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天涯名博

此刻你浏览的只是若干率性而为的文字/我愿意停留在这样的时分/择个春日云淡风轻的午后/坐在花香茶香弥漫的窗口/听凭指尖下流淌些许亦庄亦谐的符号……友情提示:本博客所有文章均属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18496
  • 开博时间:2006-07-12
  • 博客排名:第543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们 124

舞会散了场,我和肖锋就在已经灭了路灯的大街上分手,这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在漆黑的马路上踱着步往家走,步履很缓慢,那是故意拖延到家的时间,因为我知道,家里的牌桌上,此时吴箐还在跟他们激烈的酣战。

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当我推开房门,没有和往常一样听见摔和牌码拍的声音,客厅里的灯关着而且鸦雀无声。莫非那帮人今天晚上都没有到场?这倒真的大大出乎我的预料。

换了鞋我来到了卧室,荧光灯还亮着,电视上正播放着黄宏的小品。再看吴箐,她正仰面朝天躺在枕头上,脸上除了紧闭的眼睛那块儿露着两个洞,其余的地方一个挨着一个的贴满了切的纸一样薄的黄瓜片,那形象,俨然马戏团里表演杂耍的小丑。她那边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个小瓷碟,里面还放着一摞还没派上用场的黄瓜片子。

吴箐从上班以后,也不知道从单位哪个姐妹那里学来的这些美容新法,打开始尝试的那天开始,就持之以恒的坚持并乐此不疲。有时,家里煎个鸡蛋打个蛋汤的时候,剩下来的鸡蛋壳,她也会废物利用,把那蛋壳里残留的蛋清儿空出来涂在脸上,这个办法不像贴黄瓜片儿那样必须躺在那不动,可以在房间里自由活动,不过有一样,等那抹在脸上的鸡蛋清干了一抽吧,整个脸就会被绷的变了形,五官也和错了位似的,乍一看属实有点恐怖。除此以外,像啃完西瓜剩下的西瓜皮,窗台花盆里栽的芦荟等等这些东西,她都会时不时的拿来呵护她的那张脸。后来我发现了一个规律,凡是电视播放的那些个化妆品的广告,诸如这个护肤素那个洗面奶的,只要那东西和某种水果和蔬菜沾上边儿的,这些水果和蔬菜肯定会成为吴箐的纯天然护肤品。

开始我觉得可笑,这些东西如果那么的管用的话,化妆品店里的东西就都不用卖了,改成菜市场得了,心里这么想的,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时间长了,我对吴箐的这个爱好就已经司空见惯了。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3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分类:随心所欲 | 评论:0 | 浏览:3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6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念家——燕东记忆36

       父亲从新华书店调到电影院当放映员以后,母亲也不在拖拉机站上班了,而是调到了供应拖拉机及配件的一个单位,就是后来的农机公司,那时应该叫“拖拉机配件供应站”是不是这名称我也不记不清楚了,反正那时侯不叫“农机公司”,在我的印象当中,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公司”遍地开花还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情。母亲调到了新的工作单位,离家就不是那么很远了,那时的“农机公司”就在离火车站对面不远的地方,那时火车站还是老车站,新的候车大楼和门前的广场还没有建起来,长江路也没有拓宽,马路两边都是平方,特别是还有很多街面的房子还是伪满时期留下来的。记得“农机公司”对面就有一排老房子,青砖青瓦,窗户也是那种带盘肠的样式,特别是房子的房脊的两端弯弯的跷起,像舒展着翅膀的燕子一样,那时就听母亲同事家大一点的孩子说:那些房子都是过去有钱人家盖的,并且很多有钱人在这里解放逃命的时候,家里的金银财宝带不走的,就都藏在那跷起的房脊里面。是不是真的当然现在想起来就觉得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儿,但那时候自从听到那样的说法以后,我每次来母亲的单位玩路过这排房子的时候,总是瞅着那几个房脊是个事儿,就觉得里面有什么宝贝似的。那时,我已经自己可以到处跑着玩了,所以有时我会和柱子他们在电影院里看电影,有时也会一个人跑到母亲工作的单位去玩,虽然没有别的小孩一起玩,但在母亲单位的院子里,有很多崭新的拖拉机,有手扶式的,也有四轮的,还有履带式的推土机,我就经常爬到这些新拖拉机上,学着大人的样子,摆弄的方向盘,摆弄各种开关什么的,虽然那时也不可能开走,但还真幻想长大以后也能神气的开上拖拉机到处跑,不过幻想归幻想,真正长大以后我倒没学会开拖拉机,但至尽为止,几乎所有国产拖拉机“心脏”里转动着的曲轴,那些制造它们的模具和工艺,我都设计过,想到这,再回味一下小时侯我曾经有过的天真,心里还真的有一种成就感呢……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3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5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5念家——燕东记忆35念家——燕东记忆35念家——燕东记忆35念家——燕东记忆35念家——燕东记忆35

