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91807
  • 开博时间:2006-06-21
  • 博客排名:第876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去新浪吧

  我的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u/1804128270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魅力杭州

   西溪花海
  
  
  
   五月的西溪,遍地是花,草和绿树。
  
   是第一次去,却觉得那里的景致很熟悉,仿佛早在梦境里去过似的。很多时候,我去一个地方,遇见一个人,都会有这样似曾相识的感觉。
  
   想到前世和今生。也许那都是真的呢。
  
   也许我的前世,就是那里的一朵矢车菊,妖娆而多情。等待在你经过的路途,惊鸿一瞥。
  
   如果,你一直没有来。那么,第二年,她还会固执地等在那里。迎着朝霞和落日,就这样,海枯石烂地等下去。
  
   你看我就像一个迷途中的孩子,迷失在五月的花海里。
  
   我抬头看天,天上有云。我低头想心事,心中有你。
  
   你看黄昏转瞬即逝,我心里,有点寂静,也有点欢喜。
  
  
  
   梅家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记

  春天记
  
  
  荒村
  
  某个春日,我曾去郊外。沿着中环南路往东开,在一个岔道口往南,到了一个叫不出名字的村子。眼前忽然一亮。初春的云朵,绵软,轻盈,浮在村子的翡翠湖里。岸边的柳树,垂下了无数的绿帘子。村子里安静极了。院落里开着各种花儿,白的梨花,粉的桃花。蔚蓝色的天空。低低的狗吠声。农田里灌满了清水,麦苗青碧而惹人欢喜。
  这是从一个古典诗词里走来的村子。看不见厂房,烟囱,和密集的高楼。这里有着乡野草木的清新气和泥土味,这里的一切,让我感到熟悉而亲切。
  我打开手机,搜索这个村子的名字。但这个拇指大的地方,地图上却搜不到它的名字。它似乎不屑于有个庸俗的名字。若是一定要给它取个名字,我愿意就叫它“荒村”。
  它的荒凉,有种高贵的气质。斑驳的门扉,仿佛过了几个世纪,布满了苔藓,雨水和花朵。木栅栏,竹篱笆,更增添了它的天真和拙朴。
  那些在村子里居住了一世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但却仿佛似曾相识。他们看着我,没有惊讶,也没有猜疑。但或许,他们压根就没有看到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病中的日子

  
  布帘下的隐秘时光
  
  她脱下衣服,隔着一条白色的布帘,我看见她光滑的双肩,乳房,还有小腹。此刻,它们松懈,疲惫,毫不设防,仿佛跋涉过万水千山,搁浅在一片沙滩上。这堆白花花的肉,在布帘下,焦虑着,也不安着。她在那个毫无表情的女医生的指令下,摆出各种姿势。她想起了有一年在浅水湾,她躺在他身旁,在他柔情的注视下,这沐浴着海风的身体,新鲜,丰满,洁白,健康,令他迷醉和疯狂。时光仿佛在她身上施展了魔法,那个青葱的身体,不知不觉,横生了褶皱和赘肉,更可怕的疾病也暗暗地在里面潜伏,她曾深感骄傲的乳房,现在竟令她感到羞愧和恐惧。它们曾经饱满,多汁,如六月的水蜜桃,散发着淡淡的馨香。她几乎还能触摸到他掌心中的温暖,空气中飘过的清甜味儿。多么虚幻。好时光转身就跑远了。她迷失在一片荒漠中。女医生手中的冰凉的器械,一寸寸掠过她的身体。多么可怖。她不能拒绝这一切。她眼里升起了薄雾般的哀愁,这哀愁,慢慢地消失在布帘子背后,最后又回到她隐秘的身体里。
  那个板着脸的女医生,此时手中正握着某种权利。她可以对她们进行宣判或赦免。她们有的会痛哭流涕,有的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婺源散记

