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柳外斜杨天涯名博

此刻你浏览的只是若干率性而为的文字/我愿意停留在这样的时分/择个春日云淡风轻的午后/坐在花香茶香弥漫的窗口/听凭指尖下流淌些许亦庄亦谐的符号……友情提示:本博客所有文章均属原创,版权所有,谢绝转载!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14384
  • 开博时间:2006-07-12
  • 博客排名:第58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念家——燕东记忆62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62念家——燕东记忆62念家——燕东记忆62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60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60念家——燕东记忆60念家——燕东记忆60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9

  

念家——燕东记忆59念家——燕东记忆59念家——燕东记忆59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9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8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8念家——燕东记忆58念家——燕东记忆58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7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7念家——燕东记忆57念家——燕东记忆57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6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6念家——燕东记忆56念家——燕东记忆56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5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5念家——燕东记忆55念家——燕东记忆55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0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4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4念家——燕东记忆54念家——燕东记忆54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3

  

念家——燕东记忆53

念家——燕东记忆53念家——燕东记忆53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2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52念家——燕东记忆52念家——燕东记忆52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5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1

  

本溪风光(本版图片为斜杨老家松树台)

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念家——燕东记忆51

       前面说了很多家乡的野果子,还有一些我吃过的但叫不出名字的野果子,大都是比较少见分布也不是很广的。其实,在我的文中,很多果子的名字叫的也不是很准确,有的只是用了谐音,比如“蒲芬”这两个字,现在我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这两个字,小时候也只知道这东西好吃,从来也没在意,不过发这两个音肯定是对的,我们多吃过“蒲芬”的人恐怕也没几个人知道这种果子的名字该怎么写,不过听到这两个发音音一般就都会知道是什么东西了。还有象“姑娘”这种果子,字肯定是这两个字没错,但按家乡方言的发音,这两个字中,后面的“娘”字不是发“老大娘”或者“爹娘”的翘声,而是发三声,并且尾音稍长一点。至于为什么用“姑娘”这两个字命名这种果子,我也搞不清楚了,但以我的理解,可能因为这东西特别讨小姑娘们的欢心,都喜欢拿它来玩,再加上它熟透的时候颜色通红的俨然姑娘羞红的脸蛋儿一样,是不是这样,也只能算是我的一种猜测了。

   小时侯,虽然野果子吃过不少,但除了大部分是父亲上山采回来的以外,还有一些是在野果子下来的季节在街上买来或用粮票换的。自己上山采集山货的经历也有,但都已经是成年以后的事情了。小时候倒是也经常和小伙伴们往山上跑,大都是去玩的,并且去的都是县城周围附近的山,离家并不远,那时,虽然县城里还分布的大量的田地,但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一个县城的雏形了,并且,这个在山区里很少见的狭长并且平坦的土地,四周被连绵起伏的山峦和沿着山势蜿蜒流淌的河流包围着。如果站在平房遍布并且少有高楼的城里任何一个角落,不抬头向四周望去,根本就看不多远,视线几乎完全被起伏的山峦所遮挡。不过离我家最近的还是西边的几座山,因为东不远就是并不很高的而且平坦的“荒山”,也有管这坐山叫做“黄山”的,山上有被开垦的土地,种着高粱和苞米,山势由北向南延伸几里长,山的最北端是一座煤矿,溪田铁路就从这座山的山脚经过,荒山虽然不高,但顺着山边正好横着一条汤河,并不是很宽,河水也不是很深很急,但要爬这座山就需要涉水才行,或者从北边的铁路桥和南边的二五部队大桥才好过,这样需要绕很远的路。翻过“荒山”就是马平沟,住着几十户人家,还有部队的营房也坐落在这座山沟里,那时好象叫“特务连”,据说那时这里的当兵的都身怀绝技会点功夫。沟的另一面又是一座山,山脚也坐落的太子河边上,后来修建的观音阁水库就是从这里把滚滚的太子河拦腰“斩断”,所以这坐山要比它前面的荒山高出十几倍,太阳每天也都是从这座山上升起,远远望去,低矮的“荒山”在它的前面就是一座狭长的土包子。在我小时侯,“荒山”上面根本就没有房子,爬那座山也是夏天游泳或者冬天河水封冻的时候去,记得我上高中的时候,还和我的两个同学洪革和金红爬到“荒山”上面,坐在砬头上,听着汤河哗哗的流水声,远望着县城憧憬着小市的未来,但那次是逃课去的,好象是英语课连一节体育。

