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颜·暮色

有这样一种花,清雅,娇弱,沉静,一如朝颜花,在暮色苍茫中兀自绽放。那是浮世中,一个美丽的,苍凉的手势,或许会在你的心中,留下一个印记,或许不会。谁知道呢?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75982
  • 开博时间:2006-06-2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19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份总结

秋处露秋寒霜降,今天是秋分了,或许会是残留的暑气终将渐渐退散的开始。太久没有试着写下些什么,脑子仿佛锈住的齿轮,艰涩而僵硬,手指亦如是。

 

这一年,在时光慢吞吞又悄无声息的流逝里,若干年来在心里徘徊不去的浮躁、不安、悸动终于一点点消弭,从最初的并不怎么情愿,到如今的安之若素。这,应该是我生命中的又一个里程碑了吧,在这个据说是会有些阻障和波折的本命年,我居然迎来了,实在是有些姗姗来迟的沉淀和成熟。

 

回过头去看看,不要说是六七年前的动荡折磨,就是前年的病痛,去年的拿到学位,这些算是生命里的大事件,都在现今的我的眼中,飘飘渺渺,似隔着迷蒙的雾气,更似隔了悠远冗长的时光。

 

一直认定自己是一个晚熟的人,从心智和情感上来说,都开化过晚,于是在别人已经尘埃落定的年岁,我却忽然开始惶惶然地去追寻去求索,想要拼命弥补前面二十余年的生命中那些大片的留白。“总想要很多很多的爱,因为年少时的未能得到。”——这是大概四五年前一位姐姐和我促膝夜谈时对我的评价。这句话如一道犀利的光,直直照进我彼时仍是混乱无序的生活,让我醍醐灌顶,却也让我抓住一个强有力的可以继续放肆任性不管不顾的理由。

 

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曾经无数次地问自己,也被问及。“我想要自由,想要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想要天雷地火轰轰烈烈的爱情有完美的过程和收场,想要……”每次我的回答,都会从言之凿凿,到渐渐迷惘,直至终于沉默。呵,我真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吗?或者,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人真正明了,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自由,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绝对的自由?每时每刻,大事小情,我们都在为显在和潜在的选择而困扰纠结,也许可以决绝,但那决绝背后,隐藏着的,依然是某一种选择。

 

至于自己喜欢的生活,我想到现在我也无法清晰地界定自己喜欢的生活究竟是如何模样,有很多钱?有很多爱?可以任我挥霍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呵,那是童话或者说是白日梦,而不是我真正要去面对和身处其间的充满烟火气的尘世人间。

 

而完美的爱情,我想时至今日我终于可以很平静而不再心怀苦涩酸楚地对自己说,太多时候,天雷地火轰轰烈烈,那都是只属于一个人的执迷不悟,而完美,更不过是一种源自于幻想和错觉的传说。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才能敌得过时光的残忍和生活的冷酷。

 

前不久看到一句话:有些人穿越你的生命来到你的面前,只是为了跟你告别。忽然顿悟,心中长久以来的郁结于是风轻云淡。

 

经历过的所有,撕心裂肺也好,荒唐可笑也罢,我不会去否认心曾经体味过的美好和丑恶,快乐和哀伤,卑微和愤怒,希望和绝望。但,也没必要再沉溺再回味。真正封存这一切,我才能在这姗姗来迟的沉淀和成熟中,重新起步,慢慢地却是坚定地走下去。或许我还是会遭遇迷惘、惶惑、动摇、失望,但是,我想我已经有勇气去作为一个成年人面对和承受,而不是再放纵自己像个任性的小孩,躲在自己给自己虚拟出的,那个空幻的世界。

 

少年时候,曾经很喜欢一句话: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不敢说自己的人生已经走过如夏花绚烂般的阶段,但不管是否足够美丽,还是无法避免的带着很多难以弥补的缺憾,我,已经绽放过。而今,更向往自己可以若秋叶静美般,淡淡微笑,从容面对余下的几十年人生岁月。自己究竟可以做到何种程度,很好或者凑合,勉强及格或者一塌糊涂,我不知道,亦不想去预判。且行且珍惜吧,送给自己的忠告。

