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吴忌的天涯博客

吴忌,语文特级教师。著有散文集四部:《雨的缝隙》、《凝视一切》、《以痛止痒》、《稀薄的秋凉》。通联:安徽宿松县第二中学(246502);邮箱:wuji486@sina.com;电话:180107007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419048
  • 开博时间:2006-06-29
  • 博客排名:第3936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言论:朱书研究

  
  理性求据,以整理文献为要务
  
  吴 忌
  
  研究朱书刻不容缓,研究朱书义不容辞。
  “十二五规划纲要”提出“文化立县”战略,宿松文化曾经的辉煌,舍朱书其谁欤?朱书不仅是“皖江文化”的首倡者,宿松有史以来的文章泰斗,更是宿松文化建树无人逾越的巅峰,集大成者。我们必须将宿松文明的“复兴”与“重建”,同时设置在“朱书研究”上,这是不可回避的重大课题。
  历史的朱书是辉煌的朱书,但现实的朱书只是影影绰绰的朱书。而对于朱书的学习与研究,自朱书生前开始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当然,朱书研究无疑不可能企及桐城派研究,不可能企及与其同时的戴名世研究,方苞研究,且成为专门学,成为显学。朱书在他生活的当时及后世,其影响都无疑被时代,被他自己的乡土,甚至朱书自己所掩埋。但朱书的光辉从未停止过闪耀。我们于今重新发现朱书,彰显朱书,则是“此时”“此地”的文化使命。
  我以为研究朱书当以整理文献,考证史实,重新发现朱书的意义为要务。且以理性为原则。我们不可随手造史,不可盲目浮夸,不必牵强附会。地方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3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哑狗

  
  一只哑狗
  
  
  经过屋西头的时候,几个老人在那里闲坐。他们今天没有下棋。
  屋西头是一个下棋的好地方。
  夏天紧靠了路边,那里有浓厚的广玉兰树的阴凉。而冬天就坐在场子中间,温暖的太阳把一切都倾斜在最开阔的地方。这里本可以再建一幢小楼,但没有,改为了学校教职工羽毛球场。而平时并没有人打羽毛球,自然就是小区的停车场了。而老人们喜欢聚集到这里来乘凉或者晒太阳。
  我就住在这一排,在五幢小楼正中间,隔两户就是这里。
  当初分房子,这一排住户都是我邀约而来的,无论男女老少都是我朋友。我们把最西头的地方给了老王,他当时是我的副校长,考虑老人进出方便,或者最西头有更开阔的空间,有大路,有隐藏的商机。因为校长老伴不是拿工资的老师,只是纯粹的家属,没事可以弄点可乐汽水之类的东西卖卖,毕竟西头是羽毛球场,南面还有篮球场。但老王不愿意卖东西给学生,怕影响不好。倒是这里开阔,而老王又格外随和,好客,且喜欢下棋。这里就成了我们聚集闲谈的地方。直至老王成为学校督学,最后退休。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6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杉树上桑寄生

  水杉树上桑寄生
  
  
  我门前有一棵水杉,已经高过四楼屋脊约五六米了,平地也有合抱之粗。不过,冬天的水杉树并没有摇曳的韵致,因为它失去了有韵致的叶子。即使那只是细碎到青青麦粒那么大的叶子,绿色如果摇曳,也是有韵致的。而今,它倒是被北风呼啸出了寒冷的尖利。尤其有太阳的日子,它稀疏的影子就固执地斜在我那栋旧楼房的门前。
  这时候,就不只是北风的呼啸之声了,还有我母亲的埋怨,“挡着太阳了!”然后,就是老太太皱眉的沉默。因为树影稀疏的太阳也还是温暖的。往往一上午,我母亲每隔一会子,就移动一下那把冬天的靠椅。她在晒太阳。同时她也在回避那棵水杉树稀疏的影子。不停地移动虽然麻烦,但也有趣。我是不会去砍伐了那棵高大的水杉树的。因为那水杉不属于我,我一个人也不可能伐掉一棵粗可合抱的大树。
  但在我老娘的埋怨声里,我忽然发现水杉树上,在整体冬日的稀疏中,倒是有两朵很浓的阴影很特殊。“难道还有未落的叶子吗?”我问我老娘。
  她说,“有的。那不是水杉的叶子,是两棵桑寄生。”
  我知道桑寄生就是生长在树上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7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山古意 叶静其文

