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松吴忌的天涯博客

吴忌,语文特级教师。著有散文集四部:《雨的缝隙》、《凝视一切》、《以痛止痒》、《稀薄的秋凉》。通联:安徽宿松县第二中学(246502);邮箱:wuji486@sina.com;电话:18010700757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0
  • 总访问量:419114
  • 开博时间:2006-06-29
  • 博客排名:第394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雪之门


雪之门


雪是从对门的山尖慢慢地下到我家门前的。
起先,我不知道要下雪。说实话,南国之人,对雪的体验实在太少。一年之间能见一次雪,已觉快心。若能数遇瑞雪,更是欢天喜地好不痛快。
这雪不轻易下,下了,也不长久,所以七八十岁的人见到雪,也如孩子似的兴奋,何况七八十岁年纪也许就只见过七八十次雪
雪前的天气,总是起先很暖,忽然变冷。天空的脸阴沉沉地一瞬,雪便随着风吹了起来,仿佛有意挑逗似的。那飘洒的姿态很像我们南国的俏姑娘,不轻意吐放青春的诱惑。
下雪的日子,总是有些醉人的!
对门的山尖有些白茫茫,苍郁的青松都渐渐变成了如玉的花骨朵。尊严的山头却如一位老者。
记起童年,我总喜欢山上下满了雪。
父亲曾告诉我,南国的许多动物是不冬眠的,往往突然遇雪,眼睛便看不见,当你踏雪而行,吱吱的节奏就会召唤受惊的兔子和山雉,扑撞地冲进你的怀里。这些白皑皑的山,总给我一种美味的联想。
父亲也坐在门口望雪。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花开出了冷

菊花开出了冷

我是个爱菊的人,在菊花的身世里,我感悟到一个人的性格和遭遇。拐弯抹角的文字或多或少有些虚伪,直说出来,一抒胸臆而已。在自己的小院子里,我种了许多菊花,大约也有些以菊花自况的意思。这些年,我觉得自己越来越边缘化了,流水一般的日子只是上班下班而已。埋头工作的时候,时常觉得自己可有可无。平时呆在家里,也不大应酬交际。种些菊花正与我的生存处境合拍。如此,只是我个人的性格和爱好,我是个很安静的人。
陶渊明爱菊,可能是不得已而爱之,生计所迫做过几天县令,格格不入才躲起来歌唱菊花。他歌唱菊花的时候,肚子肯定饿得咕咕叫,酒虫一定会咬他的喉咙。他种的菊花肯定营养不良。自己尚无饭食酒钱,他的菊花还能长得肥硕?我的处境比陶老先生好,如今的社会可以使人大有作为,我口袋里也是很有些酒钱的。种菊花,是下班之后无所事事,我的小楼前恰有一块空地,不种花就会杂草丛生。(陶老先生能有楼房住吗?没有,如今我们小康了。)我以为菊花不事张扬,耐得住寂寞,种在院子里也是一段人生的格言。为此我受到的启发很多。
年复一年,对于菊花就有了专一的期待与持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6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粉丝鸡

  
  粉丝鸡
  
  
  学校对面新开了一家餐馆,名字叫“西郊土菜馆”。我散步的时候一下子就发现了。原因是学校附近没有什么象样的餐馆,我吃饭请客都要往城中城北跑,奔好远的路,请朋友也都不愿意过这边来。现在好了,马路斜对面有一家餐馆,且注明是“土菜馆”,这年头要么洋,要么土,都是迷人的招牌。我去吃了几次,不错,雅静,实惠。印象最深的是盛菜的盘子大,那就意味着菜的分量很足。还有就是端菜的大嫂说话声音大,这也是“西郊”的滋味。土菜中也真有几个很地道的菜。比如豆腐烧肉,豆腐据说是老远凉亭古镇的豆腐,那里水好,豆腐地道,城里的自来水做不出这样的豆腐来。
  昨日同事请客,我们去的就是西郊土菜馆。去时黄昏,华灯初上,宿松南路的车声隆隆,出城回家的民工像早先梅雨季节二郎河的梅鱼一样,一阵一阵的。而远处淡淡的落日正好依山,呈现秋日里熟透了的橘子的颜色。我发觉这是个吃饭的好时间。
  我老远就看见了西郊土菜馆的门面,心里在惦记着它的豆腐还有没有,有时候人多,凉亭古镇的豆腐就缺了料。但我忽然被餐馆门口巨大的霓虹灯招牌吸引住了。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鸟是树的花朵

