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子的天空

于是/仍有庙宇出现。一颗星/也许仍在发光。没有/没有任何事物失去。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22647
  • 开博时间:2004-07-26
  • 博客排名:第119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微信公众号

    这里已经很少来了。最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欢迎关注。

 

微信公众号

微信“扫一扫”——关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可以用了但是用来做什么呢

今天试了一下,天涯博客可以登录了。

但是,现在还能用它来做什么呢?

本来想上传几张图片,但是,感觉插入图片功能似乎没有什么改善、优化,对网络要求依然很高,只好作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伊万的童年

最近几年,每年生日的时候,都会回顾一部塔尔科夫斯基的影片。

今年也不例外,选的是《伊万的童年》。

塔尔科夫斯基被誉为“导演中的导演,大师中的大师”,他的影片代表了人类艺术电影的最高水平。他是诗人导演,也是哲人。

《伊万的童年》是塔尔科夫斯基摄制于1962年的电影处女作,获得了当年的威尼斯获得了金狮奖。

战争中的少年英雄。也是战争中最无辜、最可怜的牺牲品。

塔尔科夫斯基影片关注的重点不是通常意义上的英雄故事,远离了纪实与戏剧性情节。

从一开始,他就在用镜头探索时光的奥秘,用诗性的电影语言,捕捉生命的光影与梦境。

“电影或许是最个人最私密的艺术。电影中,只有作者的个人的真实感受,才能让观众信服和接受。”塔尔科夫斯基如是说。

这也正是我喜欢塔尔科夫斯基电影的理由,我享受那种观影时被唤醒的私密体验以及与大师形成共鸣的心灵感应。

人生是一个有始有终的圆满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出现了塔尔科夫斯基的电影,我觉得完美。

最近,比较迷恋黑白摄影。观看这部电影,就像是浏览一部活动的摄影教科书。随手做了一些截图,即使作为摄影作品,也称得上精美了。

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伊万的童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Fleck热门图片

大概是在3月份开始使用Fleck照片分享社区这款应用的。

从4月2日第一张照片上榜以来,到昨天为止,共有10张照片,入选了当天的热门榜单。

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

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

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我的Fleck热门图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据Mrs. Bonus说,这些是波斯菊,我不识花,姑妄听之信之。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波斯菊一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这一次,CC没有继续逃票,《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终于如期而至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修复版终于来了

这画质,值得让人泪流满面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早春

早春

 

早春

有组织无纪律

 

早春

 

早春

 

早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日影像

春日影像

 

春日影像

是否多少具备一些类似刘野作品的气质?

 

春日影像

 

春日影像

在减河大桥桥下及附近拍的一组照片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看看

来看看

    天涯博客似乎又变了,现在连相册也无法找到了。弄了好一阵子,才从本地传上来一张照片。就这样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近看过的电影

在这个颁奖季大量资源不断流出的日子,忙里偷闲,看了十来部电影。

最近看过的电影

海街日记。

卡罗尔。

八恶人。

丹麦女孩。

一千零一夜。

布鲁克林。

房间。

山河故人。

龙虾。

无理之人。

等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看的书

天涯博客真是差得可以了。体验越来越难忍受。今天竟然强制手机验证,否则无法登录。

算了,还是想想令人开心的事吧。

喏,这是近期在亚马逊下单的图书,基本上都已经收到了。

 

《什么是杰作:拒绝平庸的文学阅读指南》 夏尔·丹齐格

《唐纳德·巴塞尔姆:巴塞尔姆的40个故事》 唐纳德·巴塞尔姆

《如何独处》 乔纳森·弗兰岑

《脉搏》朱利安·巴恩斯

《影像背后1991-2005:吕克·达内电影手记》让·皮埃尔·达内,吕克·达内

《池塘》哈金

《新郎》哈金

和他们说说战争、国王和大象》马迪亚斯·埃纳尔 (Mathias Enard),这是今年龚古尔文学奖获得者的前作。

《芬尼根的守灵夜(第1卷) 》詹姆斯·乔伊斯

《巴黎评论(作家访谈2) 》

《斯通纳》 约翰·威廉斯

 

《斯通纳》是一部被忽视了50年的杰作。《纽·约·时·报》评论说,“约翰·威廉斯的《斯通纳》刻画了一个将追求智识当作对抗无意义的战争、拒绝与外部世界作廉价妥协的人的一生。它的意义或许不只是一部伟大的小说——它简直是一部几近完美的小说,机构精巧,语言优美,故事动人,展示着一种夺人心魄的完美。”

我想看的书

 

我想看的书 

 

我想看的书

 

我想看的书

 

我想看的书

 

这是国外流传的一组人们纷纷举起《斯通纳》的英文版封面与自己的头像重合进行拍照的行为艺术,暗示照片后的每个人可能都有着与斯通纳相似的人生经历与精神世界。

 

我想看的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Instagram相册

很久没传我的Instagram账户上的图片了,传几张吧,趁着今天网络尚可。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我的Instagram相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禁书二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邓丽君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这是豆瓣上的晚晚吗?

