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吴忌的天涯博客

吴忌,语文特级教师。著有散文集四部:《雨的缝隙》、《凝视一切》、《以痛止痒》、《稀薄的秋凉》。通联:安徽宿松县第二中学(246502);邮箱:wuji486@sina.com;电话:180107007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19048
  • 开博时间:2006-06-29
  • 博客排名:第393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评:项丽敏《一朵白云被风修改》

  
“一朵白云被风修改”
 ——读项丽敏诗歌《一朵白云被风修改》

 宿松吴忌

 “一朵白云被风修改”,是真妙句。惜乎不由我说出。是散文家项丽敏一首诗歌的题目。我乍一看见,即被吸引,情同“惊艳”,为之震撼,喜悦无限。许久没有获得过如此新颖的阅读快感了。
白云和风都是日常中司空见惯的事物。在我的阅读经验里,似乎没有人说出过“一朵白云被风修改”的句子。我只能惊讶于这种细微的发现。诗人发现了白云被风“修改”的事件,指明了被“修改”的细节,且发现了被“修改”的趣味。这“发现”是属于项丽敏的,白云和风也因为被发现了“修改”之关系的存在,而呈现出更丰富的诗意。在此,每个人都应该为不曾关注于此,不能说出这个句子而遗憾。同时也为能够阅读到这样的诗句而激动,而庆幸。她使我们在秋日的蓝天下,在明澈的湖边,获得更诗意的“栖居”。
整首诗也是简洁而深邃的。从简单和惯常里被发现了无限的诗歌以及哲学意味,表达了作者在“不经意”之中,对简单的日常事物关系的“精心转注”,最终使读者可能看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7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叙文:记暑假最开心的一天

  
  记暑假最开心的一天
  
  写一篇记叙文哈。题目就叫“记暑假最开心的一天”。我小学,初中,高中都写这样的记叙文。现在还写。混了这么多年,发觉自己也没什么了不起。况且也还是个高中语文老师,是个教写记叙文的。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写出小时候的水平。那时候我的记叙文写得可好了,不信,你可以走访我的那些已经不常来往的老同学。
  我上午一直很开心。开心的原因是原以为天气很热,而居然不热。南风习习,在书房里窗口坐着,颇觉惬意。而忽然对“散文写作”有所悟,心里一动,就写出一篇心得文字来。下午再看,用伊妹儿发给我最崇敬的老师批改。以为今天一天未曾虚度,生出满心喜悦。
  我老娘在客厅里抱只小录音机念“阿弥陀佛”,反反复复,就“阿弥陀佛”那一句。有段时刻,我怀疑她睡着了。但录音机还在“阿弥陀佛”地念。
  下午天气更凉快些,我从一本十分晦涩的书里出来,陡然觉得窗外有些暗,就冲上楼顶收晒,以为要下雨。这个暑假,我们这里都不下什么雨,大水冲到东北去了,成灾,我很挂念。要这里偶一下雨就淋湿了我家晒台的衣服,老婆下班是要骂我的。要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10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满树的蝉声没有层次

  满树的蝉声没有层次
  
   天气炎热,“汗出如浆”。满树都是蝉声,也没有层次。
  或许是今年夏秋的天气特别炎热,前几日忽然五心烦躁而无所排解,就计划彻底关闭了博客,弄出一两件破坏的事情,自我发泄一下——我不愿意故意摔自己的饭碗,也不愿意拿自己的光头去撞墙壁。当然,舟曲的泥石流,以及映秀的洪水不是我弄出来的。它们只是加重了我无所排解的烦躁和绝望的悲悯。
  但天气依旧炎热不分昼夜,蝉声依旧满树而没有高低远近。我一个人言说与否,都不能改变什么。但终觉这样做,很矫情。因为夏秋的天气肯定是要炎热的,也肯定是要满树蝉声的,否则盛夏也就过于绝望沉寂。那些蝉在树底下的泥土里沉默了许多年,难道它们就不该在这个炎热的夏秋,爬出来喊几声?虽然它们的喊叫没有层次,那也是它们言语的权力。舟曲的泥石流以及映秀的洪水也不是这些蝉声弄出来的。我烦什么烦呢?
  我错了。
  但今天下午,我还是删除了新浪博客里近200篇旧博文,以此告别以往。但每个栏目保留了一篇,以作纪念——对我自己的纪念。我还是很恋旧的。
  我自己苦笑。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1 | 浏览:6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诗:云长关羽