 

静静等待,那些或近在咫尺或远在天边的未知的考验和挑战。但愿我可以,祝福我可以。

 

 

分类:流沙 | 评论:1 | 浏览:2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末日来临前,最后一次怀念

  

这一刻,已经身处那传闻之中的末日。


若果,就在接下来的24小时里,便要去面对天崩地裂的final ending,那一瞬间,我的脑海我的心,会浮现什么样的回忆?又会极度渴望,再看一眼谁的容颜?


似乎对于末日,从不曾真正惴惴于怀,因为生死有命,并不真正掌握在自己的手心。又因为,若干年前,我已体会过了无生趣的蚀骨滋味,曾那样决绝地说,宁愿用我的生命去换取某一个人全部的快乐和幸福。或许在他看来,那不过是被感情冲昏头脑脱口而出的戏言,但其实他从不真正明了,或者拒绝相信,他于我的意义,是如何的至关紧要。


近来很少做梦,许是现实生活的种种繁杂事务已经让我疲惫,不愿再让梦境增加我的负担。可是,前几日,一个突兀的梦仍是蛮横地打破这种平静。久别重逢的人,变成陌路,相逢竟是已不识。我徒劳地凝望着那已有很多改变的容颜,眼睁睁看着他的视线,漫不经心地从我身上划过,心里的震荡如一场海啸,轰隆隆地扑头盖脸砸下来,一直延续到我突然惊醒,梦境戛然而止。


封存的文字、照片,一切一切,很久没去翻检,不敢,也不愿。但在今夜,这所谓的末日前夕,且让我放纵片刻吧,或许再也不会给自己这样的机会。


他说:即使不能再在一起,多年以后遇到,我依然会对你说,我想你。——可惜,这份想念,远没有他所说的,如此持久不衰。


他说:我比你想象的更加了解你,你比你想象的更加不了解我。——那时,悲剧原来已经埋下了伏笔。


他说:你的感情太挚烈,会烧坏了自己也烧坏了对方。——一语成谶,他终是弃我而去,毫不留恋。


遭遇的所有感情,长或者短,深或者浅,唯一只能是唯一。唯一一次,我放弃所有的自尊和原则,只是因为那份彻骨的爱,终日惶恐茫然,用微笑伪装掩饰暗夜里汹涌的泪,卑微地匍匐在尘埃里。但是对于他,我的爱仍变成了桎梏变成了负累,让他远远逃离,更是狠绝地断了所有的联系,彻底从我的世界里消失,让我无迹可寻,徒然绝望。


XT,你精心制作的excel小程序送给我的圣诞礼物,依然可以让我笑出声来。你那些温柔的话语和温暖的笑容,依然可以让我泪如雨下。但是为何,你能够做到如此决绝待我?我想,终我一生,直至末日来临,我也无法猜到诀别之后,在你的心中,我究竟是怎样的位置哪般的模样。是淡漠吗?是厌弃吗?一定不会再有一丝爱了吧,但也不会有恨,因为觉得不值得。或者,是根本已经完全忘了我。呵呵,这份感情中,我是惨败的那一方,输了所有的所有,也没能换回或者挽留住任何。


可是,我竟还牢牢记着,那一句关于来生变成龙猫的约定。我真的是无可救药,你便是我命定的一场致命劫数,逃不过,也永远走不出。今时今日,直至末日的最后一刻,我依然想说:不悔,不悔。


今夜大雪。雪就那样寂然无声地落下来,洁白了整个世界。我独自走在雪地上,又想起曾经你与我放学路上在雪地里的嬉戏,你坏笑着把我推到雪堆上,我不甘心地把你也拽倒,然后,笑作一团。


每次听到周华健的《雨人》,总会觉得这是属于你和我的歌:我相信我爱你,蒙上眼手交给你,慢慢的安心在黑暗中,共有一双眼睛。你可还记得,我闭着眼睛任你牵着我到处走,微笑着,安然着。那时的我,多想就这样,一不小心就和你一起,走到天荒地老。