  深山古意 叶静其文
   ——叶静散文集《晨曦在歌唱》序
  
  吴 忌
  
  
  叶静说,“我在山城写作。”
  是的。我先识得叶静散文,再识得叶静。一直喜欢。我认识的叶静稍矮,且瘦,面色略苍暗。初见若不介绍,谁会注意他?记得他?要守在村子里,守在地头,叶静就是给人看场子的老农。
  作家叶静为什么不可以是老农?
  他本就居住在大别山腹地,特别关注自家后园、砂锅瓦罐、小火炉、老家门槛,关注山里的豪猪、“山墙的裂缝里藏着整窝的麻雀”、雪地里产小羊羔的母羊,喜欢竹子、苍术、秋桐、金荞麦,记得窑匠、捉黄鳝的人、编“笸箩、果盒、碗垫、提篮和鞋架”的哑姐。那地方叫岳西。岳,古南岳,汉武大帝封的,一直留有汉武大帝的霸气与神秘。久居其中,叶静浸染了这些。
  是大山的高深茂密使叶静稍矮且瘦的。大山比任何人深厚。躲在岳西,作家叶静山民一样。他日常的身姿也与上山岭或攀爬岩石有关,微微含胸而高昂了头,下巴向上挑着固执,目光上举,看着老远。他看人,直视,不喜眨眼。有时无言,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寄语辛卯贺新年

  寄语辛卯贺新年
  
  我故意忽略公元纪年,都2011了,数字太大,不喜欢。我惧怕时间的长度,故而喜欢阴历。
  月圆月缺,是一个月的周期;二十四节气,是一年的周期;十二生肖,是中国人的周期。时间周期越短越好,我们可以有更多轮回的机会。一切都可以随时结束而重新开始。
  新年了。我将一切不如意的事情都留在农历的庚寅年,而将一切希望厚寄于农历的辛卯年。也希望大家与我斯世同怀。
  喜欢农历,很符合一个宿松人的身份。宿松是农业大县。有了新的农历,就有了大地崭新的生机。宿松苍山绿水,无处不美,无处不富——美丽并不需要过多人为的修饰,自然本身就是美的;富裕也无需过分的金钱,有可以喝的河水,有放心可口的饭菜,有沁人心脾的四季之风,我们的生命就有无比美好的和谐,就可以愉快地轮回到下一个农历的周期。
  辛卯肖兔,我也肖兔。这又是我个人生命周期的轮回。
  我希望自己在新年又是一只崭新的兔子,虽然有四十八岁的沧桑,但我仍然打算蹦蹦跳跳地生活,我将我的耳朵灵敏地竖起来,将我的短尾巴紧紧地夹在自己的裤裆里。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委员建言:“文化立县”,我们该如何应对?(吴忌)

  
  委员建言:“文化立县”,我们该如何应对?(吴忌)
  
  我们“新闻发行、体育、文学艺术组”,通过两天的学习,讨论,一致认为,八届五次会议是一次继往开来的会议。这不仅仅是“新时间”的开始,更是“新时期”的开始,是宿松发展“新局面”的开始。这次会议的最大“热词”应该就是宿松的“十二五”。
  本组讨论最为激烈的是,县长王华先生在县第十四届人代会第五次会议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我县“十二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的指导思想,明确了“以工业强县、农业稳县、三产活县、文化立县为总体思路”。我们注意到,在这个思路中,“文化立县”的说法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认为这是宿松县域经济发展达到一定水准之后,对于文化建设与精神文明建设的必然诉求,也是县委县政府和全体人民的必然选择。我们认为此举把握了正确的政治发展方向,顺应了历史发展潮流,是高瞻远瞩之举。对此,我们深表支持。认为这是一个全面而科学的指导思想。
  但如何落实之,就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崭新的大课题了。既已提出,当然寻求落实。这就需要启动全民的思考,汇聚全民的智慧。因为2011年只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竞技与争名次——在安庆市2010年初中语文优质课大赛评