       我在县农机厂的那段成长经历,可以说留在我记忆中的印象甚少,时间也不是很长,几乎都是零零星星的。后来母亲调到新成立的县拖拉机管理站以后,也和在农机厂的情况也差不多。因为那时拖拉机管理站就在农机厂旁边的一个院子里,两家单位的大门也紧挨着,周围的环境也几乎没有改变,每天仍然能看到火车从大门口呼啸而过,同一条土路上,仍然是经常弥漫着被过往的马车拖拉机卷起的漫天尘土。所不同的是,这儿的院子里不是摆放着一排排的“大轮儿”,而是停着好多用牵引车拖来的趴了窝等待大修的各种拖拉机。在这个院子里干活的人也不再像农机厂翻砂车间里的工人那样,各个灰眉土脸,而是衣服和脸上全都粘满脏兮兮的油渍,整个一个花脸和尚似的。不过,还可以听见农机厂那边高高的熔炼大炉的鼓风机发出“嗡、嗡、嗡”的声音。我还经常趴在把两个单位隔开的一个被扒开一个豁口的围墙上,看那边冒的烟的大炉,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个带轮子小挂斗沿着倾斜的轨道缓缓上升,等上升到大炉鼓起肚子那上边的时候,挂斗就顺着折弯了的轨道翻转过来,把一些东西倒进那个喷火的鼓肚子里面。长大以后我知道,那倒进去的东西就是生铁和焦碳,并且这些都跟我后来从事的专业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当我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我所叙述的内容有些混乱,在时间上与在电影院度过的那些日子颠倒了,因为这时候的年龄比在父单位看电影的那个时候要小一点,也没有后来在电影院里和柱子他们“厮混”时自由,毕竟那时还很小,也就理所当然的在行动上会受到大人们更多的约束。等再大一点的时候就好的多了,大人对自己的管束少了,就显的更加自由自在了。我这样说肯定会有很多后辈的人不理解,觉得那时侯家长对孩子的关爱太少,照顾的也不象现在的人这么细致入微,其实太可以理解了,毕竟时代不同了,孩子们所处的地位和环境也不一样,我觉得现在的大部分家长对孩子的做法不是关爱,那简直是溺爱,但溺爱有溺爱的理由和条件,现在的家庭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孩子在家里甚至在隔辈人心上犹如掌上明珠,大一样了,几乎家家都是兄弟姐妹一堆,况且按年龄几乎都是一个挨着一个放在自己眼皮底下都怕磕着碰着,更何况像放鸭子一样随其到处跑。我们这辈人情况就不,父母亲照顾的了小的照顾不了大的,照顾了一个照顾不了俩,很多小的都是比自己大一点的哥哥姐姐带大的,所以受到的约束就会少的多。后来我家就是这样的情况,等我大一点,姐姐上学以后,我妹妹也出生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4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念家——燕东记忆34

    夏天的时候,我还可以在附近的地方乱跑,但也是在大门口附近看看火车,堆堆沙子,绝对不允许我跑远,更不允许我跑到铁道上面去。那时,对着母亲单位的大门口,正好是一个有人看护的道口,每当道口边上的房子里有戴的大沿帽的人拿着小旗子出来,我就知道火车要来了,每当这时候,我就远远的捂着耳朵站着看。那时的火车,还都是那种黑乎乎的蒸汽机车,几个涂成红色的大轱辘被摇摆着的连杆连在一起转动。火车跑的慢的时候,能清楚的看到驾驶室的情况,一个人坐在窗边开车,另一个是脸被煤灰抹成了花脸的人用铁锹往冒着火的炉子里一个劲的添煤,火车的烟囱冒着乌黑的浓烟,底下靠近轮子附近还有一个管子,经常冒出像云一样白的雾气,特别是它鸣叫的时候,发出的那声音可以说是震耳欲聋的。那时侯唯一能在姐姐面前炫耀的,也就是不上幼儿园的我能经常看到火车而上幼儿园的姐姐看不见这一件事儿了。