很久前你在博客里写,偶然的机会重回MTL,你回去我们曾经的“家”所在的那栋大楼下,默然伫立良久。我想,那一刻你一定也想起了那个夜晚吧,你推着坐在小车里的我向前飞奔,我们开怀的笑声,洒落了一路。


离别前不久的那个夜晚,在汹涌喧嚣的人群里,你在背后紧拥着我,一起看烟花绚烂绽放夜空。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的眼泪,和烟花一起,滴落。


时光不知不觉,已经自顾自走过了这么多年。可是那些曾经的点滴幸福和快乐,我都依然铭记于心,历历在目,清晰如昨。爱过你,被你爱过,这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和唯一的完美。这样的笃定,会一直延续到我生命的最后一秒,如磐石般,无转移,无动摇。


歌里在唱:时代里太多恐惧太多悲剧要袭来,难得拥紧时别再放开。末日来临的那一刻,与你紧紧相拥的会是哪一个幸福的女子?可惜,不是我。


分类:私语 | 评论:0 | 浏览:4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所驻处是真心

  

偶然看到云姐姐的留言,才想起太久没有登录的QQ账号和沉寂了N年的一个群。汗颜的是,群里曾经那么熟识的朋友,有的我竟已然无法真切地想起是谁……

 

网络,这样一个虚拟的空间,曾几何时开始,对于它有越来越多的依赖。喜怒悲欢,情绪起伏,点滴感触,倾注了多少情感于其中。理智也会偶尔跳出来告诉自己:不过是一堆数据,而已。但更多的时候,任自己沉溺在一种的错觉里——这些或者那些,我所在意的,总会在。可是即使是现实世界,还不是身边的人来来去去,风景更迭转换,一切,都不复从前。

 

于是,曾经最珍视的Q号MSN账号都闲置了好些年,曾经用心经营过的博客荒废了一个又一个,曾经投入很多心血和时间的游戏或者论坛,都扔到一边再也不理。久而久之,连账号密码也都丢到了爪哇国,绞尽脑汁再也寻不到蛛丝马迹。

 

心血来潮登录自己的Hotmail信箱,才发现因为太久没有登录,我的账号已经变成“死”账户,因此所有的信件也统统被清空了。看着一片空白,心里也是空落落的,不辨悲喜。原来,记忆是可以如此轻易地,被一笔勾销,了然无痕。也罢,也罢。

 

既然永远无法挽住时间匆匆离去的脚步,而心也在岁月苍茫中渐渐变得沉静安然,那么,就这样吧。当曾经无比重要的都变成了氤氲模糊的回忆,现在和未来,才是需要更加用心去珍视去把握的。

 

山长水远,各自安好。

 

 

分类:私语 | 评论:0 | 浏览:7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月,在路上

  
  在最美好的年华里,走过最美的地方,喝过最好的酒,遇到,最爱的那个人。
  
  这样的完美,我不曾拥有。
  
  最美好的年华,被我在懵懂青涩中虚掷。最美的地方,我却无法永远驻留。最好的酒,是甘冽还是香醇,我尚不得而知。最爱的那个人,已经在山高水远的迷蒙烟树中,化作淡漠的最熟悉的陌生人。
  
  人生,就是要在这样层层叠叠的遗憾中,黯然或安然地前行吧。看不同的风景,在眼前,在身边,一帧一帧地掠过,像极了一部永远没有暂停键的电影。
  
  七月流火,这真的是一个彷佛在下着火的月份。而我,却奔波在路上,身心疲累着,却又有着奇异的安静。
  
  7.17-7.23,宁夏。
  
  这个号称是“塞上江南”的所在,虽然有腾格里沙漠,却没有漫天的风沙,虽然有浩渺的沙湖,却没有温润潮湿的气候。太阳火辣辣的,肆无忌惮地烧灼着人的皮肤,似是要给人留下狠狠的印记。
  