  
  竞技与争名次
  ——在安庆市2010年初中语文优质课大赛评课会上的发言
  
  各位老师好,各位专家好。
  我是宿松县的吴忌,是安庆市长得最丑的一个语文老师。很不好意思。但我保证,我不是一个坏人啊。中午就餐的时候,受刘和程老师之命,要我做一篇命题作文,就这次语文优质课大赛谈一点感想,题目是《竞技与争名次》。
  有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好兵。”可能这句话是世界上最大的错话吧。因为,依据这个逻辑,往往大家都是坏兵了,元帅毕竟只有一个啊。但我照旧依据这个逻辑说话,那就是“不想当评委的老师也不是什么好老师”。我今天真的当了评委耶。可是,我却只能感谢刘和程老师,是他让我当这个评委的,是他让我成了这个“好老师”的。我的意思是,我内骨子不是一个真正的“好老师”。只是今天在一个好领导的组织下,享受到了出席这届优质课大赛的幸福。
  再类推,不想拔得头筹,获得这次优质课大赛胜利的老师,也不是什么好老师。那么,各位选手是不是好老师呢?我肯定地说,是好老师!因为大家本是因为优秀而来的,是来这里展示自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1 | 浏览:1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宿松精神”之“崇文,重行,和谐,奋进”词条的阐

  
  对“宿松精神”之“崇文,重行,和谐,奋进”词条的阐释
  
  宿松县委宣传部向全县征集“宿松精神”语录。在2010年10月28日的讨论会上,我们以为其中“崇文,重行,和谐,奋进”一语极佳。
  首先,其语言形式为二言格,四句体,押韵。这符合中国最古老的诗歌格式,文韵俱佳,且节奏铿锵,朗朗上口,简洁易记,具备被群众普遍接受并得以口口相传的条件。因此可能流传开去,真正起到倡导“宿松精神”,促进宿松发展的作用。
  尤其是其对“宿松精神”的提炼概括极其精准。
  我们以为,所提倡的“精神”,应不只是应时的标语口号。它必须包含上接千古,传承中华民族故有之精神;彰显宿松地域文化之特色;切合眼下社会普遍热切关注的时代之精神;且必须具备可以将其作为开启未来的预言之性质。因此,它在极度概括的语言形式下,必须尽可能具备“永恒的”时间意义,所以任何速朽的语录都不合适。
  我们以为,“崇文”使宿松精神“有根”,“重行”使宿松精神“见效”,“和谐”使宿松精神“得大局”,“奋进”使宿松精神“有未来”。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1 | 浏览:6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青春的行囊”投一瞥无限的敬意

  向“青春的行囊”投一瞥无限的敬意
  
  ——读胡锋《青春的行囊》并为 胡锋先生祝福 
  
  
  “青春的行囊”,应该是任何人都有。因为青春是普遍的青春。但一个人却不可能永远背着这青春的行囊啊。“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青春终究是流逝的青春,那青春的行囊也会随岁月的历程而鼓塞,而沉重的;也可能会破损不堪,或者竟会丢失了的;或者会被我们自己放下,丢弃。对此,我是感伤的。因为我的青春不再,行囊已失,自己的岁月连回味都虚诞了阴影。然而,我却火热地爱慕青春,哪怕仅仅就是青春这个词语,甚至竟然只是别人的青春,我愿意向那些背负了“青春的行囊”而终日匆匆忙忙的人投一瞥无限的敬意。表达我对青春的礼赞。
  
  发这样的感慨,是因为我从书堆里翻出了一本小册子,书名就是《青春的行囊》,作者是胡锋先生。他在2010年4月12日请我“批评指正”他的著作,而我却因为身体一直不适,再加丧父之痛,不能中肯地作出“批评”,欠他一大堆好话的。这应该就是文债。
  
  认识胡锋先生,是由于诗人刘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1 | 浏览:7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台邓璧先生重返故乡特邀诗友联谊会”暨答谢酒会发

