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6429
  • 开博时间:2006-07-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毕飞宇似乎可以不ABCD

毕飞宇似乎可以不ABCD

施战军



A.一批上世纪六十年代上中期出生的作家,九十年代中期前后开始在文学创作领域登堂入室,被喜欢群体性命名的研究者称之为“新生代”。毕飞宇属于被登记在册的骨干之一。不过,那时候最受关注的并不是他,他的作品与“新生代”的表情标准和动作特征太难对位,他因个别而终将突出。上世纪末,这一群体命名即将历史化的时候,我听一位以选编佳作为日常工作的批评家如是说:毕飞宇是“新生代”乐团的首席小提琴手。

可我觉得,在这样的评价习惯下,毕飞宇似乎可以不那样合群。

江湖成帮后,对于一般成员来说,就等于把自己的个性泯灭于老大的个性中,而且入了小团伙总要内耗的。作家确乎可以不集群,集群就容易陷落江湖。将他归为哪一个队列,是研究者一厢情愿的省事之想,其实这更是笨人自找的难题。完全和他本人无关。乐团演奏中的首席小提琴?评价不是已经很高了么?似乎,毕飞宇可以不领情的。十多年过去了,他在意了没有我们不得而知,只是他越来越像个独奏者,钢琴家。没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昌耀的悲剧》/马丁

   《昌耀的悲剧》
文/马丁

 今年春天,3月23日,青海的诗人昌耀先生在西宁去世。如果我们不在哲学或情感的领域大作文章,那么这就是一个极其正常的事件。如果人们还不能实现在法律面前真正的平等,那么,人们在死亡面前是绝对平等的。波伏瓦在1946年出版过一本书,书名是《人都是要死的》,仅这个朴素的书名就能说明许多问题。在人们的生活经验里,死的确是一位常来常往的客人,它蛮横地带走我们的亲戚朋友,有时甚至带走年青人,带走还未开始生活的孩子。昌耀先生被带走时已经64岁了,带走他的死神固然是残忍的,但绝不是神经错乱的。倒是有不少的人,大约是悲哀过度的缘故,在此事件面前显出逻辑混乱、语无伦次的样子。另一方面,任何事情都有其独特性,昌耀先生之死也概莫能外。昌耀先生是一位诗人,出版过数种诗集,因而在亲戚之外,他还有许多读者、许多崇拜者。这些人自然希望昌耀先生的生命能像他的某些诗篇一样永驻人间。虽然诗人从未在死神那里得到过恩赐或豁免,而且死神对滥施温情的诗人历来毫不手软,但人们的此种愿望同样是容易理解的。因为在生活里,人们经常自觉不自觉地用情感代替理智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多访谈

  访:梁晓明
谈:多 多
梁晓明:在中国这一代诗人中,有一个独特的标志,那就是:出去,回来。从你的角度,在很多中国诗人希望自己的诗歌出去和回来之间,包括世界诗歌格局之间的关系,你是最有发言权与资历的诗人之一,请你从你的角度谈谈。
多 多:出去,回来,回来再出去。我首先要说的是,不要把中国诗歌跟西方诗歌变成两个阵营,然后呢,把每个诗人的个性集中在两种不同的范畴之中,其实,尤其对诗歌还是要个性化来看,其实包括西方或者中国,对诗人的接受还是按照个人,并不说什么群体,什么派,结果从历史地说,从来诗人都是个性工作者,尤其像我们这一代到现代这一代。
中国诗歌可以说二十世纪受到西方的世界诗歌的影响非常巨大的。因此,其实出去、回来只是一个物理的一种跨度。真正谈到诗歌上的这种来往,我想在最高的意义上,东西方诗歌其实是相通的、互通的,在最高意义上都是互通的,包括我们道家的,禅艺的,诗歌在西方世界上,我们完全可以用东方的一套去解释它。所以这个界线不一定那么死,再有就是不一定那么理论化地谈这些东西,我个人经历就这样,也不是我选择的,有很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郁达夫初识沈从文