  
  云长关羽
  
  我肃然起敬。我所敬仰的关羽!
  正如他自己,喜欢枣红色的快如闪电的赤兔马;正如他手上时常冷笑的青龙偃月刀;正如他自己不苟言笑的飘飘长髯。喜欢啊,以至于千里奔袭的战场,他睡觉的时候,也将其盛以最华丽的锦囊。
  我所敬仰的关羽,明晓《春秋》大义。每一个细节的高贵,将一切神化到冷漠的极致。两千年时间,何曾笑过?
  而气象阴森,我总不愿意走进关帝庙,不喜欢看红漆了脸膛的关公。他并不高兴每一个人都朝他跪下,没有了自己。
  正如他不喜欢诸葛孔明总掐着手指,慢悠悠摇着雁毛扇;不喜欢过分爱惜人才眯眼促狭的曹操;不愿意与丰腴的大嫂们同处一室;也不愿意接受江东那个求亲的“犬子”。
  落魄的时候,他用刀尖挑着汉丞相赐赠的绿色战袍;受伤的时候,他拒绝神医的麻药,宁肯接受华佗那把更锋利的小刀。
  都两千年了,一棵棵香樟树在风雪的路边,都长成了关公红脸膛的雕塑。他的胡须也如我的胡须,很长了,大多白了。我总能摸到香樟树始终馥郁的气息,令我伤感。
  英雄的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7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这样的暴雨能否茂盛那无边的青草

  
  这样的暴雨能否茂盛那无边的青草
  
  父亲去世了,我就不再是儿子。即便亲密如父子,关系也是相对的。我既然已经失去了耄耋老父,这种“关系”就不可逆转地被神秘的命运解构了。我父亲的面孔,在记忆里已如枯瘦的云烟,重叠到夏日的山冈上了。而我空悬在手上的,依旧是一个儿子无所着落的不能付出的关怀。
  世事苍茫,或许也不尽然如此。
  近日大雨如注,大地飘摇。我老担心父亲那崭新的坟地。担心山坡上雨淋淋的潮湿,阴暗,寒冷。即便眼下时节已经出梅入伏,日夜不歇的暴雨却使天空凉爽了许多。但七月的暴雨十分赖皮地停滞在长江中下游地区,有些意外。会不会像往年一样,整个夏日就是无休无止的洪水呢?洪水的伤害我记忆得太多了。
  但我知道,父亲的坟茔不会因为雨水而坍塌,更不会发生泥石流。新垒的坟茔坐落在横山山脉主峰红花寨西坡的半山腰上,那里松林茂密,土质坚固。那里地势高朗,视野开阔。不仅可以越过起伏的松树林望得见父亲的村庄老屋,甚至可以越过广袤的田畴望得见热闹的宿松火车站那高高的水塔。但我并不喜欢这样连绵的暴雨,因为阴沉沉的雨使我精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演讲词:谛听这最后的下课铃声

谛听这最后的下课铃声
  
  同学们好!
  很巧,今天由我来给大家上这最后一课。并由我宣布,上完这一节课就放假。大家都回到各自家中休息、休整三天,然后精神抖擞地高考。请记住今天这个日子,2010年6月3日上午第三节课,这是大家高中时期的最后一堂课。“最后”总是值得记忆的。这个“最后”既是我们整个高中的结束,也是我们走向社会的新开始。是我们胜利的前夜,是我们幸福的新起点。由此我们将在缅怀中学岁月的同时,展开崭新的人生。我提议,我们为这最后一次上课鼓掌庆祝!这也是我们这个集体最后的掌声啊。我就此把这些掌声收集起来,既作为我今后幸福的记忆,也作为礼物,送给大家的高考,送给大家的未来。
  我,也为孩子们鼓掌了!!
  同学们,三年的高中岁月就此结束,老师感慨良多。想想,老师是怎样看着你们入校,风雨寒暑,坚守三年,看着你们像绿树一样成长,像鲜花一样灿烂成熟。不是吗?三年前那一个个“丑小鸭”都长成帅哥靓姐了。一个个都长得比老师伟岸了,当年见着老师就低下头看自己脚尖的羞涩少年都会写情书谈恋爱了。不是吗?青春真是壮美无比的岁月啊。这三年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1 | 浏览:9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一只青蛙咕呱呱的夜