   不过清晰的记得,那次就在我们坐着的青草地边上扔着一个农药瓶子,上面印着骷髅的图案,洪革还打趣分析是不是哪个失恋的人想不开跑这寻过短见。在山上我们还曾预想过,将来能在山脚下修一座大桥,一直通到荒山顶上,然后在这边修好多高楼,就像山城本溪的那个样子,很多楼房都建在山顶上。后来这预言还真的实现了,修水库的时候还真的在这里修了一座大桥,并在荒山上修了条公路,把小市和马平沟沟口的水库工地连在了一起。有了这座桥和公路,山上就开始有很多房子了,后来开一次很大的运动会,就在荒山顶上建了一座体育场,接着就建了一座学校,就是现在的县高中……

   现城的北面太子河边上,就坐落着县城周围中算的上最高的山峰,我们小时侯都叫它“河北大山”,具体叫什么名现在我也说不上来,因为又高又陡,我也是在工作以后,跟几个同事爬过一次,而且爬到了峰顶,记得那时还是五月份的样子,刚开春,树还都没绿呢,水库没还没修,也没有小市通往水库大坝的那座大桥,过太子河要坐木船。当时我在车间木型班,主要是做一些机械零件的模型的,那时比较清闲,不象车间里那么忙,车间领导和我们关系非常好,经常锁门全班出去玩,那次就是两个主任带队,一个姓徐,我们都叫他大老徐,后来当过厂长。另一个姓沈,主管工艺的,和我现在的工作性质差不多,也比较年轻,不过我们比他还小,三个师兄弟还都没结婚呢。班长也姓徐,在家排行老五,我们就都叫他徐老五,还有两个师傅,记得一行十几个人,去的时候买了很多面包和香肠,那面包就用一根铁丝穿在一起,挂在一个人的脖子上,我还带了把刀锯,准备到山上弄根“粗榆”,是一种木质很细腻,并且坚硬不易变形的木材,可以做刨床。一队人马浩浩荡荡就去了,早上上班后九点出发,过了太子河从山的东面坡往上爬,那边不是那么陡,其实也没有路,就从树林和杂草荆棘中往上爬,那时早上还冷,都穿着毛衣毛裤,怕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气喘虚虚大汗淋漓了,到什么程度,就是我手上拿的那把锯,都嫌重了,还干脆撇了出去不要了,但还是邓师傅给拣了回来,再看小王脖子上挂的面包,面做的东西怎么能经的起树枝稞子的刮搡,已经掉了一半了。爬到山顶简直累的半死。“河北大山”开始还是比较缓的山坡,越往上越陡,几乎都是悬崖,在县城里看只有一个山峰,上去才知道是好几个山峰重叠在一起的走势。最靠北的那座山峰的悬崖中间有座山洞,上面有铁索延伸到洞口,据说这个洞很少人能进去,还听说里面埋着县城里很多人都知道的宝物,叫“九缸十八锅”,过去很多人来寻宝,结果宝贝没找到掉到了山崖下面去了。登顶时已经过了中午了,我们就座在这洞上面峰顶上的百年老树上休憩,吃着面包和香肠,极目原眺能看的好远好远,县城全景及周遍的沟沟岔岔都尽收眼底,那时才真正体验到站的高看得远。下山的时候要从这座山峰走到另一座山峰,连接两座山峰的路又高又尖,犹如斧头刃一样的,几乎骑在上面走。从背坡下来的那座沟名字好象叫“裤裆沟”,山坡既陡又滑,偶尔还会遇到悬崖峭壁,再加上山的背坡常年不见阳光,上面的积雪还都没化,雪深的地方没腰深,往下走时,几乎象兔子一样在蹦,有时也连滚带爬的,说是上山容易下山难一点不假。下了山,到了一个叫城沟的地方,再看所有的人,整个下半身都湿透了,整个一副狼狈相,那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记得出发时看到上午的漂车从小市车站开出来,驶往本溪的方向,回来走到太子河铁路桥的时候,正好也看到晚上的一趟漂车从本溪的方向开过来,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那一次真正累得是人困马乏。(15)