   到了冬天天特别冷的时候,外面冰天雪地的,母亲就不放心我在外面玩了,大概是因为外面冰厚路滑怕我摔倒跌坏了胳膊腿儿。所以她工作的时候,就把我放在靠近门卫边上的一个房间里,那里有一铺大炕,炕上放着几床行李,白天,在这间屋子住的人,就用褥子把被和枕头一起卷起来靠墙,晚上再放下来睡觉,那炕即使是白天也烧的滚烫滚烫的,以至于炕头上铺着的炕席都被烫的由原来的黄色变成了黑褐色,所以屋子里总是暖乎乎的,我就在那炕上玩耍,有时候又蹦又跳的,有时候就在那卷起的被褥上爬上爬下的打滚,还有的时候就把脚伸进被褥里看从家里带来的小人书,那时父亲还没调到电影院那个单位,在新华书店工作,能经常带一些小人书给我看,但都是什么内容的小人书,因为那时太小,我现在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有时候母亲在在不忙的时候就过来看看我淘不淘气,有时她也和住在这房间里的同事要一些他们从乡下带来的地瓜和土豆,然后从外面烧炕的炉子里扒出一堆火炭,把地瓜和土豆埋在里面,过一会拿出来,那些地瓜土豆表面就烧成了一层硬壳,剥开后冒着热气的白白的土豆和金黄的地瓜特别好吃,现在说到这我还忍不住流口水呢。

   母亲那时具体做什么工作我没有什么印象,那时也不懂,主要也就是发放个劳保用品和降温汽水什么的,现在想起,估计就是类似车间核算员的那个工作。我最喜欢那时伏天的时候,每天都有汽水喝,那时工厂的汽水都是自己制作的,叫“盐汽水”,开始不是那种瓶装的,而是盛在一个带盖的铁桶里面,那桶就放在挨着车间的办公室里,上面有一个水笼头,经常看见那些大汗淋漓的工人,拿着上面印着革命口号的大茶缸子去接汽水喝。后来,不知为什么不用那种桶装了,改成瓶装的,每人每天发几瓶,我就经常收集那些瓶盖,那时大一点的小孩都用这种瓶盖当赌资玩赌博的游戏,我不会赌博,但已经开始有收集这些瓶盖的欲望,记得妈妈办公室有一个叔叔,他用一根铁丝把我收集起来的很多瓶盖中间打一个小孔穿在一起,做成灯笼形状的东西给我玩,我当时开心的不得了。

 

     斜杨自叙体小说,已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触下方封面看手机版↓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3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3念家——燕东记忆33念家——燕东记忆33念家——燕东记忆33念家——燕东记忆33念家——燕东记忆33

    母亲从省农机学院毕业分配到这座县城里参加工作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就是我很小的时候经常跑到厂大门口看火车的县农机厂,它就坐落在铁道东面靠近汤河即将汇入太子河的这个地方,已经算是城边子地带了,对母亲来说,在道路曲折,没有公共汽车,没有柏油路面,交通不是十分便利的那时候,上班的路途还是比较远的,但即使这样,她也经常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我对当时母亲工作的这个单位的印象不是很深刻,因为那时我毕竟还太小,现在能道出来的一些东西,也都是长大以后慢慢了解的。十分巧合的是,当我毕业参加工作以后,自己所在的工作单位也正是从这个厂来演变过来的。那时,它已经发展成为在全国也算小有名气的生产汽车和拖拉机发动机曲轴的集团公司了。我在那里工作将近十三个年,开始从最脏最累的车间摸爬滚打做起,一直到后来成为一名设计铁模覆砂工艺以及工装模具的技术骨干,所走的道路也并不平坦。而且,最后因为一些已经不愿提及的原因毅然离开,沦落成今天这样一个远离家乡的游子,细想起来,已经过去八个年头了。现在,我不知道自己能有多少耐心能把这些文字铺的更远一些,假如还能坚持的话,或许,我还真能把那些往事都逐一的记录下来,就算对已经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的一个总结,不过好象还真难做的到,一是总觉得现在还没到应该总结自己人生经验的时候,还有一点,就是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只能支撑三分钟热血的那种男人,冲动的劲儿上来,恐怕八驾马车都拽不住,假若这股热乎气儿一过,立码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想都懒的再想,这在我们家那边有句俗话:“小毛驴儿拉车——没长劲儿!”我也许就是那个没长劲儿的毛驴子。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承认,自己还是一个善于幻想的男人,就好象我现在写这些文字的时候,总是有一种幻觉,仿佛对面正有一个人在静静的聆听我在诉说一样,所以我才能不厌其烦的讲下去,如果哪天这个幻觉消失了,我也就会骤然煞笔来个突然刹车。以上算是说了几句题外的话 ,既然感觉还有人在听,那我就接着墨迹好了。

