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的代言人

本人的网络小说《众生心魔》在云起书院连载中,希望各位捧场。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396
  • 开博时间:2015-02-1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游戏

       小时候没啥玩具,爸爸用竹子做的顺风旗算一个,说是顺风旗,其实就是竹子做的风车,将四根竹子削成薄薄的竹片,然后在竹片顶端钻上孔,套在一根细竹竿里。再找有孔的竹竿截一小段套在细竹竿顶部,起到固定竹片的作用,相当于一个螺帽。顺风旗做好了,我们就把它插在长长的竹竿上跑来跑去,引得风车不住地转,就觉得特别有趣。

       陀螺也算一个,将一块木头削成上大下小的圆锥体,表面修得平整光滑,在尖尖的底部钉上一颗铁珠,这样转得快。打陀螺的绳子也是有讲究的,一般的绳子绵软无力,打起陀螺来不够有劲。最好是用机器皮带,撕下几绺,缠在削得光滑的木棍上。抽起陀螺来,那声音震天响,啪啪,陀螺转得别提多稳当了。可是机器皮带哪有那么好找呢?我们知道村子的年糕经常会有坏掉的皮带换下来,于是趁没人的时候偷偷溜进去,撕扯一些。找齐了装备,跟人去斗陀螺,那是特别有底气的。

       香烟壳也是我们的好玩具。把香烟壳捡来,小心翼翼地撕开,拿掉锡箔,留下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毽子

   小时候最常见的消遣就是踢毽子。

    毽子有纸毽子和羽毛毽子。纸毽子制作起来相对简易一些,只需要拿一些不要的废纸,一张张剪成梳齿状,然后把连接的边沿折成若干折,用针线穿起来。二三十张纸流苏一般能穿成一个较为蓬松的纸毽子。纸毽子踢起来轻快稳当,不容易掉下,但是由于是纸做的,质量较差,往往经不起半天折腾就阵亡了。幸好制作工序简单,因此我们也是乐此不疲的。

    相对而言,羽毛毽子制作起来就需要费点心思了。首先需要一个中空的铜板,也可以用类似的金属片或大一点的纽扣来代替。然后就要想方设法弄到鹅毛。而且这鹅毛必须是翅膀上的硬羽。剪下硬羽底部的管子,用剪刀在一端剪开四个口子,拿针线固定在铜板或纽扣上。接着需要寻找漂亮的羽毛。这次需要的羽毛是鸡毛,比鹅毛柔软,纤细。为了追求毽子外形的美观,我们一般老早就开始在村子里转悠,物色可以为我们提供漂亮羽毛的公鸡。等到过年前这只大公鸡被宰杀之后,我们一群孩子一拥而上,对着簸箕里刚从热水里褪下来冒着热气的鸡毛精挑细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江山不改,秉性能移

    记得小时候最不喜欢吃冬瓜,爸爸种的大冬瓜每一个都有十多斤重,像个懒猪似的躺在地里。每次一到冬瓜成熟季节,下饭的小菜差不多天天是冬瓜。如果新鲜的吃不完,妈妈还会把它们切成一分米见方的小方块浸在臭卤汁里,撒上盐腌上几天,做成臭冬瓜。取出一块上饭锅蒸,弄得米饭上都是一股子臭卤味。还有茄子,也是自家种的,从七月初到十月末,还吃不完。没有现在的鱼香茄子那么色香味俱全,大多都是饭锅上一蒸,放点酱油,或者腌制半天,做腌茄子。反正没什么油水,也不好吃。还有吃不完的土豆、青菜、芋艿、蚕豆、毛豆,看着就觉得没有胃口。偶尔家里开开荤,会买些上门叫卖的鱼贩子担上的带鱼肉。美其名曰是带鱼肉,其实就是带鱼碎末子,解解馋。还有托做生意的人带块肥肉来,增加点油水。真的是肥肉呀,找不到一丁点瘦肉。不过拿它蒸干菜,猪油把干菜滋润得油光发亮,这味道真是没的说了。

    家里也养鸡养鸭养猪养羊,但不是逢年过节是吃不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龙须笋和眼镜蛇

    过了端午,天气渐热,又到了蛇虫蠢蠢欲动的时节。野山笋也抽得满山都是,有燕笋、节头蓬笋、鳗笋、掼碗笋、苦笋、龙须笋等。前三种都很鲜美可口,后三种则遭人嫌弃。掼碗笋顾名思义就是不合胃口,让人都忍不住要摔碗的节奏。苦笋口味苦涩,山里人会直接无视。而龙须笋长相华美,笋形修长秀丽,笋尖流苏飘逸,笋壳青黄赤金,煞是好看。但其滋味粗糙,并不为世人所喜,最多也就小孩子会折上一根,去了壳,取最长的中间段,一头留节,一头开口,当哨子吹。可是据说龙须笋下常常会盘踞毒蛇,因此大人经常告诫孩子不要贪图龙须笋的美貌,以免碰到危险。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不起,知了