刘野作品

 

刘野作品

这张是自画像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存档:《戴维·洛奇谈前半生》

戴维·洛奇谈前半生 

 

恺蒂 

 

  在书架上翻出旧书,才确认第一次去伯明翰采访洛奇是1993年4月,那之前去伦敦某书店参加他的新书阅读会,会后斗胆上前要求采访,因为我正好要去伯明翰参加一个婚礼。那次采访,我为《文汇读书周报》写了一篇访问记。

 

  洛奇的自传《生正逢时》(Quite a Good Time to be Born)2015年初出版,最近,我试着给他发了封邮件,问他是否愿意再接受采访。没想到还不到半天,他就回了邮件,说很乐意,并说真巧,他过两天就要来伦敦参加一个活动,周四一天都有空,他会住在伦敦的公寓,可以在那里见我。

 

  确认了采访时间后,他将公寓地址发给我,原来就在查令十字街南段,旧书商新的聚集地Cecil Court对面。邮件很长,第一段详细说明他的公寓所在的那栋楼离地铁站的距离、对面剧院、隔壁的小店;第二段是关于那栋楼临街的两扇安全门,他细心地解释我按过门铃后他会在楼上按下开门键,之后我必须在三十秒钟内连着推开两扇门,如果动作不够快,就有被夹在两扇门中间的可能;以防万一,他还给了我他的手机和公寓电话。这封邮件让我颇有感触,洛奇八十岁,果然有些啰嗦了。他当然不知道,我已经历过十年的非洲生活,各种安全门见得太多了。

 

  下午三点,我准时来到他的寓所门口并成功地推开了两道安全门,乘电梯到二楼,他已经在门口等我。比我记忆中瘦小了许多,天气还不冷,但他已经穿着对襟毛衣了。这套一居室的公寓很小,空间很像上海的居所,他一边沏茶,一边说这个公寓是他1991年买的,地处闹市,到哪儿都方便,而且他的经纪人就在附近。又说他昨晚去了一个朗读会,走路就可以到。听说我在南非住了十年,他表示那个遥远的地方他从没去过。坐定后,他调整了助听器的音量,笑着说:“开始吧。”

 

 

 

自传书名、人生转折点

 

  您的自传在年初出版,英文名是“Quite a Good Time to be Born”。一方面,您的意思是生对时候了,另一方面,Quite这个字又不是百分之一百的肯定,您能解释一下么?

 

  洛奇:对,“Quite”是一个很英国、很有意思的词。书名是全书开篇第一句话里的几个词:“1935年1月28日,我开始呼吸,对于如我这样出生在英国中下层家庭的一位未来作家来说,可算是生正逢时吧。”这句话里的所有内容都很重要。我用了quite这个词来限制good,意思是“好,但不是全好”。如果你是犹太人,那年出生在欧洲大陆,就会非常糟糕。在英国,我正好赶上1944年的《教育法案》,中学和大学免费教育。所以,英国的社会变迁正巧被我们这代人赶上。还有一点,我要在下一本书里才会写到,就是我事业成功之时,也正碰上写作可以养家糊口的年代,八九十年代,文学流行,畅销书能赚不少钱。现在,作家单靠写作很难生存。所以,出生在这样的年代,还是不错的。

 

  当然,也有不够好的地方,因为二战,我的小学、中学教育并不很好。例如,我没机会学习外语,而且我父亲参军,很多年不在家,所以,并不完美。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想到这个书名,我比较满意,因为它让人过目不忘。

 

  这本自传写到您四十岁时《换位》的出版为止,可以说是您的前半生。下一本快写好了么,有书名么?

 

  洛奇:当然没写好,书名也很难,既要与这本不同,又得能接上。下一本的结构和韵律与这本都不一样,我知道要写什么,但如何写,我还在寻找合适的方式。第一本比较简单,是按年代写的。人生前四十年总有很多事发生,生活在不断变化,读书、结婚、找工作、生孩子、事业开始、出版作品。后四十年作品多了,生活的内容少了。所以,我还在想。

 

  前四十年,您写到许多生活的重要关头,例如进大学读书、毕业时得到第一名、出版第一部小说、找到工作、去美国、孩子出生等。您觉得,最重要的转折点是什么?