          斜杨自叙体小说《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3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斜杨小说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1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50

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念家——燕东记忆50本溪风光

       在家乡山里所盛产的所有野果子中,有一种我最得意的果子,那种甜美的味道知道现在都还让人回味。它是一种绿色椭圆型的小果子,俗名叫圆枣子,其实就是野生的猕猴桃,是藤子上接的果子,但比人工栽种的猕猴桃小的多,表面看起来光滑发亮,并没有很多毛一样的东西,里面也有很多小籽,可以随果肉一起吃,没成熟的时候颜色呈浅绿色,吃起来似乎有点涩的感觉,说不上来,反正没熟的吃不了几个就是,并且容易伤胃。成熟以后颜色就变成深绿色的了,并且果肉也变的异常柔软,不过天热的时候隔不住,要马上吃,不然就烂掉了。几年前我回本溪老家探亲,正好是圆枣子成熟了季节,回来的路上,就下车在公路边摆小摊的地方买了十几斤刚刚成熟的圆枣子,本来准备带回来给同事们尝尝,放在旅行包里从东北一路颠簸到了江苏,可能是天太热,再加上放在包里连挤再压的,结果到了地方再打开一看,烂成了一摊稀呢了,简直都不成个数了,一片好心最终被老天算计了。所以上山采圆枣子也要趁点早,果子还是发硬的时候就摘回来,就像捂山梨蛋子那样的放在箱子里闷着,过了两天以后圆枣子就会变的非常柔软。

  园枣子在我们家乡的很多深山里边都有,但我记的最清楚圆枣藤子多的地方还是关门山的沟堂子里面。很小的时候就随母亲单位的车去连山关的什么地方参观就路过那儿,那时坐的就是那种大卡车,上面放几排长条椅子,去参观的人都坐在上面,也没有棚子,所以一路的山色美景尽收眼底。只记得那时关门山的路很不好走,并且山势险峻,树木特别茂密,只不过那时去的时候是夏天,没有看到关门山特有的枫叶奇景。不过那时的关门山是真正的原始森林状态,人迹稀少,所以环境没有丝毫人工破坏的痕迹。

  上中学以后,我经常和同学一起去关门山玩,那时关门山还没修水库,公路走一半的时候就是土路了,骑着自行车在蜿蜒的山路上飞奔,一路尘土飞扬,经过香磨、朴堡、山城子、韭菜峪、缄厂堡这些地方,还有一些地名记不住了,反正要去的话得起大早就走,这样回来的时候往往是夕阳西下的傍晚了。一般去那里的话不是为了采野果子什么的,主要是去看红叶,关门山的红叶在我看来是人间最美丽的一景,其实,现在家乡人经常引以自豪并提起的,都往往是关门山的枫叶,现在的关门山也被国家命名为“枫叶之乡”“城市休闲的后花园”这样的名称,因为枫叶在人们的印象中太有名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枫叶的样子,就是加拿大国旗上的那个图案的样子,这种人人皆知的叶子当然关门山非常多,但事实上,秋天的关门山能变成红色叶子的树种有很多,还有一种叶子是圆的,如果枫叶红的时候是火红的颜色,那么这种叶子则是通红通红的,还有一些树的叶子到了秋末是金黄色的,所有这些绿的、黄的、红的、紫色的叶子才真正构成了关门山秋天的真正色彩,从远处望去,也才是真正的山峦叠嶂、层林尽染。   

