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5
  • 总访问量:1171122
  • 开博时间:2006-07-22
  • 博客排名:第1139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11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沉烟若水

2020-04-18

风入罗衣

2020-03-27

mukj049

2020-02-2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知识的慰藉

昨日参加学生论文答辩。答辩秘书事前交代我简短介绍一下论文选题情况。我简略说了三点:要有一点兴趣;要有一点价值;要有一点难度。

我尤其强调第一点。但许多人会认为我不学术。我只是想说,做学位论文,如果对选题没有一点兴趣,可能会十分痛苦。我们求知的目的,很大程度上难道不正是想从知识中得到慰藉?

古罗马的波爱修斯写过一本书,叫《哲学的慰藉》;今日英伦的才子德波顿,也写了《哲学的慰藉》。如果不是把哲学当成什么高深得不得了的学问,还原到其本意,不就是求知?哲学的慰藉,也就是知识的慰藉!

介绍完选题之后,我表达了三点谢意。最后一点是感谢学生。面对写作中的挫折,她从未轻言放弃。就这一点,值得欣慰和敬佩。因为我知道,当我面对挫折,我经常说,算了吧,就这样吧。

人们常说:如果你改变不了自己,那就去改变世界;如果你改变不了世界,那就改变自己。我承认,我改变不了世界,我只有改变自己;而我改变自己的方式,也就是回到书的慰藉。

古人说,人生有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1 | 浏览:1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碎心曲

昨天接到清样。回到家,花了一个晚上,加上今日白天,看了两遍。改正了一个错字,增删了二十来处文字。不能动版,所以只是微调字词。

就算定稿了。

我说过,翻译其实是自杀。看一本外文书,花不了多少时间;要把它翻译过来,那多花出的时间不就等于“自杀”生命?

所以,总是矛盾。

然而,还是有补偿。独乐乐,不如与人同乐。想想某段动人的文字,打动了自己,能不想让它打动他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它再世、来生。

这本书的书名叫《碎心曲》,作者是我好友李炜先生,下月将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个人觉得,翻译这本书没有任何遗憾。如果说,在我已经写出和译出的文字中,要找出最心仪的,我将毫不犹豫地选择它了。我甚至担心,我再也超越不了自己。









分类:译海泛舟 | 评论:11 | 浏览:2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写不成篇

朋友们总是奇怪,说你们学校的运动会怎么十二月份开?其实,现在是最好的季节。想想要是换个季节,谁还敢在那烈日或暴雨中飞奔?

开幕式总是放在晚上。刚来的时候还要老师出席,各学院组织,签到。现在这点也免了。学校扩招,老师基本都住校外。晚上去,如果没车接送,不便。

原拟跟一些朋友去三亚。在最后的关头,因故,改了主意。前两天,看见凯迪的老板挂在猫眼的帖子,那里的蓝天白云,叫人心痒。再早些时候,以前的同事把去三亚的照片给我,那飞扬的青春,让我嫉妒。

一早醒来,打开手机,是学院的信息,明天要开教学会议。会议,总是有的。中午,接友人的短信,说,你们这个月举办会议,你是东道主,我来,该如何招待?晚上,有同事信,在珠海泡温泉,很好。

梦里不知身是客!不想去想会议,可是绕不开。答应临时凑篇论文,可终究,写不成篇。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0 | 浏览:2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等待,绕不开

等待,绕不开

1

上周,今年的全球通艺术演出季又开幕了。换了票去看《暗恋桃花源》。已经是第二次去看了。第一次是三年前,在上海。那时只是笑了几声。这次不同,沉默了许久。

2

记得,读研的时候,上蓝爸爸的英文戏剧,写学期论文《等待戈多》,写文学中的等待母题。援引过“有约夜深客不至,闲敲棋子看灯花”。还引过董桥的一篇文章,玉人最好不来,真来了,倒不知道怎么办。

3

写那篇文章的时候,看见余华在《读书》上评论林兆华版本的《三姐妹》,也顺手牵羊塞了进去。

4

现在想来,当初怎么用英文将中西如此多的等待包含在一篇论文里的,要是有底稿该多好。只是模糊的记得,等待的东西,有些如愿以偿了,但许多都变质的;要真变了,不如不来。把那张扑克永远扣在底下。

5

前段时间,突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4 | 浏览:3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可以性

诗可以性

1

一时性起,给Sharon Olds(莎朗•欧茨)写了一封英文电子邮件。很快便有自动功能回复,说抱歉,邮箱不用了,请直接电话或传真,然后是一串号码。

想想一个越洋电话,要花些银子,于是就怪电信,越洋打来那么便宜,为什么我们过去就那么贵?

