、文学的阑尾炎的等名词,恨不得剔出去才好!
  
  唯有提倡革新,倡导升级更新,校园小说才有可能引来新的关注,才可能出现真正的校园小说代表作,而不仅仅是一堆轻飘飘的流行读物。如何革新,方向在哪里?有无合适的范本?人民文学社出版的王若虚的长篇小说《尾巴》,让我看到了校园小说一种新模式产生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ZER零》比起来,《最小说》就是一个屁

《Zer零》VOL.09

http://www.xczw.net/viewthread.php?tid=9044&extra=page%3D1


豆瓣资深影评人木卫二
张怡微乐评
语录大王刘小禄的杂文(OR砸文)
有复旦大学古典文学博士韩立平的专栏,
新锐才女徐筱雅为首的几位新概念获奖者和三三同学为我们打响的“文艺_枪”第一枪


××××××××××××××××××××××××××××


专栏·文艺_枪
今天,你还去星巴克?(选摘)
中国式虚伪
韩寒的无奈,尺度的悲哀
抓破美人脸
隔墙送过秋千影

零度评论
影评:“Movie·L” 第一期
乐评: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
乐评:也许就在我的房间里
书评:为什么想到一个地方去旅行?
书评:读《塞尚及其画风的发展》

零号人物
刘媛,与“伊丽莎”
美女赠你创可贴
伊丽莎_白的第三个故事:邮箱情人

零态视觉
漫画:忧郁哥系列(二)
诗画:行走的果子
诗画:油桐树下
诗画:仙人掌、麻雀和其他

零点小说
就让我背你过河
呼吸
类似爱情的爱情


零形经典
大师碑:爱伦坡
大牌档:王室“瓷”典(上)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江湖寂寞,因为混混太多。

所谓汉语江湖,我更愿意这样理解,是相对于庙堂文学而言的,是草根刀客、无名剑客的地盘,是民间文字高手切磋、穿行、憧憬出头的候机室。汉语江湖高手一般需具备两个特点:一是草根身份,暂时还未发达;二是不羁才华,为文不中规矩,即要行文要有些许鬼气。一旦其人其文引人注意,登堂入室,发达了,进入了什么圈,他就不再属于江湖,而是属于某文化人了。

我是在看《绝妙好辞》一书引发上述想法的。该书由“汉语江湖”主编,说是如今的汉语江湖很寂寞,不过,再寂寞的江湖也有高手,这本书就是其中高手文集。此话虽然不免有些许自恋,也很古龙气,但也确实铿锵有力。书中的作者都算得上是汉语江湖中难得的高手,虽然如三七、缪哲、慕容雪村等几人如今多已功成名就,但书中选录的其早期文章还是锐利十足,多是不中规矩之作,快意文字,有才气,也很鬼气。

不中规矩,是一种选择,也是一种行文态度,可归纳为“游戏”二字,这可不是贬义词。在众多的行文意图中,唯有游戏态度最无功利心,也最原生态。作者三七在书中有篇文章,题目叫《游戏是无法嘲笑的》,大意是无论做什么事情,哪怕是当守财奴,把铜钱穿在肋骨上,但只要是抱着游戏的态度,说一句“我就是喜欢数钱玩儿”,就值得人家对他肃然起敬,把他当收藏家,是不好随意嘲笑的。毕竟相对而言,玩儿是最没有功利心的一种,一个人如果连玩儿都要弄出“可观”的意义来,那就实在令人晕菜。三七进一步阐发,所谓游戏的态度,就是让事物的意义止于自身,很多事情如果临之以游戏的态度,便能发现里面的种种趣味,快乐时快乐得纯粹,烦恼时烦恼得有趣。

如何读《绝妙好辞》这本才子文集,三七关于游戏的解释可供我们使用,取两种态度最为合适的,一是以游戏心态享受作者的游戏文字,感受地道、纯粹的汉语快感,无论是三七的杂文式随笔,还是缪哲鲁迅式文白相杂的文章,或王怜花和林东威的诗篇,慕容雪村会计师般的算账文字,会发现作者是如何陶醉于写文的快感,不必深究意义,不必细想作者讽刺了什么,挖苦了什么。单纯体验一回文字带来的感官乐趣也是不错的选择。既然作者自己就是快意于文字,我们这等读者何不跟着狂欢一次,不搞总结中心思想,不分段落大意,也不弄言志载道那一套,岂不也快哉!