   在我的印象当中,县农机厂历来都算的上是我们那里的一家很大的企业了,尤其在那个时代,好象提出的不是像今天的“现代化”“信息化”之类的的口号,那时所追求的目标还是:“逐步实现农业的机械化”,这在工业化还不是很发达,农业占主导地位的时期,这样的提法还是很现实的,所以,那个时候,在全国很多县一级的地方,普遍都会有一家这样的企业。不过,虽然这样的工厂都冠以“农机厂”“机械厂”之类的名字,但生产的也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屌丝寻爱116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如果觉得这里更新的速度不够快,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可不知为什么,我竟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这种心情是因吴箐而带给我的么?脑子里不止一次出现这样的问题,可我没有足够的理由确信这点。她

分类:小说连载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屌丝寻爱115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如果觉得这里更新的速度不够快,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第一次吴箐把同事招到家里来闹腾了一次以后,这一伙人好像突然间发现了一个可以尽情玩耍的绝佳去处,主要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1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念家——燕东记忆31

    我从小没进过托儿所,很小的时候母亲上班时就把我托付给邻居家的一个老太太照看,这个我平时喊做“姥姥”的老太太曾在县一中的食堂里给老师和学生做过饭,老伴也在学校里喂猪,那时对着我家大门口的学校围墙里面就是县一中的猪舍,养着二十几头猪。“姥姥”退休以后就开始一直照看我,因为那时母亲还在农机厂上班,单位离家很远,父母的单位都没有托儿所,所以每天早晨上班之前母亲就把我抱到“姥姥”家里,晚上下班再接回来。我们两家也不是很远,也就隔着几栋房子,在她家,“姥姥”经常盘坐在炕头上做针线活纳个鞋底儿什么的,我就在炕上爬来爬去的玩耍,“姥姥”边做活边照看着我不让我摔到地上就行了。在我会刚学会走路还在半爬半走的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过后让“姥姥”和母亲想起来都不免后怕。

   有一段时间,我特别不喜欢走路,每当母亲拉着我走路的时候就吵吵累,还经常喊腿疼,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我就干脆不走了,母亲就带我去医院透视,结果片子出来以后医生和母亲都吓了一跳,原来,在我左腿膝盖骨中间那地方的骨头缝之间,横插着一根大半截的钢针,就是做针线活的那种针,我天天哭着闹着喊腿疼,就因为这根针插在里面。医生还责怪我母亲大意,说多亏送来的早,如果不尽早发现,这针随时都有可能针插到软骨里面,这腿就有废掉的危险,要马上动手术取出来。妈妈听后真是出了身冷汗,马上和父亲张罗给我动手术,因为县医院还没有能做这手术的医生,就请来了在县城西南边一个部队医院的李大夫,那个部队医院番号叫“二三一”医院,很大也很气派,光住院处就有两栋三层的楼房,当时也对当地老百姓开放,当地人一般得了严重的病,几乎都到“二三一”治疗。那时二十五军的军部就设在县城东南角的一个山沟里,我们都习惯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1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屌丝寻爱118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如果觉得这里更新的速度不够快,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就这样,整个一个下午,这个叫陈妍的女子,成了我的舞伴儿,从进舞厅,第一次有了一种坦然和满足的感觉,为了感激她的陪伴,我还在中途的

分类:心情故事 | 评论:0 | 浏览:4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30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30念家——燕东记忆30念家——燕东记忆30念家——燕东记忆30念家——燕东记忆30念家——燕东记忆30