 

  洛奇: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应该是遇见玛丽——那个我恋爱了七年后才结婚的女人。我们的恋爱过程很奇怪,婚前没有过性关系。这在现在简直是天方夜谭,在当时也让人不可思议。从事业上来说,我也有几个十字路口吧。大学毕业得到一等学位,很重要。大学毕业后,我并不想继续读研究生,但是服兵役让我改变了想法。读了研究生,那就基本上是进入学术界了。我花了两年的时间找工作,刚进伯明翰大学时是一年的合同,后来转为长期合同,虽然大学老师收入不高,但给了我一个稳定的基础。

 

  回头看我前四十年的生活,我的运气真是很不错的。当然,也有一些坏运气。

 

  1967年,您出过一次车祸,全家都在车里,那算是坏运气么?

 

  洛奇:那次其实是好运气,虽然出了车祸,但我们全都幸免于难,还是非常幸运的。我说的坏运气主要在戏剧和电影上,运气很不好。我好像没有能力写剧本,我写过好几个剧本,例如《写作游戏》,但都只在外地上演过,没有一出在伦敦上演。有的已经准备在伦敦排演了,还请了大明星,但最终都没能成功。还有电影,我写过许多提议书、剧本草稿,特别是改编小说《治疗》,我花了许多工夫,写了七稿剧本,去见过三四位制片人,最后一事无成。可能我太贪心了,希望我在不同的创作领域中都能成功,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生活很大一部分是机遇,很多事是偶然的。

 

  我在电视上的运气稍好些,我改编了狄更斯的小说《马丁·翟述伟》、我自己的小说《好工作》,这两个迷你剧都很成功。电视台后来想改编我的其他作品,但当时我很忙,一直拒绝他们,慢慢他们就把我给忘了。总而言之,我还算是很幸运的。对,我应该在下一本书中写写我的好运和坏运,但现在我不想多谈了。

 

  在自传中,您写到第一次去美国,先在布朗大学,后来去伯克利和美国西海岸,真是让您大开眼界。让人感觉到您可能更喜欢美国,为什么您没有到美国去工作呢?

 

  洛奇:那次美国之行对我的影响极大,也是转折点吧。那是我被解放了的一年,从英国人小心谨慎的习惯里被解放出来。从布朗大学,再到加州西海岸,带着家人横跨美国,那种自由,是我以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我年轻时,有两次旅行让我开了眼界,一是去德国看我阿姨,还有就是去美国。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在国外长住过。

 

  确实,曾有很多美国大学要我去,当时伯克利就给了我工作,但是我不想让孩子离开他们出生的国度,在国外受教育。所以,这些工作邀请我根本就没给予考虑。而且我总认为,只有在自己国家不成功的人,才会到另一个国度去工作。作为一个小说家,我需要从自己的文化中寻找材料,那是我能理解的。美国文化只是英国文化的对比和参照物。

 

  您的书在美国出版比较慢,《大英博物馆在倒塌》和《换位》都是过了许久才找到美国出版商的,是因为文化差异么,还是美国人不太懂英国人的幽默?

 

  洛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只能说,对什么书能流行、什么书不能流行,出版社有时候是很没眼光的,而且,他们很固执己见。在英国,《换位》的精装本出了三年后,企鹅才出平装本,这也很慢了。美国出版社觉得《换位》不会有市场,所以,有十八还是十九家美国出版社拒绝出,总算出版后,到现在还每年加印,很明显是很有市场的。当然,英美的幽默不一样,所以,我的书在美国并不算非常流行,但我还是很满意的。不过我也知道,他们不会出版我的自传。

 

  您有三个孩子,老三出生后,被诊断为唐氏综合症,听到这个消息时,您在自传中写道:“对我来说,这打击太大了。我一直觉得我和我的家人是在上升的扶梯上,我们的生活正在变得更充实、更开心、更幸福,突然,一切都停止了。在我对未来的想象中,可从来没有包括要照料一个智障的孩子。”现在老三的情况怎么样?

