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的嘴唇或以梦为马

为自己的日子/在自己的脸上留下伤口/因为没有别的一切为我们作证
博主:寂寞的嘴唇

纪念之夜(五)

纪念之夜(五)

 

一个夜晚有一个纪念

每个夜晚需要不同的纪念

比如孤寂,常常如影随形

比如爱情,常常不期而至

比如灵魂,常常不愿醒来

比如一首纪念的歌,被长风吹落

常是在烟的余烬中燃烧起来

 

纪念之夜,山河沦落,唯有

哭泣贯穿始终。亡人和未亡人慢慢陌生

含糊其辞的修辞艺术随风顿挫

在棺冢面前,生存的图景变得卑微

而更远的远方,人们习惯于遗忘悲伤

 

纪念之夜,常有古老的雨水滴落屋檐,

有无家可归的步履挪动着潮湿的影子

有不堪受重的墙垣坍塌在风雪的隐喻

有一枝梅花或无名花开放  独自傲然

也有一口废弃的老井在苦痛中暗流涌动

也有一群少女为了心上人在水边梳妆  因为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7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夜晚

夜晚

 

就是要灵魂起舞,带着鬼魅般的眼神看看世界

就是要爱情随着山河跌宕起伏,从书上被平反

无始无终的诗句随着春雷隐隐发出有力的呼吸

要战火在发梢燃烧尊严,在血液和海水间决斗

要烟草披上晚礼服让圣婴也赤身裸体远走他乡

就是要果实在怀中成熟让风雨洗涤罪恶和疲倦

就是要流浪者拥有一所房子过没完没了的日子

远离太阳浊照,远离世俗的纷扰,遗世而独立

我又如何不能让心脏和血敞开全部的天空

带着你我全部的心愿流经每一条干涸的河流?

 

现代化的黑乌鸦成群的飞过被肢解的乡土

回首黄昏,唯有旷野的无奈,充满悔恨

而我就是要在人去楼空的村庄牵着马车

放声歌唱,就是要挖掘一方坟墓续写血脉传承

向马蹄歌唱,向马铃歌唱,向马灯歌唱

向高高竖起的烟囱歌唱,向自己唱一首挽歌

旷野空旷,乡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7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我需要一场结束

和大多数夜晚一样,今夜并不平静

好像你突然回到了对立面 或陌生面

好像一团滔滔大火 在月光的映照下

滚落远方。只有光与光,没有声响

即使有,你也难以倾听 难以辨识

或者 像线上的风筝飞在空中

你是要它继续上升 还是要它坠落人间

可它只能属于空中 只能悬在远远的仰望里

你的卑微如同你的想法 你的生存

活着如同死去,死去又不能表达全部的境遇

所以你只能干耗 甚至都来不及好好考虑一件事

也不能表达只言片语

 

和大多数夜晚一样,今夜并不平静

以至于你来不及感受幸福

纵然你飞到了月亮之上

你可以闭上眼睛却不能入睡 你能入睡却无梦

而时间的火焰 悄然间就烧到遥远的远方

即使风筝的线还在你的手中

但你们之间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80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拯救,何以可能?

我翻遍古中国的残篇累牍,找寻一种可能。

谁在狂放的夜曲里笑得灿烂 趋于迷醉?

谁能接过幽暗的陶罐捧在胸口

让白白流淌的真理之水浸透疲倦的灵魂?

 

我曾在多少个夜晚多少座山峰上试图带你飞翔

我又曾屡次历经沉降 把双手插进岩石和沟壑

那难以洞察又明明存在的暗流涌动 在动 动

又是谁?让我在灰烬般的时光浪费里等待

 

我等待,我将全部时光的琴弦

有节奏地扣响

我要以一把思想的滔天大火,隐喻毁灭

白马走失,羊群赶入大海

整个世界在凌乱的蹄印中也变为灰烬

现在只想回家,回到故乡,而马灯暗淡

又是谁在青瓦屋檐把石钟重重击打

那些丧失已久却放射出永恒光辉的事物

只好一一珍藏,束之高阁,我也吹响竖笛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87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我需要一把刀

在这个春天

春天的黑夜里

终于开始怀疑

诗歌能够实现对你的拯救么

 

只能放下笔,左手握刀

把右手掌迎着锋刃的寒冷

迎上去 按下

顺着锋刃的芒

重重往前推进

 

疼痛。

疼痛不已。

只能咬紧牙关。

 

血,并没流出

血,早已凝固

 