  婺源散记
  
  抵达
  
  “油菜花翻山越岭。”灯灯的诗歌写得多好呀。我们听到了,在四百多公里之外,婺源的春天和油菜花,在召唤着我们呢。
  旅途一路顺风。早上六点二十分,建中和刘大哥开车来接我,又接草白,灯灯,十一点半,我们已抵达婺源的江湾大酒店。正值旅游旺季,草白的朋友早早帮我们预定了房间。我们很顺利地入住,洗把脸,大家就商量着跑出去玩。婺源的乡村,“青砖小瓦马头墙,回廊挂落花格窗”,清一色的白墙黑瓦,高高的马头墙,经年的雨水涂抹着寂静的时光。
  “三月的柳絮不飞,你的心如寂寞的城,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想起了这首郑愁予的诗。我似乎听见了得得的马蹄声声,看见了那个穿碎花裙的女子,她打开三月的窗扉,春风掀起了她心中爱的风暴,那可是前世的我,今生的我,还是梦境中的我。
  小雨依旧下着,我们想起了小雨,他原也说好要和我们一起来的,可烟花三月,他还是孤身一人下了扬州,和一首诗歌约会去了。拨通小雨的电话,我们笑着说,婺源下雨了。我们想你了呢。小雨说,扬州也是。
  哪里都有小雨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凇

  雾凇
  
  我见到雾凇了。山上的那些松树骤然开出了洁白的花朵,那些荒芜的枯枝上,结满了晶莹的霜花。满山都是玉树琼花,如同闯进了一个人间仙境呢。
  在安吉的天荒坪,我第一次见到了雾凇。听说在这里还可以看见最亮的星星。果然是真的呢。在露天泡温泉,池子里水汽氤氲,弥漫着好闻的硫磺味。抬头仰望星空,似乎比别处的更加深邃而高远。那一轮弯弯的月亮,也在偷偷地看着我呢。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浓浓的雾凇,陪伴着我。在这冬日万籁俱寂的夜晚,山顶上有九个池子,在冒着热气。池子里热腾腾的,仿佛在里面放下了一百个春天呢。一点都不觉得冷,空气里弥漫着一丝清冷和甜香,风吹着温暖的脸颊,很舒服呢。起身穿过草坪,去另一个池子,台阶旁有几株细细的小草,轻轻地来挠我痒痒呢。
  这一夜至午夜才回房睡,第二日清晨,却又早早地醒了。推来窗子,满屋阳光。窗外的两株松树,开着一簇簇雪白的“菊花”,又见雾凇呢。远望群山,白云深处,雪峰丛丛,我想那些也都是雾凇吧。民间有把雾凇叫做“梦送”的呢。我想着,有谁在昨夜偷偷路过我的房间,给我送来了晨曦,鸟语和梦境里的花香呢。我仿佛听得那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立春以后

  立春以后,天地一下子变绿了,远处的草坪绿了,池子里的浮萍也绿了。天气暖烘烘的,总有一股热气往你身上钻,厚厚的冬装就有点不合时宜了,在园子里来回走了两趟,手心里黏黏的,都冒出汗来了。
  古时候的立春日是一个好看而热闹的节日。那一天,女子戴了金钗,身穿碎花长裙,手提小竹篮,招摇地出门去了。立春日要迎接春神,传说里的春神,即草木神和生命神。迎过春神,草木就一日比一日欣欣向荣起来。春神也称句芒神,人面鸟身,执规矩,主春事。迎春神时有一套热闹的仪式:鼓吹,抬阁,地戏,秧歌,打牛,迎神出山,人们夹道观看,投掷五谷。祈求能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呢。
  立春的牛是吉祥物。民间有鞭春牛的风俗,送寒气,促春耕。鞭春牛,又称鞭土牛,即把土牛打碎,人们争抢春牛泥土,又叫抢春,以抢得牛头最为吉利。“抢春。”多热闹的字眼呢,一把香喷喷的春泥,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多么神奇呢。
  我在园子里走着的时候,看见一个绿芽在树枝上爆出来,接着,有无数的绿芽,纷纷地爆出来,一株树,就有了星星点点的绿意。还有青青河畔草呢,一股在大地深处暗涌的力量,把睡梦中的春天唤醒了呢。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园子

