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格格桑格格

对不经本人同意而擅用本博文章和图片的媒体绝对翻脸。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15083375
  • 开博时间:2004-07-04
  • 博客排名:第43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陌小桑

2017-07-11

无语20122012

2017-06-29

彭东波

2017-06-28

nanshan123..

2017-06-26

coney2006

2017-06-08

游强仆柑

2017-06-03

蝎子爬书

2017-05-31

荻根

2017-05-25

夜冬生

2017-05-21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无人鼓掌

  我和何安秀小姐站在离垃圾桶三米之远的地方,她说,我一扔就能扔进去!我不信,她潇洒地一甩——刷!砰!正中其中一个垃圾桶!我为她鼓掌!妈你好得行喔!何安秀得意地说:你不在的时候,我每次都这样,就是没有人为我鼓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36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祖祖,你走好

  早上我爸打电话来说,你祖祖昨天晚上走了。我说啥子喃,是我们那个祖祖啊?我爸说啊。然后他罗罗嗦嗦说了一大堆她走了也会保佑我们贺家的我们贺家如何如何,我一句话也没有说,最后我说:爸,我晓得了,我挂了。
  
  我没有哭,平静得很。一个朋友得了感冒,我勒令他去医院,扶着他去发热门诊拍胸片验血交钱等结果。我一直安慰他,那么大个人了怎么一点也不会照顾自己。最后我用很烂的技术给他蒸了碗鸡蛋羹强迫他吃下去,他可怜巴巴地说:能不能给我放点酱油。他吃了完把碗递给我问:你家啥人没了?我很平静地说:我祖祖。他不明白,我就解释:是我爷爷的妈妈。
  
  然后从他家出来,在出租车上,由于在发热门诊每个人都要带口罩我也带了一个,眼泪就把口罩一下子打湿了,打湿了一面,我又翻了一面。祖祖,我的祖祖,我晓得你要走的,我们都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关于生离死别谁又能真的准备好。北京天气雾蒙蒙的,所有建筑都罩在一层灰色的烟里,这是我祖祖一辈子没有来过的地方。
  
  上次我回去看你,你躺在床上,那屋子很冷,我说给你买个电暖器,但是别的人说不用,其实我是知道他们舍不得给你用电。我给你买的营养药片,他们说你吃了不舒服,也没吃了。我给你买了一个宜家的枕头,可以把你细弱的颈椎托起来。只有我给你买的坐便器大家都夸是个好东西。上次我来看你,你站都站不稳的,旁边就放一个尿桶,咋个上嘛。祖祖,昨天我走在北京的街上,看见买轮椅的我还说买一个给你寄回去,春天来了好推你出去走走。
  
  你活得太长了,人人都说家里有这么百岁老人是个宝,但是大家都尴尬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你的幺儿媳妇都80多了还要照顾你。你16岁嫁到贺家,29岁守寡,据说年轻的时候你是一个方圆几十里都晓得的漂亮女子,人又爽利,好多莫的婆娘的人来说媒喔。你把脑壳药得拨浪鼓一样,不,不得行,不干。我跟了贺家汉,就是贺家人,我那么多娃娃。你一个人带大五个子女,尖起脚脚下田栽秧,犁田收麦子和男人家一样。你和宣统皇帝是一年的。那个时候党还是神秘的组织,你就悄悄地组织妇女开会,说我们穷人要有觉悟自己要翻身。现在还有上了岁数的人参加过你开的会,说你祖祖那个嘴巴之会说,说得大家心里像是点了火把一样。挨邻得近的,哪家吵嘴了都要喊你来断一下,你不偏袒哪个说一是一,说话又幽默,打比方说老理,大家都服气得很。
  
  我妈嫁到贺家的时候还不是小女娃子,结婚那天晚上还是你把她喊到一边传授点传宗接代的知道,把她害臊得。我妈现在都说,你祖祖啥子都晓得,是个精。其实她在101岁的死过一次,大家都以为她落气了,把她停在堂屋里,外面就开始摆丧席,吃饭的打麻将的一大堆人闹麻了。结果第三天她醒了,懵里懵咚地说:……外头,哪家人、接媳妇啊?
  
