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854
  • 开博时间:2015-02-27
  • 博客排名:第14826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暴雨来袭

  天大旱,地生烟,禾苗萎枯,盼雨。预警七天后有雨,望眼欲穿。再造势,暴雨将至。明知是灾难,还是盼天降山大雨点。

       深夜犬吠,起,水没庭院。登楼西望,汪洋桑田,如是大喜大悲,深夜暴雨正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言自语

让一棵草渐渐枯萎就是不再给它阳光和雨露,让它无力跋涉黑暗与饥渴,还来不及自嘲与抗争,只能接受命运的捉弄,在孤独里默默死去。

这世界永远有阳光照不亮的黑暗,也有雨露始终到达不了的沙漠。

我的心在六月里降下一场黑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言自语

1.对你伤害最重的往往是离你最近的人,而远处只是有毒或没毒的风景。

2.没在你生活里发生的同样也不会在梦里有结果,梦不是生活的续集。

3.等一个人,她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出现,这如同信仰,上帝或神永远都不会显灵,但它似乎与你同在,这  事关灵魂的救赎吧?

4.技术的进步使不可能成为可能,也使可能变成不可能。技术的进步可使一部分人获益,也可使另一部分人受到伤害。

5.进入恶性循环的社会,都想找个出口,或者是出路,或者说出头之日,或者说找个头或尾,可能吗?反正我没找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

 

 

春天虚拟了一个我

我在四季里寻觅那个春天

捕风捉影的孩子

走过半个世纪

她只在我的文字里瘦成

一缕朦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炉火

七月流火

炙烤每一片肉与树叶

汗水浸透了又一个荒年

蝉们高唱天朝盛世赞歌

我却仿佛置身于陌生的星球

空气里着了火

没有人做翻译

让我怎么活

一个被谎言绑架的世界

许多人选择了沉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俺稀罕

纵然每日粗茶淡饭

我还是稀罕你九十九岁的容颜

烤瓷的门牙

星光璀璨

温火煮熟的老玉米

你要细细嚼 慢慢咽

你问我想吃啥

我要吃地瓜面饼子就着咸鸭蛋

你要亲自下厨给俺弄

我要吃大葱卷煎饼

你给卷

豆腐脑儿我可咬不动

你喂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姐夫

 

 

姐夫一生和稀泥

泽东泽西来聚义

霸业未成人已老

二世逐鹿中原泣

愚民代代盼明君

未见虎豹食树皮

谎言欺世伶俐齿

洪水滔天江决堤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燕子

燕子

 

        自从陈胜、吴广大泽乡举事成辉煌一笔,那史记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的话便深入人心矣。鸿鹄不常见,燕雀却是司空见惯。这燕、雀都与农家挨得近,习性也像极了农民。你瞧!它们都尊奉一夫一妻制,都喜欢在人家房顶或屋檐下垒窝筑巢,养儿育女。你听!那东家长、西家短的,那帮麻雀整天叽叽喳喳个没完,燕子却不这样,它们含蓄安详,偶尔相互聊几句流利、悦耳的燕语,像一门优雅的外语,总之,燕子像文化人儿似的,很小资。家雀却粗俗而自私。

        燕子与家雀都喜欢帮着农民干活儿,燕子捉地里的虫,飞起来像溜冰场上的舞蹈家,身形也秀气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佳节之前

趁着

麦粒儿在身体里的余热

为远方秉一炬火把吧

那个爱的人

一定累了

节日静静地

如约而至

我们躲在热闹的角落

思念着

心里留着最美好的祝福

健康着

快乐着

彼此

彼此

热泪流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

春来,乍暖还寒

 

草木殷相盼

 

我在风口驻扎

 

看,飞逝流年

 

不惑,落荒而逃

 

没有谁打败过春天

 

能被带走的

 

只许流云 飞雨

 

留下花开万重山

 

我苦苦寻你

 

我的春天

 

我愿在传说中的玉门关

 