    还有一部与当时现实很贴近的电影,我记的也很清楚,名字叫《青松岭》,是一部反映农村题材的电影,里面的一段插曲我至今还会哼下来:“长鞭哎,那个咿呀甩哎,啪啪地响哎,哎哎哎哎,我赶起大车,出了庄哎哎嘿呦,劈开那个重重雾啊,穿过那道道梁哎,哎咿呀,哎咿呀,哎咿呀,哎呀。要问大车哪里去哎?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哎,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哎,呦。长鞭哎,那个一呀甩,哎,啪啪地响哎,哎咿哎,车轮那个飞奔,马蹄儿蚌哎呦;立志那个战恶浪啊,哪怕那风雨狂哎,哎咿呀,哎咿呀,哎咿呀,哎呀。要问大车哪里去哎?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哎,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哎呦喂;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哎。哎!”。我今天再哼了首插曲,的时候,总有这样的感触,那个时代真是有趣儿,一个歌唱公社赶大车的车老板的歌,都如此的轰轰烈烈,这在当今的人们看来,实在是难以理解了。那部电影里的情节我已经记不太全了,反正故事是围绕一挂大车展开的,那个地方是个偏僻的农村,交通不便,进城拉东西全靠牲口拉的大车,可偏偏有挂大车,被剧中的一个反派角色钱广,训练的一走到青松岭盘山道这个地方就惊马,别人不知道这里的猫腻,只有钱广赶车走到这地方“啪、啪、啪”三鞭子,才能降伏住那马车。他只所以这么干是不想让别人抢了他手中的马鞭子,这样就能经常的带一些在山上采的蘑菇和自 留 地里种的辣椒到城里买钱,这些在当时都属于“资 本 主 义 尾 巴”那类的,后来败露了。记得里面有一句台词是队长在暴风雨里面对一大堆群众,当着拿把儿的钱广的面说:“除了钱广,谁来赶车?”只见天空中闪了一道光后,李仁堂扮演的男主人公冒着雨接过鞭子,高高的举在手上说:“我!”。那种表情和造型,足以震撼一个时代的人。记得后来,这部电影先后拍了两个结尾,第一个结尾好象是悲剧,一个小孩被坏蛋杀害了,可能因为正气不足补了一个新的结尾,那个小孩用镰刀把那个坏蛋砍死了,具体是不是这样,已经忘记了。

  很多人都会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这首歌,我学会这个歌曲,不是在学校老师教的,而是看了一部电影叫做《海霞》,是一个发生在海边的反特影片,描写解放军刚到海岛时,当地的老百姓都以为是国民党的军队,不敢接近他们,后来被解放军的所做所为感动了,知道是人民自己的队伍,革命工作就展开了。里面有个连长,教这个电影里的主人公小海霞唱的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因为电影看了不知多少遍,自然就学会了这首歌,我还记得当时儿童时期的小海霞,是现在笑星蔡明扮演的,那时看她的表演,你一定不会想到她现在在舞台上演小品时令人捧腹的样子。电影里也有一首插曲我也会唱,歌名忘了,是这么唱的:“大海边哎,沙滩上哎,风吹榕树沙沙响,渔家姑娘在海边哎,织呀织渔网,织呀么织渔网……”电影里呈现的是大海、沙滩、长长的渔网、还有赤脚拉网女民兵们,再配上非常抒情的音乐,感觉特别优美。《海霞》里有一个特务阿泰,是于绍康扮演的,拄着对拐杖,半截腿里藏着发报机,那时就经常和柱子他们几个研究那腿怎么整出来的,我说是找的替身,但最没说服力,柱子说是把腿折过去用绑腿使劲勒在一起的,这个判断还贴点边,事实可能也是这样,惟有小三儿的想法最绝,说是于绍康那个演员为了拍这个电影,献身艺术,故意把自己的腿掰折了,现在想起那时的一些幼稚的想法都能把自己的肚子笑疼了。阿泰在《海霞》这部电影里还有一句“经典”的台词“我是你哥阿泰呀!”相信很多看过这电影的人都会印象深刻,甚至有时朋友调侃时也会说上这句台词。

  还有一个电影演员,与这家乡这座山城还有这县城里的很多人有着密切的联系,这个演员就是扮演电影《董存瑞》里董存瑞的演员张良,他那时好象是被错划成“右派”,因为他老家是本溪县人,连山关还是下马塘的就记不清了,从八一电影制片厂下放到小市做了一名普通工人,在木材厂扛木头。他家落户后就住在“四委”,与我家住的二委仅隔了一个马路,那时我还很小的时候,对那时这位名演员没有一点印象了,因为没看过《董存瑞》那部电影,也不了解董存瑞这位英雄人物的事迹,那时最熟悉的英雄人物是白求恩、张思德、欧阳海、雷锋这些人,只是影影晃晃记得母亲上班带我去单位的时候,会路过他干活的地方,有时就叨咕他是演炸碉堡的董存瑞,也就这点印象,等到后来张良“摘帽”了,《董存瑞》重新放映的时候,我们那里的人才又重新开始议论他,也知道了他的夫人姓王,叫王静株,好象是苏州人,是个写电影剧本的,当时他们两口子和孩子下放的时候很掺,但家乡人民给了他们很大的帮助,邻居们对他们都不错,后来他们拍了一部描写我们那边一个废品公司的一个先进人物的电视剧《破烂王》,首应映的时候还回来过,就在电影院里举行了很盛大的欢迎会,很多老朋友都和他们两口子相拥而泣,那场面也真是非常感人的。

