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之昨日种种

譬如死譬如生,一呼一吸,生死之间,镣铐起舞尔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125
  • 开博时间:2015-01-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7-12-14

吴福清词no

2017-12-14

若芊我芊n

2017-12-13

冰释234白

2017-12-13

清清淡淡ABC

2017-12-05

画蛇者说

2017-11-20

心语存储

2017-10-29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与苇杭书

                   —— 临流照影或举杯邀月

    据说,有一位隐于深山,以读书、写作、养花种菜为日课的峻洁之士,竟然名唤苇杭——笔者听闻,不禁悠然神往。莫非世间亦有个苇杭耶?遂有此文,拟洗尘心,遥相致意。                                          &nbs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2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哪

天哪

清晨醒来还朦胧着睡眼就习惯性去摸手机。

这小东西分明是众神送给潘多拉的盒子,我们便是赫菲斯托斯秉承宙斯旨意用黏土团成的蠢妇潘多拉那该剁的爪子。“盒子”打开,憋了一宿的信息如红了眼的困兽龇着獠牙嘶吼而来,又如信息库泄洪,滚滚滔滔几欲淹没我。“洪峰”过后,“水面”不知漂浮了多少老老少少时间的“尸骸”,有限的生命就这样被一寸寸蚕食乃至鲸吞。一抬头,“寸阴尺璧”四个颜体大字铁青着脸(书柜顶上的条幅),好比威严的戒尺,无声地敲击我的脑壳。对老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6 | 浏览: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花天

落花天

      不大的商店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最令我流连忘返的,是二楼纺织柜台里一匹匹花色各异的纯棉花布。当然,对于“扯块花布”这样的大事,无论如何都轮不到小孩子来做主,哪怕是给自己做新衣裳。啥时做、做啥样式的、选啥花色的,小孩子家家是一毫也做不得主的。能够跟屁虫似的尾随妈妈翘着脚仰着头勉强够着高高的柜台,眼馋地摸一摸柜台上平铺的一匹匹的花布,已是意外之喜。如果哪块花布入了妈妈的“法眼”——不是由于那匹布的质地花色如何如何,而多半是价钱的缘故,不是质量原因打折的、就是卖剩下的布头便宜处理的。售货员——不是阿姨,而是我们同院的二大娘。若是成匹的布,她就麻利地打开来,把疵点指给妈妈看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6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拜陈三愿——镇江归来话镇江

                   ?

再拜陈三愿——镇江归来话镇江

             &nb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2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时光那翻云覆雨的手

——写在16与17的交界点上

“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真是一句内蕴丰富、耐人寻味的好诗。这句诗的九个字,每个都是先人从文山字海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不仅字面含义好,更重要的是每个字都是九划(指繁体字而非简体字),九个字恰好是九九八十一划。我要一日一笔慢慢地描,在这张16开的纸上。今日 “一点”,明日 “一横”,后日 “一竖”、“一撇”或“一捺”,不慌不忙,四平八稳,呵气如兰。到昨天恰好描完一个“亭”字。        自今年冬至始,我不想再过那种“忙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的日子了,要换个活法。开始认认真真一日一笔地描我的九九消寒图。放慢日日奔忙疾驰的脚步,慢些,再慢些。慢得像手中拈着的描红的笔。

一向以抱瓮灌畦的汉阴老丈自居,对一切奇技淫巧都抱有十二分的警惕。作为不折不扣的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5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黄崖子村逃霾记

                   周苇杭

     自16年岁末至17年元旦,差不多一连十来天,日日被混混沌沌的雾霾所笼罩。早晨从楼上的窗子望出去,只觉昏惨惨幽暗暗,高大的楼群只剩下黑魆魆的影子,楼下行色匆匆的行人无一例外脸上扣着面具般的大口罩,或是冷冰冰的白色

分类:飞鸿踏雪 | 评论:4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焦光的隐与隐无可隐

                              焦光的隐与隐无可隐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5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悟道金山寺

                                                               

分类:飞鸿踏雪 | 评论:4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顾左右而言他

                                   

 

    原来没有太阳也一样让你热得喘不上气儿。好比把你搁在滚水的笼屉上。虽然隔着火,仅仅是隔着,实则一直在燃,在烧。太阳还假惺惺地说,看,你有隔离带(竹编的笼屉)、你有人工湖(笼屉下的水,滚水)、你有保护层(不锈钢的蒸锅),尽可以开开心心清凉一夏!

