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69830
  • 开博时间:2006-07-22
  • 博客排名:第1140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27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毁灭是我的宿命”

  

1

 

康拉德的《在西方的目光下》(Under Western Eyes)动笔于1907年底,完稿于1910年初,成书于1911年,前后历时约三载。最初,康拉德只是想以小说主人公拉祖莫夫为题写一个中篇。但在写作的过程中,他改弦易辙,将其扩充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长篇。从预计的中篇到成稿的长篇,这中间的经历痛苦而复杂。康拉德几度向友人抱怨,这部关于俄罗斯生活的长篇小说,比预期的困难得多,写作简直是“残忍的折磨”。最困难的关头是在1909年底。他的文学经纪人见作品难产,情急之下,下了最后通牒,若不能尽快交稿,将收回订金。受此要挟,康拉德非常愤怒,几度欲将手稿付之一炬。他为自己的拖延行为辩解说,“设身处地想想拉祖莫夫先生的心理……那简直像是地狱的生活。”他哀叹写作中“没有灵感,没有希望。”

1910年2月6日,康拉德的夫人在致友人信中写道,“小说已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7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西方的目光下

  

在西方的目光下,康拉德(Joseph Conrad)著,华夏出版社2014年版。本书是世界著名作家康拉德的小说。故事在俄罗斯的圣彼得堡和瑞士的日内瓦展开。它以十月革命前的俄罗斯为背景,探讨了专制和革命之间的冲突,书写了不同俄罗斯人卷入冲突之后的命运,分析冲突背后的俄罗斯人心理。此作品包含了康拉德最重要的思想。团结、背叛、政体、社会、个体、人类生活的本质,这些政治哲学的大问题在这部作品中熔为一炉。自该小说发表后,康拉德的写作面目大变。《在西方的目光下》集合了康拉德前期与后期作品想表达的一切,因此,这部作品可视为康拉德奇特而辉煌文学生涯之顶峰。

 

在西方的目光下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9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语言与沉默

  

斯坦纳著,世纪文景出品,(西方现代批评经典译丛),2003年11月出版。

 

那些公认的文明传播媒介(大学、艺术、书籍),不但没有对政治暴行进行积极抵抗,反而投怀送抱,这是为什么?在高雅文化的心理定势和非人化的诱惑之间,存在怎样尚不为所知的关联?是不是文明内部生长出的令人厌倦、过度抽象的理念,为野蛮和暴虐铺平了道路?——斯坦纳

 

语言与沉默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4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易安的风骨

  

 

在文学批评史上,能够“秒杀一众须眉”的,古今中外,恐怕只有易安一人。以下辑录文字,可以见证易安的风骨:

 

五代干戈,四海瓜分豆剖,斯文道熄,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之词,语虽奇甚,所谓亡国之音哀以思也。逮至本朝,礼乐文武大备,又涵养百余年,始有柳屯田永者,变旧声为新声,出乐章集,大得声称于世;虽协音律,而辞语尘下。又有张子野、宋子京兄弟,沈唐、元绛、晁次膺辈继出;虽时有妙语,而破碎何足名家!至晏元献、欧阳永叔、苏子瞻,学究天人,作为小歌词,直如酌蠡水于大海;然皆句读不葺之诗尔,又往往不协音律者,何也?盖诗文分平侧,而歌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乃知别是一家,知之者少。后晏叔原、贺方回、秦少游、黄鲁直出,始能知之;又晏苦无铺叙,贺苦少典重,秦即专主情致,而少故实,譬如贫家美女,非不妍丽,而终乏富贵态,黄即尚故实而多疵病,譬如良玉有瑕,价自减半矣。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15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惟适之安

  

 

严复亲题惟适之安于其碑;这四字即典出韩愈。欧阳修说,晋无文章,惟陶渊明归去来一篇而已;苏轼认为,唐无文章,惟韩愈送李愿归盘谷序一篇而已。苏子自称,平生欲效此作一文,每执笔而作罢,只好莞尔道,不若且放教退之独步。能让苏子低头、严公沉吟的文章,今人理应一读,故录于此,以消暑。——题记

 

送李愿归盘谷序(唐/韩愈)

 

太行之阳有盘谷。盘谷之间,泉甘而土肥,草木丛茂,居民鲜少。或曰:谓其环两山之间,故曰盘。或曰:是谷也,宅幽而势阻,隐者之所盘旋。友人李愿居之。

 