顺着寒冷的锋刃

我重重的往前推

我看见手掌迎合着锋刃

就这样不停歇 来回的前进

 

咬紧牙关

重重地一推到底

 

终于看见血肉分离

终于混淆着在一起

白色的是骨头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79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在雨中

在雨中

 ——我听不见雨滴何处,我在雨中枯坐如焚

 

在雨中枯坐,看晚樱随风抖落一地

像流泪的女人,腰身细小,两腮绯红,淡眉如叶

我只想知道:这是在为谁哭诉

 

在雨中枯坐,看过去苍茫顿挫,在钟声里

回荡,又在岁月的风潮中一一隐遁

远去的故土,儿时的湖泊,袅袅的炊烟

 

在雨中枯坐,任凭蝙蝠成群的出没

任凭比黑更黑的羽翼扑打幽暗的天幕

我知道世界瞎了而它们目光如炬

 

在雨中枯坐,双手合十,双目闭合

惊闻风过血液,淙淙如歌,对岸高潮起伏

我却听不见雨滴何处,我在雨中枯坐如焚

 

在雨中枯坐,迎面摇晃着猜疑和不满

我想起,我青春的疲倦,深渊般的过往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1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清明

清明

 

三月或四月,雨水交替,炊烟如期,大地上灰烬遍布

埋在泥土的故人,在清明的仪式中,疼痛般鲜活起来

烧香,叩拜,甚至泪流满面,像潮湿的棺犉

不发一言,或嘴唇蠕动,能喊出的名字越来越少。

风雨如昨,从北向南,从东到西,从过去到现在

顺着祠堂,顺着乡路,顺着族谱汇聚

顺着皱纹加深的父辈汇聚在朝圣的村寨。

血脉如干枯的河床,黑黝黝地裸露交错的伤口

血脉如积水的田地,绿油油地呈现发酵的力量

苍鹰和秃鹫,头顶盘旋,远而近,像炉火中煎熬的草药。

经年身处异乡,那些熟悉或陌生的事物,负累着疲倦:

陌生人,如若某天你也回到故乡,请慢下来,再慢一点

如若丧失已久的,必定留有痕迹;如若面目全非的故乡

不再被肆意碾压,涂抹,粉饰,天空游荡的浮云也会停驻

那些日子的颜色,会从指尖,纸上,重新喷涌,燃烧起来

合拢在你的瞳孔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你要相信枯萎

你要相信枯萎,正如你要在远眺中

感悟命运,落日如火如荼

无名鸟雀宽阔的飞过河面

莽荒之火无根无据无尽处

 

春雨浸漫,擦拭阴霾的天幕

人影,房屋,远处的密林

一起摇荡着:夜晚,独处,沉思

生存难以洞察,唯葬送可书枯萎

 

命理中一组数字注满隐喻

或可对应,但总体无知

当枯萎如期,死亡降临

总是一群活人不愿直面羞辱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6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桃花,季节的意外

是上天的恩赐

抑或灵魂深处的欲望

你像一丛绯红的桃花盛开如莽

桃花是我羊皮经书中的断章 新鲜的意外

 

季节之路远远走来

到今夜 到这里这路上 以桃花的名义

远远的从远方来

正如你迟到要来

 

如此,我陷入惊悸

一位精致,善于持有自我的女人

有着无比的冷漠或者刻意的沉默

如若桃花在视野里凋零

天地也就在时间里沉顿

 

如此,我陷入慌乱

小镇的桃花

无意的嘲讽

新鲜的死亡

 

而远方,更多的花儿开放

像澎湃的海潮

而远方,澎湃的海潮

和我的内心合奏同一的哀曲

 

有时写一首诗

要穿越无数风雨黎明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和日子一起感动

诡异的日子在飞

柳絮落在你的柔波里

一半写就孤独,一半注入尘埃

 

我在诗歌中勾勒你的脸

清明雨纷纷,你在水边梳妆

一生亦只需一次

 

谁能把发髻打理地更黑

谁能将心思包裹地更密

谁在黑夜的孤单中独坐,谁在诗歌中闪烁

 

放置一个词语

犹如摘下一朵桃花

秘密不能说出,也无人能通晓

 

诡异的日子在飞

你伸手之间便花落一地

清明雨纷纷那是春天的啜泣

 

柳絮无根,随风随水,逐云逐雨

和你谈“形而上者谓之道”

而爱情像过去的天堂,远在远方

 

古老的谣曲远远走来

在夜里被重复,直到无力

所有的心事开始只有你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5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家或回家——给MJ

家或回家——给MJ

 