  听课的过程是乏味的,像喝了一杯白水,既无沁凉的畅快,亦无凛冽的深刻。研讨的过程倒是偶见火花,可惜终究被某些道不同的人,坏了兴致。没有惊喜地,在天南地北的人群中寻不到志趣相投的新友;不出意外地,令人无语甚至作呕的人倒是撞见了三五。无所谓,萍水相逢,然后各奔东西而已。
  
  在若干年后,又一次和骆驼近距离亲密接触。看着景区里成群结队的瘦到几乎皮包骨头的骆驼,驼峰甚至都垂在背上,没由来的心疼起来。它们的大眼睛,闪着纯净而无奈的光,似弥漫着沉默的悲伤。
  
  沙湖墨绿的水色,抚慰着我们被日光烧灼得焦躁的心。碧绿的芦苇,在畅然的携着水的气息的风中摇曳。走近了才发现,那芦苇丛都近三米高,强劲的生命力让人惊叹。
  
  在沙丘上索性脱了鞋子,深一脚浅一脚的慢慢向前走,细幼的沙在脚趾间滑过,好生惬意。遥望贺兰山脉,揣测着岳武穆当年是如何豪气万丈地踏破贺兰山缺,居然在这如画的风景中,丝丝的悲凉壮烈在心里枝蔓藤延。
  
  西夏王陵是宁夏的一个标志。西夏国这个在历史中只存在了不到200年的西域国度,当年曾经大败宋辽一度与二者三足鼎立,却又迅速没落到在夹缝中艰难生存,终是难逃成吉思汗大军的铁蹄。在夕阳的余晖中,山峦怀抱里的两座土黄色的王陵看起来如此寂寥凄清,半人高的萋萋绿草,把历史的痕迹都遮掩不见,空余后人轻声的慨叹。
  
  宁夏的另一重要地标就是西部影视城。这里是明清两朝在西北边陲的边防城堡的遗址,见证了五百年的风沙沧桑。清城入口处的门楼,原来是《大话西游》结尾处的背景。当音乐响起,一对恋人在城楼上深情相拥,至尊宝黯然转身。留在你心里的那一滴泪,你,还记得吗?
  
  旅途中,总会小小的惊喜乍现。在银川一个不起眼的超市里,隐约浮起的竟是河图的《如花》,让我着实愣怔了片刻。面对莫名其妙的枸杞博物馆无语时,风吹拂檐角的铜风铃,叮当作响如一曲天籁,让我独自在风中,静立许久。
  
  7.24-7.28,威海。
  
  这是一个宜居城市,即使没有什么权威机构的评定,那碧蓝澄澈的天空,一望无垠的大海,一切皆在明晃晃的日光里熠熠闪耀,透出醉人的光芒。
  
  金色沙滩绵延的海岸上,洁白的细小贝壳静静等待着,属于它的,那一双温柔的手。沁凉的海水漫过小腿,浪花一下一下,轻轻触碰皮肤,痒痒的。
  
  一直是不喜欢打伞的,只是用手牵住几乎要被海风带走的草帽边沿,闭上眼睛,凝神听大海那低沉的诉说。心,渐渐被带去不知名的所在。
  
  这四天是真正散漫悠哉的假期。任由自己在海风和日光中慵懒。不喜欢刘公岛上那沉重不堪的国耻记忆,宁愿远远眺望海浪深处礁石上红白相间的灯塔,想象它带给夜航船的温暖召唤。
  
  某个多云的下午,我们几个人坐着小小的渔船出海了。海水轻柔地起伏着,应和着我心里小小的兴奋。海钓,这是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了。细细的钓线放入海水,用手指去感觉。每钓上一条小小的巴掌大的黄鱼,我们都忍不住狂呼庆祝。同行的一位老师甚至钓到了一只贪吃的螃蟹,引来一片笑声。船老大用小船上的煤气炉子煮了一锅鲜活的海虹,那新鲜的味道真是舌尖难得体验到的美妙。
  