愿之言曰:人之称大丈夫者,我知之矣:利泽施于人,名声昭于时,坐于庙朝,进退百官,而佐天子出令;其在外,则树旗旄,罗弓矢,武夫前呵,从者塞途,供给之人,各执其物,夹道而疾驰。喜有赏,怒有刑。才畯满前,道古今而誉盛德,入耳而不烦。曲眉丰颊,清声而便体,秀外而惠中,飘轻裾,翳长袖,粉白黛绿者,列屋而闲居,妒宠而负恃,争妍而取怜。大丈夫之遇知于天子、用力于当世者之所为也。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14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运命论(魏/李康)

 

夫治乱,运也;穷达,命也;贵贱?时也。故运之将降,必生圣明之君;圣明之君,必有忠贤之臣。其所以相遇也,不求而自合;其所以相亲也,不介而自亲。唱之而必和,谋之而必从;道合玄同,曲折合符;得失不能疑其志,谗构不能离其交;然后得成功也。其所以得然者,岂徒人事哉?授之者天也,告之者神也,成之者运也! 

 

  夫黄河清而圣人生,里社鸣而圣人出,群龙见而圣人用。故伊尹,有莘氏之媵臣也,而阿衡于商;太公,渭滨之贱老也,而尚父于周。百里奚在虞而虞亡,在秦而秦霸,非不才于虞而才于秦也。张良受黄石之符,诵三略之说,以游于群雄,其言也,如以水投石,莫之受也;及其遭汉祖,其言也如以石投水,莫之逆也,非张良之拙说于陈项,而巧言于沛公也。然则张良之言一也,不识其所以合离。合离之由,神明之道也。故彼四贤者,名载于禄图,事应乎天人,其可格之贤愚哉?孔子曰:「清明在躬,气志如神;嗜欲将至,有开必先;天降时雨,山川出云。」《诗》云:「惟岳降神,生甫及申;惟申及甫,惟周之翰。」运命之谓也。岂惟兴主,乱亡者亦如之焉。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10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弃考、搬砖与大学教育

 

月初,高考前后,有媒体咋呼,越来越多的高中毕业生,放弃了“中国式高考”。这种弃考,大致有二:一是参加以SAT为代表的“洋考”;二是彻底断了学校教育的念头。严格上说,只有第二类才是真正意义的弃考。不过,能够通过SAT,登陆洋学堂,不但家底要殷实,亦需学子本人的汗水,殊非易事。因此,不难推断,大多放弃高考的学子,实属断了大学教育之念。

 

近日,又有消息见诸报端,某人偶拾某建筑工地的工资单,发现以搬砖为业的民工,“居然”月薪可高达万余。虽然对此收入我们大可不必眼红,因为毕竟非我辈能力所及,但还是迫使我们反思一下这与弃考和大学教育的关联。

 

在此背景下,重读一遍艾略特的“现代教育和古典文学”一文颇有教益。艾略特开门见山指出,“教育这个题目不能在真空中谈论”,之所以如今对教育困境的回答难以满意,主要原因就在于见树不见林。他认为教育问题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问题相关。他甚至认为,“教育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个宗教问题”,言下之意,就是我们的人生观决定了我们的教育观。

分类:人间情怀 | 评论:1 | 浏览:14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言有枝叶

  

 

1

 

缪哲在《祸枣集》中有一段话:“语言与人心或文明的关系,是古来的老话题。霍尔姆斯论伊丽莎白朝的语言说,‘语言腐化了,臭气还熏染了英国的良心。’这是以语言的腐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2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信仰之海

  


《信仰之海》(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已上市。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7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一条从不翻身的蠕虫

  
  
  奥威尔在《我为什么写作》中,回想起了他的前世:
  
  “两百年以前
  我也许是个快活的牧师
  宣讲永恒的末日
  看着我的胡桃木长大。”
  
  那时,虽然无知,但敢于拥有那些真诚的快乐,容易满足,在大树的怀抱下,摇着不安分的思绪入梦。可
  
  “如今,不允许再去做梦,
  我损毁或掩盖自己的欢乐。
  我生活在一个邪恶的时代,
  错过了快乐的港湾。”
  
  奥威尔不以诗“鸣”世。但他还写过一首纪念意大利士兵的诗歌。节录如下:
  
  “祝你好运,意大利士兵!
  但好运不属于勇敢的人;
  世界将回馈你什么?
  总会少于你的付出。
  
  在阴影与鬼影之间,
  在白色与红色之间,
  在子弹与谎言之间,
  你将在何处藏匿自己的头颅?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1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书房点一盏灯