   至于关门山的景色,博客里随文发了很多照片,这些比我的文字表达更能体现关门山的意境,不过我想说的是,图片再美也是静止的影象,如果欣赏关门山的枫叶,那还得真正的身临其境,在秋风中感受随风摇曳的枫树,那种美才是一种沁人心扉的感受,况且关门山的美景也不单单是红叶,只要你步入关门山里的每一条山沟,那么每走一步,那些陡峭的山峰、苍劲的松树、涓涓的溪流,清澈的湖水,无论你往哪个方向看,都会有惊喜。现在,关门山那已经修了一座水库,又增添了一处别致的景色,那里也已经是非常有名的风景区了,从小市通往关门山的路也已经拓宽,乘车只要半小时的路程。

  回头再说以前去关门山玩的事,那时骑车到关门山玩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因为在够堂子里走的时候,有时遇到坎有时遇到沟甚至有时就没路了,这种时候就要扛着车走,半道还不能丢下车,因为这样也走不多远,去关门山的山沟里,越是走的深就越有看头,实在不能带车走的时候,才把车扔到半路上,这样就可以钻到林子里去了,所以也经常遇到一些野果子,象圆枣藤子,往往它爬的很高,有的爬在树上,有的爬在石砬子上,在下面可以清楚的看到上面结的小小的青果,很让人眼馋的,这时无论想什么办法也要弄些下来,有的果子拿棍子就直接就能打下来,有的就要爬到树上去了,一般都是连吃带揣着。除了看到圆枣藤子可以让人兴奋以外,还能遇到山葡萄,也是藤子上接的,葡萄串上接着很小的深紫色的葡萄粒儿,特别好吃,你没吃过,吃过我们那儿的山葡萄,其它葡萄真就不想再吃了,我说的这些还真都不是扒瞎话。这种葡萄要最好吃的时候还是霜降以后,那葡萄被霜打过之后,就没什么酸味儿,那种甜我实在难以用文字来形容了。

  那时去关门山的时候,每次都特意选择秋天的时候,也专门为枫叶而去的,除了看一路的风景,回来的时候,总是折一些枫叶的树枝,就插在自行车上,在公路上走的时候,枫叶在风中摇动感觉特别的爽,经常还能看到路过的汽车和拖拉机上也插着枫叶,一路呼啸而过,也成一种风景。枫叶带回去,除了一些送给没一起去的同学,常常挑几个特别红形状也很好的当书签用,常常爱不释手。(14)

          斜杨自叙体小说《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3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斜杨小说   

触下方封面看斜杨新作品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们 135

听我说完,这小子一脸不情愿,为难的说:“这事儿我去好吗?和那娘们又不熟,再说我去了还不给你当电灯泡呀?”

“你可别扯淡了,啥电灯泡呀,就是陪着喝点酒,有什么呀,我也没少给你当电灯泡,每次脸都不红不白的,有啥呀?”我说了句。

肖锋听完,犹豫了一下说:“去也行,不过我那还一位那,咋办?”

肖锋指的是他的那个伴儿。我不加思索的说:“你问她方便不,要方便的话一起去呗,正好大家都认识下。”

“行,那你等着,我去问问她。”

肖锋说完,离开了,过了不大会儿又回来了,用手冲我打了一个响儿说:“欧了!没问题了,一起去。”

我一听高兴了,拍了他一下提议道:“那好,等黑曲儿完了咱们就去,就到二丫麻辣烫怎么样?”

