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吴忌的天涯博客

吴忌,语文特级教师。著有散文集四部:《雨的缝隙》、《凝视一切》、《以痛止痒》、《稀薄的秋凉》。通联:安徽宿松县第二中学(246502);邮箱:wuji486@sina.com;电话:180107007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18959
  • 开博时间:2006-06-29
  • 博客排名:第394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诗歌:有节制地呼吸

  有节制地呼吸
  
  
  昨天早晨,我很生气,这个暖冬
  我呼吸的寒冷,多么急促!
  成为了,江南的大雾
  看不见五十米开外,那些
  高贵的脸。
  
  禁止通行!你不能从我这里
  出发,无论远近!
  你的安全,就是我的安全。我首先
  要确保我安全的栅栏,那些金属的脆弱,
  那不是寒冷的意义。
  
  我给你冬天,铁,
  铁的颜色。以及铁的肥胖的,
  膨胀的,冬天里颜色的背面。
  我应该在这个肃杀的冬天
  有节制地,呼吸寒冷的空气。
  
  2012年1月11日星期三
  
分类:吴忌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以议政“参政”,凭建言“立功”

  
  “宿松政协三十年”,我的回忆:
  
  以议政“参政”,凭建言“立功”
  
  吴 忌
  
  1
  
  “宿松政协”成立于1981年2月28日。这是我从有关史料查实到的历史大事件。
  那时候,我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喜欢窝在图书馆“翻故纸堆”,做浪漫的文学梦。当然像当时所有大学生一样,一腔热血,也喜欢思考,热衷于辩论,沉浸于民主政治理想之中。我知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对于新中国的重要意义。所以,诸如“政治协商”,“民主监督”等等,就是一些老乡、同学经常讨论的话题。那个年代,百废待兴,民心思进,中国大地到处阳光灿烂。
  不曾预想在17年之后的1998年,我由宿松县文联推荐也参加到了“宿松政协”之中,此后历第六、第七、第八届常委,开会期间是“新闻发行、体育、文学艺术组”的第二或第三召集人,会后于专委会则是“文史委员会”的第二或第三副主任。于今已13年了。
  唏嘘往事,所谓“参政议政”倒没有感到什么“压力”,倒是本职工作之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6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新诗:腊梅

  腊梅
  
  月色微弯,黄昏之后,那些腊梅树
  发黄的叶子,零零落落——
  腊梅先开。
  
  我站在梅花下面,那些树枝上的鸟
  正在啄食腊月的花蕊。
  我并不惊讶——
  
  中国的,南方的季节——
  那些暖冬的意象并没有惊人的气息……
  大地,都是碧绿的蔬菜。
  
  我没有看见郊外的麦苗——
  那些多余的炊烟里,搬迁的村庄
  都遗弃了古老的吉祥。
  
  腊月,我轻轻的呼吸,那些腊梅的
  幽香在暗处,她们切切私语——
  黄昏的风,手指远处的大雾……
  
  那些零零落落的腊梅,失去了
  孤僻的墙角。月色里——
  大地孤愤,那雪白的纸张。
  
  2012年1月2日星期一
  
分类:吴忌诗歌 | 评论:0 | 浏览:4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忍冬所忍

  
  忍冬所忍
  
  院墙上的青藤正在裸露严冬。那些叶子早已赭黄,干枯,于不紧不慢的西风里纷纷飘落。我一直怀疑是那些青藤故意遮蔽了院墙上的斑斑驳驳,然而眼下却又裸露出这些斑驳的本色来。那么,这是严冬的真相吗?我每天打量它们,那是些时间的胎记,很深。或许只有冬天的院墙才是院墙自己吧。
  当青藤不青的时候,那一丛忍冬就显得十分突兀。
  忍冬也如青藤。有青色的叶子,有柔韧而绵长的攀援的藤。所不同的是忍冬的藤不及青藤恣肆,叶子也细小而内敛。以致当忍冬不开花的时候,我往往忽略这些忍冬的存在,它被夹杂在青藤粗壮的藤蔓和张狂的叶子之间。也就是说,它一直被胁迫在院墙上那些青藤的腋下,发间,在青藤茂盛的势力范围之内。但现在严冬来临,青藤不得不收敛了自己,裸露着院墙上时间斑驳的刻痕。那一丛青色就是忍冬傲然的冬日姿容了,再没什么能够遮挡它们了。或许正是因为忍冬于严寒里依然苍绿,才被我们叫做忍冬的吧。大约是它所坚持的绿色赋予了这“忍”的志气和品格。那么忍冬之“忍”就是这些绿意了。只不过,当绵延的青藤退回到时间的记忆之内,忍冬的绿叶就使得这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醒的尊重

