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55542
  • 开博时间:2014-09-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故乡的回忆 29 桂冬先生

  

 

桂冬先生

 

    前天晚上,几个乡亲在城里小聚,桂冬先生邀我去看看他的生态农庄,农庄就在下庵子一带。

    从下庵子沿东边山脚到厝顶是蓄满水有二十多亩水面的古老塘水库,那一带是我记忆里充满神秘色彩而且是家乡风景最秀丽的地方。小时候,下庵子石臼的优美传说吸引了儿时的我一边放牛一边寻找着砸碎了的石臼,一边脑海里浮现观音菩萨一样端庄一样美丽的尼姑形象。石臼寻不着了,助人助己害人害己的因果论倒是从小就植根在了心底。仅十几年,虽然有心想去看看久违了的下庵子,但一直没能成行。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虽然没有太阳,但无风,最高气温12°C,是“大雪”节令过后难得的暖和天气。中午,我和妻子步行六七里路到了元冲伍家办一件小事后,打电话给桂冬先生,告诉他我们去看他的生态农庄。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7 元定先生

  

 

元定先生

 

    大哥退伍的第二年,正月初几里的一个深夜里,大哥叫我去他家,说是有人半夜把大厅屋梁枋①上的龙头②取了下来,偷偷放在元定先生门口,元定先生找我们兄弟商量。

    听说有人取了龙头下来,我很高兴,村里又会热闹一阵子,我是个喜欢热闹的人。

    滚龙灯③有娱乐的作用,是农村典型的传统文化活动,而更重要的作用是可以凝聚人心。“文革”结束后,我村是附近最先滚龙灯的村子,当时乡政府极力劝阻,生怕引发纠纷,但我村的龙灯出行之后,第一站就滚到了乡政府礼堂,乡政府还是按乡俗隆重举行了接龙灯仪式。之后的几年,正月的永济乡龙灯舞得热热闹闹。

    不知是滚倦了,还是人心散了,村里近两年没有滚龙灯。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6 试保先生

  

 

试保先生

 

    去年农历四月的一天,我回家看望母亲。母亲告诉我,试保先生的儿子爱华去世了。

    试保先生一子一女。女儿大,反应有点迟钝,嫁在王眼塘江家。儿子爱华,我的学生,样貌和性格酷似父亲,但是没父亲高大。小时候读书很用功,但成绩总是不大好。这孩子命运多乖,两三岁的时候,因病瘸了脚,此后腿脚一直痛,上遍了湖南广东的大医院。成家后,生有一子一女,女儿上初中了,儿子也读六年级了。前年十二月还在村前遇到过他,和小时候一样,待人礼行层层①,那时已经听说他患了脑癌,但是看精神倒还可以。过年后一直在省肿瘤医院住院,前几天听说省肿瘤医院打发试保先生把他带回来,没想到这么快就没了,才三十一岁啊。

    我去试保先生家看看。

    “满仔跪下,五老师来了。”刚到试保先生家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5 陆坚先生

  

 

陆坚先生

 

    耒阳北站停车坪,我和妻子坐在公共汽车最后一排的位置上。汽车还在等客。不知外地如何,耒阳的风俗习惯,领导总会坐在副驾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已经是身份的标志。所以,偶尔出差赶时间,车里除了司机就只有我,我也会习惯性地坐在后排。公车上有时可以看扒钱看赌三张,就更喜欢坐后排了。

    乘客们在闲聊,这时上来一个帅气斯文的小伙,三十来岁,结实的身板有一米七五左右,坐在我前面位置后反过头注视我俩。我也就打量着小伙子,方方的脸庞棱角分明,浓眉大眼显现出雄性的豪爽而又不失书生的智慧。

    “陆老师吧”,小伙子热情地问我,旋即把眼神投向妻子,“您是伍老师吧”。

    “是的是的”,对客人,妻子总是比我先说话。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4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4 雇农“顺米汤”一家

  

 

雇农“顺米汤”一家

 

    去年六月里,永济庵逢场的一天,看到身材魁梧的细古先生无所事事的在街上东站站西站站,我喊他:“细古叔,今天来赶场啊?”