  现在,你103岁了,还是爱干净,你住的屋里一点气涩都莫的。天好的时候你就喊我幺婆把你的铺盖衣服拿去晒。自己的手帕经常换,但是你胸口还是有点油汤的痕迹,毕竟你无法亲自料理自己的个人清洁了。我说祖祖你的帽子喃,大冬天你光个脑壳咋个得行,大家都在帮你找帽子,找喔找喔,到处都找不到,我都差点出去给你买了。你嘿嘿一笑,从被窝里拿出一顶毛线帽子:哈哈在这儿得嘛!高兴得像个小娃娃。
  
  我知道老家亲戚里有出门打工的,我就说你们工资好多我再加500,你们照顾祖祖,必须要年轻人才理得到事情,不要离人。这个钱我只出了三个月你就走了。祖祖,重孙女不孝,该是我天天在你床前为你擦洗喂饭。
  
  你有一百多个子子孙孙,我总以为你老糊涂了记不得一年回不去几次的我,但是我一到你的床前,你就拉住我的手说:哎呀勒蓉娃子勒你今天都怕有三十岁了哪门还没有嫁人嘛?!我说祖祖没有嫁但是我带了男朋友来看你的!莫看她人老心明白,拉着九色鹿的手:我这个重孙女噻从来没有跟过人的喔,跟你是第一回你要照顾好她喔……大家都在笑,笑这个老婆婆撒谎,只有九色鹿多憨厚地得应:好!好!由于祖祖耳背,他还大声地一字一句地说:您!~就~!放~!心~!吧~!
  
  你说:月亮易圆人难圆啊!这是你的原话,你特别爱说话,好多好多古话我都没有听过,但是偶尔一句听明白了就让我心惊一下。
  
  在你100岁的时候,那时你还可以拿个椅子坐在外面。你的幺房孙女开了个杂货铺,你就天天坐在杂货铺门口,手里驻个拐杖,看见有人来就说:客官你来买嘛我孙女开的,都是好东西,我都100岁了,不得哄你。
  
  我爱抚摸你稀少软白的头发,仿佛你变成了娃娃我是大人。我一边摸一边说些没用的话:祖祖你好生保重身体喔要吃好莫受凉喔。你就听到说:乖孙你莫走那么远嘛,说你还要出外国那个都不在地球上了我好担心嘛!我继续抚摸:祖祖,莫担心,你看我不是好好个儿的得嘛,外国在地球上,只不过在我们脚底下。她说:哎呀!脚底下是阴间得嘛,我切了的不好!还是人间好!我真的切过不长粮食也不喂猪吓人得很!
  
  说着说着,她的眼神就看着床帏上面,惊抓抓地说:看嘛!那些瘟又在上面爬起!我就抱着她说:祖祖,我阳气重不怕,我撵走它们。后来,其他亲人说,祖祖最讨厌人家摸她脑壳,也只有你呦。
  
  上次走,你鼓捣要下楼来送我,走不稳要人抱下来,生怕你着凉,但是你执意要下来。我连忙把我的围巾给你围上。最后我在车窗后看见你,小小萎缩的一个人,眼睛瞪得大大的,带着我的花围巾,你流眼泪了。以后我再要走,就不说走了,说祖祖我去上个厕所,然后嘱咐其他亲戚好好给你说我走了要好好安慰你说我很快又来看你的。我走的时候,流眼泪了。
  
  祖祖,我妈说,生我的时候你快80了,身体还硬朗得很,走路飕飕飕的,就是你来照顾月子里的她还有我。你不咋知道城市里的东西,你在医院的氧气管边用煤油炉子给我妈熬汤,吓得一整层的医患人员都紧急撤离,你还不晓得,还拿个瓢瓢在尝汤说,耶~,有点淡盐。你小小的身体飕飕飕的来往于医院和我们家之间,人家都说耶这个婆婆身体才好喃恐怕都有60几了喔。
  
  然后,我妈何安秀要教书我爸贺国全要开车,就把我甩给你带。你还要做点活路,也不是能完全看好我,其实娃娃家用不着惊风火扯地非要带得好娇气,自己爬到爬到就长大了。有一次,我爬到猫儿碗前,看见里面有吃的,抓起来就吃,我觉得这个和我现在与猫儿之间的不解之缘是有重要依据的。你看见了,赶忙尖起脚脚跑过来打掉我的美食,我哭得震天响。你抱着我,逗我:蓉娃乖~吃奶奶~蓉娃乖~婆婆挨~!我不哭了,用一双咚大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你,你把我脏脏的小脸抹了抹:耶这个娃娃长得好看喔怕是二天要去学个演员!我就嘿嘿嘿嘿地笑了,你也嘿嘿嘿嘿地笑了。祖祖,向你汇报,我还真的去学了演员,没有演几个像样的角色,但是我还是发挥了我们贺家几代的农家传统,代言了猪饲料的,一看就是正宗乡坝头的人,你一定高兴,可惜我没有拿过那些照片给你看。
  
