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寓言

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谢绝转载。yushangldxz2007@163.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13446
  • 开博时间:2006-06-26
  • 博客排名:第14508位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7-12-16

冰释234白

2017-12-16

吴福清词no

2017-12-16

小奋青滤pe

2017-12-15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路卡杜的文字穿越

  路卡杜的文字穿越
  
  每次去美术馆或者798看画展,都让我既兴奋又忐忑。在每一幅画前,我都试图透过眼前的画面去发现和解构它们与这个世界的关系,并与画家进行精神交流,但很多时候都感觉苦恼,特别面对抽象派的画作,因无法与画家的感知和表象的世界对接而备感沮丧,同时深深自惭于自己的贫瘠。
  路卡杜的这本《大山可以挪开》,居然使我有了些许成就感,因为我与他相隔万里的心灵相遇,居然没有任何交流的障碍。也让我不得不感叹,上帝是多么奇妙啊,他用自己特有的艺术表现形式,将自己的话语诠释出来,使每一个读这本书的人,可以徜徉在想象的画作与文字中,得到精神和视觉的双重满足。从某种意义上说,路卡杜至少在这些方面是被上帝祝福的蒙福之人。
  在《大山可以挪开》中,路卡杜用文字构成的图画世界,以一种迥然不同的叙述方式,借用立体的完全美学意义上的语言画面——他竟然命名自己的文字为天堂的画廊,一路引领,让我经历了一次视觉和精神上的饕餮盛宴。这是路卡杜自己的画展,我相信他即是一个作家,同时也是一个画家。他精心准备和设计的这次文字图画展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从进入路卡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飞翔的姿势

  飞翔的姿势
   ——聆听徐丽的《微光徐徐》
  
  第一次听说徐丽是在微博上看到她的处女专辑图片,以及她的演唱信息,当时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少新奇。尽管忙碌的工作和生活,让人疲于应付,但是特别感恩的是,我和她并没有就此错过。一个朋友送了我一张她的亲笔签名的专辑,带着些许的好奇心,我打开唱片,看到了身着白色衣裙的徐丽,站在旷野中的她,脸上带着微笑——一种平安和内心富足的笑,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凌乱,微微有点倾斜的身姿,让我立刻想到一个词语:飞翔。
  这座城市的春天总是多风,尽管太阳明媚的高高悬挂在天空,让人充分地享受一种少有的温暖与惬意,但是三月依然是一个乍暖还寒的时节,尤其是风依旧狂乱地吹着,行人不得不弓背前行,这种弓形的姿势常让我想到灵魂的猥琐与自私。在为着某种原因不得不穿越城市的行程中,我带上徐丽这张专辑,开始了这趟音乐和音乐背后的信仰之旅。
  第一首歌就抓住了我的心。
  光 来到世界 照得黑暗 无处躲藏
  光 照亮世界 照得心里 有了温暖
  ……
  光 来到世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城市里的主

  每天需要三个多小时的上下班生活终于结束了。上周四下午,我们开始收拾东西,书、其他物品打包装箱,办公桌拆装一一整理好,等一切收拾好了,已经接近五点了,除了累以外,心里更多的是期待着搬完家后,新的环境能够让自己安静下来,更多沉浸到工作中去。到了周五搬家那天,天空下着濛濛春雨,搬家公司的货车装载着我们的办公用品,一路往北开去,空气越来越清冷,雨也渐渐停了。告别了繁华的国贸商务办公区,我们搬到了五环以外的天通苑,即告别城市转向农村。
  从去年冬天,我们开始筹划办公室搬家的事情,也一直为此恒切祷告,求主为我们预备合适的房子——价格、环境、交通等都比较合适,当然更重要的是主自己的心意如何成就。漫长的冬季即将过去,我们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并且顺利搬家。
  主的预备一切都是好的。新办公地点环境非常安静,几乎听不到什么噪音。周一我们又忙了一天,整理书架、采买办公用品……终于把办公室收拾好了。从五层的窗子望出去,外面天有些阴阴的,房间里暖气几乎感觉不到,甚至觉得有些冷,但是内心还是很安静,以后就要在这里度过工作日的8小时了,希望自己尽快适应这里的环境,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除夕夜的祭祀