    细古先生轻轻地回我:“冇哎。”

    “冇做什么就回屋里做事唦!”我递了支烟给他,我早就听说他这十来年癫不癫蠢不蠢就是不肯做事。

    “咯做什么事?”细古先生很享受地吸着烟,嘟哝着补了一句,“我不得做。”

    我问他吃早餐了吗,他看着我,爽快地说:“你请我吃粉啰!”

    我领他进了饮食店,给他买了两碗粉。本来我还想叫一碗陪他一块吃,但看他一头蓬乱的脏发,胡子拉碴的脏脸和一身又脏又破的衣裤,身上飘出一股馊臭味,实在没了胃口。我只好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3 樟奶奶

  

樟奶奶

 

    70年代初,一个初冬的早晨,路边小草上雪白的霜花已经消融,微微的霜风刮在脸上给绷紧的脸皮带来阵阵凉意,村前小溪的码头边,清澈的溪水浅浅的盖过拦水的一排石头向下游流去。樟奶奶坐在水中的石头上双手擂着胸,双脚击打着水花,嚎啕大哭:“天收的啊,雷打的啊,箢箕提的①啊,有娘养冇娘教的啊,欺负我的孙啊……我要窜水②哒……”

    我牵牛路过,脱了鞋,挽起裤脚,告诉樟奶奶没有人在看,拉着樟奶奶上了岸。樟奶奶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踮着碎步继续嚎啕着回屋去了。

    樟奶奶的声音特别钻山③,全村和门口垌的人都能听得到,怎么没有人来劝劝呢?不用说,是谁又和樟奶奶的孙子米生打架了,米生输了,樟奶奶投人,对方的父母没有赔抚④老人家。

    樟奶奶70多岁了,不姓樟,姓刘,娘家是肥田乡应得刘家,丈夫秀樟,所以我们叫樟奶奶,秀樟先生在兄弟中排行老三,所以又叫她老人家三奶奶。

  &n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2 故乡的水井

  

 

故乡的水井

 

    故乡的水井矗立在村前小溪田堪下的雷钵荡岸边两条小溪的交汇处。

    村西头往南过垌到皂荚塘坳咀下折转往东,下一个码头,便是水井。

    水井的建筑有着明显的马渡桥古朴大气的建筑风格。三米多宽四米多长的长方形,一面靠岸,另三面井墙异常牢固,麻石浆砌两面齐整的井墙厚度接近一米,可抵御洪水的冲击。水井也体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1 “科永寻时背”

  

 

“科永寻时背”

 

    1990年秋天的一个早晨,马渡桥新屋里东边檐下码头上,第一间低矮的瓦房,屋里看得出住的是一个老单身公。

    屋里走出一个身材魁梧的老头,70来岁,打扮得齐齐整整,脚上穿着一双干干净净的解放鞋,右肩上搭着一条干干净净的长罗巾帕子。虽然努力着打起精神,但岁月不饶人,厚厚的下嘴唇和脸颊的浮肉直往下巴坠,一双大眼被耷拉的眼皮遮住了一半,肥短冬瓜模样的脑袋像以往几十年来一样,剃着光头。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8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20 队上的指导员

  

 

队上的指导员

 

    元坤先生屋里。

    吃过午饭,队长把我们几个放牛的老头小孩都叫到了这里。把我们交给指导员①,他就出去了,我们嘻嘻哈哈的说笑着今天中午的牛肉好吃。

    指导员闩了门,屋里就他和我们这些放牛的。

    门一闩,看到指导员脸上露出了煞气,我们面面相觑,空气好像突然凝固了一般。

    指导员五十多岁,个子不高,大概一米五左右,但身板结实,圆圆的脑袋上很多肉,永远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总是透出阴冷的眼神,成天板着脸,偶尔笑一笑,也好像只是脸皮在动一动,发出的笑声也好像是那种权威人士特有“哼哼”声。他不喜欢小孩子,所以孩子们也总是躲着他。