  韩国城是个喧嚣燥热的地方,讨价还价你来我往,都是赤裸裸的勾心斗角,打的是地道的心理战。在乱花渐欲迷人眼中,淘到了2个自己喜欢的珍珠吊坠,已是心满意足。
  
  和许久不见的一个友人失之交臂,电话里的惋惜是真心或者假意,我懒得再去深究。脑海里闪过那曾经纯净的笑容,俱往矣。有缘自会再相逢,无缘的话,对面亦可能只是陌路。一直坚信人和人之间的缘分皆有定数,用尽了,又何必强求呢。
  
  
  归程居然是久违了的绿皮火车。闷得好似罐头的车厢,一夜不绝的车轮与铁轨撞击的震荡和噪声,如果静下心来,未尝不是一种有趣的对旧时光的回味。
  
  流水账一般的游记,纪念这个匆忙的七月。
  
分类:光影 | 评论:2 | 浏览:2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心难测

  我想,我还是把世事和人心,想得太简单了。这是一种很可耻的幼稚愚蠢,因为我早就过了天真的合理年龄。
  
  总以为人与人之间,只要能真心相待,便会有美好渐生。可是,哪里还有那么多真心呢?且不说什么大奸大恶,就是普通人,也是越来越多的冷漠、功利和自私。于是,久而久之便成了恶性循环,人总是不惮用最坏的恶意去揣度别人,可恨又可叹。是非的评判标准,不再是合情合理,而是以自我为标杆——自己总是对的,他人即是地狱。唉。
  
  成世流流长,总会爱上几个人渣。——春娇与志明,志明与春娇,他们的故事里,最让我铭刻在心的,就是这句金玉良言。但是经历了最近的一些事情之后,我想说,这个世界,人渣真的太多。
  
  中午无事,找了韩国版的《城市猎人》来看。许是我泪点太低了?第一集看到那为了国家去拼命的20个人却遭遇了国家的背叛,葬身大海,鼻子居然就酸了。那是怎样的恨意和绝望呢?最坚信的,遭遇最彻底的背弃。那已经不是痛彻肺腑能形容的感受。
  
  人心原是最难测的深渊,我忽然觉得炎炎夏日里的一丝寒冷。
  
  
  
  
分类:信笔 | 评论:2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梦想照进现实

  今天接到了好消息,我却心情抑郁,一丝高兴劲也欠奉。
  
  人的心理真是奇怪的。本是无心之举,有枣没枣打三竿,也没报多大的期望。但是身在其中,竟不知不觉便在意起来,也不知是介怀那所谓的面子,还是执着那所谓的虚名。于是,戴上面具,遵守游戏规则,扮一个自己都不喜欢的角色。
  
  可是,又如何呢?还不是再一次印证了,现下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太多的利益牵扯纠缠。所谓真心,那都是太奢侈的传说而已。
  
  曾经很天真地以为,只是自己一时运气不好,总会有真正值得我尊重敬佩的师长前辈,会看到我的努力,肯定我的付出。呵呵。现实狠狠一盆冷水再次兜头浇下来,浇了我一个彻底的透心凉。这世界,原就是如此冷漠残酷,是我太幼稚愚蠢,还在相信童话里的美好。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用的到你时,便记得你;用不到时,你便是空气,甚至连空气都不如。
  
  中午和老友相聚,还在念叨:实在是做不出那些昧良心的事。可是,这一次,我是真地开始怀疑,我一直以来坚信坚持坚守的原则。总觉得夜深人静时,扪心自问亦可泰然而不至惶惶,是最基本的底线。可是,谁还会当真花时间费心思去考虑什么问心无愧?还不是可以高枕安眠?真是讽刺。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我总是在遭遇挫败感时,用这句金玉良言安慰自己。或许,今时今日,这已经是一种阿Q精神。
  
  当梦想照进现实,才发现自己多么可笑。
  
  
分类:信笔 | 评论:0 | 浏览:2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如戏,还是如梦?