这一恼,兴味索然。

2

Sharon Olds何许人也?诗人,教授,任教于纽约大学文学院。这些都是我在网络上查的。从网上我还看到这一则轶事,说她戴上博士帽那一天,坐在图书馆的台阶上,突然发现,学非所用。就如一个人拿把梯子,废(费)了半天劲爬上去,发现搭错了墙头。那一刻,她决定,要尽抛所学,万丈高楼平地起。

于是,她改写诗。她简直是天生的诗人,瞧这个性,不成名都难。可惜了我们,前怕狼,后怕虎,蹉跎了岁月,啥都没有干成。

3

宇文所安自述,
分类:译海泛舟 | 评论:8 | 浏览:3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译作一则:穆勒

题记:课堂翻译练习一则。原文摘录自《哈佛经典》(25)中《穆勒传记》的“编者弁言”前部分。读此传时曾经萌生译介冲动。但友人近告,已有捷足先登。以下译文是教学互动结果,刊于此,特向学生表示谢忱,也共勉。

1806年5月20日,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生于伦敦。他是詹姆斯•穆勒(生九子)的长子、边沁的首徒、英国功利主义思潮的灵魂。

穆勒早慧惊人:3岁学希腊文;8岁熟读史书(除英国史家吉朋、休姆等著述之外更有希罗多德和柏拉图诸人原著);12岁“认真”研究逻辑;13岁通习政治经济学(老穆勒散步时传授,小穆勒的谈话综述深得父亲论著旨要)。凡此思想成就屡见于其《自传》,并非夸耀,而是证明尚有更有利的教育方式存在。

至此,小穆勒完全受父鞭策。14岁,他被送往法国一年,此间,他精通了法语,对法国社会和政治颇有研究,同时继续深造数学、经济学和科学。

17岁,小穆勒入东印度公司,任职于老穆勒主事的审查室。他从职员起步,擢升迅速,最终接任父职。

分类:译海泛舟 | 评论:5 | 浏览:30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说Milton四百年(续)

  5
  
  1649年初,刚过不惑之年的弥尔顿做了人生中重大的选择:出任国会拉丁文秘书,他得到了金钱、地位和名声;但他失去了光明。
  
  从君主专制到民主共和,年轻的共和国百废待兴。网罗人才当为要务;弥尔顿是卓越的拉丁文学者,且精通几门欧洲大陆语言,由他出任国会拉丁秘书,相当于现在外交部一个小小的翻译职位,当然绰绰有余。
  
  这时,虽然眼疾已有先兆,但他还是抗拒不了书斋之外的诱惑。于他而言,那是一个新世界。他丰富的书本知识,需要“人情世故”的浸润。而只有跟“帝国、宫廷和金碧辉煌的宫廷”打交道,见识最卓越的达官贵人,方能更好地洞察世界的秘密。
  
  他的选择无可厚飞。想一想,咱们的祖宗,不也在出世和入世之间徘徊?身居魏阕而心系江湖;山林听雨不忘庙堂之高。也许,人生需要这样的两分经历,方才圆满,不至遗憾。
  
  6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斩掉一颗国王的头,不等于共和国就进了保险箱。1649年,莱顿大学教授,当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26 | 浏览:89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闲说Milton四百年

闲说Milton四百年

1

1632年。24岁的弥尔顿从剑桥大学硕士毕业了。专业是神学。就业的目标很简单,到教堂去干活;可是他不喜欢。当然,他可以留校,但他对大学教育早有隔膜。父亲希望他当律师,因为这行当跟现在一样赚钱;可他说,铜臭味太浓。那么,还可以考公务员嘛,虽不至于现在这样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但没有点关系打点,似乎此路也不通畅。

弥尔顿左思右想,觉得还是不就业的好。就这样,剑桥的高材生,毕业即失业。跟现在的情形颇有几分相似。

幸好,他老爸以非法集资起家,以公证员为名,弄了点产业,在乡间还有别墅。于是,弥尔顿退居乡野,优游于书斋。“六年不窥园”。朋友写信问他,在干什么;他说,我在准备名垂青史。

2

就这样一晃,本该而立的小“弥”没有立起来,但学问肯定是大大的。那年头,要出点名堂,总得留一趟洋,喝点洋墨水镀点金。未能免俗,弥尔顿去了意大利,见了伽利略。就在此时,英国革命爆发了,弥尔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5 | 浏览:27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帖]别问我为什么,我是部里派来的

[按语]两天前,校北门的那个饭店估计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名声会很快传遍中华大地。这全是拜托科技所赐。生活已经太沉重。板起面孔说教,已经毫无意义。面对荒谬的世界,至少我们还有笑的权利。感谢猫眼的高人,给我们带来欢笑。黑色的笑。

