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2014

杂文,散文,诗歌,小说,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32652
  • 开博时间:2014-07-27
  • 博客排名:第2135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寒风中,一支羽毛

寒风中,一支羽毛

 

 

文/王翦

 

 

寒风中,一支羽毛

绝对是另类的

带着孩子气的野性

在广阔的天空中半封建着自由的暢想

 

啊,我的村庄

在北方之北,在西风之下

我听见在寒风中有无数的鸟类

抖擞羽毛时的病痛感

 

听啊冷风穿过杨树林的嘶鸣

阵阵有词的希冀

是一片叶一棵草一支羽毛的弹性

我还听到隔夜的胃肠内咕咕噜噜的热气

 

或许正有一杆枪管

悄无声息的合衣躺在门后

从古而来的寒风斜月儿

早已经成为吚吚又呀呀的儿童歌谣了

 

2016年11月24日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初雪夜

初雪夜

 

 

文/王翦

 

我恨诗歌的狭隘

一本书尽是他人的情绪

我穿着隔年的风衣

一个人情不止尽的无处張扬

今年的西北风并不彪悍

种在门前的月季花仍然绿意浓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長篇随笔:乡村鸟人

3、

 

 

我点开聋子音乐家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将我粗鲁的身心和思想完全浸泡在大海咆哮一般的音乐声中,嗨嗨,聋子呀聋子,点石为开的大盈家!当然还要非常感谢老头子卡拉扬大师呢,是他调转了音乐的螺旋浆,将音乐的风信子泼洒了世界人民一身。统统被命运的外衣包裹着的人类,各自拿着属于自己的私有心情,一張出生证和一張死亡证,操着不同的语言,穿着不同的民族服饰,念叨着不伦不类的信仰,吃着不同的饮食,喝着不同的水质,走在不同的天地间,回到不同的理想,呵呵,一个地球村,却界碑森严、导弹暗布、意识形态的毒液天方夜潭般深不可测啊!

还是先回到史前人类再徜徉一阵子。史前人类的精神风貌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呢?依我想他们太遥远了,遥远得比腐朽的木乃伊还要支离破碎吧。刚换了一种音乐,是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悠扬飘逸的舞曲神至般的心灵通透,会将人的邪念驱赶而净。可我知道我是想给子孙后代们留下一些汗渍,所以我不可能完完全全沉浸在这种浪漫气氛中而不愿自拔。我知道我屏幕上的星辰不会太繁星灿烂,眨眼又一颗星辰坠落了,而且还是悄无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長篇随笔:乡村鸟人

長篇随笔:乡村鸟人

 

 

作者/王翦

 

 

 

是熟食造就了人类的今天,所以“火”比任何一代皇帝都光荣与伟大!----陕西/王翦题记

 

 

1、

 

 

写书应该有序吧,可我想这次就算拉,省得搬动了僵尸,又将活人吓出一滩尿水来!那么,到底谁有资格对我的书评头论足呢?恐怕不是古古今今的人民大众吧,因为他们一肚子的纯草料,而有些人天天被泡在满汉全席内,逃也逃不掉!或许有生疏之客就要发问了,难道他们都是蛐蛐中的极品吗?是的,他们都是天生而就的极品,不容篡改!近几年我很少再阅读报刊之类的文章了,报刊对我已可有可无,因为报刊和新闻检督一样严格,根本容不得一丝一毫的松懈。那么,在过去的百年之内,谁可以堂而皇之的被称其为时代的评论家呢?我说出一串姓氏来,供大家参考去了,比如老袁老孙老蒋大朱老毛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悼陈叔

悼陈叔

 

 

文/王翦

 

 

原本并不想用这么刺眼的名字,总怕惹起一圈不适应来,“悼陈叔”这三个汉字很有私密之嫌,过分亲切‘王’与‘陈’可是要掐架的哟!这是一篇必须今天完成的作文,因为明天(2016年5月5日)就是陈叔的追悼日,不赶在他入土为安的前夜交出这份答卷,过了明天再来这么一篇,良心是更不会自欺的!喜欢陈忠实老师,是从他的《蓝袍先生》开始的,他的文笔总有一股子无限穿越的美妙感,古古今今的汉字之韵让人欲罢不能!陈叔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入我的心灵,于是乎他的文集像宝贝似的被我用人民币一本又一本的买回了家!或许中国的名人,都会拥有自己的粉丝,我会永远成为陈忠实老师的铁杆追随者,还要继续探究他的長篇巨著《白鹿原》中的政治迷局;它的深髓不是一部电影就可以讲彻底的,只要世界上还有人类的存在,是是非非都是由皇帝一人作主的大文章,人民也好,民众也罢都是顺水推舟的奴才而已!如果让我说,陈忠实的《白鹿原》是新社会中不可多得的長篇小说之一,或许又要有人讥讽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高大尚

高大尚

 

文/王翦

 

 

大家谁能说清楚,笔杆杆到底是个啥玩意?几天不去拿捏它,心中还有些堵得慌!难怪枪杆子和笔杆杆被人们推崇为政权的硬通货,生生代代的人类都会围坐在战壕旁,一代又一代的讨论下去呢!