  一只青蛙咕呱呱的夜
  
  我听到的是一只青蛙,很特别,在黑夜里鸣叫。这样的夜,就是一只青蛙咕呱呱的夜。一只青蛙很容易就启发了我。我们能不能也像一只青蛙一样,既然苏醒,就要发言。不求动听,就这么咕呱呱乱喊一阵子。
  
  我听到的是学校足球场边的青蛙,很有几只的。它们在傍晚我散步的时候咕哇呱地乱叫。叫什么呢?无非是春天了,无非你醒来了,无非你们都是些青蛙王子。我知道,青蛙姑娘也像我们的女孩子一样羞涩,才不会咕哇呱地乱叫。
  在夕阳里,在暗淡的黄昏里,在后来的月色中,穿绿衣服的青蛙姑娘会脸红吗?
  
  散步是容易出思想的。我立即得到了青蛙的启示。
  一只青蛙既然来到了春天,就应该有春天的声音,有醒来的工作。鸣叫,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这可以证明青蛙的存在,证明春天的存在。
  而这些雄性的青蛙所喊叫的就是它们的爱情啊。爱情是值得喊叫的,即使是一只青蛙。
  
  只是我担心,学校足球场边的草丛虽然潮湿,作为爱情的场所,对于青蛙也是合适的。但如果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1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两个缺牙齿

  
  两个缺牙齿
  
  有时参加活动照合影,摄影师都要大家一起喊句话,老早喊“田七”,我估计是为田七牙膏做广告;现在喊“茄子”。“田七”与“茄子”跟照相没什么关系,这是摄影师的阴谋,要人满口白牙。若是大家都“茄子”了,合影就不是人的合影,而是牙齿的合影。一色的红口,白牙,喜庆。但我不喜欢笑,因为我既没有红口,也没有白牙。岁月不饶人,我嘴唇近乎乌紫,牙齿上参差了岁月苍黑的痕迹。
  庆幸我的门牙还在,不是缺牙齿。缺牙齿更丑。但我小时候缺过牙齿,有一段时间我没有门牙,另一段时间爱吃糖且讨厌刷牙,有蛀齿。但我小时候爱笑。一笑就露出满口的缺牙齿。正好我们宿松乡下有一首缺牙齿儿歌,伙伴们就对我唱儿歌——
  “缺牙齿,搭狗矢,搭几多,搭一满锅。”
  儿歌是讽刺缺牙齿的,而且唱出来就做狗屎的气色。我很生气,然而奈何?从此我就不爱笑了。
  但最近我又爱笑了。还跟缺牙齿有关系。但缺牙齿的不是我,是我的文友司舜。前几年诗人司舜不知怎么搞的,接二连三残缺牙,左边的牙。但诗人司舜爱笑,一笑就豁出一张缺牙齿的大嘴。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8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文:我低碳,你低胸

  
  我低碳,你低胸
  
  我说,“我低碳,你低胸。”
  我在一次酒会之后的茶会上这么说,很得意。当时讨论低碳生活,我就对一个与我争辩的漂亮大姑娘说了这句话。她立即比我更得意,因为她确实有“低胸”的资本。然而我这个白胡子男人内心悲怆。老了,生活也就绝对“低碳”。但我的“碳”还就从来没“高”过。或者欲“高”而不能。
  当然这样先酒会,接着茶会,一帮子人这样消费,“碳”就高。不过我加入其中也偶然。
  我一直“低碳”。按大家争论的结论,我是穷人的典型代表。除了出生年代穷,三年自然灾害刚结束;出生地方也穷,背后就是巍峨的石头的大别山;现在呆的地方还是穷,在皖之西南边角,皖江从我家门口开始,而从上海辐射过来的“皖江开发”正好还没到我家门口就要结束。最恶劣的是我把自己“弄”的更穷。不好好挣钱,天天呆在西郊水田边琢磨文字,教书写作,能捞点小钱的家教都不搞一个,投稿也不积极,自然无什稿费。不可容忍的“低碳”是大家在讨论买什么汽车的时候,我居然还没骑过摩托车,简直白活一世。我的低碳不仅体现在几十年都骑一辆老式凤凰牌自行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5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文:献出美玉