陈兵百万

 

以最宏达的阵势展开双臂

 

拥抱你

 

一个永远不被带走的春天

 

&n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雨

 

 

夜淹没了我

欲念  歇了

只余一堆躯壳

听窗外的雨诉说

单调的鼓点 似木鱼清音

没有主题

异乡人  心静为家

与世无争总不得

涸泽而渔 上房揭瓦

那惊慌的麻雀哪儿去了

夜雨幽咽

隐忍的灵魂遁入黑夜

古老的村庄睡了

而我像携着雨的乌云

流浪在每一个清冷的村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字经

风中鸟

彼岸桥

江边翁

渔家傲

南山马

北海礁

鱼尾纹

九头鵰

燕山雪

金钱豹

一剪梅

大红袍

相思树

老来俏

花非花

樵非桥

梁山伯

后悔药

我是谁

不知道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恶梦

 

 

我还没有走进我的故事

我还没有明了今生 来世

已泪雨滂沱 

泥泞了我的世纪

听老姐姐讲一个有关沉冤的家族

比屈原更屈更久更暗无天日

流放许多的青春  孩童与老朽  鲜血淋漓

勾起我许多有关儿时日食的阴霾

像是在听别人的故事

与我 与她都有刻骨铭心记忆

死掉的一个时代

把无辜踩入烂泥

逼我屈辱偷生

逼我与整个的别人的世界为敌

你知晓一个人来到世上就肩负重罪的吗

生为奴婢  屈辱磨蚀幼小的生灵

我寻找了半个世纪

却没有找到我的一个敌人

敌人都老死殆尽

留我作甚

只余

记忆里那个懂事的少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自聊斋

     

 

       某村地亩摊丁,均而分之,新政伊始,由地保代收地租,除却交足皇粮,余者皆私下倒卖分肥以挥霍,而后,税免,对肥、药、种子等农资苛以重税,暗中抬高小农种地成本,此隔山打牛之法甚妙,废了地保之职,留免税之美名,如此欺世盗名不觉已三十余年矣。今,地保热衷于招商引资,卖地牟利。几千年饿不死这帮厨子。

       话说有两家挨墒种地,一强一弱,强者嗜”侵地边“,即年年蚕食邻家地边,以此结怨久矣。弱者妻嫌夫懦弱,弃之而去。一日,这两家又因地界起争执,强者父子将懦夫暴打,懦夫忍无可忍,南市买长刀,守地边,待强者儿来,一刀斩其首,那贼父奔来,亦毙命,后有村氓报警,懦夫被就地正法。

     呜呼,人皆天生好斗耶?抑或分田单干埋祸端?昔,地亩悉归国有,村氓结社结队分片耕种,白天种地,晚上开会批斗地、富、反、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罐儿八宝粥

 

 

       诺基亚闹铃被定在四点半,闹铃响了,却怎么也爬不起床,再睡一会儿吧,一会儿就五点啦,起!去了市场,市场漆黑,连个照明的家伙什都不配置,这个姜蒜交易市场只知道一辆车入场收费二十元,过一次磅收五元,真是俩铜钱做了一副眼镜,光看见钱了。废话少说,黑咕隆咚的大棚底下已经排了两行卖姜母的车,很多人都拿着手电筒,还有的戴着矿工样的头灯,为了看清姜母的成色,以质论价,讨价还价呢。我的两千六百斤姜母卖了9角每斤的价,已经很理想啦。在这之前,我只卖给一个贩子,无论再晚,他都开门收货,只给七毛五每斤,客气死了、热情死了,就是不发个高价,人啊,就是这样,阎王不嫌鬼瘦。

 

         回家已经七点了,点点毛毛,多了七张大红的毛主席像,拿出一张给我的驴加些草料,我却没顾上吃饭就出发了。一直向东进发,路过三个乡镇驻地,什么大馅儿包子、豆汁儿油条、潍县火烧、兰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7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