  
  下午,本科毕业论文答辩完毕。此刻,窗外夜雨。继续翻看《生活可以如此美好》。林文月的文字非常漂亮。最喜她笔下怀人的文字。温暖的感伤。最早记得林文月这个名字,是在《董桥文录》(四川文艺,1996)中看到。索性翻出这篇文字“给后花园点灯”,原文照抄:
  
  林文月的十六岁儿子问妈妈说:“这个暑假,我想读《唐诗三百首》好不好?”妈妈打着哈欠说:“当然好啊,但是千万别存心读完。”“哦?”“因为那样子会把兴致变成了负担。”那个深夜,儿子还问妈妈说:“你觉得进入理工的世界再兼修人文,跟从事人文研究再兼修理工,哪一种可能性较大?”妈妈说:“研究理工而兼及人文的可能性是比较大。”“那种心情应该是感伤的”,读来“却反而觉得非常温暖”,像林文月到温州街巷子里薄暮的书房中看台静农先生那样温馨:“那时,台先生也刚失去了一位多年的知交。我没有多说话,静静地听他回忆他和亡友在大陆及台北的一些琐细往事。仿佛还记得他把桌面的花生皮拨开,画出北平故居的图形给我看。冬阳吝惜,天很快就暗下来。台先生把桌灯点亮,又同我谈了一些话。后来,我说要回家,他也没有留我,却走下玄关送我到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9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的晚会是为了分手

  


  
  
  这无疑是你和我的使命,
  让人们在未来面前不丧失信心,
  在这片土地之上,
  不应该感到寂寞。
  正是为了这个目的,
  我们在今日相聚,
  缅怀伤痛的记忆。
  我们的晚会是为了分手,
  我们的午宴是为了留言,
  让那苦难的暗流,
  温暖生活的冷酷。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走出中欧

  节录一段译文如下:
  
  东德朝野蛮、狭隘和奴性蜕变,留下了危险的裂口。拒绝人文主义的东德政权,介于东欧和西方之间;东欧的独立知识分子生活的机能依然脆弱;西方则不断努力“渗透”。而且,由于历史和语言的缘故,东德主要是欧洲的组成部分;欧洲任何部分朝野蛮退化,都将对整个欧洲的活力构成威胁。在歌德写作的城市里,在瓦格纳作曲的城市里,一代代人在精心编织的谎言和仇恨的瘴气中成年。在不同真理的压力下,在重写的“反事实”和历史的压力下,东德语言正衍生出自己的行话和方言。东德语言的分离,跨过沉默或谩骂的高墙,对西德产生了直接影响。总的说来,东德人清理纳粹过去要比西德人更彻底和诚实。但正因为良知的真实与召唤经常装上了东德政治宣传的钩刺,西德人发现不容易听得进去。许多西德人甚至觉得,看见东德人的现实苦难,过去纳粹统治的邪恶多少有些减轻,他过去为虎作伥的罪恶多少可以吊销。
  
  两德的语言文化分裂,相互的隔绝,对于任何理性的统一期望都是不祥之兆。意识的孤岛化——极权主义制度下的学校教育采用这种方式能够篡改一个民族或一代人的世界图景和反射系统——是我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1 | 浏览:1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你同行

  1
  
  一周前接到廖师电话,说桑塔格的《在美国》即将由另一家出版社再版。廖师建议我们借再版之机将译稿再仔细修订一遍。这是好事,我乐意从命。
  
  我先看了自己所译的部分,挑拣译笔生涩的地方,逐一改正。钱钟书先生在《管锥编》序中说“校书如扫落叶”。诚哉斯言!修订译文亦如是。
  
  近日回头细读廖师译文部分,更加感叹廖师译文之老练,的确算是经受得住岁月的淘洗。这是其中的一首波兰诗人克拉辛斯基的小诗《乐曲》:
  
  从群山中,扛着沉重可畏的十字架,
  他们可以眺望远处的希望之乡。
  他们可以眺望山谷中的蓝光,
  他们的部落朝山谷前行,
  但他们永远也无法到达,
  永远也不会坐下来享受生活的盛宴,
  只有被人遗忘,被人遗忘,被人遗忘。
  
  2
  
  《在美国》讲述一个波兰的舞台皇后,离开故土到美国东山再起,重铸辉煌。既然主角是戏剧明星,当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3 | 浏览:10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疏梅

新译1 苏
  
  


  
新译2 梅
  
  

分类:谈文论艺 | 评论:0 | 浏览:9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4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