  祖祖,我们的贺家尖山子在青山绿水中,一条清澈的小河围绕着我们绿竹茂盛祖家大院。但是再美丽的家乡也留不住想去创前程的年轻人,后生崽们出去讨生活的就越来越多,祖家大院的人就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你和你80多岁的小儿子和儿媳妇。天黑了,黑黢黢的山沟里,只有一盏微弱的灯。
  
  我妈怀我的时候,肚子大得不像话,你说耶怪物婆娘要不是就是双胞胎要不就要生个聪明娃娃。在她临产的前几天,她对你说:婆,我梦见有个白胡子老头递了个娃娃给我。你问她:男的嘛女的?我妈说:像是个女娃娃。你说:怪物婆娘,你怕是生个女娃娃呐。你就开始给我做小衣服,眼睛花了,但是手艺还是好。
  
  我果然是个女的。祖祖娘家姓李,嫁过来之后没人知道她的真名,只有给她重新改了个名字叫贺李清。祖祖,你走好,蓉娃子给你磕头了。
  
  


  最后一次见祖祖
  
  


  祖祖你的帽子喃,大家都着急找,甚至拿条毛巾给她先包住,其实她知道,逗我们玩喃。
  
  


  哈哈帽子找到了,看她乐得!
  
  


  她不知道什么是手机,但是里面有我照片她就很感兴趣。
  
  


  多想再这样牵着你的手。我的祖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0 | 浏览:64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祖祖

  


  
  我的祖祖,即我爷爷的母亲,于昨夜仙世,善良勤劳一生,享年103岁.(此照片为老人100周岁照片)
我出生的时候,她80多岁,照顾我和我的母亲,带我到上幼儿园的年纪.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0 | 浏览:48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下成都《黑花黄》的签售

  关于这次成都的签售,我来说哈嘛。
  
  在成都签售的前一夜,我妈就像一匹马一样在屋头逡巡反复,不到5点钟就起来化妆。我说签售是下午你那么激动爪子嘛,她说:激动!我简直心都要跳出来了!你喊我低调,我咋个低调嘛!唉呀勒我要切签名了呦!狂扯狂扯狂狂扯~!签名是噻千载难逢呦~!她继续梳她的天安门头还要穿高级的当家衣服。我翻个身:莫打扰我睡觉哈。随便你,何安秀。
  
  到了下午,我看见我亲爱的洁尘姐姐还有亲爱的右哥哥,只从认识了他们我在成都又多了两个亲人。多谢洁尘姐姐扎场子,她爱我爱得喔!还有亲爱的右老师专门买了书去排队,还给我们担任专职摄影,那不是一般化宠爱。我真有福气!我其实不是直接认识洁尘姐姐的,是朋友在旁边聊天,她问朋友旁边那个不咋说话的女娃娃是哪个,朋友说是桑格格,她就跳了起来,我还多腼腆的——她是我好多年的偶像了(她的《华丽转身》很是喜欢)。她搂住我真是亲了又亲,夸了又夸,还说我们成都媒体咋个那么不爱宣传自己家乡的人……总之,我每次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给何安秀小姐报告,第二件事情就是给洁尘女士汇报。如果哪天她没空带我耍,就喊右老师带我去他上班的报社,发个小皮球给我喊我自己耍,等右老师下班就带我去吃饭饭喝酒酒然后监督我回家。
  
