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3
  • 总访问量:34981
  • 开博时间:2014-07-28
  • 博客排名:第29451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elabman

2017-04-23

林泉诗音

2017-04-23

changyh081..

2017-04-23

春天0829

2017-04-23

盛隆

2017-04-23

蓝田玉烟

2017-04-23

山土地

2017-04-23

西窗清月

2017-04-22

晚霞千里

2017-04-22

南风飘柳

2017-04-22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红尘

唯有美食和爱情不可辜负。那天晚上饭局,似乎很好地证实了这句时下很流行的话。

我赶早一步,走进包厢,只有主人在了。他说了他的名字,然后,我们开始聊天。主要是为了等那些穿越大半个高峰期拥堵城市的迟到者。

散漫的聊天,将近一个小时。

终于可以吃了。我对美食的感受因为漫长的等待,而变得更加细腻丰富。其实,到现在要去追溯那些菜式,我已经做不到了,因为没有饭前用手机刷屏消毒的习惯。

只是记得那些菜是真的好吃,而且,有四五种不同品种和烹制手法的鱼。我爱吃鱼。这家酒店其实来过很多次,但离上一次时间久,菜式又给了我新的感觉,加上环境文艺小资,让我在后来自己掏腰包请人吃饭时,把这家店作为候选之一,上候选名单的一共两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1 | 浏览: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跌宕

那一个周六的开始,原也是平静而美好的,甚至有几分奢华。

一早赶到城郊的一所重高,看在那里举行的长三角区域的民乐汇演。这场活动被冠以“国乐盛典”之名。从上午到下午,再到晚上,一共有三场大型民乐演出,还有两场关于民乐发展的论坛。

开幕式前,那个对于高中校园来说,称得上华丽的舞台,已经摆好了乐器。学校举办这样的活动,还因为有一支学霸们组成的民乐队。女子们穿着典雅的表演服装,如此曼妙的年纪,坐在乐器边上,有着明媚的婉约。

我在人群中,忙着对乐器进行扫盲,比如古琴和古筝,月琴和中阮,京胡和二胡,力求作为看热闹的吃瓜群众,努力通过辨别乐器的种类来增长知识。

看完开幕式及东道主与特邀嘉宾的表演后,音盲的我,也就离开了这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1 | 浏览:1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美人和鱼

阅读越来越趋于轻松。

看一本畅销书作家的书,写的是男美人鱼的故事。这个来自海洋的男人其颜值、超能力和财富都可以与来自星星的都教授PK,而且从他首次登陆是唐代的中国来看,人鱼的年龄也已经千岁。

人鱼与女人类生死恋,续写安徒生的神话。脑补拖着鱼尾的男人怀中抱一妙龄女子的场面。

 

另一本书,写的是第三种人形生物,女博士。

作者本身就是女博士。也是一部脑洞大开的书,书中女主,是女博士死后久久徘徊在校园上空的灵魂,这个灵魂一边和民国时期的一个文人的灵魂进行鬼鬼情未了,一边回荡在校园里,叙述灵魂之前所寄居的那具肉体的故事,以及与她相关的其他女博士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2 | 浏览:1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粥

和多年老友在一座寺庙见面,相见欢。

午饭时,说起和他的渊源。他不会忘记是一位善于看相算命的诗人把我带到他面前的。而我历数这些年断断续续写过的民国人物:不久前去世的那位,号称民国大家闺秀的是他外婆,百岁老人会诗词和书法。几年前,我写的又一位过世的百岁老人,是他外婆的姐夫,也是他外婆的父亲的学生,我写的时候,那位老人过世不久,而老人的学生及后辈为他出的作品集,刚刚面世。纯粹是来自民间的铭记,对于那位百岁老人。那位老人也是擅长古体诗和书法。

最隆重的是更早些年,某部门专门举行了他外婆的父亲,也就是他外婆的姐夫的老师的作品集首发式。而那已经距离这位老人家仙逝半个多世纪了。最隆重的那位,很不幸没能成为百岁老人,世纪老人之类的,几乎属于英年早逝。但这不妨碍他比他长寿的学生和女儿更有名。

生命的影响力从来不取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4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瓷

经过了陶瓷讲座和插花盛会两次邂逅,我和某局局长终于如约在一个下午到了陶瓷馆。

因为我还要带一个朋友,等到那里,局长已经和馆长在一起品茶论瓷了。

这个馆当年在开馆的时候我来过,当时却还不认识馆长。那一天也是好日子,我在别处参加了活动后赶来,开馆仪式已经结束,在奔赴一个宾馆用餐前的一点点时间,我匆匆忙忙参观了一圈。事后听人说起,称部分馆藏还不错。

