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着我的平凡

普通着我的普通,平凡着我的平凡。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8022
  • 开博时间:2006-06-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牢石

2020-04-06

若芊我芊n

2020-04-03

小奋青滤pe

2020-03-28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日记一则

2020年3月28日 农历三月初五 晴

  天气预报今天乃至最近几天都是阴天。这可怎么过?我最讨厌阴天。要么下雨,要么晴天,痛快点。阴沉着个脸给谁看呢?你以为你单位一把手呀?

  可再发火也没用。老天爷一般还真不吊谁。这不,早上一肚子郁闷地爬起来洗漱,却没想到往外一望的眼刹那间就直了。

  这也叫阴天!这也叫阴天!这是哪个版本的阴天?

  早七点的天空虽还不至于阳光灿烂,但说是阴天我绝不信!我又一次打开手机看天气预报,上面依然固执地显示着朵朵白云,而且可见的一周连个半遮的小太阳也没影儿。这鬼天气!也许该说这鬼手机!

  天气就摆在那儿。每天有着自己的计划。它按计划流程一丝不改地展示着。你预告不准怪谁?这都大亮了。太阳即将跃出地平线,你还按学校里学到的知识预测,老师打叉叉了还不改过来。怪谁去?

  农谚有六月的天,小孩的脸,说变就变。又说二八月,乱穿衣。过了清明寒十天。这都过了三月三了,好歹离清明还有一周,我就不苛求老天给我的惊喜了。如果预告的是晴天,醒来乌云漫卷,飞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时节家家雨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暖气破天荒地供到三月二十号。城市不同,供暖时间各不相同。往北有的到五一节才停暖。咱们这边还没感到寒意呢,那边暖气片就烧热了。一年有半年时间靠暖气为生。

  正常情况咱们这边十一月十五日供暖,次年三月五日停暖,总共也就九十天多一点的样子。供暖时间有时灵活些,入冬早,气温骤降,一般会适时供暖,不会太让冷着。停暖几乎是硬性的,很少有延迟。虽然供暖质量一般,但停暖那叫一个坚决。

  咱们这儿地处北温带,属于可供可不供的模糊地段。几辈子人没暖气也过来了,还真没听说谁坐在家里被活活冻死过。随着全球变暖的步伐加快,冬天河里不结冰的事尚未发生,但可以像小时候冰上走一圈的事也很少听说了,更少某某某冰破坠河的新闻见报上电视。每每沿河一层薄冰算是对冬天有个敷衍的交待,像样一点的冰层很少见到。屋前屋后檐下的冰挂更是稀罕物。爆水管造成满楼冰挂的异象越来越难觅踪迹。

  户外的乐趣少之又少。孩子们就躲屋里玩手机,打游戏。暖气也显得重要起来,慢慢成了小康家庭的标配。谁家冬天还不缴暖气费?邻居虽然不至于嗤之他的小家子气,但总会觉得这样的人过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长

  一直以来,纠结于某些人对自己态度的转变,患得患失,心中波澜起伏。去思去想,这分析那归纳,试图找出原因,终究无解。

  世上好多事要想弄明白,子丑寅卯,往往徒劳而无功。一个人对你好,可能是欣赏,可能是垂怜,也可能物爱其类。总之,理由很多,大多很高尚,说出来甚至能把自己和上帝感动得稀里哗啦。一个人对你不好,要简单得多。就是烦你,不想和你亲近。不知什么原因,他自己也不想深究。因为这种情绪很负面,揭开了看,即使艳若桃花,本质也是泛红发肿的带汁浓疮。除了恶心,引起极度心理不适,似乎对健康身体中的电解质也会有不良影响。

  不是每个人都有成为伟人的潜质。大家你我相似度极高。人品上差距也不会太多。虽然一念成佛,一念堕狱,渐渐拉开差距,但炼狱中磨折的灵魂也会闪过善念,庙堂上威风的躯壳也曾泛起龌龊之想。

  总是想当然地认为别人应该对自己好。自己是好人,不对自己好没理由。他人品不错呀。你归为好人一类的,也许让你看到了闪光的A面,不那么光辉耀目的B面掩藏得很好。也许他A面B面都无可挑剔。他是个无暇的好人。但好人和好人也有气场和生物电的排斥与吸纳。排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万六千五百天

  寺庙里梵音绕梁,信徒如织。袅袅的清烟上天入地地弥散着,各处的空气浸透了神圣滋味。庄重穆然的氛围让人对生命一下子重视起来,走步抬脚轻轻的,唯恐踩没了某个不知名的小生命。阿弥陀佛,众生不易,众生不易啊!