        骆宾王写过一首诗:西陆蝉声唱,南冠客思侵。那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露重飞难进,风多响易沉。无人信高洁,谁为表予心。诗中以蝉的口吻表达自己的怀才不遇,蒙冤难白。虞世南也有类似的作品: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借知了的形象表现自己的清高。每每读到这两首诗,我总会情不自禁地联想起童年时候的蝉,也就是自以为是的知了。那时候它的形象在我心目中绝对没有如此丰富的内涵。它充其量不过是小时候的玩物,来这世上匆匆走了一遭,聒噪几声,遭人嫌弃。

       初夏时节,在竹林里,偶尔能看见土里钻出白色的花,大概四五根细茎,看起来有点像金针菇。小孩子若是发现了它,一定拿跟棒头来掘。刨开泥土,白花的底部拖着一个知了形状的物体。我们叫这个知了花,其实是知了的幼虫在未出土前就已经死了,身体被真菌寄生。这种知了花也算是冬虫夏草的一种,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可是因为数量不多,因此也鲜有人挖掘知了花去卖的。知了的幼虫就是生活在土里,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或许是漫长的十七年,幼虫才长成成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竹林人家

小时候房前屋后,翠竹参差,成片的竹林将每家每户包围成一个天然的竹林小院。山风阵阵,竹叶沙沙,偶尔有黄叶摇落,扑入黄土。这山林是每家每户的聚宝盆,山里人就靠着它一年四季有持续的微薄收入,有不间断的美味供给,有取之不竭的免费建材。

竹笋一年四季都有,但名称不同,长相不同,味道也各有千秋。

开春季节,万物萌动,笋也经不住春雷的阵阵催促,萌芽破土。这时候的笋叫春笋,体型最大。小的春笋一斤左右,大的差不多能有四五斤,超过十斤的重量级春笋也常能遇见。春笋以黄泥山上出产的为佳,最好的笋被称为白壳黄芽。一般长在湿润背阴的山坡深土里,通体白色,仅留有笋芽尖一抹黄。它的体型略扁,体态匀称。拿这样的笋来煮肉,鲜甜脆嫩,油而不腻,堪称人间美味。如果喜欢素净的,也可以将它配上新鲜的雪菜汁煮,爽口清甜,回味无穷。

春笋产量有大小年之分,大年产量极高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碗新米饭

    一碗新米饭

    家乡不是平原,只是一些连绵的小丘陵。所以并没有一望无际的田野,有的只是层层叠叠的梯田。上学要翻山越岭,但我们从来不会好好地找条正经的路走走。很多时候我们就直接沿着梯田往下跳。纵跃腾挪,那两米来高的梯田绝对阻止不了我们不羁的脚步。田野上一年四季都有绰约的风姿,但窃以为春天最盛。

     春天来了,田野里抽出了嫩草,芽尖脆生生地,似乎一碰就会断,一掐就能出水。农民们开始准备春耕了。前一年准备好的谷种喷洒了水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箍桶匠

  箍桶匠 

    童年时代,家里若有姑姑姐姐要结婚,那必是早早地就准备起嫁妆来。而那时候的嫁妆以木质居多,因此木匠、漆匠与箍桶匠是必不可少的。其中给我印象最为深刻的莫过于村子里的箍桶匠了。

    记忆中的箍桶匠四十来岁,酱红色的面庞,圆脸,浓眉大眼,头发不多,剃得短短的,脑袋边缘还留着些剃刀剃过后的青印,显得很精神。他很爱笑,笑声爽朗,说话也是洪钟一般。小姑姑要出嫁,爷爷就请来了箍桶匠来家里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信仰不能丢弃 ——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

信仰不能丢弃 ——读《穆斯林的葬礼》有感  

 

初听这本书的题目,觉得冰冷而肃穆,哀伤而沉重,心想内容也一定是厚重而艰深,苦闷而晦涩。但架不住朋友圈好友的极力推荐,最终翻开这了这本厚厚的《穆斯林的葬礼》。这本书据说被评价为最有生命力的茅盾文学作品,好评如潮。阅读之后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日的山林

