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6573
  • 开博时间:2014-07-28
  • 博客排名:第2752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喝茶

昨天,一朋友发我照片,说看见某书店把我的书放在正对门口的位置。我回复,因为实在卖不出去了,就需要拼命吆喝。

发生这段对话的时候,我刚好从另一个书城回办公室,之前亲眼目睹两三千名粉丝排几小时长队等着签售的场景。

好吧,我为数不多的几百本书,是预留了赠书之后剩下的,就拿到近旁的书城去艰难地销售。同时,也有一些很文艺的混搭方式存在的实体小书店,也铺了些书,纯粹是为了打卡。

 

在做着这些的时候,在一次车里,也发生着一组对话。有人鼓励我也去做活动,与读者面对面,完了进行签售,是很好的促销方式。我一边有些心动,一边矜持:是不是可以请话痨主持人,三分之二的时间给TA。

对方显然对我的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6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晒字

自从我的书出版后,时常在微信里收到求签名版的消息。我统一回复,字太丑,就不签了。

在这个晒晒更快乐的时代,我愿意赠书赠合影,虽然人也不漂亮,好歹比字拿得出手。我愿意让大家拿着我的书,与作者本人留影,放到朋友圈晒。

于是,一些男性朋友拿着书,变得矜持起来。

 

书到手的第一天,等我有时间看微信时,发现同事的朋友圈已经在刷屏了,并被有才的亲们玩坏了。有开读书会的,有配视频和音乐的,有各种风格推广语的,我自己晒什么呢。

别人都是封面照,好吧,我就打开扉页,晒晒字。

扉页的字和封面的字是一致的,专门请人题的。事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1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人们

一个晚上,参加饭局,邀请的主人说是三五好友相聚,到了现场,正好15人,大包厢。

在座的,有老友,也有新朋。吃到尽兴时,主宾之一,一位女诗人忽然爆料,说她曾把她老公介绍给我。这话歧义就大了。她边上某帅哥立刻就说,怎么不把我介绍介绍。

在众多八卦的心面前,我只好如实坦白和女诗人老公不得不说的故事。

她把他介绍给我的时候,他其实是在猛烈地追求她,而女诗人那时候刚从围城出来不久,情伤还没平复,就拿我当挡箭牌,聪明如我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尤其对方还是诗歌爱好者,翻译一下,应该是某女诗人爱好者。我就婉谢了那番好意。

后来,女诗人大概推销不掉那个死心塌地的男爱好者,只好自己把他收了。

多年后,我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待花开

建一座图书馆,一个公园,地下是大型停车场。

这是一个梦想。

说这话的人,是市区一座千年古刹的年轻方丈。他的梦想是寺院二期的建设。

这是十年前,二期的土地是一片旧厂房,政府落实政策,把产权归还寺院。寸土寸金的黄金地段,寺院的二期,方丈关于那块土地的梦想,在我看来,似乎很遥远,很像一个梦。

当时停车场好像还不像现在这样稀缺,总是无法满足停车需求。而公共文化服务的社会化参与程度也不高。对于生态环境的呼声,也没那么强烈。

 

不得不说,十年前那张蓝图,方丈的眼光很超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 | 浏览:1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栖居

那天下午去拜访某人,在一座我从不同口子进去过上百回的建筑。

根据他的描述,我进了一个门,被告知一定走错了,上面是某部门。

根据某部门大厅里保安指点的方向,我第二次进去的那个门,记得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里。午后时光,楼梯上去,一楼和二楼都是静悄悄的,我走到二楼的某一间,我知道那个朋友在里面的小阁楼。

那间进去是下沉式地面,比我们单位6个人的办公场地还大的空间,没有人影。

朋友还在阁楼,独自一人。我询问我要去的某人工作室。朋友指点路径。

告别时,我回头看他,那个下沉式空间进去再转弯拾级而上的小阁楼,他如穴居般一个人栖息在那里,平时,这里的走廊和外面的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8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尘

