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天涯名博

此刻你浏览的只是若干率性而为的文字/我愿意停留在这样的时分/择个春日云淡风轻的午后/坐在花香茶香弥漫的窗口/听凭指尖下流淌些许亦庄亦谐的符号……友情提示:本博客所有文章均属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6
  • 总访问量:2318515
  • 开博时间:2006-07-12
  • 博客排名:第543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东北屌丝109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如果觉得这里更新的速度不够快,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别看我平时不玩那种真的麻将,但这种游戏麻将却被我精通的掌握,什么清一色,混一色,二八,幺九,一条龙,七对儿,十三幺,小三元,大四喜,字一色不管什么牌,都会和上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5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5念家——燕东记忆25念家——燕东记忆25念家——燕东记忆25念家——燕东记忆25念家——燕东记忆25

    自己最崇拜的女演员离开了剧团,再也看不到她在舞台上活灵活现的表演,再也看不到她娴熟的舞弄那个大烟袋,甚至再也看不到她那我一直觉得好看的脸蛋儿,虽然还谈不上给自己带来了什么损失,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隐隐的在心里有一丝莫名的不舍,我甚至还因为她的消失而遗憾了好久,或许,她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个曾经留恋过的女人吧!这样说起来未免觉得可笑,但很长的时间我都这么想过。

   不过,柱子心里和我想的一点不一样,他那时一点也不喜欢扮演“陈快腿”的那个演员,更不喜欢没事摆弄他奶奶每天坐在炕头的火盆边“吧嗒、吧嗒”抽的那个大烟袋,他那时的“心中偶像”是一个唱民歌的女演员。我和柱子那时虽然是最铁的哥们,但我们俩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我喜欢“陈快腿”从来没有在脸上和嘴上表露出来,练耍烟袋的“功夫”也都是偷偷摸摸的,有点做贼的味道。柱子就不一样,他喜欢什么事儿总是挂在嘴边上喋喋不休的嚷嚷。比如她总说那个女演员“外表贼像郭兰英”“长的贼好看”“唱的贼好听”之类的话。也难怪,那时她家的墙上就糊了套电影《东方红》的剧照,上面有一幅郭兰英胳膊上挎着篮子唱歌的照片。我记得当时每到年初的时候,电影院都会进一批新电影的宣传海报,开始是“样板戏”的多,后来什么故事片动画片之类的种类就多了起来,发放到一些单位,职工自己自然也少不了拿一些回家,到了腊月过小年的时候,家家都扫尘开始为过大年做准备了,就把这些宣传海报当年画来贴,我家那时每年在东西两面墙上都贴这个,等到来年再换新的。所以,柱子家墙上贴了一年郭兰英的剧照,晚上睡觉早上起来都能有意无意瞄上几眼,自然的,他把剧团那个唱民歌的演员当郭兰英来崇拜也就不足为怪了。但我总觉得她没扮演“陈快腿”的演员耐看,至于我喜欢的演员好看在哪?自己也说不上来。不可否认的是,柱子喜欢的这个演员唱歌是真的不错,她最拿手的一首歌就是那首很多人都熟悉《锈金匾》,上台演出的时候,她后脑勺用红头绳扎了一根长长的大辫子,前面梳着齐眉的刘海,所以柱子每次提起她的时候都管她叫“大辫子”。“大辫子”身上穿着一件红底白花的布衫,就和《红灯记》里的李铁梅的打扮差不多,还别说,如果胳膊上再挎一个篮子,离远处看,还真像郭兰英。她唱《锈金匾》的时候,观众反应是最热烈的,尤其最后唱到三绣周总理的时候特别投入,情感真实,声情并茂的歌声能把下面的观众唱的跟着她流眼泪。每次唱完这歌,台下的观众的掌声都如潮水一般经久不息,谢幕都要十几次。如果说文工团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2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4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4念家——燕东记忆24念家——燕东记忆24念家——燕东记忆24念家——燕东记忆24