  我说的众生,不全是指人类。其实自然界所有生物生存都不容易。

  昨天下午看央视九套纪录频道播的《蓝色星球 海岸》,看到海鹦飞行三个多小时,跋涉一百多公里捕到几条小鱼,准备回家喂孩子,就快到家时,一伙短尾贼鸥拉开现代空战的架式恃强把它嘴中叼着的鱼硬抢了去。从半空跌落海水的那一刻,我想海鹦是崩溃了。隔着屏幕我都感到深深的伤害,满满的失落。如果我是那只海鹦,我有勇气再飞三个小时,一百公里吗?

  随着近海鱼儿减少,养育后代更加艰难。可嗷嗷待哺的小鸟又吃什么呢?不吃又怎么生存下来,长大了去?开放二胎,情况并不像专家预想的那样兴高采烈,一哄而上。生活的压力对鸟对人都一样山大。

  “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盼母归。”那一瞬,我成了一个坚定的环保主义者。

  小时候折花拔草,撵狗捉鸟,无恶不作。现在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真的不害怕吗?

  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题记

  六天后就要冬至了。冬至是二十四节气里非常重要的节气,也是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节日。这天有很多规矩和讲究,最忘不了的当然是吃饺子。我们这代人小时候普遍家境贫寒,所以对吃的印象尤其深。饺子更是过年才吃到的圣物。“谁过年还不吃顿饺子?”“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吃饱了吃撑了饺子躺在床上胡思乱想该是多么幸福多么美好的事啊!

  “冬至饺子夏至面”。吃饺子的习俗源自东汉“医圣”张仲景。据说冬至这天吃饺子冬天才不会冻掉耳朵。

  到没到冬至,天气确乎是冷了起来。该落的叶,该败的花统统都落了败了。枝头有些残红未及褪去,也已经被冰雪包裹,最初的悸动后就变成了别样琥珀。还有谁傻到和严冬对抗?暖气房里我带着冷眼睃巡着。嘴角边时不时浮起一丝冷笑。冬至开始进九。数九寒天,虽然还没冷到极致,户外活动不穿棉衣的楞头小伙子已经很难见到了,个个里三层外三层,包装得像件珍而又贵的礼品。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还有没有良心?

  昨晚八点钟车开出去接个人,半小时后回来却再也停不回原车位了。一辆不太熟悉的黑色大众横在两个车位的边上。看样子像临时停车。又没有挪车电话。车主似乎有急事。因为两个车位都很容易停进去。他却没进任一个车位,而是占据两个车位的进口。这是靠墙的车位,他那样一堵,其他轿车停不进来,三轮车也停不进来,自行车都难。半个车身占着路。是我见过的最没公德心的停法之一。

  我在小区转了一圈才勉强找个地方停下。地面不平。车轮自然有高有低,使我心里特不舒服。当时真想紧靠他的驾驶侧停车,让他不找我开不走,又担心停路上影响交通,刮蹭到自己的新车。想想他应该不会太久,他走了我再把车开回来。虽然是公共车位,但在我窗户下,我住一楼,停那儿心里踏实。对一个爱车又多少有点强迫症的人来说,车停不正停不到心仪的地方心里很别扭。

  到屋里就看监控。准备看看是什么大神才华如此出众。一揉眼睛,涩涩的。算了,手机屏幕已经闪烁得够酸痛了,为此等人浪费心力颇为不值。洗洗睡下了。

  中间起来几次。夜里不管几点起来,我都会习惯性地看一下监控。我是个安全意识特别强的人。那车一夜都没动地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看着我走远 我把背影留给你

  明天可能就要用“穷冬烈风,大雪深数尺”来形容了。一场渐行渐近的大规模雪即将结束它的行程。而此刻冬阳明媚着,坐在暖融融的房间恍若夏日午后小憩才醒。只是窗外的树枝光秃秃的,有点美好愿望遇到了残酷现实。

  我并不讨厌冬天。就像爱人身上的缺点,换个角度和立场缺点也就不叫缺点了,那是特点。中原大地四季分明,最能展现大自然的层次美。还有比家乡更美丽的地方吗?没有。我只会用这两个字来回答。不管谁问我。