  
  献出美玉
  
   卞和同学不在我班上。但我知道卞和同学,他很出名。
  出名是因为卞和同学天生慧眼,识得宝贝有才华;三番两次献出美玉有爱国心;被剁掉两只脚却始终坚持而不放弃。卞和同学终于青史留名了。现在和氏璧不知所终,卞和也已经尸骨无存,但卞和同学却因此而永垂不朽。今天我们都因他的超级成功和超级疼痛而欣喜,而自卑。所以我愿意让自己成为卞和的崇拜者,成为卞和的粉丝。
  但卞和不是同学,也不在我班上念书。这样称呼,是因为我正在跟自己的学生说话。基于习惯,无论是谁都只能是我们的同学。这样,学生才能感受到亲切,我说出的话他们才信以为真。
  再过六周,我的学生就要离开教室去高考。但目前他们集体精神萎靡不振,被封锁在重度的悲观失望之中。这使我害怕。不是怕他们高考失利,影响本老师的声名和高考奖金。而是怕他们失去人生的阳光信念,绝望轻生。这样的事件有可能发生,且正在发生。我忽然想到和氏璧的故事,人家卞和多么执着啊。他为了献出美玉,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排出万难,去争取胜利。即使失去了左脚再失去右脚。我问学生,你为了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0 | 浏览:5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评论:温情与感佩:与吴忌的纸上相遇

温情与感佩:与吴忌的纸上相遇
——《雨的缝隙》、《以痛止痒》二集读后

王健

与宿松吴忌不相见已十来年。近数年联系也中断了,各忙各的事。
但对他的印象还一如多年前的鲜活。一是其长相。凡认识他或与他有一面之缘的人,谁不好奇那“颅相”:那是一颗怎样硕大的头颅,宽阔的额头,饱满亮堂;更有趣的是,脑勺中腹一大片由稀疏长发拱卫着的不毛之地,真是可以跑马。二是其性格:随和,憨厚。挂在脸上嘻嘻的笑,不急不愠的轻言慢语,举止间的散淡气息。整个人真是“一团和气”。
这样的人谁见了不留有印象,谁和他相处不喜欢他。在我的感觉里,和他在一起,是一种全身心的自在,轻松和舒服。
而当我得知,吴忌在教书之余,亦爱舞文弄墨之时,自然生出几份莫名的期待:想想老天造人,这么强大的脑勺,这么好的性情,其笔墨一定自有一种特殊的韵味吧。且慢,当我说这话的时候,不由想到了另一个人,一个早已离我们远去的二三十年代的大诗人。此人的长相也和常人不同,脖子撑着个大脑袋,脑袋之大似乎与其身躯不成比例,看上去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教学论文:语文教育的存在与遮蔽

  
  语文教育的存在与遮蔽
  
  如题,语文教育始终“存在”。但我并不想陈述其重要性以及如何搞好语文教育。作为语文教师,就从业经验而论,我早已深刻感受到语文教育确确实实被“遮蔽”了。到底被什么遮蔽,什么原因以及遮蔽的危害,可以列举出很多。至少,如果是被我们自己的“语文教学”所遮蔽,就必须深刻反思。这种遮蔽很危险。不从文化传承和民族前途思考,也不从人才培养思考,至少,如果语文教学遮蔽了语文教育,我们从事的语文教学工作则毫无意义可言,且趣味索然。
  我直接讨论语文教育,而不单纯讨论语文教学。有必要说明,两个概念存在大小不同,语文教育包括了语文教学,语文教学只是落实语文教育的方式之一。且即使没有语文教学,语文教育也有多样的“存在”并能见出良好的成效。比如我们安徽曾经很著名的作家陈登科先生,他接受了多少语文教学?但我们无法否认他语言的丰富和文学的成就。再比如韩寒同学是中学教室里的好学生吗?不是。但韩寒作为作家的存在即使是特例,也足以使中学语文教师汗颜。韩寒赛车水平如何,我们这些中学语文老师并不在乎,但韩寒偏偏成就为一个较有成就的作家了。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2 | 浏览: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诗:谷雨,我眼泪的雨——我为遥远的玉树致哀。