近来我正在恶补食欲嘞,老妖带你咥关中,可将我这个吃啥啥不香的死男人,硬是拉进了美食的门坎儿。陕西作为封建重地,所谓的人文厚土更是响当当的硬头货!当然,美食绝对不是我们这些麦客子们吃出来的吧,它是经过富贵人家、官宦达人或名门旺族提炼而就的色鲜货!

高大尚是主持人七女之一王澜霏的口头禅,她和老妖王盺的精品搭档,真真正正将三秦大地上的吃货给力给彩给精致的诠释得太出神如画了!我不会像著名作家贾平凹老师一样,一篇散文“咸汤面”,就给耀县带去了无数張嘴和大把的金圆宝,在名人效应的现实社会中,我陕西愣娃也太脑瓜子没谱了亦,更何况红红火火的大吃喝,亦渐渐地回归至寂寞的厨房!记得数年前,我也有过美食文章“粉汤羊血”被刊登在“百姓生活”报上,可惜这份报刊时间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诅咒

诅咒

 

文/王翦

 

 

多么有形的扭曲

活在特定的时代内

背景已被通俗化

我是更多豪言壮句的受害者

他人盗用了我朴素的情感

 

我不会写诗

就像我不会作人一样干脆

回眸是疑惑的开始

就像初恋暗藏着无限的玄机

诗歌有偷生的技巧

 

或许应该诅咒

诅咒人的肮脏

抨击人的幼稚

鞭挞人的狭隘

这些都是愈生俱来的动物性

 

我接受带腥的流言

就像迎接長刺的玫瑰

数千年信念瓜熟蒂落

我诅咒我的躯体与毛发

包括我的灵魂与味蕾儿

 

2014年4月12日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外一首)

火(外一首)

 

文/王翦

 

火令候鸟们恐惧

像费祥的《冬天里的一把火》

早定格在形形色色的预计里

我们的诗歌如水蛇一般

光光滑滑的跳过了鬼门关

十分顺利的落款在宣纸之上

白纸黑字甚是妙笔生花

我饱蘸着四月的空气

正在研读马莉老师的诗集《时针偏离了午夜》

时间就是一堆干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她

读她

 

文/王翦

 

未变的春光

或许就是一張去年的贺卡

那上面不仅有诗行

还有她的呼吸与体香

我爱读她-----

在午夜的酒精里

 

我翻开生活之书

密密麻麻的写满了生存的经验

艺术是茶艺

或者是厨技

我将有限的生命----

刻在冰冷的刀刃上

 

她变了

在时间的强迫之下

她熟透了

浑身上下魔力似火

我坐在囚字中----

无限痛苦的呻吟着有关凄美的死讯

 

 

2016年4月7日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啊,伙计

啊,伙计

 

 

文/王翦

 

我正式看见一只蚂蚁,是在愚人节下午2点左右,它身单影稀的阔步在辽阔的庭院间。或许它是从地球轴心,刚刚攀爬而至的无名英雄。也许已有人早已经看穿了我的无聊,我的无聊并代表不了人民大众;我的无聊,是在我走过了千山万水之后的自我透析!

在描述此段文字时,毕竟先要冷落那些无人牵挂的蚂蚁们的存在呢!这只悄无声息的行进者,好像去年来过我的院落;它并不陌生,也并未恐惧,更并未恐慌的在春光烈烈的艳照下,来来去去的寻找着食物链,甚或是兄弟姊妹们的气味。因为新春,因为生活,因为爱情,它们作为地球上最为庞大的物种,至始至终抱定“艰苦奋斗”的哲学,十分顽强的生活在人类的铁蹄之下!

我们始终生存在人类自己失算的沼泽中而不能自拔!或许这样的落魄,还只有人类这一族群才会体味独道吧!比如一百年的狐臭,盖过了烈火中的永生;如今不值一嚼的辉煌历史,也只有成为新的事非曲直了!在人人鬼鬼的世界上,像蒲松龄、安徒生、叶圣陶、郑渊洁等等的童话家们,都是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