  有关小时候在电影院里发生的故事真是太多太多,想做全面的描写是不可能的,也只能写写有点代表性的,尽管是零星的片段,但也让我过足了回味童年快乐生活的瘾了,不知道为什么,参加工作以后,我几乎很少进电影院看电影,现在火的不能再火的那些大导演们,诸如冯某某、张某某、陈某某之类的人物,他们所拍的什么大片之类的东西,我都没欣赏过,即使是电视里和电脑里都能看的到我都很少去关注,不知道是小时侯看电影看的太多伤着了,还是成年以后心态变了打心眼里就抵触这东西,自己也说不清。不过电影院还真去过一次,那是前年的时候,在四川过年,老婆非要和我一起看一场电影,是什么纪念日我忘了,但电影的名字我真记住了,叫《金刚泰山》,就是美国的那个描写大猩猩的电影,两个人跑到影城,电影票加上给老婆买一些零食什么的,花了近一百块钱,我还和她嘟囔,看一场电影都这么贵了,真花这冤枉钱了,其实电影也真没什么好看的,她事后也这么说,还不如去吃一顿痛快呢…… 

 

     斜杨自叙体小说,已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触下方封面看手机版↓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9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9念家——燕东记忆29念家——燕东记忆29念家——燕东记忆29念家——燕东记忆29念家——燕东记忆29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9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8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8念家——燕东记忆28念家——燕东记忆28念家——燕东记忆28念家——燕东记忆28

    那时,在电影院放映的不光是对公众开放的电影,有时也放映一些只能是内部人员观看和针对特殊人物的电影,这些影片,有的是当时被“禁 映”的,有些含有很强的“政  治  倾  向”的,因为很多人想看而看不到,所以就更加显得神秘。当然,那时我还是个小孩子,脑海里还没形成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更缺乏是非辨别能力,也弄不明白这些电影里包含着什么,但是只要是没看过的,都想去凑个热闹看个新鲜。记得有这么一部电影,我想看过这部的人也许不多,哪年月的事儿也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好象是满世界推崇“白 卷 先 生”和盛行“革  命  小  闯  将”那个年代,电影的名字叫《反 击》,乍听起来会被误认为是一部打仗的电影,其实故事的背景发生在当时的某一个大学的校园里,主题大概是宣扬“读  书  无  用 论”那一套的东西,再深一层的寓意我就不知道了,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就是这部电影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到的,在我们那个电影院里也只放映了一场,而且那气氛整的也挺吓人的,除了我父亲他们几个放映员以外,其他的工作人员都换成了警察和当兵的,离放映前一个小时就开始请场,说是清场,其实和搜查差不多,连电影院里的厕所都要查看一番,好在那天我和柱子两个人胆子也大,背着我们两个人的父亲,躲在了放映室的一个存放扫除工具的小仓库里,那仓库平时也不锁,但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再加上害怕有点胆儿突突的,就藏在里面屏住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喘。冯三儿就没我和柱子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9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7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7念家——燕东记忆27念家——燕东记忆27念家——燕东记忆27念家——燕东记忆27念家——燕东记忆27

    回味了曾经在电影院里亲身经历的许许多多生活片段,因为过去的太久远,似乎已经缕不出头绪来了,所以就显得杂乱无章,但凌乱之中,每当眼前浮现出那些记忆中的任何一个细节来,都是那么的清晰和亲切,仿佛就像昨天发生的一样。我总这样想:“影剧院”这个曾经是唯一的娱乐场所因为时代的变革,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甚至随着“影城”和“院线”等新名词的出现,它已经成为让今天的许多年轻后生们听起来陌生的词汇。但就是这么个现在看起不起眼的地方,曾给我们以至于上几代的人带来无数的快乐,其印象之深刻和意义之深远,是现在很多人无法想象的。也正是因为电影院这个地方,是我曾经呆过的时间最长,洒下的笑声最多,留下的记忆最深,也是最值得我留恋的一个地方,我不厌其烦的用如此长的篇幅,回味在电影院里所经历的往事,也就不足为奇了。但即使用的文字再多,仍然觉得意犹未尽,每当自己在描述某一情节或者画面的时候,总会突然间撩拨起很多很多与之相关联的回忆……

   记得几年前我回家乡小市过春节,那时,我也已经是有几年在外面闯荡没有回老家了。当我踏着满地薄薄的新雪,在长江路上领略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时,欣喜和兴奋的心情是无以言表的,在感受这个小城进步的同时,也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26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26念家——燕东记忆26念家——燕东记忆26念家——燕东记忆26念家——燕东记忆26念家——燕东记忆26