  
  谷雨,我眼泪的雨——我为遥远的玉树致哀。
  
  
  “清明要明,谷雨要雨。”这是我家乡风调雨顺的农谚。
  “清明要明”,我知道这是多么奢侈的暗喻。除了晴朗的天空下山清水秀;除了上班下班时我愉快的心情;除了在无数个夜晚我焦躁地安眠,还会在无数个黎明惊讶地醒来,是否还有更多?
  有的,那是不可言说的奢侈。我不说破,那是命运。是我的命运,也是大地的命运。
  我不能说破,我无眠的脚下,颤抖的大地由谁主宰。
  
  现在,“清明”已过。而“谷雨要雨”,雨就来临。今夜里大雨暴雨,持续的大雨暴雨,电闪雷鸣。谷雨,在雨水的江南,泛滥成灾。
  但这不是在干旱的彩云之南啊,也不在黄土高原的美丽。在那里,谷雨的雨也只是意念的雨水。雨水错过的大地,我希望今晚也像江南,像我一样潮湿。谷子一样的雨水,我联想到更多,比天空更多。
  比地震的玉树更遥远——
  那玉树的风沙,玉树的风雪,玉树的寒冷。熟悉的震颤让我想起破碎的汶川,想起破碎的海地,想起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2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我悄悄地告诉我的同事

  
  
我悄悄地告诉我的同事


最近,我简直怕死了。我首先担心的是人类的2012,世界末日大家一起呜呼哀哉了如何是好啊?然后就是担心美国的联合国来追究我。我最近才明白,我有罪啊——
原来我也担心世界的末日,最怕的就是温室效应。所以我四十八年来不骑摩托,不买汽车。当然,我一直是个穷人。但穷人也能够为世界安宁做出自己的贡献,我就不加入温室气体超标排放的行列了。但现在我忽然又心存惭愧了——原来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不是发达国家的工业,不是富人糜烂的消费和贵人排场的汽车,而是那些放羊的,养牛的农民。温室效应的罪魁祸首原来居然就是奶牛和奶羊阿多了屎,放多了屁。
嘻嘻!
我就是一个喜欢放屁的人。本来我吃牛肉喝羊奶是不放屁的。但我偏偏是个穷人,只有红芋洋芋五谷杂粮吃。这些东西在我的肚子里一会儿功夫就发酵成为沼气了。沼气放出来就是屁。所以现在我怕死了。我怕潘基文领一大帮子人上县城大西门外来找我兴师问罪。不过,法不责众啊。奶牛和奶羊阿屎放屁会激化温室效应,同理类推,人要阿屎放屁也一样。呜呼哀哉,中国偏偏又不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0 | 浏览:5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批评:“切开”,然后“缝合”——读才苟散文集

  
  “切开”,然后“缝合”
   ——读才苟散文集《有一种幸福离你很近》
  
  
  “才苟”显然是作为一个散文作家才使用的称谓,作为医生的称谓是占愿节。这是两个不同的名字,甚至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但在散文集《有一种幸福离你很近》里,他们部分地重叠在一起。有意味的是,有时候是一个眼科医生在慢慢打量一个个接受治疗的病人,在慢慢回忆自己往昔的岁月,医生的职业习惯就覆盖在一个散文家的叙述之上。而有时候又明显相反,是一个散文家的叙述在呈现一个医生的成长历程,从出生到爱情,呈现他本不为人知的隐秘内心和职业生活细节。
  无疑《有一种幸福离你很近》是一本医生的散文集。在这里传统的医技“望闻问切”显然已经不能完全解决当代人类肉体的疾病,使用“现代的手术”就显得十分必要。才苟应该就是一个“现代的”医生。由此,我在这本散文集里还是闻到了浓重的“来苏尔气味”,甚至看到了弗洛伊德细致的“病理记录”。我发现才苟作为一个医生从容专注,冷静细致,那就是“慢”,是一种对人物和事件“切开”然后“缝合”的过程的精细。这应该就是才苟散文叙述的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