  在签售的时候有读者说:格格你少喝点酒嘛;也有读者说:格格,你少抽点烟嘛(但是人家洁尘姐姐都抽烟得嘛);还有读者说:格格,你还是长头发好看……还有给我送来自酿南瓜酒的、巧克力的、还有花的,还有一个叫做贝贝的小姑娘自己画了一张画给我,画得很好我希望下一次也有计划和她合作……还有说和女朋友因为我的书结缘的……总之感人啊感人,和我妈我爸对我的要求基本一致。对了那天张敏敏总也出现了,但是她没有行使她答应过的倒开水的承诺,而是在部分读者惊闻敏总本尊在场引起了一阵骚动,她就远远地躲在了不知名的地方发抖去了。最重要的是,桑国全同志也西装革履地出现在现场,老帅哥的风范都引起了洁尘姐姐的赞叹:怪不得喔……下半截不晓得姐姐要表达啥子……我爸穿着我三年前打折的时候给他买的金利来领带还有白衬衣;看了我给读者的签名之后是这样评介的:恩,字写得黑个黑个的,一饼沾。
  
  不管咋个说,感谢所有来排队的读者,我都记得你们的样子。由于我们的宣传期太短,很多朋友都不知道我来四川签售,零时知道了,从很远的地方踏着烽火轮来的(要知道成都可是一个没有出租车的城市喔)。最后值得表扬的是远道来什邡而来的智红同学,她赶到几乎签售会都要结束了,她气喘吁吁买了十本《黑花黄》说,哎呀,终于还是见到了。
  
  这些点滴我都记在心里,都会散发在平时的文字里,我觉得辜负大家。袍哥人家,绝不拉稀摆带!接下来的北京签售,我会让出版社留足充分的宣传时间,让我们想见面的写者和读者见面,这是我们幸福的时刻。抱抱,我爱你们。说句题外话,我们成都的何小竹同学严重喜欢《黑花黄》里面的诗歌,难怪他是个著名诗人,简直那个眼光喔不摆了!不是一般人喔!还有我挚爱的小安姐姐,我 才读了她两首诗就爱得什么似的,她是我们成都四医院(神经病医院)的医生。我觉得终身有靠了。
  
  谢谢你们一直以为对我溺爱般的支持,我会加油的!
  
  


  和我亲爱的洁尘姐姐(摄影右老师)
  
  


  和美女读者的合影,注意我可是穿得喜鹊衫喔,我发誓每一次签售我都会穿我的喜鹊衫,除非有非抗拒的能力(比如豆总和敏总非要我穿格格屋的衣服)
  
  


  这种就有如花似玉的何安秀小姐了,是报社拍摄的,可惜是黑白的看不出她那擦了二两粉的浓妆,总之大家感受到了她的心情就是了哈。
  
  谢谢大家捧场!谢谢华艺出版社精心的安排,谢谢劳累的刘方编辑和发行,敬请期待北京更隆重的见面活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49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贫尼清风

  九大师最近居然去了一趟普陀山。他给我短信:老婆,我正在给和尚们讲座呢。我回:和尚们对于城市问题踊跃么?他回:他们还记笔记呢。还有来问我问题哒!
  
  桑八婆最近很向往寺庙生活,我发现他们都生活在一些风景名胜中,穿得那叫一个衣衫翩翩、神情超然,很是羡慕。我就请九色鹿帮我打听下哪些寺庙清静些,俺希望在我丰富多彩的生活中增添一些内容。比如,每天很肃穆地在风中打扫庭院什么的,然后穿着那些“古装”在风景秀丽之处伴着青灯古佛那啥念点阿弥陀佛保佑天下平安,高尚得不沾尘埃。啧啧!
  
  要不九大师是大师呢,他兴冲冲地已经帮我打听好了浙江某处清静的古寺,说,你在那估计还不错,我庄严地表示了感谢。他说每天就是烧柴,八婆你能行么?我点点头:我最喜欢干这种简单重复不用脑子的事情了。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配合出版社和青涩的责任编辑方崽把《黑花黄》的推广再做一阵,这算是尘缘未了的事情之一吧。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个小尼姑天天在寺庙周围喂着小野猫的话,那也许就是在下了。哈哈,那个时候你要是拿来《小时候》或者《黑花黄》,也许我就签的不是“桑格格”了,而是:贫尼清风。(这佛家名暂定啊。)




几年前马原马大师就给俺剃过度




也许那个时候,清风同学就是这样为大家写博客的

善哉,喵!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6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关于四川的见面会

  


  自贡见面会
  
  


  成都见面会(隆重介绍,成都见面会大家还会看见成都女神级别人物洁尘姐姐唉!)
  
  说实话,不是收了人家的钱钱,我打死也不参加这种当面参观的活动,怕见生人啊!钱都请客吃饭了打折衣服了!哭!
  