第二种态度,学着挑剔编辑的眼光。既然标榜是汉语高手,封之为绝妙好辞,那就要耐得住读者的挑剔,不妨大胆审评一下,书中有哪些文章是泛泛之作,还达不到称为高手的境界。或许你会发现,这是半本妙书。也就是说还有半本的内容称不上绝妙二字。到底是哪些篇什,读者达人肯定也能分辨出来。以主编的标准来界量其主编的文字,不贪图什么“可观”的意义,毕竟优秀的文字会培养出优秀的读者,至少让读者知道,文字有江湖,文人有异人。

有一种观点,早已深入人心。江湖中还有很多尚未发达的草根文字高手,正在试图亮剑,正在枕戈待旦,正在虎视眈眈,企图有所作为。他们需要缺少我们发现的眼睛,比如网络中的精品佳作和达人。如果该书的编辑再无私一点,再草根一点,再不那么讲究圈子一点。或者干脆来个文字版的“华山论剑”,汉语江湖会更热闹,而不是寂寞。最后学着王怜花的格式来个结尾:有文字的地方就有汉语江湖,有绝顶高手,也有超级混混,高手寂寞是因为混混太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叙事的陷坑——评小饭的《爱近杀》

叙事的陷坑
——评小饭的《爱近杀》

文/李伟长

小饭对小说叙事的痴迷和执着,总让我想起那个一生痴迷于此道的卡尔维诺。从《我的秃头老师》的双线推进,到《我年轻时候的女朋友》的经验者说,再到《蚂蚁》的螺旋型叙事,小饭一直在改变。需要勇气,更需要新建其他方式的能力。

小饭的新作《爱近杀》又是一部具有实验性的作品,使用了一种新的叙述方式,将一个完整的故事,拆分成几个不同部分,打乱彼此间的秩序,重新组合叙述。小说有一个统一的主题——爱情,但文本拆分成三个不同叙述时间的故事,试图呈现爱的谱系,分析和思考当下年轻人的情爱生活。三个故事彼此可独立成篇,但叙事逻辑和人物关系实际上彼此交叉,前后延续。

小说第一章“假扮情郎”以小宝为主角展开故事。作者将作者、叙述者、小宝合为一体,甚至直接让叙述者变成了故事主角小宝。得承认,这是一种新鲜的叙事方式。想想吧,只有读者和作者知道发生了什么,而小说中的其他人物几乎毫不知情,这是多么有趣的事情。第二章“婚姻之痛”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你多深,等你就多久——读《嫁给风的女孩》


 文/李伟长 生活周刊 2008年5月22日

“我只是风,路易丝,”他声音低低地说,“风绕着你的身子吹过,毫不停留……”小说《嫁给风的女孩》的约什卡,对深爱着他的女孩路易丝这样说道。这个把自己称作风一样的男子,让路易丝一生都在守候——从阳光少女变成两鬓华发。

小说用第一人称,以深情的回忆笔触,舒缓地讲述了一个跨越四十年的爱情长跑故事,纯粹而热烈,完美而忧伤。路易丝十九岁时,偶然认识了来普罗旺斯卖艺的吉卜赛小提琴手约什卡,两人一见钟情,共坠爱河。天性热爱流浪、自由生活的吉卜赛人,无法在一个地方永久地停留下来。对路易丝来说,约什卡就像一个过客,在她还未来得及尽情品尝爱情的甜蜜时,约什卡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因为爱他,路易丝选择了守候和思念,守候总是那样灼人心魄,思念又总是教人窒息。她不知道约什卡何时会回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离开。约什卡有时三个月,抑或半年回来一次,住上一段日子,然后又匆匆离开。

这样聚少离多的日子,并没有消减他们的爱情。路易丝知道“风是留不住的,爱上
分类:读过的书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