  一年到头的春,会晃花你的眼。一年到头的夏,会晒黑你的肤。一年到头的任一季节都是乏味的。我不知道那里的人们有没有发生审美的疲劳,陶醉其中自得其乐也有可能。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春天莺飞蝶舞,姹紫嫣红,会诞生画家;夏天夜短昼长,万物竞发,会诞生壮士;秋天果熟叶落,知收知止,会诞生战略家;冬天万木萧肃,雪压青松,会诞生哲学家。吾乡人杰地灵与四季分明应该关系颇深。

  春生夏长秋收冬藏,一个生命快乐地过完了它的一生。它有过梦想,经历了希望,接受了锤炼,完成了使命。非常完美的一个生命过程。

  秋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且歌且行

一年有四季。四季景不同。365份情,我只肯分给:

早春

早春的风还满带着寒意,但我已常常在这大地上走来走去。春江水暖,杨柳返青。但水中时见漂凌,柳芽还没发出,个别钻出地面的小草,头上还有脏兮兮的残雪压迫着。

不谙世事,不懂权衡,凭着一腔热血冲出来打天下。早春,多像个可爱的毛头小伙,无畏无惧。苦吃尽了,后来的弟兄们不是可以尽享这灿烂春光吗?

初夏

分类:散文 | 评论:3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借钱

提起借钱,每个人可能都有一肚子话要说,而且都是委屈的话。借别人的钱,被别人借钱都不会有多少愉快的心理体验。

先说说我自个儿。结婚时家穷。父亲去世早。母亲拉扯我姐弟三人实属不易,所以结婚也没能给我一分钱。我反要给她老人家钱买瓜子糖果招待客人。

房子是头等大事。家里没有预备。我自己单住着一间屋。如果自己不想办法,只能把那间屋扫扫地当婚房。还算幸运,妻子单位分了房,但要缴两万多块。那时我的工资二百七八的样,反正没到三百。对于没有任何积蓄的我们无疑是天大的难题。房得买,婚得结,又不能给岳父透露实情,本来婚事他就不满意。明知他有钱,也没敢向他借。

同学朋友我逐个过一遍。平时关系好家境也好的还真有几个。分别写信过去。每个人借两千或三千,并许以月息一分五的利息。后来才知道相当于年息一分八了。当时就想先还有利息的,没想用太久。那时银行高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麻雀

小时候在农村长大。鸟类中最常见燕子和麻雀。燕子衣着高贵,高栖高卧,特别爱往高门大户家飞。内心里和它不敢亲近。彼时粮食产量低下,吃饭问题尚未解决很好。只吃虫子的燕子和偶尔偷食庄稼的麻雀给贴上了不同的标签。农村人怕小孩不懂事还特意神化过燕子。两个物种生存环境大不一样。好多人都打过麻雀,掏过麻雀窝,吃过麻雀肉。截止目前,我也没听谁说过对燕子有过类似行为。

如今冤案平反,把麻雀列为保护鸟类,打、捕数量达到20只以上就属于违法行为,也算是国家赔偿的一种吧。想想自己曾经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经历,麻雀的内心该是怎样的翻江倒海呢。

麻雀衣着朴素。和我儿时大多数人穿得都差不多。那时穷啊,饿啊,即使上面不把麻雀列为“四害”之一,人们一样想方设法逮它们吃。常年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淹死的鱼

鱼能淹死?它们生下来就会游泳,个个能得奥运会水中项目金牌。别不信,往下耐心看。

“养花要懒,养鱼要勤”。养花不要老搬动它,不要手贱老浇水,不然就长不好。到一个新环境,它就要努力适应。耗神费力刚适应,还没来得及伸枝展叶往大里长一点,你一下又把它搬到一个你认为更合适更有利于它的地方,以养人之心养花。“人挪活,树挪死”。同理,折腾几回,不死,这花也决长不好。电量快没的灯泡见过吧?红红的,一点一点熄灭,最后再怎么拍怎么打使劲折腾也亮不起来,留下你和小伙伴漆黑中互相瞪着谁也看不见谁的大眼睛。

养鱼就不是那么回事了。擦擦鱼缸,换换水,鱼死不了。鱼缸还干净好看。当然整天换水,整天投喂,鱼还真要出状况。万事有度。假如鱼死掉一条两条,是怪你还是怪鱼?怪鱼,就怪它水性不好,打小习武不精,自己把自己整死了。肯定怪不着你,你那么勤快。

