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赐子心天涯名博

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7
  • 总访问量:95385
  • 开博时间:2015-03-15
  • 博客排名:第7954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6-05

费尔奇圆

2020-06-05

冷自知胺

2020-06-05

皇天意

2020-06-04

hb6

2020-06-03

ty_fightin..

2020-06-02

sspp803

2020-06-02

若芊我芊n

2020-06-02

威龙1985

2020-06-02

辜颖

2020-06-01

知白守黑

2020-06-0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漫画城市一瞥

漫画城市一瞥漫画城市一瞥漫画城市一瞥

分类: | 评论:2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画午夜猥琐男

漫画午夜猥琐男漫画午夜猥琐男漫画午夜猥琐男

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是一次演播

“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演播,所有的烦恼全是因为想多,什么能使你快乐就及时行乐,不然你的人生就全都费了…

 

人生本来就是一次演播,演的好坏都是你的所得,它不需要任何人的干涉,更不要天天把自己折磨,那样下去你的人生就一定费了…”

 

黄渤在舞台上唱着这首歌,在优美的旋律中所有观众跟着摇摆,在他微笑着唱到“你就费了”的时候来了个后空翻,甚是惊彩

 

在观众喜极而泣之时,一个矮小削瘦的穿着英格兰裙子的老男人在另一个舞台上也唱起了这首歌,观众还是那一批,是二十年前他们年轻的样子。他微笑着“…你就费了”的时候也来了个漂亮的后半翻

 

黄渤成功演绎了一个老者的经典歌曲,我成功地将他们拉入梦中,真是一个特别美好的梦,大家都在跟着哼唱,歌词极具感染性。在歌声中渐渐醒来,窗外那只鸟还在讲它那大舌啷哩的话:你是谁?你是谁?你是谁

 

很遗憾,拿起手机打开微信,随着信息的不断跳出,已忘记梦中歌词,不

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风

有风,在身体周围匍匐。

你不安静的原因是看不见的各种行为,不是人与人之间,而是人与万物之间。

还有光,同风一样可以侵入身体。

你所感知的冷暖蒙蔽了感知的更深的层面,它们可以改变生命的路径,痕迹。

倘若只满足于生活中的各种具体表象,就是生命的一种肤浅;倘若追寻那些人们认为的虚无缥缈的不切实际,也许就是生命的终极真谛。

还有声,有形有色,无论见与不见,它们都影响着一个生命的存在,决定着这个生命的另一个世界

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活成了一个无脸男

显然接下来的漫画不同于《千与千寻》中的无脸男

 

《千》中的无脸男是个神秘的鬼怪

 

看起来很可怕,也仅仅是因为戴了一个白色的面具

 

并非没有脸

 

虽然他被拒绝而做出了一系列的过激行为

 

但他心地是善良的,渴望交到朋友是他的初心

 

而我下面的漫画是简单诠释一下当下男人

 

之不要脸

 

也就是龌龊无耻的养成

 

当然,这是一个社会的悲哀

 

并非是一个人的错

 

作为一个无脸男的我也许经验不足

 

但也是竭尽了全力将它画出来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90岁日本心理医生的人生处方(漫画)

如何度过一生,才不会辜负生命

 

这是每个人都需要面对的人生终极问题

 

它使我们迷茫

 

甚至一度使我们丧失对生活的热爱

 

对生命的珍惜

 

有一位叫中村恒子的日本老奶奶写了一本书叫

 

《人间值得》

 

乍看以为鸡汤一本,实则不然

 

当70年心理医生的她用她的智慧征服了无数读者

 

下面是她的书中金句,相信总有一句让你豁然开朗

 

消解心头烦忧,发现“人间值得”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你点美好

给你点美好给你点美好给你点美好

分类: | 评论:1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使者

台灯摔倒了,将摔倒在梦中的我

拉了起来

不情愿看见现实

我拒绝睁开眼睛,它过于劳累

没有任何一颗心看到不会悲伤

然而也只有一颗心知道

并选择了无视

 

头脑是残酷残忍的

刽子手

它总是站立于明暗之间

挥舞利刃,忙个不停

 

梦是真实中的真实细节

它不会像讲故事那样绘声绘色

它只会像幅抽象的画

你看懂了,它也就有了意义

 

现实总是不断,不停地让你

使你去面对

然而在你每次重装上阵后都会发现它不过是个懦夫

它只会变幻而从未坚定过自己

不让每个人看清楚

 

台灯也是一样的

是个变幻莫测无常的存在

它更像是一个使者,一个喜欢给寒冷的人披上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忧愁写入深夜

我可以将我的忧愁写入深夜

即便手再三的颤抖

我也认得清我那混乱不堪的字迹

 

可是我不能将它撕碎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

无法将其团起,无法将其掷于火炉

 

它习惯在夜空飘荡

每当我思虑万千从而沉沦的时候

它就会向我慢慢靠近

 

我将我那持续不断地忧愁继续写入

总好过它在我的内心深处的折腾

也许它是对的

 