    那个演活了“陈快腿”的演员,在台上把自己丑化到了极至,却给观众带来无数次的快乐。很长时间,她都是文工团台柱子,那时,随着时代的变革,人们思想的解放,地方剧团演出的地方戏渐渐的多了起来,观众还是抱着很大的热情去看的,记得还有一出戏叫《小二黑结婚》,她在里面也有不俗的表演,但仍然是扮演了一个非常喜剧的而且被丑化了的形象。其实,平时看到卸了妆的她还是很漂亮的,当然,那个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3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念家——燕东记忆23

   看《小女婿》这出戏,除了小勇扮演的小女婿扮相滑稽表演令人捧腹以外,还有一个女演员在当时也给这出戏增添了不少乐子,她的演技特别好,属于耍活宝那个类型的演员,在戏里扮演媒婆,那戏里有两个媒婆,两人经常为了给人家跑媒拉牵儿而争风吃醋,她演的那个媒婆叫“陈快腿”,不但腿脚麻利,跑起来路来“噌、噌、噌、噌”的像耍了欢儿的小毛驴儿,耍起嘴皮子来也干净利索,属于那种能把死马都给说活了的那种。那副打扮的也特别滑稽,头发在后脑勺那扎着个疙瘩揪,戴这个黑色灯心绒头套,脑袋旁边还插了朵狗尾巴花,太阳穴那还贴了块膏药,上身穿了件绿底儿的大花袄,腰间别了个大手帕,穿什么颜色的裤子忘记了,但脚上穿了双十分鲜艳的绣花鞋,最绝的就是她手上拿着那把长长的大烟袋让她玩神了,那烟袋经常在她手里的指缝里转来转去,无论转到了哪个指缝都不会掉到地上。

  我那时就是对她这手耍烟袋的“功夫”感兴趣,无论看戏和她在平时排练练功的时候,每次都注意她耍烟袋锅的动作,然后回家照着她那样子模仿,没有大烟袋,就找了根长度差不多的棍子,也在手指缝里转,嘿!总这么转着转着,竟成了一种不自觉的习惯,每当手里有细长的物件,都会不由自主的摆弄一番,什么烧火的棍子、吃饭的筷子、挠痒痒的“老头乐”、女人打毛衣的棒针还有夏天煽风的折扇我都拿在手里转过,甚至直到现在无论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2 | 浏览:13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2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念家——燕东记忆22

     上小学快毕业的时候,县剧团里排演了一部评戏,名叫《小女婿》,是关于一个农村姑娘刘香草冲破封建包办婚姻,自由恋爱的故事,在戏里需要一个扮演小女婿的儿童演员,恰巧在电影院工作的刘叔叔的小儿子被选中了,刘叔叔的儿子小名叫小勇,比我小一年级,也经常和我们一起在电影院里玩,但因为他爸爸是后调到电影院工作的,不住在我们红房子那片,所以关系不如我和柱子还有小三儿那样铁。