我是纯粹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此次则充当了陪同。

 

在开始参观前,馆长让我们看茶杯和茶壶等器皿,亦是他的藏品,向我们普及釉上彩,釉下彩之类的常识,还告诉我们钉碗之类的技艺特色,并展示他曾经修补过的一件有些年代的瓷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6 | 浏览:1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艺

去看一场盛大的插花大赛,现场花团锦簇。令人目不暇接的除了缤纷的鲜花,还有那些花朵般艳丽的女人们。

好像我有些熟悉的女子们,都约好了一起出现,穿着打扮都有与花卉一争高下的态势。

想想也是,插花是多么风雅之事,自古就有,与古琴、茶道、熏香、书画、诗词等元素紧密结合,成为传统文化中绚丽的篇章,如今,又作为一项非遗,被弘扬传承。

我印象最深的是王旭烽《茶人三部曲》中描绘的场面,在那风雨如晦的年代,几个年轻女子,在下雪的天气品茶,不仅讲究茶的器皿和泡茶的步骤,还讲究插梅花的瓶子,最后又拿出一幅深藏的古画出来配。那种文化带来的审美,和女性细腻的情感,与当时那种残酷惨烈的环境及相关人物的命运形成对比。

插花的瓶和古画,给我留下深刻记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4 | 浏览:1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争艳

同一个周五的夜晚,同一个区域内,有两场风格迥异的艺术展。

为了统筹兼顾,我将行程进行科学规划。下午把A展的文章写好,晚饭和A展主办方及嘉宾们吃,再赶赴B展的开幕式及酒会,参观B展。

按部就班地到了晚饭时间,在酒店宴会厅,看见一堆如我这样,同时要参加AB两个展的艺术家及相关看客,先吃东家饭,再跑去西家,或两家轮着跑。

吃着饭,和圈内人彼此刷脸,议论同时进行的两个展。展厅的距离好像也就三四百米,都在这片高楼林立的商务区中心地带。

A展是一位日本艺术家的个展,饭桌上,日本艺术家带着他的团队出现,一伙两个展览同时都要插上一脚的看客们,就先睹异国艺术家的风采为快。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3 | 浏览:1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温柔的夜

展厅,和他话别,握手,说起第二天的行程,我果断地舍弃了原先的安排。尽欢而散。以为就此别过。

走向车子的路上,才知道过后还有晚宴,原来此次展览的主人当天生日。

赶完稿子到酒店,看见服务员推着的好几层高的蛋糕,看着就充满诱惑。世事皆如此,看上去诱惑的东西必然危险,那么美那么大的蛋糕,亦是。谁能把它全部吃下。

 

在靠近舞台的主桌看见一个多小时前握别过的人,彼此先是致意,后来,他来敬酒。于是,我端着酒杯说,我们又见面了。尽管才刚刚言别。48小时后,我再次端着酒杯和他说了同样的话。

因为是生日宴会,于是少不了致辞、祝愿、吹蜡烛、切蛋糕之类的仪式。气氛极佳,也感人。寿星不仅是艺术家,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1 | 浏览:16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逆流

那天出行,一开始就不顺利,我们的车在高速路口等,却被告知从省里来的大巴都堵在路上了。

等了差不多三刻钟,决定原先行程里的名人故居中的一个不去了。而其中一辆因车道不同,最后才从拥堵中突围的大巴则连另一个名人故居也不去了。

就这么决定之后,我们掐着时间赶到了剩下的那个名人故居。这应该是个故居群,家族中走出了画家、书法家和革命家。故居在山村之中,沿村边溪流而上,山村的形态几乎还是民国时期的样貌,青山绿水,村居古朴。

平时幽静的小路,一下子来了两辆大巴的参观者,在故居路口,我看见他在那里迎接省里的客人。我那时候并不知道像这样的参观活动和他一起,是最后一次了。我在他身边走过,他在那里如数家珍地介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0 | 浏览:1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谈话

老大来了快半年了,有熟人时常问起对他的印象。我说因为楼层的阻隔,和他见面实在有限。

终于有了一次正面接触的机会。

那天,某部门主任打电话给我,说起当天报上的消息。消息是我写的,内容是他在双休日主讲的沙龙活动预告。图书馆的活动,按常规处理,因为是单位同事,在嘉宾信息介绍上,我稍微处理得长了一点。而版面编辑则将这则预告放在了上方显眼的位置。我那同事看到报纸,才知道此事。

这个醒目的预告消息被老大看到了,以为是我同事自己想要在报纸上做个广而告之。

于是,同事打电话要我去向老大解释。他说他已经解释了,他事先不知道我要预告宣传。他认为老大再听了我的证言,会更加相信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0 | 浏览:1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