肖锋赶忙摆了摆手说:“不中,不中,咱不去那儿。”

“怎么了,那不是你铁打的一个点儿吗?”我疑惑的问了句。

“没外人的情况下去二丫那可以,今个我不是还带着一个嘛,让二丫看见,俩下都尴尬,再说女人对这些都很敏感,最容易弄出麻烦来,还是随便找个烧烤店儿得了。”肖锋有理有据的和我解释着。

我一听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使劲儿埻(duǐ)了他一杵子说:“哈哈哈!你小子这是吃着碗里的还望着锅里的,考虑的还挺周到的,心思全用这上了!行那咱就去找个烧烤店。”说完,两个人便各自乐自己的去了。

大概九点半钟的时候,那个可以让肖锋大大的过一把瘾的慢曲儿跳完了,四个人从舞厅里出来,叫了一辆面的,按照肖锋指的方向,我们来到与那个二丫麻辣烫隔着一条街的小店,从肖锋那小子的轻车熟路,看的出来这地方也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

因为我和很少出来吃这些经炭火烧过的焦糊食品,所以点菜的事儿都让肖锋去做了,不大一会儿,一盘盘的生肉啥的就都上来了。

这家烧烤店的设备非常简陋,地上放着一个由汽油桶搁剩了一半儿改制成的炉子,上面放了一个刨花板的圆桌面儿,中间掏了一个窟窿,放在汽油桶上面,再在圆窟窿上放一个剪成了方形的筛网,那些生鱼生肉啥的就放在那筛网上烤,四个人一人一个小的折叠凳围坐在这个桌子旁,环顾一下这个小店儿,无论从哪方面讲,都不及二丫麻辣烫那讲究,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像这样的地方,最大的好处就是经济实惠。肖锋那小子不愧为在面儿上混的老手,想的十分周到,因为是给陈妍过生日,他还特意让那店老板去那弄回来一个生日蛋糕。等一切都准备齐了以后,四个因为跳舞而临时凑到一块儿的人,开始喝了起来。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3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触下方封面看斜杨新作品↓    

 

 

 

 

分类:逍遥屌丝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念家——燕东记忆49

本溪风光

念家——燕东记忆49念家——燕东记忆49念家——燕东记忆49

         山核桃也是我们东北山区的特产,这种核桃长的跟家核桃有很大的不同,不象家核桃那样溜圆儿的,而是一头尖一头圆的形状,颜色也比家核桃深,呈深棕色的,而且表面的纹遛比家核桃清晰,有点肚肚癞癞的,并且它的那层壳特别硬,家核桃一般在牙口好的人嘴里直接就能咬开了,山核桃就不行了,即使把牙咯掉了都丝毫损伤不了它,只能应用石头或者锤子砸,小时侯我曾经试过用火烧,能把核桃烧的从尖的一头张开嘴儿,然后再扁的用螺丝刀(江苏人叫起子)撬,即使是这样也很难弄开它,最好的办法就是硬砸开了。砸核桃的时候也有技巧,要找一个平坦一点的石头,最好上面有一小坑,正好让核桃屁股坐在上面,一只手把着核桃,一定要抓牢了,若是抓不牢固住,锤头砸偏一点,核桃准飞没影,然后用锤子或榔头砸核桃尖的那头,如果砸的准并且劲儿使的恰当,核桃就会从中间分成两半,所以砸核桃吃的时候还要胆子大,弄不好会砸到手指,我就曾经砸过手指,疼的在地上直蹦,以后就再不敢用手抓着核桃砸了,而是把核桃横放在石头上,找一扁鹅卵石砸上去,这样往往把核桃砸的四分五裂的,有时连核桃仁都砸扁了,扁是扁了,但这样就没有伤手的危险了。

