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6977
  • 开博时间:2014-07-2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下午茶

参加一个年度会议。同车的人,和一年前有了差别。有人离开,有人加入。坐我身边的倒还是同一个。

还记得一年前我们在去的路上所聊的话题,一起参与的人已经不在,而那一天的情形,会前、会后以及当天晚上的活动,都还历历在目。一回忆,一感慨,就知道时光的确只能用“飞逝”来形容,好像一年,就是这么一眨眼。

过得如此快,改变的如此之多。

 

会场却还是一年前的那个会场,与会者大多数还是一年前的,也有新面孔。有人就是在这样的会议上,第一次和大家见面。今年是,几年前是,我想明年讲话的领导中,也许亦会有新人,作为履新后的首次公开亮相。

会议按部就班,却没有一年前那样人人都要说几句,今年只选了有代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1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历史在脚下

到一所乡镇小学参加活动。到达时,才发现我们离活动开始时间整整提早了一个小时。学校方面,安排了一堆披着绶带的小学生作为小导游,引导我们参观学校,并进行讲解。

好吧,既然还有一个小时需要打发。

这是刚搬迁不到一年的新学校。记得去年9月1日,我们刚好在附近,就顺便到这个学校来了一下,当时,从校门到教学楼的过道上,放着一面长长的签名墙,很多学生在上面写下对新学校新学年的祝福。记得当时接待我们的老师,也是和这些小导游一样,嘴边挂着一个小小的话筒。

 

旧地重游。上一次只是签名墙前的停留。这一次,时间过分充裕,我就跟着人群,听小导游一一解说。令我欣慰的是,我不是最早到的那一批,我们开始参观时,已经有人参观结束出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书香

4月的一个双休日,因为恰逢世界读书日,于是,两天时间,我要赶赴7个活动,于是,4顿午饭加晚饭,有3顿是在办公室啃饼干。如此的节奏,我就是劳模的命。

先说周六。那天,城市几乎就是泡在雨中了。而我要赶赴的三个活动,都是在同一个书城。

书城与我的单位不远,两点一线步行,15分钟。上午、下午、晚上,我撑着伞,在这两点之间来回。

春雨绵绵,在安静的城市的街道,在周六休闲的气息中,我如此漫步。不知与日行万步的标准是否接近。

 

一天三次在书城刷脸,那里的总经理、副总经理、门店经理之类的,都是无比熟悉的。因为下午和晚上的活动,我们单位还是主办方,我作为主办方的代表,连续四年,平均每月一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追忆

相隔一个月,参加了同一个人的两场追思活动。

前一个,是民间的。

地点在一个我经常去参加活动的民办博物馆。发起的缘由,是逝者的文集出版了,白发的遗孀本来是一家家上门去送的,有人就说,让大家聚在一起吧,顺便把书领了。

于是,就有了首发式兼追思会。

 

我知道接下去还有一场官方的,所以,第一个活动,我只是想看看哪些人会去,那些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的面孔,大多应该是我熟悉的。

一个个讲话下来,我看看四周,基本上我已经属于和逝者认识时间最长的那一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7 | 浏览:1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和服女子

畅游景区,伴着江南的蒙蒙细雨。初时,人迹稀少,在园林中穿行,四周静谧。

同行中,有两位和服女子,她们一位是学者,一位是演员。和服很精美,背后的绣花艳丽,而那位学者的美貌,也不逊于演员。

走着,我们这一伙也终于想起来,几年前,见过那位学者。尽管美貌,尽管浓妆,我还是清晰地看到岁月在她脸上的痕迹。

几年前,她陪伴一位年长的学者过来,一起在这里栽种友谊之树,又一起吃午饭。尽管那位学者不会讲汉语,她是翻译,但饭桌上,她的笑容比话语多。记得当时她是一身黑色小西装配黑色短裙,而坐在我身边的,也是一位女子,曾说如果她穿一身红色会怎样的艳丽。

因为她说过这句话,所以,几年后,看到一身和服的她,就想起她当日一身黑的美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7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80年代

我就是生活在那个年代,纯真,美好。

当我到了办公室,问某人电影好看吗,他如此回复。

一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电影,估计当年上映的时候,我还很小,当然连片名也是陌生的。

举行了一个导演个人作品的展映活动,首场就是这部电影。

我在网上搜索相关信息。百度如果不是搜医院,大多数时候还是很灵光的。不但搜索出剧照,竟然也让我进入男一号演员的博客,他有篇博文,谈到了那部电影。

 

电影开映前,我见到了那位演员。在银幕和荧屏上无数次见过他,应该说,他是三十年前的国民男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4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记得

在出发前,我意外看到他发来的短信,要我和一位刚刚办了一个重要个展的艺术家联系。

好久没有收到他主动发过来的短信了,竟然是布置一个任务。在后来的一个月里,他忽然上了瘾,接二连三地发来短信,出题目让我去做。

当时,我虽然还没洞察到以后的事情,还是不敢怠慢。

那个艺术家此刻在上海。我打他电话,也是旧时相识,因为马上要出去,没有太多时间和他废话。那是个年纪一大把,心态却很年轻的艺术家,同时是当之无愧的调情高手。

在我的认知里,一些画家,特别是当代艺术的,丰富的才华与丰富的情爱史是完全可以媲美的。

 

终于干净利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理想

在公示名单里看到他的名字,眼前浮现的是那一张充满书卷气的清秀脸庞,还有那一段美好的青葱岁月。

我想到了理想这个词,对于他,很丰满的理想,与日渐丰满的现实,渐渐重合在一起,成为极其炫目的官场路线图。

那是一种圆满。

想当时的我们,都是有理想的人。

那一天夜里,我们三人,在他的小屋里,谈论着各自的理想。

 

说到我们仨,除了我和他,第三个人,则在我看到公示里他的名字一个多星期后,在一个聚会上与我相见,但我和他,没有说起那个被公示的名字,我们仨不在一起,已经很久很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1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展

看展是我工作日中的常态之一。

前一天晚上,展览主办方打电话邀请,时间定在中午,顺便午饭。

之所以在中午,是因为上午已经有约。

赴约的人在我抵达前,已在我办公室门口的走廊上徘徊等待。不是我迟到,是他早到。所以,我也没接到他已到达的信息。

见上面,奉上礼物。而我到处找一次性杯子而未果。

终于落座。其实,我是硬着头皮约他的。跟他上一次见面,是几天前的饭局上。他坐我边上的边上。认识多年,曾经他闲来喜欢到我们这里来晃晃,小坐片刻,说几句闲话,然后,风一样走,不留痕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巷

停车的时候,透过车窗,看见一群女子正在朝我们热情地挥手。我使劲看,使劲辨认,没有发现任何一张可以称为熟人的面孔。

当然,我有脸盲症。坐在驾驶座上的人,也笑道:“这么热情啊。”接着又说:“都不认识。”

下了车,那些人继续在热情招手。我们回头,离我们不远的地方,一群金发碧眼的年轻美女朝着那群招手人走过来。

 

此刻,我们正置身城郊的一个新建的工业区,是家很有实力的企业,厂区宽阔。我们来此参加一个国内美术名家作品展。据说,这群学院派的名家,有几位在收藏界行情看涨。

一路上,从市中心到这个半城半乡区域,发现这里更像新城。而我之前在某人的小区门口等车,看见这个大型住宅区周围,都是施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9 | 浏览:1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