  园子
  
  
  立春过了几天了,天气暖和得让人心情愉悦极了。换上春装,去园子里玩。在九曲桥上遇到一个大叔,趴在栏杆上看着。我问他看什么呢。他笑眯眯地跟我说:“池子里有好多小鱼呢。”我也走过去看,那些小鱼几乎只有指甲大小,成群结队的,游起来速度极快。“可惜蝌蚪还没有长出来呢。”我有点遗憾。“等过几天就有了呢。”老顽童大叔说。我冲着他笑了:“嗯,等小蝌蚪来了,我就带女儿来,舀几条养着玩。”园子里都是悠闲的人,脾气温和,碰见了说上几句话,再见时彼此也还是不认识。可是,却总会觉得他们很亲切。池子里的水很浅,但清澈见底,除了活泼的小鱼,还有荷花枯枝,有些寥落而寂静。让人疑惑“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竟是这同一个池子呢。
  “岁月静好。”仿佛说的就是这个园子,园子里有花,有草,有树,有湖。我走到园子的东边,新发现了一条林荫路,它似乎从洪波公园那里一直通过来,新筑的路面是水红色的,防水防滑,林荫路两旁,栽满了柳树。我想等到春天,绿树下蜿蜒着一条红颜色的林荫路,一定会美极了。柳树细长的枝条垂到湖水里,三三两两的钓鱼人,在湖边坐了一个下午,我凑过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香水百合

  
  
  香水百合
  
  路过“有家花店”,进去买了一束香水百合,纯洁的白颜色,清香扑鼻。抱着百合花走出花店的时候,阳光暖暖的,就觉得今天真是一个节日。年初七了,新年尚存了个小小的尾巴,还剩下几天好窝在家里。这束香水百合,正好可以陪我度过每个愉悦的清晨和黄昏。
  买来的百合花,每一株上都有好几个花蕾,那些淡青色的花蕾,原是紧紧包裹着的,可到了下午,它们就迫不及待地绽开了好几个,花瓣叠着花瓣。“百合百合”。我轻轻念着她的名字,惟愿她也是人间一个美好的女子。
  传说百合花是夏娃悲伤的眼泪化成的,洁白芬芳。我凝视着桌子上的百合花,想着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之后,会后悔偷吃了禁果么。她一定是后悔了,不然为什么要流泪呢。
  我喜欢白颜色的百合花,白得耀眼,白得迷人,白得让你的心里有些微微的疼。我疑心那真是夏娃的眼泪。白珍珠似的,白茉莉似的,那么清新和淡然。一颗心在花香里沉浮,日子似乎也就有了香气。
  当日子沾上了花香,也就变得轻盈起来。少女的窗前,总有鲜花盛开,百合,月季,玫瑰,芍药,也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梅花

  黄昏走在园子里的时候,看到几株梅花,疏影暗香。这是一天中我最快乐的时光,夕光柔柔地照着我的身影,小小的园子,藏着人间胜景,就是冬天里,也有那开着繁花的灌木,一丛从的,蹭我的脚。我俯下身,这些冻得红彤彤的花朵,贴着我的脸颊,有时也别在我的头发上。我用相机自拍下来,镜头里有一个女花痴,朝我吃吃地笑着。当然,这样的照片不便示人,我看后就立马删掉了。但花香依然留在我的身上。几株梅树开得很久了,下雪的几天,那些香气似乎愈发浓郁。真是“遥知不是雪,未有暗香来”呢。
  想起读师范的时候,画室前也有个园子。园子里也栽着梅花。放寒假前,天冷得厉害。我们把画板搬到东边的墙角落,一边晒太阳,一边画梅花。男生们早已殷勤地从园子里摘了几束梅花,插在陶罐里,放在心仪的女生面前。我们一面嗔怪:“谁让你摘的花!”一面心里却怀着喜悦。描出五个花瓣,散淡地落到画布上。我喜欢把它们涂成鹅黄色,清清浅浅的,却柔情无限。
  梅花还没有画好的时候,就开始放假了。匆匆地把画板用报纸遮好,等那个喜欢自己的男孩来话别。可不知为何,左等右等,那个男生却迟迟没来,有点怅然,也有点生气。拔出陶罐里的梅花,扔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7页/1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