  除夕夜的祭祀
  
  乡村延续下来的祭祀传统和仪式,到我们这一代几乎没有任何改变。往往孩子们自立成家后,自然而然就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有时候他们也不知道这些传统和仪式究竟代表什么意思,大都以为反正是祖宗传下来的一定没有错。
  每年除夕夜,大约距离零点一个小时,堂哥们通常会互相串个门,传递一下彼此的信息。比如今年财神在哪个方位,正东还是正西等。除夕夜迎财神进家门是过年最盛大的仪式,他们都会穿戴得整整齐齐,甚至不顾天气的严寒穿上正装。西装、领带、皮鞋,一副俨然参加盛大宴会的装扮。因为这对物质主义时代的他们非常重要,财神迎进家门,他们唯一盼望的就是一年家里能财源广进,诸事顺利亨通。
  财神的方位一般都是写在灶王爷的图像上。通常在腊月二十三小年的晚上,家里张贴在墙上的旧灶王爷的图像就要烧了,和随之一起焚烧的香火和纸钱一起飘飘渺渺地升天,去汇报这家一年的生活情况。这一天家里除了准备祭祀的物品香、纸、水饺以外,还要买“糖瓜”,就是一种黏黏的特别甜的食物。据老人讲,这种“糖瓜”可以黏住灶王爷的嘴唇,避免他升天汇报工作的时候,尽说这家人的坏话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2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的童年记忆

  乡村的童年记忆
  
  乡村下过雪后的夜晚非常清冷。路灯照射在结冰的地面上,映射出灰蒙蒙的一片,使阴暗处有种鬼魅的感觉,路灯如此昏暗,仿佛被地上的雪完全吸收了似的。
  堂嫂她们每天晚上都跳舞锻炼身体。不到2岁的侄女俊媛则说,她们没有跳舞。一问,原来是天冷的缘故,小俊媛非常肯定的回答,让我觉得很有意思:童言无忌。
  晚饭后,堂嫂到我家来串门。整个假期,几乎每天都有来家里串门的,而她们基本每天也都能见到。农村有一种习俗,院子的大门是敞开的,随时可以进来串个门,聊上几句,无非是些家长里短。方圆几百里的乡里乡亲都认识,每天见面相互问候一声:干嘛去了。简单的问候,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而已。这让我想起乡村曾经的一句问候:吃饭了吗?事过境迁,现在这句问候已经很少听到,似乎只定格在那些六七十岁的老年人身上,好像唯有他们情有独钟似的。
  这个时代变化得令人眼花缭乱。比如说,电脑现在几乎普及到每个家庭,孩子们放假后基本上是泡在电脑边上打游戏,我们曾经的儿时游戏,现在的孩子根本不屑一顾,甚至对他们只是一种遥远的传说。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父亲的酥锅

  父亲的酥锅
  
  酥锅和过年联系在一起。
  每年腊月二十三过后,家里就开始张罗着要做酥锅了。这是我们老家当地的习俗,过年的一道大菜一定是酥锅,似乎过年没有酥锅就好像不是过年一样。因此,酥锅变成了过年的一部分。酥锅的味道与质量成为评价某个家庭一年生活水平的标志。
  儿时,酥锅只是城里人的一道美食,在农村仅仅是风闻,只有去城里亲戚家做客,才能够品尝到,而我对酥锅的记忆总是和父亲联系在一起。
  那时,在城里上班的父亲学会了酥锅的做法。于是,放假回家过年时,开始尝试着做,从此酥锅就成了我们家过年的一道大餐。父亲做酥锅的手艺一年强过一年,渐渐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乡里乡亲请教他的人渐渐多起来,有的甚至请父亲到家里做现场指导,于是他的酥锅手艺渐次传了开来。后来,酥锅就变成了家家户户过年的一道大餐了。
  父亲做酥锅通常是过了腊月二十三就开始准备材料了。材料要准备得很丰富,不然酥锅吃起来总让人觉得缺少了什么。父亲的材料通常有:白菜、大骨头、排骨、猪蹄、藕、豆腐、鲅鱼、鸡、海带等,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放一些栗子、花生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2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醒