  前几日,一直忙于填各种表格,打印各种材料,奔波于单位和学校之间。踩着匆匆的脚步,心里依然是被这许久以来的忙乱、慌张充斥得满满的,无暇他顾任何。
  
  可是,在某一个瞬间,当我暂时停驻时,忽然发现,校园里的树,已经有了嫩绿的小芽迫不及待地冒了出来,而小小的花苞,也跃跃欲试着了。这个看了这么多年流连了这么多年的校园,春天总是她最美的时节。
  
  身边,有清纯得让我都觉得美好的女孩子在温柔低语讲电话,亦有拿着一大包洗浴用品头发湿湿的女孩子蹦蹦跳跳过去了,不远处的小花园里,还有年轻的小情侣在旁若无人的亲吻……一切,都是如此美好,如此似曾相识。很多年以前,我和我的那些同学们,也曾如此天真单纯地,为一点点小事而快乐或者悲伤,失落或者张扬,把那些点滴都看得比天还大,至于未来,却是遥远得让我们根本无从去思考或者介怀。于是,索性不理。
  
  好像这些年的时光,就像做了一场冗长而又转瞬即逝的梦,醒转的时候,梦境里的所有都变得模糊混沌,却又有着挥之不去的亲切和窝心。不由得,会心地笑,在那样一个匆忙的午后。多么难得。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某些心头大石可以渐渐放下的同时,新的烦恼又在源源不断地涌过来。总是没有真正可以喘息释然的时候。冷眼看着他人,或是为了某种意图而惺惺作态把人生演成一出戏,或者毫不顾忌别人感受而冷漠自私,那种感觉,真真是如鲠在喉。我亦不能免俗地,要去遵守所谓的那些规则,戴着各色面具过活,但心底,日积月累的郁结,却是愈来愈厚了。何时才得逃离?我却不知道。稚儿之时,迫不及待想要长大;长大之后,却才知道,人生的真实,原是有如此多的不堪。张爱玲所说的那一袭华美的袍子,却爬满了蚤子,终于越来越明了,其中深切的无奈,悲哀,和苍凉。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这好时节,想来还是需要自己的心境能够真正淡泊才可使然。于是,总是努力开解宽慰自己,哪怕只是一种阿Q精神——一切都会过去,总会好起来。
  
  人生如戏,亦或如梦 ,其实都不打紧吧,要紧的是,别迷失了自己的,那一颗最初的纯净的心。我对自己如是说。
  
  
分类:流沙 | 评论:0 | 浏览:2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人生

  最近,忙到天昏地暗狼狈不堪。所有的爱好偏好嗜好统统搁置,无暇顾及,唯有埋头闭关。
  
  偶尔放松时,会看TVB的新剧《On call 36小时》,医生主题的剧,时时可见生老病死对于人的考验。或许是因为自己经历了近一年前的那一场病,对于疾病和痛苦,对于人健康地、自由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有太切身的了悟,看这个剧,居然感慨良多,动不动,眼泪就浮起来了。
  
  这几个月,我又体会到了久违的刻苦辛劳的滋味。好几年了吧,没有这样全心投入过,也没有这样压力重重过。我的懒惰散漫,带来的恶果,也只能让自己活该弄得如此手忙脚乱。
  
  昨天下午,因为一份证明,开车去了两年没有踏足的原单位。两年没走过那一段无比熟识的路,我诧异地发现,我居然已经几乎忘记了这段路的漫长。初春的阳光透过车窗洒下来,璀璨耀眼。再一次走在那有空旷感的大楼里,听着自己高跟鞋敲击地面,依然在长长的走廊中发出回响,我似乎又看到,曾经的自己,忙碌却又精神抖擞的样子,工作完成后疲惫不堪的样子……不过两年而已,我却觉得,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久到,我已经快要淡忘了我的那些忐忑不安,我的那些的挥洒自如,我的那些快乐和无奈,感动和压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个月来专心沉浸在文字之中,似乎我的情绪也变得愈发敏感和脆弱了许多。开车走在路上,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路边那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又有什么样的苦恼或者开心呢?他或者她的人生,又在面对什么样的压力和考验,平淡或者惊喜呢?
  