鸟是树的花朵

吴忌

我们都穿起了厚厚的棉衣,而有些树木落光了叶子!你看吧,这就是冬天了!
一棵树落光了叶子,不能说丑,但缺了枝繁叶茂的风姿,裸露出树枝与树枝之间巨大的空旷,总是遗憾。我时常有一种冲动,希望能在冬天的树枝与树枝之间放点什么。正如我在稿纸上一格格和着心血填文字。我喜欢让一切事物都从无到有。这令人激动。
冬天总是如此疏疏朗朗,这是不是我们在冬天缺少快乐的真正缘由呢?树木仿佛都停止了生长,我们总是怀着一种等待的心理度过冬天。如果下雪,玉树琼枝,以及屋檐吊着冰凌,都能令我们开心。没有树木的阴凉,我们直接在大地上车水马龙来来往往无遮无拦。我有些心虚,感觉厕所没有围墙。大雁的声音已经很远了。我在大地上为冬日的阳光感到可惜,因为,阳光的灿烂和温暖如不照在红花和绿叶上,阳光岂不等于虚度了岁月?正如袖手旁观的我们,在一堆红红的炭火前,等天黑。
然而一些鸟落到了树上,大大小小,五颜六色。我一阵惊喜,仿佛看见了满树的花朵!
有时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1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忌散文集《雨的缝隙》序


吴忌散文集《雨的缝隙》序

沈天鸿

1992年读过吴忌《忧郁的猫》等散文之后,我写过一篇评论,有这样一段:“果然无忌。落笔洋洋洒洒,气韵十足,对已成规范的章法、技巧全然一副不管不顾的派头,只在自然流淌中随物赋形地获得结构,让人见出文章所必有的章法。这是一种需要才气的写作方式。”那篇评论的题目就是《果然无忌》。
五年过去,吴忌的散文集《雨的缝隙》即将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当他将《雨的缝隙》所收入的散文全部放到我面前,一一细读之后,我的感想仍然还是“果然无忌”。在1992年之后的这几年中,吴忌仍然毫无枯竭之意地在散文中挥霍他的才气,这给他的散文带来了行云流水、生气浑然、率真见性的风格特点。读其文如见其人。完全当得起“真性情”这三个字。性情无疑是与心灵距离最近于无的,也是散文之所以能够言为心声,并且产生魅力的本源。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吴忌散文的情感生发与形式生成是同构对应的,“情至文生”“意到笔随”在吴忌那儿已不是一种泛泛之论,而是被他已经和正在实践、实现着的。散文的艺术特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0 | 浏览:10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学评论)我看吴忌的散文


细致、散淡、幽默中展示善意和美感

——我看吴忌和他的散文

姚 岚

我一直很崇拜吴忌。这种感觉是从吴忌一开始闯入我们这个文学圈子时便有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宿松,痴迷于文学的青年很不少,凭自己的狂热和勇气,将宿松这块园地搅动得热气腾腾,生机勃勃。但我们囿于自身先天条件的不足,后天的努力又不够,步伐一直很缓慢,吴忌从一条岔路口插进来,插进我们这支队伍,大步流星,很快便走到我们前面,以其独特的风格和姿态,很醒目。醒目,这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秃头和大胡子。秃头和大胡子是吴忌早年的外部形态,那时,我只是觉得吴忌这个人与众不同。现在看来,秃,其实也是没法子,戴假发是不合文人性格的,干脆让它“秃”着,让它展示真实。吴忌是从来不忌讳自己的缺陷的,他自己也同别人一样,时而对“秃”肆无忌惮地调侃一番,幽它一默,让气氛热烈起来,这让人感到吴忌的随和、自信和真诚。赞美他“智秃”也好,嘲讽他“灯泡”也行,吴忌都能笑纳。
“智秃”是很能反映吴忌的特色的。随和、真实、智慧便构成了吴
分类:艺术批评 | 评论:1 | 浏览:7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雾迷离


春雾迷离

吴忌

我并没有预感到春日的大雾,近处是乳白的清晰,远处是乳白的迷离。雾里无风,飘荡的是无声的高天的云朵,水声来自我熟悉的屋前的河流。我是很喜欢这大雾中的氤氲氛围的,大雾省略了这世界上一切事物的距离。我感知了这个春日含蓄的美丽。
当我还在孩提时,捉迷藏的伙伴就藏在远处的树林里,我隐约能看见她的红头绳和花格子褂的背影。我问,“藏好了吗?”“藏好了——”回答是那样清晰。但我看见了什么?我并不想真的看见,那样时间就被我延长了。我不会很快去掀开一顶遮掩的草帽或一张碧绿的荷叶,留着那些大雾一样迷蒙的等待,隐约的是一种等待的美感。整个下午,或者整个晚上,我们都在不停地躲藏,从屋前的树林到屋后的阴影,我们不停地寻找,不停地呼唤……
在雾失楼台的诗词里,在月迷津渡的梦中,清晰的人迹与并不清晰的鸟语都若有若无,这也很好。在远处因为飘着乳白的雾气而不能看见,但一个人心灵里的脆响就十二分清晰——
少年的王维会站在异乡的山头,独在异乡的目光能否看清远处的黑瓦白墙呢?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到海子墓前沉思