    你不停地擦着顺脸淌下的滚烫的汗,红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9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世修行到梅花

一世修行到梅花

读神话小说,写神仙下到人间,动辄曰“某某某透虚而去”, “某某某”者非仙则佛。在仙界叫“透虚而去”,若以凡间的角度看,则是“透虚而来”。无需飞机、高铁、豪华游轮,乃至玄而又玄的飞碟,仙佛的太空之旅、跨界之旅,一念即成。人间如果有什么能有如此巨大的穿透力,须臾之间,“透虚而来”,不管远隔千万里,还是遥远到像橘黄的灯光下老祖母搂着我们好奇的童年所娓娓道来的所有故事的开篇“在很久很久以前啊……”,我以为非文字莫属。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6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问道“稻花香”

问道“稻花香”

 

   周苇杭

昔有轩辕黄帝不惧水远山遥到崆峒山问道于广成子的故事。今有一干文人墨客饮水思源问道(稻)于优质稻米之乡五常市。

五常地处黑龙江省南部,属中温带大陆性气候。东靠植被丰茂的张广

分类:飞鸿踏雪 | 评论:3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裹着糖衣的药

                                            ——我读林林及其力作《因姻缘》

 

      

夫妇之道,乃人伦之大者也。《系辞》里说,天地絪缊,万物化醇;男女构精,万物化生。据说《系辞》就是孔夫子读《易经》的读后感。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说,天和地的阴阳二气交互作用,始生万物;男与女的精气交融,才有生命的诞生。《易传》认为先天地而后有万物,先万物而后有男女,有男女后有夫妇,有夫妇后有父子,有父子后有君臣……就人类而言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8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瓢饮——唱给自己听的辞旧歌

一瓢饮——唱给自己听的辞旧歌

    时光也是三千弱水吗,这一生的光阴也仅仅是上苍赐予的一瓢饮。怎能不涓滴如珠玉,宝之惜之,不敢荒废。然而我又收获了什么呢,惶惶几十载,除了鬓发苍然,朱颜不再,岁月又给了我什么呢,而自己又给了世界什么呢,苍苍者天茫茫者水,真个空空如也……

    又是辞别旧岁的时候,一如风中的花瓣回望空空

分类:飞鸿踏雪 | 评论:6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收下这冬天的贿赂

收下这冬天的贿赂

收下这冬天

       北地的冬季是过于漫长了些,我等边民难免发发牢骚甚而喋喋不休起来:诸如在单位澡堂子里沐浴后,大家一边擦着湿淋淋的头发一边唠叨着,还是夏天好啊,连衣裙一套,就齐活了。大冬天儿的,衣服得一层一层地穿,薄的厚的毛的棉的,里三层外三层把自己裹成了一只大笨熊,烦都烦死了。说这话的有一个起了头,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声讨起冬天的诸般不宜来。至于夏天的汗流浃背蚊虫叮咬等等苦楚均扔到脑后去了,忘记了,想不起来了;或者说,好了伤

分类:飞鸿踏雪 | 评论:2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雪滟芳樽之异想兼致天涯画蛇兄

雪滟芳樽之异想兼致天涯画蛇兄

(图片来自网络,特此声明)

   夜来一场好雪,天地一白,昨夜睡得沉了,竟未曾知觉。早晨循例是六时醒转——往时,这个时辰天还是黑沉沉的,今儿有雪衬着,窗外一片莹白,我还以为起迟了呢,下意识瞟一眼书柜上的挂钟,刚好六点。

   下雪已然

分类:熠熠星空 | 评论:4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