  清醒的尊重
  
  
   前几日去某机关访友。当年他是班上的团支部书记,我是班长。这似乎是一次高规格的会面。正事之后就闲聊,我似乎是在等他丰盛的晚餐。
   不一会,进来一先生。当年书记就忙着介绍我是谁谁,如何如何了得。那先生就说,认识,谁不认识吴老师啊,老文人吗。我想,这小地方,出个名真容易。不仅如此,原来他孩子就在鄙校念书。
  接下来我们似乎就有很是谈得来的话题了。
  但不,他忽然说起要将孩子转学的事情。忽然对鄙校有了一肚子十分真切的鄙视。
  我虽诧异,但也淡然。因为我既不是校长,教务主任也卸任有一段时间了,现在只在教育工会混事,且这孩子不由我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事情慢慢就被这位家长朋友叙述清楚了,原来是他孩子班上某某授课老师对学生训话说,“你们这些三四千名的孩子……”所以被他训话的孩子回家就向家长投诉,所以家长就电话向班主任投诉,所以今天就顺便向我投诉,且请我务必要转告我的校长,他说,“哪能侮辱学生呢?要尊重学生,要鼓励学生……”似乎这位家长朋友是很懂得一点教育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0 | 浏览:4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捋胡须

  不捋胡须
  
  我天天洗我的胡须,有时候也捋一捋。但我好久没有说我的胡须了。时常说一说也是应该的。就像好久没有梳洗,应该洗一洗一样。胡子不洗一洗就会脏。胡子若不说一说,也是会脏的。
  我是有胡须的。因为我是一个老爷们。似乎我念初二的时候就是一个纯粹的老爷们了。那时候也并不觉得奇怪,周末回家跟父亲和兄长站在一起,觉得很威武。学着大声说话,大步流星地行走,也学着搬动那些很笨重的东西,为母亲挑水。及至后来一个人搬石磙,从邻家打谷场往自家打谷场扛石磙——那就是上大学的时候了。老早的村子里全都是胡子拉碴的男人,因为村子里没有男人自己用剃须刀。剃须是剃头佬的事情。我们大队就一个剃头佬,几个村子轮着剃头,一趟下来都快一个月了。所以在我们大队,男人胡须的长度就是一个月的时间长度。现在想来,这很有趣。要是剃头佬来了,某个男人或者男孩不在家,那就要等下一个月才有机会剃头,这一个月他的头发和胡须都将与众不同。格外另类。
  我十分怀念那些面孔上的粗糙。男女有别啊,如果每个人都一副光溜溜的下巴,那是什么世道!
  后来我终于见识了男人的剃须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0 | 浏览:8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不养青苔

  何不养青苔
  
  
   绿意青苔,一撮,躲在这处闲置的盆景里,睡着了似的。青苔厚如一截地毯,虽只手掌般袖珍,然而那绿是堆起来的,热烈,却安静。也看不出眼下干旱天气里满天灰尘的蒙蔽,葳蕤而雅洁。
  我看见,就喜欢。但那只是楼顶上不知何时被我弃置的一只花盆,许久不曾注意。那青苔从何而来?因何而绿?青苔肯定不是一夜之间的青苔,它的生长肯定很有些时间了。而青苔的时间是怎样的时间,这使我纠结。
  原本喜欢养花。不求名贵,只求它们能活在我眼前,有葱茏的绿意,甚至开不开花也无所谓。那盆盆钵钵的花草,有的散落于院子里的空地,有的寂寞于人迹少至的楼顶。虽也偶尔换土,浇水,拔草,施肥,但更多时候它们只能获得我在工余偶尔的瞩目,看它们活着,在微微的风中绿意洇染,从而获得些许美感。因为我也是这么无声无息地活着的。其实我天生没什么闲情雅兴,只有从乡村浸染的草根习性,使我对于那些绿色的植物有天然的喜爱,即便只是一块青苔。我仿佛是行走在老家田头的水牛,情不自禁就要瞩目路边的那些青草。喜悦不仅源自我的眼睛,也源自我的呼吸,我的胃。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2 | 浏览:1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静