  “旅台邓璧先生重返故乡特邀诗友联谊会”暨答谢酒会发言 
  
  
  尊敬的白发苍苍的邓老先生,您好。  
  
   我是吴忌。虽然我的胡子也白麻麻的了,但现在,我忽然不敢。邓老先生长我父亲一岁,我得父事之啊。宿松方谚,“外甥多像舅。”我是今天诗友联谊会主持人刘建辉先生的外甥。但我也只是像我的舅父一样,好读书而已,于诗歌喜欢而已,诗艺同样不精。
  
   “少小离家老大回。”邓老先生离家六十四载而重归故里。邓老先生根在宿松,情系中华。令人感动。我们今天能见到依旧说宿松话的邓老,仿佛是在重读一部中国当代史最精彩的一页。我们在感伤之中,更多的是重见,能见的激动。我想说的是,正如余光中先生说的,“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故乡是永远的故乡。一个人,不管他的青春能够走多远,那一片青绿或者枯黄的叶子会永远向着故乡的!这,就是根之所在!我觉得我们应该景仰邓老先生这一份永世不灭的故里情怀。
  
  今天,邓老先生以诗会友,以诗歌报答故里。一个离家六十四年的游子,从孤悬海外的宝岛台湾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5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演讲词:三十年同学集会

  宿松县文科集中班(1980)三十年同学集会致辞
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三十年,仿佛梦中弹指。当初那些十六七八的少年已经都是几近知天命的人了。看看有人白发,有人光头,我们已经与当年的老师一样,有了深沉与沧桑。然对于深切的师生之情,对于粘稠的同学之谊,任何时间的间隔都必然是短暂的,也是可以被忽略的。现在,我们相聚在这里,看见老师们依旧慈祥的微笑,看见同学们彼此亲切而促狭的玩笑,生活依旧鲜活而多姿。正如这个美丽的秋日,阳光温暖而明媚。在如此温暖的秋光里重新聚首,弥合岁月的疏远与忧伤,也使得眼下的秋天有了不一般的意义。我们仿佛集体搭乘了时光倏忽的动车,从四面八方邀约返回,重回故里,重返母校,重新回到以往激情澎湃的青春岁月。眼下的深秋因此就有了更深刻的意义——人生总是聚少而离多,我们终于因为三十年的时间间隔与不舍思念而重新聚首。这是值得庆祝的!

在这里,本来不该由我首先发言。但无非我是当初为大家喊“起立”“坐下”的那个呆头呆脑的同学,是当初保管教室钥匙为大家早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2 | 浏览:25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事重提——《殊荣》,1990年的教师节感受

  殊荣
  
  别人过什么节,我也就过什么节,春节、端午、中秋、重阳,我的生日是农历三月十九日。不过我因为职业的光彩,每年的九月十日又多一天假,得几句颂辞,这是教师节。
  别人过什么节,我的妻子也就过什么节,五一劳动节,五四青年节。妻子的生日是公历十一月二十日,只是妻又比我多一个妇女节。也因为职业的光彩,每年的五月十二日又多一天假,得几句颂辞,这是护士节。
  总而言之,我的家庭比别人多两个节日,实在是一种殊荣,不仅如此,工资收入又格外丰厚,妻子有护龄津贴,我有教龄津贴,而且两人的工资都可以发百分之一百一。如此被政府和社会重视,更是一种可以引为自豪,可以夸耀于人前的殊荣了。我的家庭那种幸福感特别强,我和妻子工作也就倍加努力。人应该为社会和他人多作贡献,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何况我们还在平常人之上加了如此多的殊荣呢,人总要重得起。
  每次过节,总有庆贺。记得童年的生日,母亲总为我做可口的饭菜,漂亮的衣服。如今的生日,妻子会为我买酒。每次教师节,学校总为我们发些东西,第一次是一对枕巾,第二次是一把折叠伞,第三次是一只保温杯,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7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忌教书:我不可以选择学生,但可以选择教法