  我们每一个人,在人生的每一天里,都有着各种各样的感触,但很多时候因为习惯而日渐麻木,这些感触也就在一闪而过后被忽略了,更在时光的流逝中被淹没了。偶然回首,往昔的那些曾被自己看得比天还要大的惊心动魄、感动幸福、忧伤愁怨,也都变得模糊含混起来,恍然若失。
  
  又在相隔多年以后,忽然忆起了少年时曾经大爱的席慕容的那一篇《羊蹄甲》。
  
  “不是吗?在整个人生的长路上,不是都开着像羊蹄甲一样迷迷濛濛的花树吗?往前看过去的时候,总是看不真切,总是觉得笼罩着一层缥缈的烟雾,等到真的走到树下了,却又只能看到一朵一朵与远看时完全不同的单薄细润的花朵。只要稍微迟疑,风就吹过来,把它们一瓣一瓣的吹散,轻柔地拂过你的脸颊,在你的发间或者肩膀上留下一点淡淡的幽香,然后就静静地落在你身后的草丛里,逐渐褪色,逐渐消逝,静静地望着你向前走去,向着另外的一棵迷濛 的花树走去。
  
  等你回过头再望回来的时候,在暮色里,它又重新变成了一个迷濛的记忆,深深浅浅、粉粉紫紫地站在那里,提醒你曾经走过来的、那些清新秀美的春日,那条雨润烟浓的长路。
  
  忽然觉得,人生也许真的就是这样了,我们都走在一条同样的路上,走得很慢,隔得很远,却络绎不绝。”
  
  时隔多年再读,依然大爱这一段文字;而且这份大爱,更融了一种深切的体悟在其中。
  
  一健对子妤说:无论富贵贫困,快乐悲伤,健康疾病,我都愿意一生一世爱护你,守护你,终生不渝。我又不争气地跟着掉了眼泪。不知怎么,以前在电影电视剧小说里,听过看过这段话无数次了,但这一次,却是格外被感动。
  
  也许过去一年两年很多年,我再回望今时今日的自己,亦会恍如隔世。但即使如此,在我们走过的人生的每一刻,那些感触,点滴,所有,都是无比真实地深刻地,存在过。
  
  
分类:流沙 | 评论:0 | 浏览:2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郁结

  这许多年了,我一直试图劝解自己,想开一点吧,能为师生也是一种珍贵的缘分,即使有亲疏之分,但自己的一份心,总是真的。即使得不到肯定与赞许,至少,自己问心无愧。
  
  可是,不论是怎样的感情付出,总还是需要某种回应的不是么?自己再如何拙口拙舌,一份赤诚的尊重与敬意,身为师长的,总该是明白的吧?呵呵,可是,多少年过去了,还不是一次次的失落,失望,寒心而已。
  
  今天可算是个好日子吧,恩师大寿,身为众多学生中的一个,我自然是开心的。可是,终究还是逃不过无语。看着席间众人,如何一副逢迎吹捧的嘴脸愈演愈烈,我只能一如既往的沉默。很多年前的曾经,不是这样的。为什么,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慢慢竟变成了这样,这样的不堪。
  
  其实,其中的缘由,我大致也能揣测得出大半的。人在荣耀的喧嚣慢慢沉寂之后,难免落寞。投其所好的巧舌如簧之人,便成了偏爱的、亲近的了。可是亲信又如何呢?呵呵,也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既然都是难以免俗的平常人,又何必大言不惭地滔滔不绝说什么清高、情怀、信仰、境界?不过是皇帝的新衣,有多少诚意在里面,估计也经不起细细推敲的。在座同我差不多的“笨拙”的师兄师姐,亦是沉默陪笑。呵呵,多无奈。
  
  在这个所谓“高尚”的圈子里流连了这些年,各色人等见得也多了去了。清洁自清,真正的智者的风范和胸怀,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又何须这种做作的逢迎吹捧?兀得让人心堵。
  