  安静
  
  那些鸟都站在树上,由近及远,它们并没有带来风的颤动;而我院子里洒满月光,地上斑驳的影子扛着灰暗的沉重,吃力地慢慢东移;那路边的野花,自在无语,不摇曳,目送日夜重复的行人;远处山涧里,溪流淙淙,在高高山顶上就可以听得见;而那些开阔的田畴,都如我老家四季,连远处的边际都格外安稳;在村子里,年复一年,都有老人坐在门口,一个人看卧着的黄牛,看趴着的黑狗,看无所事事的芦花鸡们……而这些,这样,我都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以及存在里的安静。
  安静就这样绝对,被我所需要。
  我心里那些被隐藏的绝对的空旷,都从遥远的星空直接重叠到眼前,它们喜欢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这些黑,这些空旷,都安安静静,在大自然中坦然或者神秘,未必一定要我们看到。往往一个人,一只动物,一株植物,各有各的存在,但各自的空间都很小。它们必须安静,安静可以使空间变得开阔,使时间变得漫长。当我们遇见了这样的时空,静心谛听,注视,那些简单事物的美好就会忙不迭地凸显出来,使我们惊讶,并乐在其中。
  在安静之中,有时候我什么都不做,不想,只专注于眼不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1 | 浏览:4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蚊帐

  蚊帐
  
  这个夏天,我重新回到了蚊帐里。
  超市里有一种蚊帐,设计得很好,有简便的支架,只三两下子,就可以很方便地支撑起来。进出处有拉链,我钻进去,拉上拉链,仿佛躲到了保险箱里。我很得意那些蚊子嗡嗡而来,也只好在蚊帐外面嗡嗡乱飞。它们对于我饱满的肥肉,即使垂涎欲滴,也只能看看了,吃不到嘴的。就像我们人类童话世界里,那只吃不了葡萄的酸狐狸,挺落寞的。从此,我的每个夜晚都可以安逸地睡觉了。而且,我往往还没有去睡,想到我有一顶新蚊帐,就已经很安逸了。
  我许多年都不使用蚊帐。自以为现在的房子很好,有纱门,纱窗。直接将蚊子拒之屋外,且蚊香也懒得点,那气味难闻。再有蚊子,黄昏时候我集中消灭它们,关起门窗嘶嘶嘶嘶喷一通敌杀死、一扫光之类的喷雾剂,效果很好。后来即使再来狡猾的蚊子,睡觉时插上电蚊香,也能确保我的后半夜不会痒痒。
  我家里蚊子向来很多,因为我居住在城南,近大河,多湿地,草木茂盛,蚊子也以为是宜居之所。有一段时间,我的窗纱总不管用。因为我养了一只猫。猫不只是从大门口迈着模特小姐的步子慢腾腾进出,凡可以进出的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1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稻场寂寞香樟老