  大家有空还是来嘛……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6 | 浏览:78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5年之后的桑八婆

  嗨!死八婆,过来我给你说,虽然你是个八婆,但是我还是对你有些期待的。
  
  首先,你能不能长点记性啊?能不能喝醉之后不发疯啊?!啊?你知道么,你喝醉之后唱歌就那么几首,跳的舞就那两下子,搞得朋友们很是意兴阑珊,彩衣娱亲的效果越来越差了知道不?以后,你要是觉得差不多快要发疯的时候,我建议你把你滚烫的脑袋和胸脯贴在冰凉的水泥地上——冷静,然后像一只有尊严的本来就打算远离人群的白猫那样睡过去。让人间都在传颂你高尚的酒品这不好么?人醉了,或醉于鸿毛,或醉于泰山,我希望五年后的你,无论喝得多么高,都能像山脉一样轰然倒下!
  
  然后,关于打折和购买外贸衣物。傻子,你知道很多打折是在提高了原价的基础上再给你打折么?!你还高兴地跟条小疯狗似的跑得哇哇直叫——三折,两折,很梦幻是不?用点脑子啊,上次那个号称啥法国牌子的运动鞋,是不是穿了一个小时就掉底了?当时你还和一个帅哥在一起讨论电影艺术是不是?丢人啊丢人,来,堂堂正正扇自己一个耳光,然后背诵“再也不贪小便宜”一百遍。还有那些外贸的袜子内裤T恤,是不是穿了一次就变形了?你的衣柜是不是塞满了这类丢了可惜穿着邋遢的棉织物?八婆啊,我是你的亲人,我为你好,以后千万别这样了啊,再过五年,你就是名副其实的八婆了,成熟一点哈。还是把钱钱都存起来,放在枕头下面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拿出来数一次符合我们的身份和社会地位。记住了吗?35岁,该是一个多么端庄稳重的成功女性了呦。
  
  然后对于伤害,这一点我打算多说点。本来我打算写一篇《桑总漫谈如何面对伤害及其应用技巧》的,今天说到未来,就一块说了罢。你要知道,你是我们四川成都的优秀儿女,我们有句名人名言说得好:眼睛一闭张曼玉,头发一抹周润发。看,这是什么情怀?又不留着肉身穿金缕玉衣,那么爱惜自己做啥子嘛。一瓶酒喝完了可以再装,但是人死了,就莫得搞头了。物尽其用啊,同志们,活就要活出性价比!等死那天,上帝把你的身身儿翻来看,看那一条一条的伤痕 ,会满意地点头:恩,这娃是充分地完全地活过的,不愧我给她一条命。如果人家伤了你,其实他或者她也不好过的,比如小蜜蜂如果蜇了你它自己也要死得嘛。很多伤害并不是故意的,人家小蜜蜂本来好好的要回家吃饭饭,你路过,它以为你要抓它就只有来蜇你——误会,同志,纯属误会。这种事情,就是该你伤害了我,请一笑而过。但是有的伤害,是有点来头的,人家就是看你不顺眼,但是桑八婆你要记住,猫有九条命,龙有九块肝,无论是高贵的猫,还是同样高贵的猫的卫兵——龙,都不是一次伤害就能打到的。被伤害了,可以去喝点酒酒,但是记住要有矜持的酒品像山脉那样倒下去;或者可以去商场买打折商品,但是要记住睁大眼睛不要被无良商家骗了造成二次伤害……再不然,在屋头打扫卫生,看看书,看前辈们的武功是咋个炼成的!记住,哲人何安秀女士说了,东想西想,吃饭不长。最后,桑八婆,你不要忘记你还有把古琴,把古琴拿起来好好擦拭灰尘,手挥七弦、目送归鸿。
  
  唉,八婆,无论如何,随便你能做到多少,从现在开始吧,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注:桑八婆自己写给自己的一篇巨著。不是九大师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3 | 浏览:5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件关于桑格格要租房的真事!