   那时,剧团既要求挑选的小演员模样符合要求,而且还要求学习要好,小勇就是符合这样条件,不但那双眼睛长的滴溜圆,像个财主家的孩子的模样,而且书读的也不错。被选中以后,就跟着文工团排练演出,很长时间不能上学了。那时这个剧在我们那旮哒演的也特别活,因为那时“四人帮”已经被粉碎,很多剧目都刚刚被解禁,人们都抱有一种欣喜和惊奇心情,看的是那种新鲜和热闹,特别是剧中还有这个小勇扮演的“小女婿”,更是前所未有。那时小勇的扮相特别好玩,穿着一个雪白底儿的黑鞋,黑灯笼裤子,外罩一件黑色的袍子,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瓜皮帽子,两个小脸蛋还涂上红红的胭脂,每当他一出场,台下就会引起一阵哄笑,一是因为这打扮特别滑稽,还有就是下面的很多人都认识这个临时的小演员。记得在《小女婿》里有这样一个情节,刘香草被娶到“小女婿”家里以后,晚上照顾小女婿睡觉,半夜他突然喊着:“老婆,老婆我要撒尿”。但刘香草不情愿这门年龄悬殊的婚姻,没管这个小女婿,结果他尿了床后坐在地板上打滚哭闹。这本来是一个很喜剧的情节,目的是逗人发笑的,结果这场戏却被拄子记个牢绷,以后小勇不演戏时,他就经常喊他“小女婿”,还经常喊那句台词:“老婆,老婆我要撒尿”,虽然这只是小孩子的戏言而已,但人有脸树有皮,小勇虽然年纪小,但也是懂得羞耻的,所以整的小勇经常满脸通红,羞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甚至还为了这事和我们打过架。从那以后,他和我们在一起玩的时候就很少了,不但如此,为了演这出戏,他在学校也少不了受到同学的嘲笑和耍戏。还因为经常外出演戏,学习也受到了影响。后来长大了以后,我知道他在县里的一个棉织厂做了电工,娶了媳妇儿生了个儿子,生活的倒也圆满,但并没有圆了他父亲刘叔叔当初的意愿,使他在文艺上有所建树,想来,这对小勇来说,也是一个小小的遗憾吧。

    斜杨自叙体小说,已更名为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1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1念家——燕东记忆21念家——燕东记忆21念家——燕东记忆21念家——燕东记忆21

     我现在一直都承认,人这一生中在儿童少年时期是最善于模仿的时期,我那时就经常对电影和戏剧里的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产生浓厚的兴趣并加以模仿,当然,这种兴趣的产生都是由于童心的好奇,自然而然的产生的,模仿当然也不是刻意的,而这些却都无意的变成了自己人生那个时期的一种乐趣,给自己幼小的心灵,带来无尽的快乐。

   已经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了,电影院有省里的剧团来演出,演出的剧目叫《火焰山》,就是孙悟空三借芭蕉扇的故事。因为父亲在文化系统工作的关系,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读过线装版的《西游记》,内容虽然看的没完全懂,但里面有很多插图给我的印象很深,后来,还看过从儿时小伙伴那里借来的已经发黄而且掉了很多页的连环画,也是关于唐僧取经的故事,那时我们管这种连环画叫做“小人书”。所以,我对齐天大圣的故事并不陌生,倒是对这种穿着古装唱的京剧感到好奇,而且是第一次在剧场里看真人在那演。而在这之前,我第一次看过的古装戏是电影《穆桂英挂帅》,还有一部是《宝莲灯》,可能是因为都是武戏的缘故,这两部戏曲题材的电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火焰山》这出戏在我们那的剧场连演了三天,场场爆满,我和柱子还有小三儿自然是场场不拉,看到扮演孙悟空的那位演员,从耳朵上掏出一个东西,往天上一扔,就变成了一个细长的金箍棒,觉得特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那金箍棒并不像看动画片《大闹天宫》里孙悟空拿的那根金箍棒是两边带箍的棒子,舞台上演员变出来的却是一根花胡溜哨的棒子,不过这已经并不重要的,重要的是那“孙悟空”舞动着那棒子,上下翻飞,看的人眼花缭乱,并且边耍那棒子还边翻着跟头,连同其他翻跟头演员的表演,把我们看的是目瞪口呆,比起“跟头王”整那两下子,不知道要强多少倍,那时虽然还不懂“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但那次属实是看了一把新鲜的。从那以后,我有事没事的开始喜欢舞弄起棒子来了,一有空就在我家院子里,学着剧里孙悟空的样子耍棒子,开始是用两只手转,后来用一个手,边转还边扔到半空中让那棒子转着,然后再用手接住继续在手里转。从那时起,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一摸到棒子,哪怕是摸到了一把铁锹,我也要舞弄一番才觉得过瘾。记得有一次,母亲在家烙饼,擀面杖就放在面案上,我进屋刚放下书包,看见那擀面杖就忍不住抄起来耍弄,由于那棒子没平时玩的棒子长,由于力臂短的缘故,再加上擀面杖特别光滑,一下子没耍好整“掉链子”了,那擀面杖从手里掉了出去,正好打翻了放在面案上装扑面的瓷碗,是碗也打碎了,擀面杖也掉到地上直打转,白面也像爆了炸似的,洒的炕头上和地面上全都是白的。这次,挨了母亲一顿臭骂不算,晚上那好吃的烙糖饼都差一点没捞到吃,以后每当想起来那一慕情景,自己都还忍不住偷偷窃笑呢。