   一般都是把一堆核桃一起砸完,连核桃壳子和掉出来的核桃仁放在家什里一个一个吃,山核桃仁儿也不象家核桃仁那样饱满,咬开后核桃仁整个掉出来,一个是一个的,山核桃仁的形状就象一个曲拐的形状,说的形象一点,就象听音乐的耳麦那个样子,有一个扁的肉连接两个想蒲扇样的肉儿,有的直接能从核桃壳里拽出来吃,但很多都会断在核桃壳很窄的缝隙里,手是弄不出来的,只有用尖东西往出挖,我就经常用家里母亲衲鞋底儿用的锥子抠核桃仁吃,有时也用两寸半的洋钉子抠。山核桃不仅能吃里面的核桃仁,还能玩儿,我小时侯就经常和柱子还有小三儿他们拿着核桃耍,一人挑两个圆一些的核桃放在手里搓,有的喜欢挑大的,有的喜欢用小一点的,不管大的小的要两个一般大,并且形状一模一样的,开始的时候核桃表面是凸凹不平的,放在手上搓时间长了,就会越来越光滑,并且颜色也变成了暗红色的,据说是因为经常放在手上粘了人的血脉才变成红颜色的,有没有道理也只是听说的,不过经常搓核桃可以活络手指筋骨这一点还是真的。有时也把很小的核桃用锯条锯开做成带把手的篮子形状,因为前面说过山核桃的壳非常硬,做成的小玩意也不容易坏掉,可以用来做钥匙串的饰物。

   山核桃树在我们那的山里边分布很广,属于阔叶树种,几乎任何一个沟堂子里面都见的到,能长成林子,还没长成大树的时候主干和支干都生的非常直,并且呈结骨生长的,树皮的颜色类似那种银灰色,在没枝干的结骨上还长着象猴脸儿一样的形状,通常是一边一个背对着在树干上,山核桃树通常能长的很高,而且树的枝干和叶子都在树的最上部生长,树的主干也长不很粗,这种树的木头在我们那叫“核桃楸子”,因为年轮很清晰,破成板材后上面的木纹非常好看,与另一种叫“刺儿楸”的木材一样,是做家具非常好的面料。因为林子里的山核桃树长的很高,树皮也很光滑,很难爬上,所以核桃果子刚成熟时很难直接从树上摘下来,只有等它熟透了自己掉下来,所以一般都叫上山拣核桃,那时侯树底下会掉很多核桃果子,一般都用面袋去装,不过有一样,核桃掉长在树上时,还是一种绿色的果子,核桃其实就是这种果子的果核,熟透了掉下来时,果子皮已经软了,很多都会摔破,就淌出里面的发粘的果肉,成稀糊装的,颜色是黑不黑紫不紫,所以拣山核桃往往是袋子和手全都成黑的了,粘到衣服上不容易清洗掉。拣回来的核桃一般都象刚采回家的榛子那样放房顶上让日头爆晒着,待果皮和里面的“墨汁”干透了,再清理出来,这样就可以砸着吃核桃仁儿了……

   山里还有一种植物也值得一说,这种植物不只是秋天才结果,夏天的时候就能见到它的果实了,这种东西我们那管它叫“姑娘”,有时也叫“红姑娘”,它并不是一种树,应该是一种草本植物,能长到一尺到两尺高,并不是单棵的生长,往往看到了就是一片,是一种在土里连根生的植物,用它的籽可以在家里的园子里种植,种一次以后每年都自己长出来,“姑娘”的果实生的很独特,像灯笼一样的薄皮包着圆圆的果实,开始是绿色的,到成熟后就变成了红颜色,所以还有人管它叫灯笼草,据说它在药书上的名字叫酸浆,在我们老家很少这么叫的,不过倒是春天采山菜的季节,我们经常采一种植物也叫“酸浆”的,也是草本植物,没长叶子的时候从土里长出很直的茎,有骨结,大的有手指粗。那茎生的很嫩也很脆,剥了皮子可以吃,很酸的味道,所以也管这种植物叫“酸哧溜”,因为春天才有这东西,和秋天结果的“姑娘”是不是一种植物,到现在我也没搞明白。