     不过,我在后来还真的又见到过扮演“陈快腿”的那个演员。那时我已经上中学了。记得父亲在市肿瘤医院住院等着做手术,我正好放暑假去看望他,一次陪父亲在走廊散步的时候,一个人迎面走过来,我一眼就认出了是她,有些突然和兴奋,当然,也隐约的夹杂着几分羞涩。他也认出了我父亲,很惊讶的和父亲打招呼,最让我迷惑的是那次她竟然喊父亲为“×老师”,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很多人见到父亲的时候都习惯的喊他“×师傅”,老师这一称呼被用在父亲身上我还从来没听到过。她和父亲说话的时候,我在一边偷偷的打量了她,还是第一次在如此近的距离打量着我崇拜的偶像呢,她外表还是那么清秀,依然是那么好看,最大的变化是她穿着一身黄军装,衣领上就像戏里唱的那样:“革命的红旗挂两边”,不过没带帽子,如果从她的这身装束和神态气质,一点也看不出她在舞台上,曾经扮演一个无论形象还是言谈举止和真实本真的她完全不同的人物。我从父亲和她的谈话中,得知她原来就是市里下乡的知识青年,回来后又辗转去了一个部队的文艺团体,结婚后已经不登台了,转成了部队的一个文职干部,那次来医院也是看望一个亲戚的,大体说的也就这么多,还很关心的询问了一下父亲的病情,说一些安慰的话。让我没想到的是,当她注意到父亲身边的我时,竟指着我问父亲一句:“这是你的那小子吧?”。父亲点了下头。她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说:“一晃长这么高了,我在团里时,他还是个小不点儿,淘气的很哩!”说完她和父亲都笑了,但却把我说的脸上热热的感觉,我想那时我的脸上肯定红的一塌糊涂。不过心里却是很高兴的,起码我那时知道,小时候我在偷偷崇拜她的时候,她也知道在那个地方有我这么一个小孩子的存在,想到这,我的心里就顿时增添了很多满足感。

 

    斜杨自叙体小说,已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北屌丝寻爱记 第二章 (畏妻如虎)(修改稿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东北屌丝寻爱记》,并增加了很多东北元素,如果觉得这里更新的速度不够快,请点下方封面(本书天涯读书链接)继续阅读,已更新72万字。天涯注册朋友,点开阅读页请添加按钮支持下斜杨,码字好辛苦,期待你评分,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002(畏妻如虎)

那前儿,很多平平常常的一天俺是这样度过的。

星期天上午,阳光已经从蓝底暗花的窗帘缝隙中懒散的挤进来,熟睡的我迷迷瞪瞪的感觉被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抓着我胳膊轻轻摇动动着,睡眼朦胧中,儿子彤彤正用两个明亮的大眼睛望着自己。我懒散地伸手摸了下儿子细嫩的脸蛋,闭上眼睛喃喃着:“彤彤……怎么不让老爸多睡会?”

“快起来吧,太阳都晒屁股了。”彤彤指着窗户,操着稚嫩的童音,模仿我平时叫他起床时的语气。

他妈的小兔崽子,竟然学起老子来了,找削是不?心里骂着,但还是习惯性的用手掀开棉被坐了起来,伸了一个畅快淋漓的懒腰,嘎巴嘎巴摇晃几下似乎睡落枕的脑袋。脑袋慢慢清醒了,才意识到从昨晚睡下,还没见着老婆的影儿呢。也不知道昨晚这麻将干到啥时候,莫非又是通宵?

“你妈呢?”往头上套着那件缩了水直勒脑袋的套头毛衫,问了儿子一句。

彤彤爬到我身边,枕着旁边他妈那只宣了乎唧的绣花枕头,调皮的把两个腿举到天上,做着一开一并的动作说:“我妈没吃饭就走了,她说今天单位的一个阿姨结婚,赶礼去,给我煎玩蛋就走了。”

“哦!你妈还说啥了?”我边说边满床找自己那双忘记塞到哪儿的袜子。

彤彤灵巧地打了个把式坐了起来说:“我妈说,让你今天在家把地板和窗户抹了,卫生间泡的一盆衣服洗了,厨房的门关不严了,让你修,还有中午让你给我做饭。”

“我滴天,这不是把我当保姆使唤了,靠!下完了圣旨自己甩屁股潇洒去了,活都留给我干,已经下岗了还赶机吧礼,又不该他们的。这败家老娘们,纯属拿钱砸鸭子脑袋,”

我沮丧着脸,小声嘟囔着,不过这嗑我绝对不敢当着吴箐的面叨咕,那她非跟我翻脸不可,不瞒你说,就我老婆那三角眼一立楞起眼睛来,简直撼天动地,我是真怕呀,我这也就是趁他没在家自己快活一下嘴而已。

彤彤的耳朵尖,尽管是我牙缝里挤出来的唠叨还是被他听到了。

“爸爸,圣旨不是皇帝下的吗,我妈不是皇帝怎么也下圣旨?”