   

   斜杨自叙体小说,已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0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念家——燕东记忆20

      除了看电影,在电影院里玩耍还有一件事也能吸引我们这些懵懂的孩子们,那就是在电影院的放映大厅里看文工团排练节目,其实那时还不叫“文工团” ,应该叫县“文艺宣传队”,后来才改叫“文工团”,后来又改名为“歌舞团”。这种名称的变化,印刻着这个县一级的文艺团体随着时代变迁而留下的痕迹。那时,他们演出的节目也不是后来的流行歌曲、摇滚乐和坦胸露背的那些东西,都是些大合唱,小合唱,男女生合唱表演唱之类的东西,那些节目所反映的内容也紧紧尾随着时代的政治潮流。后来也演过几个“样板戏”,比如《沙家浜》、《红灯记》、《 智取威虎山》、《白毛女》这些剧目。这些节目本身对我们小孩子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但剧团排练节目的时候就很有看头了。

   那时,我们几个小伙伴最喜欢“宣传队”里的一个矮矮胖胖的演员,其实他的年龄不是很大,但和我们比起来已经算是大人了。虽然他在演出中经常扮演的仅仅是“鬼子兵甲”、“鬼子兵乙”或者“红军战士甲”、“红军战士乙”之类的角色,但他在剧团里所以演员中跟头翻的最好,我们就觉得他最了不起。因为不知道他的名字,只听别的演员都叫他小黄,可我们不这样称呼他,而是偷偷的给他起了个外号“跟头黄”,时间长了就叫成了“跟头王”,但我们冠以他这样的头衔也并不奇怪,就是在现在这么形容他那身“功夫”也当之无愧,那时,“跟头王”可以用前手翻或后手翻从舞台的这头翻到那头,还可以连续的做十几个前手翻加空翻,身体轻盈如燕,飘逸灵活。他有一个最拿手的节目,情节我至今还记得很清楚,但什么剧目忘记了,他在那剧里扮演一个侦察兵。记得当通红的大幕拉开时,全场顿时漆黑,只有舞台的上面射下一束光柱,照在舞台上一个像岩石一样的台子上面,那台子有一人半高,上面还有些像草丛一样的东西,“跟头王”扮演的新四军战士,就藏在草丛中,开始他从草丛中探出头来,一只手放在眉宇间向远处张望,这时才看见他的一身打扮,灰色的军装腿上扎着“绑腿”,后背上别着一把杀鬼子的大刀,手里还握着把“匣子炮”枪把手上还垂着红色的丝巾,现在看起来这打扮似乎有些夸张,但在那时候觉得特威武。他在那上面看了十几秒钟,好象确定前面没什么危险了,就出现了惊险的一幕,只见轻轻的一猫腰,就从那高台子上翻到的舞台上,稳稳当当的站住,然后做了个造型,每当这时,台下都报一雷鸣般的掌声,我和柱子每到这也都会把自己的手拍的红了起来,觉得特过瘾。等掌声一停,只看“跟头王”手一挥,就看见十几个战士和他的打扮差不多,从那台子边上一个个跑出来,和“跟头王”一起,在舞台上绕了一会圈,又消失在舞台的另一头。后来我和柱子和冯三儿因为这场戏还在一起探讨过,就是为什么“跟头王”一个人从那上边出来,其余的人都从边上冒出来?探讨的结论是:那些从旁边出来的战士都没有“跟头王”胆子大。

   我们也经常在白天的时候跑到放映大厅里,看那些演员们排练,特别是“跟头王”练习翻跟头最令我们几个期待,他练习的时候很特别,一个类似教练的人,手里拿着一个旗杆棍子,虚放在“跟头王”的腰上当轴,他就绕着那旗杆做后空翻 ,一气要翻上几十个,而且不用垫子,翻的时候,每当他的双脚一起落到舞台上的不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4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19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19念家——燕东记忆19念家——燕东记忆19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名字新封面,天涯博友五一快乐!