  我,桑格格,本尊,活人,要租房。
  
  希望能是在交通方便的一个成熟的老社区,我现在住在惠新西街南口,我这这个地方就挺满意——有两条地铁……类似的和平里什么的就很好,老房子无所谓有暖气就行。您最好有家电,但家具可以不必有太多。四楼以下,高了估计在懒的时候我就蜷缩在墙根将就一宿,天亮让老魏或者土摩托这样好脾气的强壮男给我背上去,然后一周不爱往下走的。除非有电梯。面积在50/60之间,大一室一厅,或者小两居。朝阳。有厨房。
  
  地铁是十分重要的。尤其重要的。
  
  有卖活鱼的菜市场我加十块。楼下有老式花园再加十块。有小野猫出没加二十块。
  
  这几天我有时间看房,有合适的房子的朋友请给我留言,多谢了。
  
  这是一件真事,我是一个付房租十分准时并态度风趣的租客,这是一件真事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2 | 浏览:104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虎年大吉!

  


  拜年迎祥
  
  


  红包多多
  
  差不多十年前为《北京纪事》拍摄的封面,当时因为种种(其实就是怕黑社会看见我在北京啦)原因最终没有上,现在排上用场勒!拜年这种事情年年同年年新啊,说句新年快乐,还是从心里高兴啊!虎年大吉!发大财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2 | 浏览:55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里斯本读阿赫玛托瓦的干活

  我与你一样忍受
  黑色的永久分离。
  你为什么哭泣?不如给我
  你的手,
  答应我梦里再来。
  你和我的悲痛如山。
  你和我永远不会在这个世界相遇。
  只要你能在夜半
  通过星星给我一个祝福
  
  ——安娜·阿赫玛托瓦
  
  亲爱的们,我已经学会了用西班牙语说“塞万提斯”以及用葡萄牙语说“费尔南多·佩索阿”。看见了地中海的纯蓝。后天回来,到时候分享更有趣的故事哈。春节快乐。很想念你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3 | 浏览:4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马德里读郑愁予的干活

情妇
  
郑愁予
  
在一青石的小城,住着我的情妇
而我什么也不留给她
只有一畦金线菊,和一个高高的窗口
或许,透一点长空的寂寥进来
或许……而金线菊是善等待的
我想,寂寥与等待,对妇人是好的。
  
所以,我去,总穿着一袭蓝衫子
我要她感觉,那是季节,或
候鸟的来临
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种人
  
——有同学在马德里么?也许桑八婆可以用成都话给你念这首典雅的《情妇》——啊,情妇,字海藻……三日内有效,请留言板留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56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是不是只有这样的时候你才会这样的想起我

在松子吃自助餐,我勤劳勇敢地拿了好几大盘摆在桌子上对九大师说:快吃吧!亲爱哒!九大师眼中泛着一种正常人类不大有的怜悯和自责说:我现在必须要去开个会,八婆,你得自己吃……我手一挥:滚!

我已经接受了九大师健在人间的时候就成为了全人类物质文化遗产。他不属于我,他属于高屋建瓴的上层建筑,这种重要性甚至是可以忽略自助餐必须吃回本这种大事。我是愤怒的。

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想念小变态,我默念着她多年前教我的“吃自助餐攻略及其应用技巧”,一边唱着这首歌一边想念她。唉,吃吧!孤独的战士一个人作战吧!偶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6 | 浏览:58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惊恐

九色鹿说:我可能要去刚果工作一个星期。我立即大惊失色兼惊恐万分,抓住他的领子:啊八公那边不是正在地震么?!不许去!你要死了我可怎么办啊哇哇哇哇呜呜呜呜呜……九色鹿正了正衣领,慈祥地说:八婆,你是不是认为刚果和海地挨着?我瞪大了眼睛:难道不是么?!

他和蔼地微微一笑,拉着我粗糙的小手:来,我带你看看世界地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5 | 浏览:60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亲切

为了见大美女心理医生兰小姐,我去了800年都没有过去的南城北纬路。我看见了一辆公共汽车,频繁地在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看着眼熟,但是我这么多年都在北城修炼,没有来过这里啊,怎么看这公车都觉得亲切,却想不起来为啥。

我打车离开南城的时候,在出租车上突然想起,那辆车的番号,是我的生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2 | 浏览:40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果找我吃饭,先来这两杯润喉。




注意我的衣服,就是我进货失败的那件喜庆的喜鹊衫。我有十几件,穿着这些失败的衣服去过的国家超过十几个了。我要坚持下去,不是坚持,我要享受下去。我就是爱这个喜鹊衫,发自内心,就像希望您发自内心爱这两杯佳酿。喔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69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3页/198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