    吩咐大家坐定后

分类:散文 | 评论:2 | 浏览:1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9 奇人魁木先生

  

 

奇人魁木先生

 

    马渡桥光山秃岭,但从村西头沿坦里垌石板小路西上约两里,翻过峦坳连着马驼坳的山梁,垌对面就是下庵子。到了这里,就仿佛换了一个天地,田垌狭窄,山高坡陡,连绵起伏,郁郁葱葱的树林里,各种鸟儿的鸣叫声就像大自然不分昼夜地在演奏着一曲人间最和谐的情调音乐。不过垌,沿山脚向西再前行半里路,厝对面的山坡上,绿树掩映着五六栋低矮的瓦房。这个小小的山村有两个名字,白天叫做虎叉冲,夜虎不吉利,所以晚上又叫做猫叉冲。

    高山有好水,好水育美人。

    村里最美的姑娘叫黄启佑。

    一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启佑妹子家里来了一位熟客,看座之后,黄大叔吩咐正在砍猪草的启佑妹子歇了,洗了手进屋给客人和父亲筛了两碗湖酒。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7 重建祖神堂

  

 

重建祖神堂

 

    祖神堂俗称大厅屋,靠墙正中位置摆放着神龛,供奉着祖先的牌位。不论村子规模的大小和人口的多少,每个村子都有大厅屋。大的村子还不只一个,家乡前面的牛子冲据说有十三个半家神①,意思也就是有十三个半大厅屋。我们村现存的有三个大厅屋,村东头有两个,正对着门口塘一个。正对着门口塘的大厅屋是村里的总大厅屋,所以又称正大厅屋。

    早年的时候,在农村,大厅屋是神圣的殿堂。青年人新婚和老人“百年②”能不能进大厅屋被看得很重。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6 “采老爷”府邸

  

 

“采老爷”府邸

 

    每当站在两眼塘背上的蛇头咀欣赏家乡的建筑,就会由衷赞叹老辈选址立村的独到眼光,还有规划布局的恢弘大气。

    宽阔的垌中蜿蜒曲折的溪水缓缓流过,垌的北岸是五六亩水面的门口塘,上游坦里垌北面一条小溪从塘西角拐过,然后径直并入南面稍大的小溪,从皂荚塘坳咀下汇入门口垌的溪流。水塘东西两头都有口子,坦里垌的小溪可以从门口塘流向香炉山四周和丘塘下的稻田,所以门口塘一年四季清澈见底。沿塘背一溜瓜

分类:散文 | 评论:6 | 浏览:20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5 背里大塘

  

 

背里大塘

 

    晒谷坪背面坡下有一口水塘,叫做背里大塘。方言里的“背里”是后背、背面的意思。

 

    背里大塘,其实并不大,水面只有三四亩,那时的水干净得很。因为就在村东头后面,所以这口水塘很热闹。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7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4 大新背

  

 

大新背

 

    新塘背、大新塘山厝和新屋里一带,我们统称大新背。

 

    沿膏子树下的小路向北绕过两座山坡,前面的小村就是新塘背。

  &nb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故乡的回忆 13 江家山

  

 

江家山

 

    站在龙水庙就可以看到马渡桥最高的房子,那就是我的家。

    这是一栋坐东朝西的土砖房子,住着三户人家,中间是公有的厅物,我家住在南边的屋子和南面的小偏檐里。厅屋里,对面一间房子隔断成两半,西头一半住着元仁先生一家,东头一半住着樟奶奶。他们是借住的,西头的屋主是我本家伯伯魁五先生,他土改后不久就迁居黄泥岗了;东头屋主是试均先生。

分类:散文 | 评论:16 | 浏览:3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页/2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