  

新名字新封面,天涯博友五一快乐!希望朋友们继续支持斜杨!

新名字新封面,天涯博友五一快乐!

    响应天涯网络净网号召,斜杨小说即日起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内容不黄咱封面黄。继续阅读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不容易,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屌丝寻爱记103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自述,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继续阅读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不容易,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第三十一章(姻缘天命)

吴箐的父亲是家里的独子,而且是瓮生,有些人可能不理解这词儿的意思,就是说吴箐的奶奶在怀揣吴父的时候,她的爷爷就去世了。吴父就成了吴家的独苗儿,并且吴箐的奶奶生下吴父以后也没再改嫁,一直带着这么个儿子艰难度日。吴父成家后,吴母生的第一个孩子就是吴箐的姐姐吴柳,因为全家都盼望着第二个孩子是个男孩为吴家延续香火,事与愿违,到吴箐这儿又是个女孩,这不得不令全家人大失所望,自然的,吴箐就没有她的姐姐小时候收重视和被喜爱了。尤其是吴箐的母亲,生下吴箐之后就又怀孕了,早早的吴箐就没有奶吃了,所以后来吴箐一直很瘦弱,看上去是苗条,其实是小时候营养就没跟上。不仅如此,从小精神上也没得到更多的母爱。吴箐还在摇篮里的时候,那种摇篮其实就是一种悠车,像一个船似的东西用绳子吊在房梁上,小孩子睡在里面和荡秋千一样,就是人们常说的东北三大怪:窗户纸糊在外,姑娘媳妇儿大眼袋,养活孩子吊起来。所谓的吊起来,其实吊起来的是一种摇篮。吴母经常就把吴箐放在这个摇篮里,使劲悠一下,就出去聊天啥的干自己的事去了,任吴箐在里面哭破了嗓子也不会回来看一眼。后来我琢磨,吴箐以后和我吵架时嗓门总比我高八度的主要原因,估计就是小时候在那摇篮里嚎出来的。紧接着,吴箐的两个弟弟相继出生,大人们的心就自然落在了两个男孩身上了。吴箐就是在这样一个父母双全,但相对缺少父母之爱这样的环境中长大,养成那样的性格,就不足为怪了。

其实我一直很同情吴箐这样的遭遇,但即使后来我们在一起生活,我却不知道如何去弥补她从小就缺失的那种爱。也许我那时太年轻,再加上我本身就比她小,那时根本意识不到这些,即使意识到了,也不知道如何做起。

我之所以回过头来讲这些事儿,想说的是,我和吴箐之间的问题,并不人品上如何如何,我现在也一直认为吴箐并不是一个坏人,只是我们两个人的性格中缺少那种可以契合的东西,她需要的是一副可以依靠的温暖的臂膀,可我缺少的正是这些,以至于她和我包括和我家人之间,猜疑,埋怨,纠结,而这所有的一切都转变成怨恨的时候,感情这东西也就无法挽回了。

所以,很久以后,当我真正成熟起来,联想到自己的亲身感受,觉得这男人找媳妇,千万别找比自己大的,类似流行的姐弟恋的那种,即使日子可以照常过,但太容易让两个人都疲惫不堪。老夫少妻最好,如果一不小心整成个老妻少夫,十有八九都后患无穷。当然这是题外话,说的不一定在理儿,你也别信,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18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18念家——燕东记忆18念家——燕东记忆18念家——燕东记忆18念家——燕东记忆18念家——燕东记忆18