到海子墓前沉思

吴忌


一

2006年3月26日,我们前往怀宁的查湾参加纪念海子逝世十七周年集会。路程不远,驱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怀宁新县城高河镇,海子的老家就在旁边。距离之近,能说明的就是海子是我们亲爱的老乡,在这块平凡而广袤的丘陵上,我们很荣耀地叹惋,它诞生了诗歌的海子,思想的海子。我想,不管是人杰而地灵,还是地灵而人杰,都是荣耀。时光回溯无须很远,它更是“桐城文化”的发祥地,也是京剧和黄梅戏的发祥地。高速公路旁的巨幅广告,宣传“稼先大米”,稼先就是新中国两弹元勋邓稼先。记得“海子故居”的匾额也是大书家邓石如的后人手书,气势不凡。这个暮春时节,我们风驰电掣在起伏的山丘和田畴之间,白墙的洋楼,黑瓦的老屋,桃红柳绿的村头,鸟鸣鸡唱。班驳的田畴尽是金黄的油菜间杂着青青的小麦。哦,麦地,麦地,那就是诗人海子的麦地!这个阳光灿烂的清晨,我感受到了深厚的古皖文化悠久而绵延的气息和无所不在的力量。
车到高河镇,大家正在鑫百园大酒店等我们。出发,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6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落上九华


日落上九华

吴忌

数上九华,总逢阴雨。这似乎也是我的缘分,我在烟雨迷茫之中,在不辨东西之时,就一路颠簸着上了九华。从汽车上下来,满耳游客的喧闹,似有似无的梵音,我也在进退之中感染了由俗世入佛的惊讶和心痛。看山看树,对水对流云;拜庙拜佛,问经问尼僧。在匆匆忙忙中来往奔波,雨雾湿了衣衫,一身汗水宁静了我景仰的新奇。我又在雨雾中急急离开,能够带走的也同样是这些雨雾一样的迷惑。我说,下次再来。
终于有了一个晴朗的旅程,九华与我正好是一天的距离,我早上出家,半下午就望见了九华。这次的九华是一个阳光照耀下的灿烂的九华。我过江,过贵池,过青阳。我知道记忆中雨雾的九华就在远处那些连绵的青山里。汽车一次次上坡,转弯,上坡,两边的青山向我的身后奔跑,怕我似的,忽左忽右地躲藏。心中暗想,我是佛所不屑的大恶人么?我知道,这还只是一些小山,已经掩映了一些小庙,宁静了松树和翠竹的祥和。等我真的到了九华,我下车,我站住,九华也会在我的对面站住的。
心中念起九华的时候,日头已经西斜,苍翠的群山都在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9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阴雨连绵


阴雨连绵

吴忌

这个阴雨连绵的午夜,我忽然记起了外婆。阴雨连绵的潮湿使得空间很小,我肯定是被什么挤到了一个角落里。那个角落里很暗。
外婆不说话,周围也没有声音,一个穿着黑衣的小脚老太太在我记忆的旧屋走来走去。老屋的山墙还算是白的,但好高,没有楼板的遮挡,那是直达屋顶的山墙,上面挂着陈年的蛛丝。我是一个小孩,忽而屋里,忽而屋外,跑来跑去。我没有听见外婆唤我的声音,更没有对我顽皮的呵斥。外婆是宁静的,以及外婆的房子,以及这个很大很大的嘈杂的屋场也都是宁静的。
我不记得阳光和明月的影子了,树阴里很空。只记得老屋在村南,一处向阳的山坡,门前有一口长满荷叶的池塘。稍远是宽阔的田野,远山更远。仿佛还能听到田野里河流的声音。据说外婆家的房子老早在田野之中,傍河而居。那是河两岸最大的房子。五四年的大水毁掉了白墙青瓦的村子。村子就移到了这个山坡上。依稀里有河旁的茂密的竹林,有外婆隐约的叹息。那也可能是我母亲的,更可能是我后来的猜测和记忆。那是稻田连绵的富裕和亲切的鱼虾。河流的水声充满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选择


选择

吴忌

八月秋来,杂草有的老绿,有的金黄。这都是一种成熟。成熟了怎么办?杂草是否如人有经世的企图,我不是杂草,我并不知道。但我看见了后院的杂草在老绿了金黄了之后,被院外的农妇割倒,晒干,捆走。这些杂草于此农妇是有用的东西。我能猜出它们将化作不远处的炊烟。那是一缕诗意的炊烟,这在小城的边缘隐隐约约还有田园的气息。农妇的黧黑使我相信,淡淡的炊烟从她们仍然坚守的斑驳的土灶里燃出红红的火光,而直上朦胧的远天。这会勾起我黑白的记忆而伴生出人生艰难之慨,而今罐装的燃气都很不方便了,这个农妇仍然在我们单位的后院割草,她的土灶在喷喷的饭香里也隐隐约约了生活的艰涩。
我十几年前关注过单位里另一处前院的杂草,一个院外更老些的婆婆常常来割那些杂草。发出感慨之后,我发现了秋草的再生,在九月十月颇类春日之暖的深秋又一次油绿依然,那是生命的蓬勃,给了我不懈的启迪。今又如此,我摸着自己下巴上已然花白的胡子,顿生沧桑浩叹。四处的杂草都这么年复一年地秋天,老绿了,金黄了,枯朽了,春日里又绿起湿湿的雨水,草间的杂
分类:吴忌散文 | 评论:0 | 浏览: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1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