  郁达夫初识沈从文

□杨建民

 1923年夏季,为了使自己的生活“多见几个新鲜日头,多过几个新鲜的桥……”20岁出头的沈从文,决定“尽管向更远处走去,向一个生疏世界走去,把自己生命押上去,赌一注看看,看看我自己来支配一下自己,比让命运来处置得更合理一点呢还是更糟糕一点?”从那见了无数杀戮死亡的湘西军营,来到北京,“进到一个使我永
远无从毕业的学校,来学那课永远学不尽的人生了。”
  但是,京城居大不易。一到北京,他手上的一点钱便花光了。在几乎没有任何经济支援的状态下,靠着朋友的有限帮助,忍着饥饿,挨着北京严酷的寒冬,沈从文进行着他几乎无望的读大学梦想。读正式大学的梦破灭之后,这个倔强的湘西人又开始向文学领域的努力拓展。可是,学历太低,没有资历,想以文学来养护自己,也几乎成了梦想。梦想不能实现,但梦想却支撑起努力,几乎绝望的沈从文,开始向京城的几位知名作家写信,倾吐心声;当然,他是希望这些作家,能帮他圆一个文学的梦。
  几位收到信的作家里,小说家郁达夫给了沈从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通渭教育再现怪事:碧玉乡玉关小学校长冉志坚暴打女教

  通渭教育再现怪事,因为一点小小的摩擦,碧玉乡玉关小学校长冉志坚再显“神威”,将该校一名女教师打翻在地。可笑的是,事发前一天学区校长还就此事进行了专门调查,那么这个调查内容让人质疑,是有意袒护还是管理不当?
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该女教师所带班级的学生折了校园里的花朵,冉志坚校长认为该教师管理不到位,而该女教师觉得一些调皮的学生难管,冉志坚校长就说那你用绳子把学生绑住就好管了,该女教师觉得这样似乎不妥,便说这话她可没说,矛盾便由此而起。

隔了一天,冉志坚校长觉得自己的权力还没发挥出来,便召集全校教师开会,专门研究讨论处理此事。而事情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处理,便电告学区校长。学区校长在专门调查后的第二天,似乎冉志坚校长更加得势了。在该女教师进校长办公室拿校长的欠账白条时,大发雷霆,先将茶几一脚踢翻,然后像魔鬼一样掐住了女教师的脖子,做捏死状,在其他教师的阻挡下,“伟大”的校长便将该女教师撂翻在地。

而“大显神威”的校长大人,此前就有打教师的惯例。他在此前教学的碧玉乡阳屲小学时,曾将一名
分类:随感杂谈 | 评论:0 | 浏览: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散文应像斯文人的谈吐

好散文应像斯文人的谈吐
  文:谢有顺
  
  余光中先生在《散文的知性与感性》一文中说:“在一切文体之中,散文是最亲切、最平实、最透明的言谈,不像诗可以破空而来,绝尘而去,也不像小说可以戴上人物的假面具,事件的隐身衣。散文家理当维持与读者对话的形态,所以其人品尽在文中,伪装不得。”这话是不错的。散文作为受外来影响最小的文体,它的成就之所以一直很稳定,一个很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它的亲切、平实和透明,技巧性的东西比较少,实验性的文学运动也多与它无关,这就大大减低了写作者的参与难度,凡有真情和学识的人,都有可能写出好的散文篇章来。因此,我很早就发现,许多好散文,往往并不是专业意义上的散文家写的——这对于其他文体来说是不可思议的。你很难想像,一篇好小说,一首好诗,一部杰出的戏剧,会是出自于一个“业余”作者之手。但散文不同,它拥有最为广阔的写作人群,更重要的是,有许多的哲人、史家、科学工作者都在为散文的繁盛推波助澜,贡献智慧,因此,散文是永远不会衰落的。   
  只是,许多人并不知道“散文易学而难工”(王国维:《人间词话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中的灾难和后灾难人性-徐贲 {藏}

文学中的灾难和后灾难人性-徐贲



 提要:
 人道灾难对人造成的最深远、最持久的伤害就是对共同人性的扭曲和败坏。人道灾难因此也成为人性灾难。人道灾难发生以后,每一个人都生活在人性和道德秩序再难修复的世界之中,不管他是受害者、加害者,还是袖手旁观者。受害幸存者既是灾难的“道德见证人”,也是后灾难的“世界修补人”。他既反叛灾难的邪恶,也反叛后灾难对邪恶的忘却。他的见证体现的是一种人为自己生命作主的决心。灾难见证是一种宝贵的社会道德力量,它能帮助所有的人在共同人性的废墟上重新站立起来。