[原创]奥巴马退出总统竞选声明:跳槽做海事局树记
文章提交者:走出风来 加帖在 猫眼看人 【凯迪网络】 http://www.kdnet.net

尊敬的美利坚选举委员会、迪恩主席(民主党)、麦肯恩参议员、参众两院议员们、亲爱的米歇尔、全国公民们!:
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我,现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奥巴马决定退出这场选举。

公民们,民主党的支持者们,我知道这着对你们是一个艰难的时刻。你们真切的希望我能带领你们,带领美国走出现在的布什低谷,希望我为你们带来更加自由和富裕的美国。请你们相信直到现在这一刻,你们的愿望仍然是我的信念,从未动摇。 可现在我要告诉你们,我将离开这场选举,你们可以骂我是逃兵、懦夫。是的,你们可以——
分类:天下纵横 | 评论:7 | 浏览:3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在你秋日的脸上看到优雅

我在你秋日的脸上看到优雅

1

美国现代诗人阿蒙斯有一首题名Beautiful Woman的短诗,短得不能再短,总共才一句话:

The Spring
in
her step

has
turned to
fall

也许,你我一时还读不出其中的韵味,但苏友贞说,她读出了迟暮之美。她的译笔是:

她步履
中
轻盈的春光

是为了
要
陨落成秋影

2

从北京回来,除了到校应卯,整日都在家中,名副其实的煮男。很是羡慕那些女人。结婚、生孩子、持家,还有傲人的成就。苏友贞就是其一。作为同行,我想,她才是当之无愧的楷模。

一个煮妇,却将文字玩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3 | 浏览:28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事之秋

上旬去了次北京。

与其说是开会,不如说是探亲访友。

以前去过数次,四季都经历,但最爱的是北京的秋色。

那明亮的阳光,洁净的天空,和那微黄的树叶。

心无端地飘渺,空灵。

然后,回到了南国。

夏天似乎迟迟不去。

无边的希望,无边的焦虑。

终于有了结局。

忽然此年,翻开一页。

生命之页。






分类:人间情怀 | 评论:10 | 浏览:2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Work Without Hope

It was in the autumn of 1826. I was in a dull state of nerves, such as everybody is occasionally liable to; unsusceptible to enjoyment or pleasurable excitement; one of those moods when what is pleasure at other times, becomes insipid or indifferent;....In this frame of mind it occurred to me to put the question directly to myself:"Suppose that all your objects in life were realized; that all the changes in institutions and opinions which you are looking forward to, could be completely ef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2 | 浏览:20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心情很糟

心情很糟,因为我发现再也没有心思读垃圾文字......当然,我写下的在你的眼里也可能是垃圾......就像一个宠坏了孩子......就像一个瘾君子......反正,一事无成,心情很糟!

A grief without pang, void, dark and drear,
A drowsy, stifled, unimpassioned grief,
Which finds no natural outlet or relief
In word, or sigh, or tear.
分类:人间情怀 | 评论:2 | 浏览:1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知道多少

现在,许多事情,已经难以让我动容。我知道就行了。没有评论,只要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也许是观看第一现场的感受。

正好买了沈昌文的自传《知道》(花城出版社)。老先生很滑头,许多他知道的,放在了心里,没有讲,看来还要写另一部传记。不过,知道这本书的一些东西,也不错。

买《知道》的时候,顺便还买了一本《心智文采》(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是王佐良先生的随笔文集。喜欢他文字的“简静”。

我觉得比王先生的随笔更好的是金耀基先生的《海德堡语丝》,这次三联新版了。装帧设计很雅致,我非常喜欢。以前买过这本和《剑桥语丝》,送人了。现在重新购置。顺便说一声,他那本《从传统到现代》,影响我至巨。

可能心态的问题,以上新购的书都是老辈文人的回忆录。文笔都很好,耐读。唯一略有遗憾的是赵瑞蕻先生的《离乱弦歌忆旧游》(湖北人民出版社2008)。书是好书,但与以上诸家比,个人觉得,文笔略逊。

知道,是沉重的话题,幸好还有美好的文字为知道留影。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1 | 浏览:2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译者,易也

正在直播某个焦点新闻的发布会。我注意到同传译者将“事故”都翻译成“incident”,听上去非常刺耳。语词的政治,真的是非常的微妙。

看来,大家都没有必要再争论这个话题了,所以,我也将昨日的日志内容变更。一切都已经定性了。有些人最大的本事就是将丧事办成喜事。他们永远是伟、光、正。

有什么好说的,一切问题不过是“小事”、“插曲”而已。人生,也不过是一场奔向死亡终点的竞赛而已,早点晚点出局,有什么大不了的?
分类:译海泛舟 | 评论:6 | 浏览:18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