唯有美食和爱情不可辜负。那天晚上饭局,似乎很好地证实了这句时下很流行的话。

我赶早一步,走进包厢,只有主人在了。他说了他的名字,然后,我们开始聊天。主要是为了等那些穿越大半个高峰期拥堵城市的迟到者。

散漫的聊天,将近一个小时。

终于可以吃了。我对美食的感受因为漫长的等待,而变得更加细腻丰富。其实,到现在要去追溯那些菜式,我已经做不到了,因为没有饭前用手机刷屏消毒的习惯。

只是记得那些菜是真的好吃,而且,有四五种不同品种和烹制手法的鱼。我爱吃鱼。这家酒店其实来过很多次,但离上一次时间久,菜式又给了我新的感觉,加上环境文艺小资,让我在后来自己掏腰包请人吃饭时,把这家店作为候选之一,上候选名单的一共两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8 | 浏览:1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跌宕

那一个周六的开始,原也是平静而美好的,甚至有几分奢华。

一早赶到城郊的一所重高,看在那里举行的长三角区域的民乐汇演。这场活动被冠以“国乐盛典”之名。从上午到下午,再到晚上,一共有三场大型民乐演出,还有两场关于民乐发展的论坛。

开幕式前,那个对于高中校园来说,称得上华丽的舞台,已经摆好了乐器。学校举办这样的活动,还因为有一支学霸们组成的民乐队。女子们穿着典雅的表演服装,如此曼妙的年纪,坐在乐器边上,有着明媚的婉约。

我在人群中,忙着对乐器进行扫盲,比如古琴和古筝,月琴和中阮,京胡和二胡,力求作为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努力通过辨别乐器的种类来增长知识。

看完开幕式及东道主与特邀嘉宾的表演后,音盲的我,也就离开了这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2 | 浏览:1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人和鱼

阅读越来越趋于轻松。

看一本畅销书作家的书,写的是男美人鱼的故事。这个来自海洋的男人其颜值、超能力和财富都可以与来自星星的都教授PK,而且从他首次登陆是唐代的中国来看,人鱼的年龄也已经千岁。

人鱼与女人类生死恋,续写安徒生的神话。脑补拖着鱼尾的男人怀中抱一妙龄女子的场面。

 

另一本书,写的是第三种人形生物,女博士。

作者本身就是女博士。也是一部脑洞大开的书,书中女主,是女博士死后久久徘徊在校园上空的灵魂,这个灵魂一边和民国时期的一个文人的灵魂进行鬼鬼情未了,一边回荡在校园里,叙述灵魂之前所寄居的那具肉体的故事,以及与她相关的其他女博士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2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粥

和多年老友在一座寺庙见面,相见欢。

午饭时,说起和他的渊源。他不会忘记是一位善于看相算命的诗人把我带到他面前的。而我历数这些年断断续续写过的民国人物:不久前去世的那位,号称民国大家闺秀的是他外婆,百岁老人会诗词和书法。几年前,我写的又一位过世的百岁老人,是他外婆的姐夫,也是他外婆的父亲的学生,我写的时候,那位老人过世不久,而老人的学生及后辈为他出的作品集,刚刚面世。纯粹是来自民间的铭记,对于那位百岁老人。那位老人也是擅长古体诗和书法。

最隆重的是更早些年,某部门专门举行了他外婆的父亲,也就是他外婆的姐夫的老师的作品集首发式。而那已经距离这位老人家仙逝半个多世纪了。最隆重的那位,很不幸没能成为百岁老人,世纪老人之类的,几乎属于英年早逝。但这不妨碍他比他长寿的学生和女儿更有名。

生命的影响力从来不取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3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瓷

经过了陶瓷讲座和插花盛会两次邂逅,我和某局局长终于如约在一个下午到了陶瓷馆。

因为我还要带一个朋友,等到那里,局长已经和馆长在一起品茶论瓷了。

这个馆当年在开馆的时候我来过,当时却还不认识馆长。那一天也是好日子,我在别处参加了活动后赶来,开馆仪式已经结束,在奔赴一个宾馆用餐前的一点点时间,我匆匆忙忙参观了一圈。事后听人说起,称部分馆藏还不错。

我是纯粹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此次则充当了陪同。

 

在开始参观前,馆长让我们看茶杯和茶壶等器皿,亦是他的藏品,向我们普及釉上彩,釉下彩之类的常识,还告诉我们钉碗之类的技艺特色,并展示他曾经修补过的一件有些年代的瓷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1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