  
  
 灾难见证承载的是一种被苦难和死亡所扭曲的人性,而“后灾难”见证承载的人性则有两种可能的发展,一是继续被孤独和恐惧所封闭,二是打破这种孤独和恐惧,并在与他人的联系过程中重新拾回共同抵抗灾难邪恶的希望和信心。犹太哲学家费根海姆(E.
 Fackenheim)称后一种可能为“修补世界”。修补世界指的是,在人道灾难(如大屠杀、
分类:小说人生 | 评论:0 | 浏览:5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的生存危机{藏}



小说的生存危机

--------------------------------------------------------------------------------
文/郭春林   来源:文景
在传统的阅读视野中,文学书籍无疑是其中的主干。而现如今,
曾经给无数人带来过欢乐和抚慰、启迪和警示、共鸣和净化的文学似乎不再能
吸引大多数人的眼睛,它们已经被轻松和快乐,时尚和休闲、平面和感官化的电视、
动漫乃至好莱坞的大片所吸引。也许我们还不能说文学就将被取而代之,
但危机已经迫近,甚至已然降临。

现代小说在中国已经走过了一百多年的长路。二十世纪初就已有国人预言:“二十世纪系小说发达的时代。”这自然只能是对中国而言,倘就欧洲小说史来说,十九世纪恐怕应该是其小说最为发达的时期。但不管怎么说,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史确实应验了这个预言。看一看这一百年中的中国文学,小说无疑是其中的荦荦大端,无论就作者、作品的数量,还是就其读者的
分类:小说人生 | 评论:0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 碎片和逃离的梦想 张存学


 我脚下的平台一次又一次地蹋陷,蹋陷的平台成为片片碎块,这些碎块堆积起来足以使我看不到任何东西,但我还是要看看前面还有什么。挣扎和爬行,这是真实的状态。我以前说过绝望,但现在已经不再说这个词语了,这个词语有一种边界的性质,有一种牵强的自设限度的臆想性,而事实上我要走的路,或者我要向前看的路不是能用绝望这个词语能够挡住的。往更深处说,路是否存在都是一个问题了。谁会给我提供道路?答案是:谁也不会提供道路了。但挣扎和爬行的状态是存在的,即使在幽暗中,在所有的道路都消失后这种状态仍然存在。活着,就成了这样一种形式:将手中的剑放下,把愤怒放下,然后让爱和悲痛慢慢成熟。
 道路消失了,平台就塌陷。没有平台的世界碎片在飞扬。
 世界中只剩下了自我,而自我能否立起来又是另一种幽暗。在这种幽暗中的痛苦是无边无际的,在这种痛苦中一次又一次的设定都被自己剌破,或者都被自己扔在脑后。于是,自我成为一种不断逃离的、不断沮丧的虚幻形式。逃离的过程也就成了最让我感到震惊的了,而且这种震惊是持续的,长久的。
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巴洛克之魂注入中国当代散文

把巴洛克之魂注入中国当代散文

谭延桐

当代中国,散文的年产量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可在等高线之下的散文随处可见,在等高线之上的散文屈指可数。真正像大闪电、大霹雳一样能够照亮整个文学大宇宙、摇醒众多昏睡者灵魂、入骨入髓、难以磨灭的大散文,实在是难觅难求——我必须强调一下,我在这里所说的“大散文”,与“宏大叙事”毫无关系——究其原因,窃以为有三:一、这仍然不是一个想写什么就可以写什么的年代,到处都扯着隐形的高压线,谁碰谁死。比如宗教问题,比如文革问题,比如军事问题,比如高层领导人问题,比如官场黑幕之黑幕问题,等等。西方国家就不存在这个问题,因此西方作家和我们中国作家相比,人就更舒展一些,文也更舒展一些,他们的禁忌除了心中敬畏的上帝之外再也没有了别的,笔墨无处不在。二、散文家的视野太狭窄,襟怀太有限,学识太不够,力量太不足,担不起五十公斤以上的大命题,或命运三五句以上的大拷问。三、总喜欢在一些小印象、小意念、小情绪、小感觉、小经验、小感悟、小现象、小景气、小堡垒、小望台、小风波、小涟漪、小摆设、小儿科、小技巧上留连往返——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7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震后心理救援常识(转)