   秋日的山林

    秋日的山林总是最华美的乐章。没看见过那么多斑斓的色彩能如此和谐的统一。纵横交错的青黄红紫灰黑棕白,极有层次地呈现,大概是印象派大师的力作。

    吸引我父母的也许是歪脖子的松树,或者黄叶白叶的灌木,因为那是当柴火的好材料。退而求其次就是刺杉树和竹梢。不过我讨厌刺杉,烧起来火焰忽烈忽灭,不好控制火候不说,还最容易扎到手。我们小孩子最喜欢的自然是毛栗树。

    九月九,毛栗乌开口。九月金秋,毛栗就在枝头咧嘴而笑,里面原本青白的果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村的冬天

山村的冬天

雪有滋有味地下着,只觉得夜晚被漫天雪花拉得如此漫长。天地之间迟迟没有迎接到晨光的临幸,万籁俱寂。此时在暖暖的被窝里蜷缩着,感觉倍儿踏实和安心。毛竹节被压雪断的声响偶尔打断沉寂,却反而平添了几分宁静。扑剌剌扇动翅膀的估计是哪只不怕冷的鸟,踏雪寻食。

父母起床了,听得见竹扫把扫雪的声响,有节奏,有力量,我仿佛看见老爸在无边雪地划动扫帚,呼呼的热气将整张脸朦胧得像水墨画一般。厨房里飘来饭菜香味,我可以确定那是传统的年糕泡饭的味道。雪地里爸爸亲手种的黄芽菜,自家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年的夏夜

    童年的夏夜

    记忆中的夏夜总是一池星海。一仰头,深邃的夜空像一张巨大的网,像一个浩瀚的黑洞,又像巫师的黑色丝绒斗篷。满天繁星闪闪烁烁,似纷飞的萤火虫,交织成一片瑰丽的梦境,令人意识虚无,又似无数只狡黠无比的眼睛,冷冷地闪着凌厉的光,看得让人心惊。

     夕阳刚落,暑气未消,爸爸拿来脸盆,把家门口的道地浇湿,然后端出些许桌椅板凳吃晚饭。等夜幕降临,爸爸就从屋里牵出一条电线,挂上一只灯泡。有时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趣话对联

      在批改试卷的时候,看到一个孩子写了这样一句比喻句:一望无际的天空就像一个大棋盘。我一时兴起,就利用试卷讲评时间给学生讲起了一副与之相关的对联: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敢弹?言语之间多有仰慕之意,感叹此副对联对仗工整,语气豪放,堪称绝对。
       听后,一男孩跃跃欲试,站起来大言不惭:“老师,这样的对联我也能对!”
       “哦?”我抱着好玩的心态允许他“献献丑”,博大家一乐!
       “头做土豆手作刀,谁人能切?” 男孩清清嗓子,大声念出,一边说,一边还举起手掌做了个切脖子的动作。顿时课堂内一片哗然,笑的笑,跳的跳,有的说他胡扯,有的夸他高深。
       “果然高明啊!XX同学, 老师也深感佩服!”虽然我已经预料到结果,但仍然哭笑不得。
  &nbs

分类:教学漫谈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娶新媳妇

娶新媳妇

小时候最高兴的事事能看到哪家娶新媳妇啦!几天里,村子里都像过年一样洋溢着氤氲喜气。

家家户户都会前往娶媳妇的人家帮忙,头一天送嫁妆的队伍来,大人们就忙着搬嫁妆。小孩子们也没有闲着,钻进钻出看那些红红绿绿的绸缎被子像山一样堆起来。那些亮闪闪的器皿有些见都没见过,就忍不住摸一摸。这时候主人家就会从新被子里、新罐子里、新瓶子里、新桶里、新盒里……取出米胖。它是一种米做的零食,装在密闭的罐子里烤热到爆裂,变成饭粒那样大,有点像做爆米花。还有一种年糕胖,顾名思义就是用年糕干做的,不只饭粒那么大,样子像一只只大耳朵。除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家记忆

老家记忆

小时候,我的家在高高的山冈上,群山掩映,溪涧纵横。山谷间零零星星农家,清一色是高平大屋,宽敞道地。后门有男主人借助天然泉眼垒砌平整的小水池,池水清冽,宜饮宜洗。房子有两扇大门,是那种插栓的木门,没有上漆的木板,散发着古朴原始的味道。吱扭一声,关住了满山夜色,吱扭一声,又打开了青葱晨景。雕花的窗户,榫卯接口,牢固美观。窗口是顽皮孩子的秘密通道,有时候偷偷从这里翻出去满山野跑,有时候又悄悄从这里溜进家门偷食一碗冷饭或一块番薯。

正屋边侧,总少不了一个杂物间,一般大半间都用来做猪圈,养上一头仔猪,过年前正好可以杀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4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