我被他这天真的笑逗乐了,无奈地解释道:“在咱家,你妈就是老佛爷,她说的话就是圣旨。”

“那爸爸是什么?”彤彤刨根问底儿。

我想说自己是李莲英,又怕这么说在孩子面前跌份,于是道:“爸爸是必须服从你妈命令的十品芝麻官。”

“那十品芝麻官是多大的官?”彤彤表现出他这个年龄的孩子最好奇的一面。

“就是比芝麻粒儿还小的官儿呗。”我用手指比划出一个掐小米粒儿的动作半闭着眼睛对着窗户瞄着。

“爸爸,我不许你做芝麻大的官,我要让你当皇帝。”彤彤的头扬得老高。

这句话话又把我逗乐了,我把头摇得和拨浪鼓一样,嘴唇吹着气突突出一连串的不字,然后轻轻掐鼻头说:“我滴傻儿子,那怎么行,我要是做了咱家的皇帝,天非塌下来不可。”

“不嘛,我就让爸爸做大官,要我妈服从爸爸的命令。”彤彤双手掐腰,极其认真的样子。

我又一次无奈的笑了,不过心里不仅一阵酸,能有这样一个好儿子,我石天依也算知足了。

“行,那我现在命令你,去那边柜子里,给我找双干净的袜子来。”

彤彤对我顺势做了一个行军礼的动作,麻利的从chunag上滚到地板上,爬到橱柜边,吃力的拽开橱柜上紧挨着地板的一个大抽屉,翻出一个挽成一团的呢绒袜子,转过身,一抬手扔给床上没防备的我。那袜子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打在我脑门子上,彤彤看我手挡着脸狼狈的躲避袜子的动作很狼狈,拍着手笑在那。

“好啊你,敢暗算皇上。”我便说边操起枕头要吓唬他。

儿子也不躲,他知道我只是做样子而已,站在那还是笑,露出满嘴的豁牙。

“行了儿子,别跟老爸在这贫了。麻溜儿回自己那屋把你昨晚扔在地板上你的那些玩具通通给我收拾了。看你那地板,铺铺拉拉连下脚地方都没有,你一回家里变成大市场了,小心你妈用笤帚疙瘩打你屁股。”

“我妈是让你收拾房间的,我晚上去我奶家了,要削也是削你,我写作业去喽!”彤彤说完,蹦蹦哒哒地跑出去了。

“那妈的,小兔崽子,都能熊我。”我骂了句……

整理完凌乱的床铺,胡乱的洗漱一番,跑到厨房就着半碟大酱淹的黄瓜咸菜,啃了半拉干硬的馒头,喝了碗已经丘成浆糊般冰凉的大米粥,算是吃了顿早饭。

打了一个饱嗝,系好花围裙,我走到卫生间,看见地上泡着的一大盆衣服,才想起结婚时买的那台新乐牌双缸洗衣机已经趴窝俩月了,洗衣缸的轮子不转,水也排不出去,甩干桶倒是能转,不过因为偏心,启动后里面叮当乱响简直和擂天鼓一样。这就预示着我只能充当洗衣机使唤了。我把洗衣盆、搓衣板、还有小板凳和洗衣粉都倒腾到客厅。找个靠门口的位置,在那里,透过卧室敞开的门,能看见里面的电视画面。电视里正播着一首流行歌曲: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就觉得这两句歌词很适合自己,于是跟哼了起来,记不住歌词只记得调,但我也能编,给改了词儿。

你总是心太软 心太软

把所有家务都自己扛

洗衣虽然简单

老干也烦

没有福气就别去勉强……

一鼓作气搓完满满的一大盆衣服,额头上已经沁出汗珠,脸上也粘满了水。电视里已经开播十点新闻,快中午了,才意识到午饭还没着落。暂时放下等待清洗的衣服,用毛巾擦干脸上和手上的水,到厨房淘了把米,用电饭煲把饭闷上。又回到客厅里把所有的衣物清洗了两遍,挂到阳台外面的晾衣架上。

衣服洗完不算完,还有一项艰巨的任务,抹地板。若是吴箐在家,我

分类:随心所欲 | 评论:0 | 浏览:4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3页/21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