  我不可以选择学生,但可以选择教法
——代2010年秋季教学工作计划书

我的老搭档老虞,从高三流窜到高一,又做了班主任,他自窃喜,以为学校是肯定他的。上一届要没有带好,就要下课!而老虞今天正式给我下了聘书,我也窃喜,以为老虞是肯定我的。我上一届语文要没有带好,也是会被老虞下课的。且,漫长的三年,我脾气性格都得到了老虞的宽容,也窃喜。即使语文课上得再好,老虞要看不惯我,我也是要下课的。如今迈步从头越,又将在一起合作三年!我自祝福,要挺住的,挺住就是一切。我这样说,是想让我们今后三年的日子过得有诗意些,有哲理些。有了诗意和哲理,高考作文就可以得高分,2010年的安徽高考作文就是这样要求的,“深处种菱浅种稻,不深不浅种荷花。”
那么,新班级,新学生,我这块地方是深是浅呢?我该种点什么?
我肯定还是个教语文的,而教材也没有变,我两个轮回了,在此就不分析教材了。应该说,我是熟透了的。因为挂了个安庆市首届语文学科带头人、首届名师团成员的招牌,我必须打硬铁。也因为一直预备参评特级教师,怕市里考,怕省里考,备课更是一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3 | 浏览:7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活记录:随手一块钱的思想

  随手一块钱的思想
  
  随手一块钱。我给了一个老人。
  那天在行政服务中心大厅里办事,很惬意。因为我从热烘烘的马路上进来,从酷暑到空调。而事情也办得格外顺利。喜欢着呢。
  忽然有什么硬东西挠我的后腰,轻柔而固执。我一时也没有理会,在开心地等人给办事,以为后面有人排队。现在办事排很长的队就是一种“很中国的”文明行为,无论是去上海看“世博”,还是在北京给孩子谋个幼儿园。再说,我又不是什么美色的少女或者风骚的少妇,我还怕人摸我的后腰吗?
  倒是服务台里边的女士老朝我诡秘地笑,似乎有些不怀好意。我以为她笑我的光头,笑我的一把白胡子,这已经司空见惯。然而,我还是觉得意外,被她笑得脖子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回头一看,居然是一个邋遢老者,手里拿着一只邋遢的搪瓷缸子。
  老挠我后腰的就是这只邋遢的搪瓷缸子。
  邋遢的搪瓷缸子里有三五只邋遢的硬币,多是银灰色的一角,金黄色的五角。我明白了,讨钱啊。我到行政服务中心就是来缴钱的,手上紧紧攥着一大叠花红钞票的。我只注意到服务台里面那几个很熨帖的女士,根本没有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1 | 浏览:8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个人公文:检讨或者温情告示(另题:我无法完成那些托

  检讨或者温情告示(另题:我无法完成那些托付的事情)

最近,我内心里激荡着不安。正如盛夏以及初秋激荡着炎热,激荡着洪水,倾泻着泥石流。总觉得我的亲戚,我的朋友,我的熟人对我有意见。他们可能觉得吴忌“那老东西”人生态度越来越消极,对他们托付的事情懒于其事,丢失了传统仁德,很不“义气”。故尔检讨,或者温情地告示,“非不为也,是难为也”。
我素来奉行“英雄”不问出身,“女人”不问年龄,“朋友”不问来历。我都崇敬,我都喜欢,我都相信。不过,我倒是希望大家反过来问一问我。当然,我不是英雄,但我有出身;我不是女人,但我有年龄;我不是朋友,但我有来历。前些日,在我一个“老学生”的酒会上,一个退休老哥硬是要管我叫哥。我每每站起来向他敬酒,请他安坐,他都要站起来喝;我请他随意,他都要坚持斟满,一饮而尽;我刚坐下,他务必回敬,谦恭而恳切。我知道是我一大把白胡子欺骗了他,但这个民国末年出生的真正的老牌老哥应该有些阅历,不会被我的“不迷人的外表”欺骗。最后还是别人看不过去我们彼此这样过分客气,点破我“年龄的虚伪”,他立即“气愤”。我才到这个人间来混日子,他都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