   在小的时候,“姑娘”这种小果子在我们男孩子眼里只是用来吃的,因为它红了以后吃起来很甜。女孩子就不一样了,不仅吃它,还用它来吹响。先把“姑娘”的果子拿在手里揉软乎了,再找来一根针,在它的蒂把那把里面的小籽儿和果肉一点点的透出来,把里面掏空后放在嘴里,小口朝外然后吸气,让“姑娘”的空肚里面填满空气,再用牙轻轻的咬,空气挤出来的同时会发出象羊叫一样的声响,也挺好玩的…… (13)

          斜杨自叙体小说《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3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斜杨小说   

触下方封面看斜杨新作品↓    

 

 

 

 

分类:本溪风光 | 评论:0 | 浏览:1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们 138

扛着沉重的脑袋回到家,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赶紧躲进卫生间,先把身上穿着的那件白衬衫脱下来,光着膀子在那儿把衬衫的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确信没有什么痕迹之后,又重新穿上。我之所以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前一阵子肖锋和我讲,有一次在舞厅和二丫跳黑舞,大概亲昵的动作做大了,衬衫的领口的侧面留下长长一条儿口红印儿,被他老婆陈丹在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为了这事儿,陈丹审问了肖锋好几天,在证据面前,肖锋百般解释也不好使儿,两口子僵了
好一阵子。所以这事儿让我记在了心上,以后再去舞厅玩的时候,除了倍加小心以外,每次回来都会细心检查,绝不留下一点儿蛛丝马迹,我可不想让肖锋的那种疏忽发生在自己身上。

收拾完了,先到彤彤房间看看熟睡中的儿子,按量台灯,翻了翻他放在写字台上的作业本,然后才蹑手蹑脚的返回到自己的房间。听着从吴箐那边传来的轻微的鼾声,确定她也已经熟睡了,这才摸到自己这边躺下,本想尽快眯糊着,没想到翻来覆的去也难以入睡,脑子里混糨糨的这个乱,那些稀奇古怪的思绪,驱不走赶不散。想的最多的,还是刚刚发生在陈妍家那让人心惊胆战的情景,真的感到后怕。那一幕发生的时候,假如我当初对她的想法再多那么一点儿,抑制力再差那么一点儿,那天喝的再迷糊一点儿,就是这么一点儿半点儿的事儿,如果越过去,那我真的会把持不住自己那邪恶的欲念,说真的,在那一刻,看到陈妍这个熟的透儿透儿的女人那白皙的大腿和丰满的胸脯,我真想把她干了,结果我却选择了冲动的另一个极端,那就是冷静和逃脱。看到这儿你可别笑我傻,送到嘴边的一大块肥肉都不吃,而且不止是一次送到你嘴边。我相信,这事儿要是放在你们谁身上的话,指不定就循序渐进顺理成章了。可我没那么干,这和傻不傻没有什任何关系,归根到底,还是骨髓里始终残留的那种叫做胆怯的东西占据着上风,让我在冲动面前望而却步,重要的是,虽然在那个时候,我和吴箐在感情上已经有点同床异梦貌合神离的意味儿,但我始终没忘记自己对这个家还有一份责任,也不想冒着风险做出一些越格的事情来破坏这个家庭已经摇摇欲坠的平衡。更重要的是,想起自己的儿子彤彤那种责任感就更加强烈,对他来说,我知道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对他的成长意味着什么,关于这一点,是排除一切借口重中之重的一个理由。即使到了现在,它也是不可替代的左右我某些行为的关键所在……

第二天,有和肖锋碰到一起的时候,我把这件事儿一五一十的和肖锋说了一遍,那家伙捂着小肚子乐的差点岔了气儿。

     本书为真实情感经历改编成的自叙体小说,更名为《屌丝逆袭:虚拟的女神》,请点下方封面(天涯读书链接)看更多,已更新74万字。期待你支持,谢谢!

点下方封面看电脑版   

 

触下方封面看斜杨新作品↓    

 

 

 

 

分类:心情故事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3页/214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