  稻场寂寞香樟老
  
  瓦房子从来不生长,只越来越旧。倒是房子后面那棵老樟树还在年复一年地翠绿,对比了瓦房子的矮小,乌黑,沧桑。
  那是我乡下的老房子,瓦片由青而黑,我们不住已经十多年。但仍然留着,我父母亲以为那是他们唯一的财产,也是最后的归宿。现在他们跟我住在一起颐养天年,而百年之后还必须回到老屋。必定要一个热闹的仪式,并由此出发,隐匿到瓦屋背后的青山。那将是另一种生命形式的起点。因而父亲时常挂心,偶尔也会一个人溜达出城,回去看看。当然是父亲身体尚健,走得。后来父亲耳聋,目盲,腿脚无力,就整天呆在家里。有时也会忽然记起,唠叨一句两句闲话,间或也叙述一些往事欢乐。但更多时候是像我一样,许多发生过的事情他不记得了。
  有更好的住处,要老房子做什么?放不下的牵挂也会是一种累。对于家园和故乡我素来没有明晰的概念,倒是时常向往异乡。因为我一直缺失飘泊的沧桑。城里与老屋的距离也就12公里,开发区正在逼近老屋。早年本就望得见县城的灯火。每当晚上,南边的天空都很亮,四季的星星比北边少许多,淡许多。而老屋之东,横山直走,望南而尽就是灯火灿烂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雾横山——纪念我的父亲

  雨雾横山
  
  那些雾,没有层次,从山脚一直弥散到山顶。但我知道它们的重量,就是那些灰暗被四处淤塞。
  我来到横山脚下的时候,灰暗的天空直接覆盖到大地。这些灰色的雾故意掩藏了满山的翠绿和茂密,也隐匿了飞鸟的幽鸣,只填塞那些山谷的虚空。当然,虚空不仅仅是我看见的虚空。而眼前,只有这浓浓的雨雾。我没有听到山谷里的水声,应该是有潺潺水声的。但今年春来一直没有水。所以我就不能像往年一样说这里是溪流,也不可能看见天空晴朗的倒影。当然雨雾里我望不见更分别不出那满山的新旧坟茔。
  此前,一直是连绵的干旱,据说六七十年不遇。但临近端午,雨雾就突然笼罩了横山。朦胧中氤氲了久违的神秘。如此浓厚的雾会藏着些什么呢?我在潮湿里往山坡上走,荒路边草丛都挂满了晶莹的雨珠。但草丛底下的大地还不能说是泥泞,雨水还没有使土成泥的湿度。甚至我明显呼吸到了大地长久干燥的气息。
  干燥或者雨水,那都是为什么呢?我置身其中,呼吸并不顺畅,那些浓雾在我的肺腑里回环,颇觉窒息。我是来给父亲上坟的。父亲去世一周年了。
  应该从去年开始,那个闷热的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一只蚊子做朋友

  
  与一只蚊子做朋友
  
  我们能与一只蚊子做朋友吗?
  可能一般人不愿意。因为人与蚊子,要么让其吸血,要么一巴掌将其拍死。这才合理。而人是有血的,蚊子则需要吸血。我们同时处身于大自然“和谐”的生物链中。但做朋友很难,人不可能平白无故让一只蚊子吸血。那会痒,会痛,更可能被传染某种疾病。蚊子于人也只能偷偷吸用其鲜血了,而人对吸血的蚊子,则只能躲,或者打。
  那么,打蚊子是件容易的事情么?
  蚊子太小,古往今来又总有很高的智商,天生身手敏捷,往往偷得了人血,人却打不了蚊子。有时候我们被蚊子吸了血而不能发现;或者发现了,蚊子已经吸饱,正在得意地像美国佬肆无忌惮的侦察机战斗机大摇大摆地飞走。有时我们发现一只蚊子十分陶醉地叮在自己大腿上,一巴掌拍下去,但只打着了自己,蚊子却在指缝之间逍遥飞走。因此,打蚊子的后果往往存在两种疼痛,一种是被蚊子叮咬的痛,一种是我们的自虐之痛。
  与蚊子比智慧,比本事,人类一直不自信。在古老的寓言里,蚊子总是“以智取胜”。比如一只蚊子与一只凶猛的狮子比赛,最后输了的竟
分类:吴忌随笔 | 评论:1 | 浏览:6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秀河蛙声

