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2014

杂文,散文,诗歌,小说,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2649
  • 开博时间:2014-07-27
  • 博客排名:第2135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子夜

子夜

 

文/王翦

 

子夜犹如黑暗的井底

一滴清泪化作沉沉的深渊

我听见千年的蛙鸣

穿越无数个冗懒的世纪
一双脚丫子赛过红烧娥掌

我坐在荧光灯下伸长筷子

收音机里正是纷纷扰扰的情人夜话

突然意识到我属蛇类

一条患上重症肌无力的五花菜蛇

听子夜过后的早市

是一片死鱼的呻吟之潮

 

2017年6月17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圆桌

圆桌

 

文/王翦

 

突然

我忋起了从前

以前已被压缩进箱底

他们都难奈寂寞似的

悄悄地将童年、少年和青春藏在文字里

今夜我坐在圆桌旁

一本日历

一張邮票

一堆硬币

哦,友谊已是孤零零的飘叶了

风就在窗口

风就在身边

嗨,风呀风

风已将我的思绪吹得很远很远哟

 

2017年6月16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文/王翦

 

我曾在许多诗集里

读到过生活破败的假象

今朝是当下流行的苟且

我握笔的右手

无法抛弃拿捏的左手

当今什么最珍贵呢

这些被华丽丽过了的世景

似韭非韭

似烟非烟

似花非花

啊,怒目圆睁吧

灿灿烂烂

烂烂灿灿

一切都是塑料的泡沫

以我个人的意志力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绝对不会……

 

2017年6月15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

致----

 

文/王翦

 

 

哦,瘦一点

再瘦一点点

致呀致

古今中外的大工小匠都热爱歌颂它

如若不信

就请信手翻开一本诗集

那些致犹如繁华的万花筒

有恋人般的燎热

有情人般的奔放

还有些妖娆多姿

还有些杏眼如兽

这些包裹在致里的微量元素

已被穿上古香古色的外套了

我是一个人包藏祸心的玩主

今晚我要将所谓的精致扑洒进所有凡夫俗子的冷怀中去……

 

2017年6月14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文/王翦

 

其实今天很平常

平淡得毫无惊涛拍案的征兆

清晨的空气

绝对与去年的气流不一样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抬头已是一树的杏叶子了

一只麻雀在繁叶间鸣啼着

一片杏叶慢慢的在玩耍着万有引力的游戏

此刻----

也就是此刻----

在我的脑海里装满了生活的锁碎

今年的果实还没有收获完毕

田野的麦子已经成熟

哈哈,算黄算割吧

这是每年六月丰产与欠收的基本纲要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一场雷霆

一道风雨

几许心愿呵

 

2017年6月14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挚友

挚友

 

文/陕西·王翦

 

又是一篇装修过的誓愿

老早就已谢幕的舞台

空荡荡的已是硕鼠的安乐窝了

昨天今天明天

都它妈的纯粹的谎言

我不至数次十次百次的呼唤挚友

一枚苦藤上的瓜蔓

撤平了向着天空和土地舒展而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上海人2013

致上海人2013

 

哎,阿拉我非常想念你!

---------------陕西王翦

 

 

又是数年的沉睡

像暗无天日的長夜

大上海永远会是欢腾的夜上海吗

我知道答案已经被历史所验证

地域呀地域

贫穷与富足的分界线

哦,上海人2013呀

至2015年4月之后

你殒石般掉进苦难的人间

日以继夜的思念

露珠已不在晶莹

我捧读着老右的《绿化树》

曾经的天地就是如此浑噩

那么诗歌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呢

时隔一生一世----

仍还得有人孜孜不悔的去探索

哎哎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殖器

生殖器

 

 

文/王翦

 

 

突然呀今早

我同诗性一起大发

感觉抒情的生殖器

一支笔

强人似的坚硬不屈

哦,来吧,来呀

在早春二月的柳荫下

我是一只破落的纸鸢

 

 

今早

咋如此突然

一枚甜饼

似一条还未苏醒的毒蛇

农夫与蛇的典故已经飘缈

如今处处都是痴人再说梦

噢,记起来了―――

昨晚我还遇女人同床共枕哩

 

 

今早

一切都很平常

在熙来攘往的人群里

我在努力寻找着春天的颜值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巴勃鲁·聂鲁达

致巴勃鲁·聂鲁达

 

 

文/王翦

 

 

“诗歌距心灵有多远”

或许是我偶尔的多思

我知道诗歌也是丰碑

是丰碑就会有血有肉有骨有生命有灵魂

久仰了,我的大师

在红尘如泥的现实中

纸醉金迷才是时代的最强音

如果没有昨晚

如果没有寂寞

如果没有黑暗

我又怎能在布满灰尘的角落处

将你的诗歌集重新拾起来呢

啊,敬爱的聂鲁达

诗歌到底是什么

它食人间烟火吗

这是我读你的《不止是火》后的感慨

如今气味全都变了

时间千古不会倒流

爱情已经变色

誓言已经恶臭

决心已经发霉

愿望已经绝望

书、报刊、理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特瓦尔多夫斯基

致特瓦尔多夫斯基

 

 

文/王翦

 

 

昨夜

来自西北利亚的风嘲

已经逝去国际歌的感召力

那么重提特瓦尔多夫斯基

就有些火晶柿子加烧酒的谎诞了

多么漫长的冬夜

正在不远的树林中谋划着什么

如果是蜕变

而不是滑变

也许秦风唐韵依然如旧

 

我是诗歌的主角

可惜也是生活的奴隶

“我”字太甚

弦律就容易出丑变态与扭曲

在浓烈的冬夜

花茶配烧饼已成就了一道晚餐

嗨嗨我正经历着“到了生命的杯底”的无奈

明天到底会是什么样子呢

或许也只有天知地知和未知了

因为特瓦尔多夫斯基也只看到了几片落叶和一束斜照……

&nbs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