心理救援

作者:城南女巫

提交日期:2008-5-14 16:39:00

这是我第一次违反我的新闻职业原则,把还没有使用于本单位的采访资料公布在博客上,因为我所供职的杂志是周刊,不能及时报道,而且也是最关键的,现在关于地震的报道管理非常严格,本集团所有有关稿件必须经过宣传部审,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
但是我觉得这个资料的公布很重要,可以帮助到很多人。
大灾难后的心理援助在中国是一个比较落后的部分,事实上它非常重要,灾难总会过去,但在这个过程中心理受到伤害的话,有可能是一生的阴影。我的采访对象他最近几年都在研究唐山大地震心理创伤,是中国最活跃的心理创伤研究人员。目前,他们正在北京培训专业人员,预计下周上半段会到达成都,在政府的支持下,展开危机干预和实施危机应急管理。
希望所有参与救灾的人员和志愿者们能够看到这篇文章,避免给自己和受难者带来二次创伤。
  
分类:拾得子耳 | 评论:0 | 浏览:4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刘小枫

刘小枫简介:

男,1956年4月生,重庆人。
1978年入四川外语学院,获文学士学位;
1982年入北京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
1989年入瑞士巴塞尔大学,获神学博士学位。
1993年起,任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大学比较文化研究所兼任教授。
现任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比较宗教研究所所长,香港中文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名誉研究员、北京大学哲学系兼任教授、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兼任教授(兼任博导)

主要学术著作:
《诗化哲学》、《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的真》、《现代性社会理论绪论》、《个体信仰与文化理论》、《沉重的肉身》、《刺猬的温顺》、《圣灵降临的叙事》。主要学术领域为中西方古典思想、基督教思想史、德国近现代思想史;

目前主要研究和教学方向为:
古希腊思想史、中西方古典诗学、古希腊语文学、古典拉丁语文学、德国近现代思想、宗教-政治哲学。目前担任外国哲学、宗教学及西
分类:小说人生 | 评论:0 | 浏览:30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你为何毅然决然的选择离去——悼诗人余地




选择离去

——悼诗人余地



那么阳光,那么灿烂

那么富有才力

笑容,比杏花都甜

而你在云之南

却宁愿选择——离去



我在北国,和你不怎么熟悉

但你又一次让我痛心

诗人,我不是怕你

这么早就进入天堂,躲避墓地

我只是担心

你在过早的亲近地狱
分类:歌者为诗 | 评论:0 | 浏览:7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部长篇小说创作中的缺失

西部长篇小说创作中的缺失 杨光祖

 西部长篇小说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展较快,出版发表了几百部作品,产生了有世界性影响的作家,如贾平凹、陈忠实、张贤亮等,也涌现了雪漠、董立勃等比较优秀的青年作家,《白豆》《大漠祭》《所谓作家》等在全国文坛都产生了影响。但是与全国文坛或者世界当下文学相比较,还存在很大差距。

 西部在世人的心目中,似乎就是野蛮、落后、混乱的所在,而我们的作品也在竭力宣扬暴力,张扬野蛮落后,进行夸大其辞的荷尔蒙叙事。这种写作倾向导致了对西部长期形成的妖魔化、丑化形象。如红柯的长篇小说《西去的骑手》,就是张扬这种暴力文化(包括性暴力)的典型文本。但就是这样的小说却被京沪批评家捧为杰作。英国有一位学者安德鲁·瑞格比在《暴力之后的正义与和解》(译林出版社2003)里对“以暴抑暴”进行了深入分析,呼吁暴力之后,应该做的是坚持正义前提下的宽恕、和解。我认为这是一部非常好的学术著作。其实我们古代的哲学家,不论儒道墨释,哪一家都是坚决反战的,就连《孙子兵法》也说:“兵者乃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当然,我们缺乏西方那种在正义前提下对暴力的宽恕文化,我们更多的是遗忘)红柯肆无忌惮地张扬这种血腥的暴力文化,我们的批评界为什么一片叫好之声?西部小说里还有杨争光的小说也有这种倾向。这里还包括很多不是西部的长篇小说,如莫言的《檀香刑》等。至于那种不健康的对性的描写,在《废都》《白鹿原》等这样的小说中也处处可见。