它将永载我的这篇日记

无数的忧愁,沉沦

永久的靠近,写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见手掌血肉四溅

窗外的鸟不停的在说你找谁,你找谁,你找谁…

我隐约记得一个晚上做的七八个梦,第一个和最后一个最为清晰最为痛苦

最后一个是手掌血肉四溅,在被要求抽血的人中我成了最后一个,一个同学嬉皮笑脸着没忍心下手,因为他是实习者,而另一个非常专业但看我一眼后决定换个工具,一个电钻钻入掌心,我痛苦难堪忍耐着,冥冥中感觉到他们做砸了并很不在乎,可以感觉到他边钻边想:这个手掌钻得太深,需要止血液,给它做个手术。

我在极度惶恐中醒来,依稀感到左手掌的不适,不止记得梦中掌心已被抽过一次血,伤痕犹在,更为记得掌心的血肉横飞。

听着窗外这只鸟的叫,忘掉了中间的五六个梦,我没把它全部记下来,如果想,我想可以再记下两三个。

说第一个吧。我渐渐睡去,一个黑影拿着手电筒照出的一束光在黑暗中来到我的身边,我知道那光不是来自手电筒,它更为扩散也不够光亮但就在眼皮外晃来晃去地照着像似在找什么,我知道我在做梦,就这样逼着自己在不安中睡去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中的礼物

翻过一处突兀森郁,我和我七的儿子眼前一亮,一条大河映在眼前。我愣了几秒顺着河流去的方向看去,一个壮阔的河弯转角处激流摔了下去。

 

河中露石处一个男子在跳动,我们四人开始一起游走,我们交谈着,两个孩子围转在身边,我们像是一样的游玩理念,根本不理会孩子是否危险,他们耍得很欢畅,就这样我们走在这个荒野之上。

 

他推开一扇木门,他的儿子钻了进去,他示意我和儿子进去。我们带着疑惑进了去,是他们的家,简朴的房子建在一个坡上,我们一起走向窗前,引约看见窗下零零散散的瓷器。

 

他拿了一个东西给我,他的儿子也拿了一个东西给我的儿子。我们得道别了,这很遗憾,我和我的儿子在得到纪念物的时候明确知道了这是他们的家。

 

我们没有礼物,但是我们不能就这样走,我的儿子也好像这么想的。“好吧,孩子,”我对我的孩子说:“用我的吻做礼物吧!”然后他亲了下他儿子的额头,我亲了下他的额头。

 

梦醒,在未

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漫画童年糗事15张

漫画童年糗事15张漫画童年糗事15张漫画童年糗事15张

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争争吵吵,因为一晃就老

不要争争吵吵,因为一晃就老不要争争吵吵,因为一晃就老不要争争吵吵,因为一晃就老

分类: | 评论:1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生日的梦

9点50再睡,醒来刚好10点50,又是在一个梦里醒来。别问我有多少梦,那就太多了,只是有时候懒得记,今天记也是想忘记还款,此处自嘲有几秒。

 

教室里我一个人在电脑上敲着“赞美”两个字,不是拼音敲错,就是闪退,怎么敲也敲不出来,我并不急躁,这种事虽不经常却也有过。还在耐心着敲着,教室门开了,进来的人似熟非熟的七八个,有说有笑的如同古惑仔般的酷帅。大家来到我的左侧墙角并未看我,议论着他们的计划。这好熟悉的场面,我在梦里想着,这是上学时的绘画教室,我坐的地方就是那个座位,这个时间经常是一个人在晚自习上写毛笔字,冷不丁会有几个同学进来聚堆闲聊。

 

他们打扰我了吗?没有。我依旧敲着“赞美”,冷静一下吧,实在敲不出,我心里想着然后看了一下他们并问:你们这是有节目?

 

有人说:是,但没带你

:那你们是对的

有人说:杨柏林过生日

:杨柏林?(小学同学并同村)在哪?哦,这(坐在一个课桌上的椅子上)

有人说

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爆苞米花的梦

昨晚0点睡,却1点还在寻思今天的信用卡5千多还款如何还?不到6点听见窗外鸟的叽叽喳喳,醒来推了推漫画,就是到处发,然后还在群里现学现卖(前几天在《人是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中学到的)简单讲了下怀疑主义和教条主义。

 

9点左右困了逼自己睡一下,这一逼又逼出个梦来。我在爆苞米花,用烤箱,然后坐在一旁等,好大的焦味,烟味。烤箱已经被烧没了,苞米花也是,眼前是一个烧得黑黑上地炉盘,上面没有火,但看上去烤箱是它烧没的。我怎么会把烤箱坐在炉盘上烧?

 

开始紧张,然后看见炉盘上有微蓝的火,迅速关了炉盘阀,再低头去关煤气阀(这个操作显然不对)。低下头看见煤气阀周围着着蓝火的火,忽大又忽小,慌乱中伸出手使劲儿的拧着。手没灼热感,火小了,呼嗒呼嗒的渐渐灭去,在此其间,我意识煤气瓶的狂热,无力逃脱,无动于衷地等待着一个爆炸,带着极度的恐惧醒来,睡时不到二十分钟。

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7页/99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