 

  洛奇:我的大女儿是生物学家,大儿子是律师。老三也快五十了,他虽然是智障,但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很有艺术天赋,现在他的画能卖钱,还举行展览,这让他有一种自足感。与其他唐氏综合症的人相比,他还是很有能力的。他住在政府安排的社区里,与六个情况类似的人同住,有人照顾他们。他的住处离我家开车一个小时,他每月回家一次。因为老三的情况,玛丽以前的工作就是教识读困难的孩子。退休后,玛丽也学了艺术课程,曾和两个朋友一起开过画廊,现在用电脑做设计。所以,老三每月回家会和妈妈一起画画。让人伤感的是,老三可能会早发老年痴呆症。想想他可能在我们之前先得老年痴呆,就让人非常伤心。

 

  我共有三个孙女、外孙女,都很漂亮,很聪明。大孙女快十八岁了,各方面都很出色,体育也很好,最近还在摩洛哥登山,她想当工程师。我的孩子会读我的书,但是很少进行评论。做一个有名作家的孩子不容易,他们可能在我的书中看到他们的生活和经历,当然他们也享受了我赚的稿酬,就没法抱怨了。

 

 

 

天主教、不可知论、格林

 

  您从小在天主教环境中长大,您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天主教作家,您和玛丽恋爱七年,一直没有性关系,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天主教的信仰,婚后一直没有使用避孕工具,也是因为信奉天主教,直到老三出生,因为是残障,玛丽才毅然决然用了避孕环。但是您的小说《大英博物馆在倒塌》《你能走多远》又对天主教极尽嘲讽,特别是天主教所提倡的、被人称为“梵蒂冈左轮手枪”的自然避孕法。很难相信虔诚的天主教徒能写出这样的书。能不能问一句:您现在还是天主教徒么?

 

  洛奇:我早就算不上是天主教徒了。1980年前后,我开始怀疑天主教的教义,不再相信那些我从小就熟悉的弥撒时说的话。因为我不想制造家庭矛盾,所以还是每个周日去教堂,但我决定不取圣餐了。玛丽常在教堂里朗读,他们也请我读,我说不行,因为我不能当众说那些我不相信的话。教区是个小世界,我写的书中有许多对天主教的批判,所以,去教堂让我越来越不舒服。几年前,我索性不去教堂了,除了非常特殊的日子,那完全是为了陪玛丽。教会对许多人来说,是能够提供支持的强大社区,这种归属感对他们很重要。玛丽还是很虔诚的天主教徒,而且在教区里很活跃。

 

  虽然不再去教堂,但我对宗教的兴趣并没减弱。所以,周日上午,玛丽去教堂,我就有意识地在家里阅读宗教哲学的著作,例如,有生以来,我第一次把《新约》从头读到尾。天主教不要求读《圣经》,他们只给信徒《圣经》里零星的章节,并不鼓励信徒去真正阅读研究。而我对《圣经》里的典故如何解释、对宗教与社会的关系等,都非常感兴趣。

 

  当今世界,宗教越来越重要,现在的国际政治几乎都是由宗教在驱动,这种现象是谁都没想到的。所以,我把自己定义为“天主教不可知论者”。我认为,宇宙里或宇宙外,虽然不一定有上帝,但可能有另一种高于一切的神秘力量。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宗教,每个宗教里又有那么多的教派,说明这一切都是人想出来的。究竟什么是所有这些背后的力量,可能我们永远不会知道。

 

  “天主教不可知论者”,这是一个好说法。您最喜欢的作家格林,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称呼他?

 

  洛奇:格林一直摇摆不定,晚年更是如此。这样称呼他是合适的。这是一个很有用的名词,一方面承认自己是受到了天主教的影响,秉承天主教文化,在天主教的环境中长大,另一方面,也承认自己并不知道天主教有多少真实性。

 

  说起格林, 您在传记中说,对您的写作影响最大的作家包括乔伊斯、格林、伊夫林·沃和金斯利·艾米斯。1966年,您曾把英国版的《大英博物馆在倒塌》寄给格林,他给您回信说特别喜欢您的小说,觉得它充满幽默,且非常重要,并建议您送一本给英国天主教地位最高的红衣大主教,并告诉红衣大主教说是他建议您送的。这是典型的格林做派。您把这本书寄给红衣大主教了么?