 可惜的是,无论中国传统文化,还是现当代文化,都没有对中国普遍存在的暴力文化进行宗教、哲学、人类学、社会学等等层面的深入研究与反思。我想这也是中国产生不了像《静静的顿河》那样伟大的战争文学的一大原因吧?也是许多评论家喜欢《西去的骑手》的缘故吧?雷达先生说,中国作家缺少一种人类意识、未来意识、科学意识。王蒙说中国为什么没有大作家,因为我们的作家自杀的太少。此话虽属调侃,其实也不乏道理。中国作家很会调节自己,那种鲁迅、屈原式的自我审判、拷问,那种陀斯妥耶夫斯基式的灵魂的忏悔、反思,在中国作家尤其当下作家中太少了。比如张贤亮的小说,也就仅仅满足于对自己一个人苦难的倾诉,而缺乏对反右的制度性思考,更缺乏对知识分子自身的责任追问。贾平凹的近作《秦腔》描写了农村近20年来的凋零过程,也写到了政府对农民的乱收费、乱摊派,可对这种凋零的深层原因没有触及,无法给人以震撼与阅读满足。

 缺乏形而上的哲学层面的思考,是我们西部长篇小说创作的一大难题。我们的作家满足于现象描述,甚至不是忠实于个人心灵,而是为了赢得发表,经常如此的写作往往就使作家完全成了“非我”的写作。比如目前很多的反腐败小说,包括乡村叙事,都是如此。许多作品没有深入的挖掘,没有用思想的光芒去观照那陈腐的题材。如雪漠的《大漠祭》就是这样。我们阅读西部长篇小说描写农村、农民,一种是美化、圣化,如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把农民写得那么贫穷,但品行又那么高尚,甚至一个挖煤工,从省委副书记的女儿到女大学生都那么狂热的热恋。而且工余特别喜欢欣赏贝多芬的交响乐;一种是丑化,夸大西部的野蛮、落后。《大漠祭》是比较忠实地写了西部农村的面貌的长篇小说,但对这种现象的原因没有深入分析。他们在描述现象时都忘记了“追问”。追问西部农村为什么如此贫穷?贫穷就一定道德高尚或低下吗?当我们的社会进入某些学者所谓的后现代消费主义时代,嫌贫爱富几乎成了国人心态之时,损不足以补有余成为潜
分类:文学西部 | 评论:0 | 浏览:2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居赋

   山居赋
  
  
  
   岁次丁丑,予有感怀。
   仰观杏岭,千重树绕,翠荫成祺,虎盘其下。静听涧水,错落跌宕,滋润草木,虫蛙鸣唱。远眺山居,金鸡独立,昂首岭下,左右无他。
   此地有茅庐九十,惟吾独居。是为绿水环抱,万眼泉发,春夏秋冬四季,紫气缭绕,金光洒照。又有红桃翠柳,莺歌燕舞,东西南北各方,芳草芊芊,淡烟悠悠。予久居听雨斋内,或伏首于几案前,舒写春秋,或卧榻于竹木椅,梦忆古今。然,予常闲庭信步,游目四野,世事恒畅,令予心旷神怡!于是乎,予常曰:清阴数阶开画本,白光满榻望书城。
   久有时日,予以为此地久居佳矣!二桥通龙穴,独岭连凤尾。前围杨柳依依,又有桃李杏,松竹梅,顾盼流离;后邻伯仲惜惜,况乎赵钱孙,张冉王,敬佩仰仗。左观小岗轻摇,乃凤凰展翅之姿,右望长山直拖,呈骄龙摆尾之势。予居之地,恰似珠玉,灵光温润,天地祥和,万类生生不息。
   躬耕宅第,低沉于其外三尺余。是以,予常以鱼自喻,游乐于玉盆之底,望尘莫及。数间茅屋,柴门半掩,有客偶来,可纳樵夫,义侠鸿
分类:歌者为诗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1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