                我和冯小三还有柱子几个,就经常在放映室的幻灯机房看电影,在幻灯机的镜头前的墙上有一个小窗口,正对着放映厅里的银幕,也刚好挤下我们三个人的小脑袋,大人为了让我们在那看电影够的着那个小窗口,特意焊了个铁椅子放在那,上面还垫着很柔软的海绵垫子,高矮长度正好。柱子和冯小三两个在家都是最小的男孩儿,上面都是哥哥姐姐一堆,在放映厅里不是抢不到座位,但他俩和我一样,都觉得放映室里面特好玩,虽然在这里看电影距离是远了点,但还是觉得比黑乎乎的放映厅里惬意多了。其实,有的电影已经不知道看了多少次,我们在那也不是专门为了看电影,而是在电影院里的各个角落跑来跑去的,哪有热闹就会出现在哪儿。那时,经常有不买电影票的大一点的孩子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被查票的叔叔抓到了那是真的打,还经常体罚,让那些逃票的孩子站成一排,手平端着,电影不散场不许放下来,万一坚持不住手耷拉下来一点,不是屁股上挨一脚,就是迎面给一耳雷子,为了看一场电影受到这样的皮肉之苦,也真为他们捏一把汗呢。
   有时电影放映途中会有片子断掉的情况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2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逍遥屌丝102

  

本故事为真实情感经历自述,继续阅读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请点开阅读页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第三十一章(姻缘天命)

这次相亲,一改前一次的悄无声息,在班儿里乃至全分厂搞的兴师动众的,自己对对方的感觉也挺满意的,结果弄了个雷声大雨点小,见过面之后,一连俩礼拜,那陈姐没再露面,具体对方啥意思竟杳无音讯了。就连师傅都替我着急了,那天一上班就问我有没有信儿,当他看到我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的时候,他竟然一反常态的,把手中握着的一把斧子往一块木板上一砍,嘴里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什么事儿这是,是死是活屌朝上,给个动静呀。”

因为有了此前一次相亲遭受重创的经历,这次本来我就没抱什么希望,所以在等待了将近半个月仍然没有消息之后,我心里已经觉得这事儿已经彻底凉菜了。之所以那陈姐没有亲自来告诉我结果,大概是不忍心让我听到那“噩耗”之后,心理上受到打击罢。想了一想淡淡一笑,也就不放在心上了。

可事情并没有结束,如果到此为止的话,也就不可能有上面的那些故事了。

大概又过了几天,班儿里的一位姓关的师傅从外面回来对我说:“天依,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呀,哈哈!”

我心想,这些天来我就一直郁闷着呢,能有啥好事儿会让我高兴起来?

关师傅见我满脸疑惑,便拉我坐下说:“你别整天拉丧个脸和没魂儿似的,我告诉你呀,刚才我去了机修厂那边儿,也就是给你介绍对象那个姓陈的娘们干活的车间。本来我是去办别的事儿,顺便替你打听了一下那姓陈的。你猜怎的?”

还没等我问,旁边的许师傅就赶紧问了一句:“啥情况?这事儿有缓没?”

关师傅使劲拍了一下大腿说:“不是缓步缓的事,根本这事儿就还有戏。”

听他这么一说,屋里的几个人,全都围拢上来,想听关师傅说个究竟。

关师傅接着说:“我去了之后,办完自己的事儿,在整个车间里转了好几圈儿,也没看到那姓陈的。后来一打听,那娘们半个月了一直没上班,在家养伤那。”

“养啥伤呀?把天依晾在这儿,也太不地道了吧。”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17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念家——燕东记忆17