对抗世俗的人

亲拥世俗的人

是一个人,也是一对羽翼

一对热恋的人,一支年岁久远的合流。

 

今夜,和历史上所有流放和接受洗礼的脑袋一样

仿佛从梦魇中破茧而出

在春晖湖畔重新团结起来

——回家何以可能

湖畔这漫长而短暂的一日或一个时辰

一个不经意的逗留或驻足

——回家何以长路漫漫

将散漫而迟缓的脸推得更远 直至模糊

 

迎面而来的学生说:“假期尚未到来

遥远的前程如一面空响的破鼓。”毕竟在他乡,

和相隔十年的陌生人秉烛长谈

一生只需一次。或者是

跳广场舞,下中国棋,共和一首民谣

涂鸦,裸奔,猜谜语。

我和孩子分辨动画片中,大半年来逐渐

遗忘的脸。而远方的父母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5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风雨六月 ——写给MJ

 

 风雨六月

——写给MJ

 

六月,在大地上空安放久远的山河和星辰

六月,在人类心灵种植时间的马匹和种子

我看见六月,在人群中迁徙

将炎热从风雨中送来,将温润从风雨中带走

终于来了,六月在春晖湖畔安放落日的眼中

六月,在风雨和空洞中书写诗歌的六月

在继续苍茫的路途,遇见我久慕的心上人

一种意志在体内消融,一种暖意在肆虐涌动

六月的情义由此生发以远

吹佛焦虑的生存,昨日沉睡的心跳和遥远的心绪 

 

六月是山河,是山河的马和星辰的迷踪棋局

潮汛如期的六月啊,它在孤独的脸上找到河道的轨迹

六月辽阔的长风啊,将六月的风帆从西吹到东,从北吹到南

在我内心深处埋下小满的黄梅雨季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49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谁在歌唱

谁在歌唱

 

谁在歌唱,谁能通晓耳语?

也许倾听最幸福;

歌声迟迟,隐没的年代,是谁的

欢乐和悲苦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婉约如晨雾的吟唱

回荡在诗人全部的天空和大地,

爆裂如心脏的寸断,

起起伏伏,那是谁在歌唱?

 

倾听吧,即便快乐又悲伤,

隐没的年代劳作如故,如此繁琐

谁在歌唱,仿佛坚定地认为

比生活更重要的是歌唱。

 

呵,唱吧,放声歌唱

让神性萦绕全部生存的背景。

谁的歌声和我含混着飘荡于风雨中

弥漫全部青春渐逝的途中?

 

呵,如果我是你,

如果我能够是你,

有你的豁达,澄迈和高远,

尽收眼底的图景何必如此遥不可及?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21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岁月:你浅浅幽暗的眼神

穿越无端岁月,像迷失的风帆

穿越古楚腹地银光灼灼的夜晚

 

穿越天使的河流,穿越独奏的竖琴

还是看见你浅浅幽暗的眼神

 

纵然隔着世俗车轮三千重沉沉的雾霭

纵然隔着断弦之音,断槌之鼓

 

眼神中无关悲伤,无关过往

只想穿越岁月,安睡在你波澜的中心

 

从此,即便远隔千山万水,还是梦见你

流浪天涯的眼神,独自盈缺的眼神

 

从此,岁月继续湿润,天空继续明亮

我愿赤裸着灵魂播种黑暗如洞的躯体

 

穿越一切土地,穿越一切荆棘

我的心中,你的眼神如罂粟盛放如莽

 

远离世俗的目光,让灵魂失控

从此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48评论:0收藏查看全文>>

我们相隔十年

十年,十年之前,十年之后,十年有多久?

理想如游戏,欲望如分裂,慈悲如困兽

是谁在你自顾自怜的影子后面紧紧追逐?

 

是谁犁过自己的墓地,说我茫无记忆

猝然像蝙蝠飞过——爱的华羽翩翩起舞

你在十一点入睡,在曙光中醒来

 

初识又有多短?请洗耳恭听——

在春晖湖畔,你的长发掀起黑暗的音律

重低音,轻舞步,永恒是一片勾勒的图景

 

低音重重回旋,夏夜的风飞转

已经不能等待,爱的雨衣已经披上

陪你跳十字架的舞,丧钟的舞,牧羊人的舞

 

我们要跳一道锋刃和一瓶烈酒

“十年之隔”在血液中被忽略,让我重拾青春

随着歌声迟迟,山川一起在黑暗中起伏

 

分类:我的诗歌浏览:61评论:2收藏查看全文>>
共23页/34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