  秀河的蛙声
  
  今天听到秀河的蛙声,在暮色里。不过秀河的蛙声有些发黑。那不是暮色的黑,暮色有河西山巅的斜阳,柔和而灿烂。也不是树影重叠所致,秀河里青蛙我看不见一只,看见的都是树荫的安静。但咕呱呱的蛙声明明就在秀河里,忽起忽落,间歇这初夏黄昏的静谧。
  出去走走,是为散步。在黄昏,我只要走进屋头的暮色,不远就是那条著名的秀河。现在,秀河仍然树木掩映,散落的民居忽而朝东,忽而朝南,虽然越来越凌乱而拥挤,但仍不是江南村落的美感。它拥有这样的河,这样的小桥,这样的蛙声,这样的暮色。一些人从城里大街匆匆回到这里,都骑着摩托,有的还带着建筑工具,有的带着一身泥汗的黧黑的老婆。有人则相反,从秀河之南的田畴匆匆回来,扛着锄头,挑着竹箩,那里是他们的菜地。城南的秀河,仍然是宿松城郊的边界。
  我喜欢来这里散步已经二十余年了。秀河的蛙声自是年年听见。但今天却听出了蛙声的黑。蛙声是黑色的吗?即使黑夜里,蛙声是黑色的吗?应该不是。尤其这秀河的蛙声。“秀河烟柳”曾是宿松十景之一。许多年前,这里有二郎河古老的码头,小船或者竹排可以逶迤泊湖,直下长江。小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写安徽高考作文——时间在流逝

  时间在流逝
  
  我只在走廊上瞥了一眼考场,那道作文题就霍然刻进了我的脑海。“时间在流逝”,这是谁如此冷峻地道出了时间的真相,道出了时间的真理。时间肯定是在流逝的。想起当年,我也这样端坐在高考的考场里。但我走了出来,而今头发也落了,胡须也花白了。前几天我又从走下了讲台,走出了教室,现在我已经是戴着纪检证的考务员了。然而,为什么这不是一句废话呢?时间要不流逝,时间里的人会怎样,我担心他的心脏,他的呼吸。
  时间在流逝,而我心里发紧。
  时间在哪里?是在这走廊里吗?是在我焦虑的呼吸里吗?是在考场里那些考生沙沙的书写里吗?考场上格外安静,只有电扇坚持不懈地旋转。是吧,时间就在这里,在教学楼并不规则的空间里。而时间也很安静,正如这些考生无声的思考。离开管辖的考场,我要回考务办公室了。但我忽然莞尔,时间在流逝,时间也会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吗?或者时间就继续留在这里,就像那些考生紧紧趴在时间自己的座位上,或者更像每间教室里那六只电扇,不停地旋转。
  我并不担心学生们的作文,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会写出作文来的。至于阅卷老师会判给他
分类:吴忌语文课 | 评论:0 | 浏览:6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李白那只酒瓶

  李白那只酒瓶
  
  一
  
  嘈杂的酒馆,我突然沦陷到惆怅的想象中。从心满意得的酒宴迅速颓败到盛唐休止的余音。李白一首七绝诗横在地板上,行书了潦草。是一只盛酒的硬壳纸盒,背面有李白醉酒恍惚的画像。我有些摇晃,李白也从摇晃的酒杯摇晃而出,从硬壳子纸盒上下来,在地板上恍惚地凌风飘举。李白是在我们这里呆过一些时间,地方就在城南,那里依旧有四季的荒草。
  这个氤氲的初夏之夜,小酒馆三楼,一只瓷质的酒瓶被我踢倒,在地板上滚动,轻轻碾过细碎而有质感的圆润。酒是本地产的,名叫“皖蜀春”。名字附会了产地,安徽,宿松;而酒的滋味却在遥远的四川。酒曲来自著名的五粮液。“五粮工艺”是不是覆盖了整个中国,我不知道,我喝过的酒很少。片刻惊讶,我摇晃了注视,酒的味道立即烟消云散,只这只溜圆的瓷瓶在旋转。
  那不是李白真实的身影,作为盛唐饮中八仙之一,他的酒量要好得多。表象狂放而内心寂寞的李白,也不像今天这样浅薄了嘈杂。我们喝的酒是纯粹的酒,并没有“五粮工艺”的五味。李白当年或是有的。当他青年,壮年,内心风暴陡起,“仰天大笑出门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