  多少年过去了,一片赤诚被轻贱、被视若无睹也就罢了,依然清楚记得,那一日,我是如何卑微忐忑小心地央求师长能如慈父一般,在我人生路途的关键处,小小地施以援手。不过是一句推介的话语而已,于我却是莫大的恩惠。可是,得到的是冷漠敷衍的听若罔闻,不置一词。那一根刺,深深扎在我的心上,今时今日隔着多年的自己打拼的辛苦回望过去,依然是不堪直面,无法接受,隐隐作痛。
  
  忍不住地,会将不同的师长作比较。高下立现。孰轻孰重,孰真孰假,苦笑中,自己心里一片明镜。
  
  对于那些两面三刀、随意践踏别人感受的势利之人,我自是不屑与其一般见识。而那些假意亲近的敷衍,我也该一笑便了之。
  
  罢了罢了,我终究是修养不够心胸不宽的凡俗小女子,否则也不会总是因这多年心上的一根刺而屡屡郁结。以后这样的比应酬还不如的“饭局”,我也自己识趣些,能避则避了吧。
  
  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别人做不做得到是我左右不了的,但至少我能做得了自己的心的主。
  
  
  
  
分类:信笔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濒临崩溃

  我一直以为,我可以撑到把这一关捱过去之后,再来这一方属于自己的空间,如释重负地说一句:终于搞定了。
  
  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所有的前辈、师兄师姐都告诉我,写论文会是一个非常煎熬痛苦的过程,其间的苦,难以为外人道,自己身临其境方得真正的体会。
  
  这一个过程,几年前,我曾经有过切身的体验。在异国他乡一个人在小小的屋子里,对着封闭的空间里堆得到处都是的资料和书籍近乎抓狂。当和导师发生了严重意见分歧决定要重写一章的内容时,我打电话问远隔重洋的老妈:“我可以放弃吗?不读了,行吗?”一向对我期望甚高的老妈,那一次居然破天荒地表示了理解,甚至说“实在熬不下去就回来”。我想,如果说这一辈子我最感激她的时候,就是在那一刻。
  
  可是,几年前的我,还是成功地撑下来了。我不得不承认,那时,我并不是完全靠了自己的力量才撑下来的。身边的那个人,给予了我强有力的精神支持,几乎是他拖着我拽着我哄着我逼着我,让我终于坚持了下来。回想起来,我想我会永远铭记,这一份深深的感动和感激。
  
  可是这一次,我只有我自己,和天天用无辜的眼神看着我的小球球。
  
  当我在导师、同学、同事、爸妈等等所有人面前,故作轻松地嬉笑时,所有人都觉得,我的心态可真是好。
  
  是么?只有我自己知道,心里挥之不去的焦虑,让我开始每天晚上躺下却久久的失眠,让我在深夜里屡屡惊醒辗转反侧,让我做任何事心里都有一个沉甸甸的秤砣叫做“论文”,让我很久都没有过真正轻松的、欢快的、开朗的笑起来,让我总是惶惶然如站在悬崖边上一步之遥就要跌下去……
  
  濒临崩溃。我知道自己已经马上就到那个临界点了。虽然我一直自欺欺人的安抚自己,快了快了就要捱过去了,但是我想,我快捱不下去了。
  
  我知道,我这是咎由自取。如果不是自己的拖沓懒散,何至于让自己沦落到这个地步。
  
  后现代,这是我的论文题目。我真想像后现代宣扬的那样,彻底的非理性一把。呵呵,可是我知道我的怯懦,让我连这个也做不到。
  
  我想我有强迫症吧,不愿意给自己留后路。不想再给自己留后路。这种煎熬,总得有个deadline。走下去,哪怕快走不下去了,也要走下去!
  
  无比渴望,能有一个人能真正理解我的状态,给我以关怀、安慰和支持。可惜,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这样一个人。或者,现在的我,也没时间没心情再去找到这样一个人。
  
  加油。自己给自己打气。咬紧了牙,总会等到那一天,如释重负,云淡风轻。然后微笑着对自己说:看,你做到了。
  
  
  
分类:信笔 | 评论:0 | 浏览:2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3页/22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