  苏醒
  
  大地的眼睛
  被一袭洁白的面纱遮盖
  唢呐在树梢上
  吹响了冬日的序曲
  
  此刻,站立着的
  丛林,开始摇摇晃晃
  迎向怒吼的风暴
  远方——
  
  逃遁已久的词语
  操着浓重的鼻音
  幻化成,黯淡白昼里的——
  一盏盏明灯
  
  
分类:诗吟残句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藏在红歌与赞美诗里的面孔

  藏在红歌与赞美诗里的面孔
  
  红歌的潜台词
  
  有一首叫做《在北京的金山上》的红歌,曾经伴随着六七十年代出生人的精神成长,不仅传唱,而且还贯穿在跳皮筋、跳房子等游戏里面。歌曲本身旋律欢快,带着那个时代特殊意识形态的印迹,深深刻在人们心灵深处。那时,和这首歌相同的同类歌曲是那个时代的主旋律,大街小巷、妇孺儿童都会唱,歌曲如火如荼,呈现遍扫整个神州大地之势,宛如汇成了一个音乐的红海洋。
  这样一个时代,歌曲被赋予一种特殊的使命,在大多数与那个时代共同成长的一代人心中烙下印迹,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有所淡忘。现在这类歌曲统称为红歌。城市的公园里,通常都会有这样的群体,大多数都是退休的人群,他们聚在一起,或歌或舞,歌曲基本上都是红歌,锻炼身体的同时,也借着歌曲回忆自己逝去的青春年少,或者是所谓的那个纯真的甘愿付出自己生命和青春的时代。尤其是面对现今各种信息充斥泛滥、道德沦丧,人们唯物质至上,追求金钱和物质利益最大化的时代。他们满腹牢骚、痛斥怒骂、失意难耐的同时,唱红歌成为他们追忆往事、怀旧情怀当仁不让的最佳管道。
分类:夜及夜之哀歌 | 评论:0 | 浏览:4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寻帷幕下的恋情

  追寻帷幕下的恋情
  ——读《永恒之恋》
  
  记得儿时,去电影院看电影和演出是一件极其奢侈的事情。且不说,上演时间的不确定性,仅仅票价就是那个物质、精神匮乏的年代使人尴尬却步的事情。好在经常有一些露天的电影、演出可以看,但是其声音、质量和噪杂的环境,总是令人无法尽兴。固执地喜欢去电影院的感觉,偌大的舞台被帷幕遮挡,早早入座的人群一边翘首期盼电影的开始,一边与熟悉的人打招呼。等帷幕缓缓拉开时,能感觉到有微尘在空气中随之飘舞,迎合着我们快乐、激动的心情,随即一束灯光从我们的背后一个小小的窗口投射出来,投射到舞台的荧幕上,接着字幕打出,演出开始了。
  在读《永恒之恋》时,我不禁想起儿时电影院里的时光。在影像和剧情里,其实我们是在寻找一个未知的遥远世界,尽管我们懵懂无知,无法聆听和明白心底微小的声音。但《永恒之恋》却告诉我们,作者将带领我们寻找遗失的内心生命,寻找曾在那些秘密的角落呼唤我们的声音,寻找内心的声音仍未失落的时光与场所。心的朝圣历程带领我们回想起初使我们如孩童般深刻感动的体验:“我实在告诉你们,凡是不像小孩子一样接受上帝的
分类:读书笔记 | 评论:0 | 浏览:3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死亡D车

  死亡D车
  
  家就在前方
  你却永远定格在2011年7月23号20点34分
  
  孩子,你现在在哪里?
  归家的喜悦
  曾遮盖了旅途的寂寥
  你以为自己选择的是世界最先进的D车
  殊不知,却开进了死亡
  
  孩子,你现在在哪里?
  行程前的踌躇满志,
  已经被死亡吞噬
  而比死亡更可怕的
  是那利欲熏心的“无产者”
  
  孩子,你在哪里?
  在狡诈的谎言和唯金钱至上的交易中
  死亡变得无足轻重
  这里,你最后的栖息地
  居然成为掩埋真相的坟场
  
  孩子,你在哪里?
  你在世界最后的影像
  已进入我们的永恒记忆
  下一趟D车
  也许承载的就是我们
  
  你说,不要去赴这趟死亡D车
分类:诗吟残句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