       因为家里孩子少,我和姐姐又都属于胆小怕事那一类性格,很少能抢到免费的座位,站着看电影个头又不争气,我就经常跑到父亲工作的放映室看,放映室紧挨着我经常去要幻灯片的广播间,是一个很大的房间,外面有一个走廊,走廊的窗外就是电影院门前的广场,跃过窗台可以站在阳台上看广场和十字路口的街景,那时,经常有些大型的“游 行”和“集 会”活动,比如公审会后的犯人“游 街”,运动会的大型队列表演,或者过年过节扭秧歌耍龙灯什么的都要经过这条街,站在这个阳台上卖呆儿,是最好的地方了。虽然阳台是在二楼,但由于马路对面没有楼房遮挡,极目远眺,可以看的好远,从山谷间缓缓而来的太子河,还有山脚边蜿蜒伸展来的铁路都尽收眼底。
   放映间里有两台电影放映机,是那种三十五毫米型号的机器,记得这种放映机的光源是用一种长长的碳棒,给上电以后正极和负极一接触发出的强光和电焊机发出的弧光一样刺眼,不过放映的时候有罩子罩着,只有一个小窗口镶着墨色的玻璃,所以不会伤害到人的眼睛。当然,电影放映机包括幻灯机这些东西的某些工作原理,还是我上了中学以后学了物理学,才渐渐明白的。
   电影机旁边有一个比办公桌的桌面还高的椅子,父亲那时就坐在这张高椅子上放电影,我经常看他把一卷电影胶片放在机器的上固定盘上,然后扯着胶片弯弯曲曲的经过一些传动轮子,再固定到电影机的下固定盘上,动作麻利而且熟练。演电影时两台电影机是交替放映的,当一台机器的胶片快放完了,就按一个铃提醒另一台机器的放映员,这时两台机器同时开着,再按一次铃两个人同时操作机器镜头上的一个开关来切换画面,这个动作要配合的相当默契才行,弄不好画面的衔接就会不流畅,不是出现重影或空白现象,就是少放很多画面,犹如运动会的接力赛一样,配合不好就会断条。那时有四个放映员,两个一组轮流放电影,一个孟叔叔,一个李伯伯,一个住在我家的左边,一个住在我家的右边,是关系非常好的邻居,并且李伯伯家有个小儿子,名叫柱子,和我一样大,是我小时侯最好的玩伴,孟叔叔家有三个孩子,老大老二和我们年龄差不多,但都是丫头片子,我们和她们玩不一起去,倒是挨着孟叔叔家隔壁的冯家有一个大我一岁的孩子,叫冯小三儿,他爸爸就是当时电影院的领导,那时我和冯小三、柱子三个铁哥们,整天形影不离,除了泡在电影院里,还经常的上山采果下河摸鱼,县城周围大大小小的山沟河叉,几乎都留下了我们儿时的足迹。还有一个放映员姓朴,当时还是一个没结婚的小伙子,记得他家住的地方是在离县城大约二十里的地方,叫朴堡,就坐落在汤河边上,估计那里住着朴姓一大家子人,现在,如果去关门山看枫叶,新修的一条公路就经过那个村子。那时,一到星期礼拜,经常看到朴叔叔骑着一台笨重的自行车回家,回来的时候车上驮着一些粮食和蔬菜,他家那地方出大米,他平时住在电影院的宿舍里,有时食堂的饭菜不好,就自己做饭吃,那时电影院后边有一个大食堂,是专门供剧团的演员们吃饭的地方,在这个食堂做饭的两个人就是冯小三和柱子的妈妈 .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逍遥屌丝101

第三十一章(姻缘天命)

这次相亲,一改前一次的悄无声息,在班儿里乃至全分厂搞的兴师动众的,自己对对方的感觉也挺满意的,结果弄了个雷声大雨点小,见过面之后,一连俩礼拜,那陈姐没再露面,具体对方啥意思竟杳无音讯了。就连师傅都替我着急了,那天一上班就问我有没有信儿,当他看到我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的时候,他竟然一反常态的,把手中握着的一把斧子往一块木板上一砍,嘴里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什么事儿这是,是死是活屌朝上,给个动静呀。”

因为有了此前一次相亲遭受重创的经历,这次本来我就没抱什么希望,所以在等待了将近半个月仍然没有消息之后,我心里已经觉得这事儿已经彻底凉菜了。之所以那陈姐没有亲自来告诉我结果,大概是不忍心让我听到那“噩耗”之后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16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16念家——燕东记忆16念家——燕东记忆16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3页/21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