 

  洛奇:哦,是么?你这么提醒我,我记起来了。格林对年轻作家一直很好。后来,此书出美国版时,格林允许出版社引用他信中的话。我向他坦白说我没敢给红衣大主教寄书,他说,不用担心,他会把他那本寄去。我想他真会那么做的。以后我每有新书出版,都会寄一本给他。我也见过他几次,他住在法国南方昂蒂布时,说如果你们来度假的话,就来看我。有一年,我和玛丽去附近度假,就去看他,他请我们吃了中饭。那是很有意思的一次会面,在我自传的下册中,我还会具体写,这里就不多提了。我也曾为英国文化协会采访过他,但他是个很难接近的采访对象,对所有问题,他都有一套固定的回答,不管是谁采访,他都是这么对付,我像其他人一样,那次采访也没能挖出什么新东西。作为一位年轻的作家,他对我相当有影响,我写过研究他的文章,他去世时我也写过纪念文章。在《你能走多远》中,一位人物正在写一篇关于他的论文。格林从一位固执的天主教徒变成一位不可知论者,这个心路历程也是我自己在过去的三四十年及许多天主教徒所经历的。

 

  您的研究生论文写的是天主教作家,英国文学那么庞大,您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偏的一个题目?

 

  洛奇:我当时认为自己是一位天主教作家,所以,我希望能反观历史,也想把创作和批评结合起来。回头看看,那个选题可真不明智,因为那个课题相当小众,我找工作时,那个题目不仅一点都帮不上忙,反而是不利的。我对传统主流英国文学的阅读和知识,都在我任教之后。我开始工作后,才读到狄更斯、奥斯丁,欣赏到这些作品的力度。一边教书,一边读书,很令人兴奋,所以,我刚开始教书生涯时,觉得一切都太棒了。

 

 

 

小说家、批评家

 

  许多人称您为“学院小说家”,因为您是学者,也是作家。但从自传里可以看出,作家才是您的第一选择。您研究生毕业后,花了两年时间申请教职,其间您的处女作《电影迷》出版,但申请工作时,您却刻意不告诉别人您也是小说家,为什么?

 

  洛奇:对,那时我不想让这两种身份掺和。我希望我能以学术水准找到工作,写小说是我私人的事。现在回头看看,那个决定很荒唐。我当时认为小说家申请去大学教书,大学会觉得很奇怪,因为除了金斯利·艾米斯,没有小说家在大学里执教。而且我在申请第一份工作,怕学校会觉得我三心二意,觉得小说家是不稳定因素。现在想想,出版了小说,可能还会帮我找到工作呢。

 

  当小说家确实是我的第一选择,我一开始并没想进入学术领域,我更希望找到一份能让我去看世界的工作,有更多的生活经历。但我不想做记者,我认为记者和作家是冲突的。但我也知道,全职写作无法生存,特别是如果你要结婚生孩子,作家是无法养家的。而且我对文学批评一直很感兴趣,所以就有了后来的双轨生活。我认为,与写评论文章相比,写出成功的小说更难。

 

  1987年我从大学提早退休,就很少再写有很多引文注释、用很多专业术语的学术批评。后来我写的基本上都是大众化批评,给一般读者看的,我的这两种身份也就区分不大了。最近我的《现代写作模式》(The Modes of Modern Writing)要重新出版,我觉得这本书对文学理论做出的贡献比较大,它在1967年初版,已经绝版很多年了。

 

  1967年,剑桥大学有一个教席出来,他们邀请您去申请,但您考虑再三,没有申请,为什么?

 

  洛奇:因为那时我已经知道我想当什么样的作家了。与剑桥相比,伯明翰大学的学术环境要轻松、宽松很多,剑桥是个有强迫症的地方,学术氛围是封闭式的,同事之间喜欢互相批评。我很清楚,如果我去那儿,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必须全力以赴。即使没人要求我,为了自尊,我也得努力好好干。而且,我可能也会更在意别人对我的小说如何评论。伯明翰的池塘小多了,更宽容,竞争也小。事实确实证明了,我在伯明翰很好,越来越有自由。后来,我就不用做全职教授了,这在剑桥是不可能的。

 

  那么如果您戴上批评家的帽子,会如何评价您的小说呢?

 

  洛奇:我的小说可以被分为两组,在《换位》之前的,都可以说是学徒的习作。从《换位》开始的作品,我都比较满意。只有《天堂消息》,我稍有些不满,因为写那本书时出版社对我逼得很紧,最后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时对那时错

一年一度的洪尚秀又来了。

《这时对那时错》。

这时对那时错

一如既往,无差别地喜欢。

在戛纳曾引发观影热潮的《爱恋》(LOVE,加斯帕·诺),竟然也突然出了资源。而且就在放出的那一刻,恰好被我看见。

这时对那时错

什么事能够正好碰到,都是需要一点运气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8页/14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