作为人勤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卉紫罗兰

最先种成功紫罗兰是在四年前。网上购的种子。本地不知谁种。花卉市场也没见盆花出售。众多种子中只有一棵不嫌我家破人穷,顽强地发了芽。一经长成大棵,生命力更显出坚不可摧的本性。都说冬小麦顽强,但小麦不会在冬天抽穗扬花,紫罗兰就敢和严寒对着干。

由于它的好养活,如今我已不把主要精力投放在它身上。随便抖落在地的种子就能长得很好。砖缝、石头缝,很硬的地,看不到土壤的痕迹,也没人特意给它浇水,它竟也活得葱茏。只不过一棵一棵的,零星分布,很少聚成团。两棵在一起的都很少见。

现在的花园得风得雨得阳光的好地块已被别的娇贵难侍候的花们占据了。紫罗兰只在边边角角不起眼的地方生长着。独立成盆的都很少。但几乎所有的花盆里都可见它的身影,点缀着灰色调的冬景。小小的,慢慢的,也不需太多时日,盆面便被覆盖住。花盆的主角此刻大多做着春秋大梦,又懒又无力抗拒这带着侵略性热情霸道的爱恋,让出了自己的舞台和战场。花开时分蜜蜂都有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德高望重

“德高望重”这个词有点形容年长者的意思,非日月积累,不能高而且重。其实不然,“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我在北师大校园里看到启功先生的手迹时更多的想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因为我不懂书法,看不出写的字好在哪。但字里表达的意思倒是明明白白。

学高似乎容易些。聪明的多读书,笨拙的更多读书,总有学高之一天。而德高却不是学习积累来的,更多的是本质,是个好人,有向好之心,践好之实,假以时日,德高似乎也不是问题。

望重,名重一时,似乎关在家里,闭门修炼不行,无人知晓。有示范作用,影响遐迩,才能称为望重。

现代人着重事功,心急心躁,没有长远之计,干什么都是一阵风。总书记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小县城汽车限行了,卖散煤的坐大牢了。政策总是急上急下,非此即彼。前两年用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

       现在读书的人越来越少。教科书,教辅书不算。这些书的读者目的性很强。有的人把它们当作升学就业的垫脚砖,敲门砖。目的达成,砖即扔掉。

  有一些大学生竟因挂科,修不够学分被劝退,其中不少高中时学习很好,甚至是一个县的理科状元。那些985、211,双一流高校考进去多么不容易!他们竟然在里面转一年半载又打道回府了。大好青春被游戏浪费掉。以前一个小中专我还上得津津有味。那时也有退学的,很少。有一个纨绔子弟,城里的,不想上,也许不想当老师,退学了。后来结婚听说双方父母给了不少钱。三十年前,在小县城十几万可不是小数。如今过得怎么样无从得知。但有一个同学考上师范没上,在高中又没好好学,没考上大学。混到现在也就一个一般工作人员。他弟弟晚好几届,现在是人事局长了。以前对身份要求很严。干部,聘干,工人分得很清。提拔必须干部身份。而中专一毕业就是干部身份。我们本地的中等师范去上的多是穷人家的子弟,如今成了我们市的“黄埔军校”。各行各业这局长那书记多是那个学校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麦种下地

   今年冬麦播得有点晚。霜降过去两天了,大多数地块还没整出来。真正喜欢种地,热爱黄土的乡下人一个个忙得不可开交。这个时候乡干部最好坐办公室看看报纸,聊聊天,别没眼色往村里跑。老百姓不热乎。

  真正的农民已经不会种地了。学校毕业没几天的文科生,乡政府工作多年没摸过一次锄把子的干部指导着他们种这种那。科学种田是个好,那也得懂科学的技术员来指导不是。农村真缺技术,缺致富门路,缺资金,缺的多啦,最不缺乡干部。

  小麦产区小麦是主粮。那叫一个精耕细作。看看麦收后作物,那叫一个随意。麦茬多高呢,玉米就下了地。麦茬低的种豆子。简直披荆斩棘的感觉。收不收,种地的似乎也不十分在意。一季麦子足可以一年无忧。玉米干旱,大豆正青都不会伤到种植者神经。

  一块块土地已经没了界限,分不出是谁家的了。坷垃都像双手搓碎撒下来,用细眼筛子滤过,平整匀细,像实验室里的标准方。那是丰收的产床,希望的产床。

  也有勤快又精明的。机收的玉米大豆,地头就变换成了人民币。宁可少挣几个,也要把主要精力腾出来用在主要作物小麦上。摊上这样的主人小麦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1页/1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