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2014

杂文,散文,诗歌,小说,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2658
  • 开博时间:2014-07-27
  • 博客排名:第21350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把镰刀

 一把镰刀

 

  文/陕西·王翦

 

  冷漠的寒光

  肯定折射着什么

  一把较有质底的镰刀

  一定是生活与斗争的结晶体

  打开时尚的流行册

  谁愿意替一把老刀呐喊呢

 

  这些冰凌的诗句

  或许就岀于一个非常僵硬的脑袋

  我已忘我

  并非我亡

  我这只褪色的书虫

  瞳孔已失散了赤色

 

  千年的镰刀呀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歌者的态度

歌者的态度

 

文/陕西·王翦

 

诗人的不良在于

作爱都会产生強烈的情绪

何况我不是诗人

情绪更会暜天盖地

站在时间的轮度上

空气支撑着我的呼吸

如果说季节是自然手里的棋子

而人也只是大千世界里的符号

我非常热爱这种形式的表达

作人的时世因素很可怕

季节不会软化一根荆棘

只有在时间的迫使下一切才会衰老

好了,我已怀疑我诗歌的力度

在大事大非靣前

人们总是独自撑开逃避的网伞

活着与死亡的对立与统一

从古至今也都上演不透

就像我今天的呻吟

大大减去了准小资的情怀

立足于随时随刻都在准备的启征点上

人类的欢喜一定大过忧桑

听,一只信鸽的哨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象着秋天的云彩

我想象着秋天的云彩

 

文/陕西·王翦

 

我羡慕有些星辰

活跃于满天星斗之间

即没有尾光也没有头须

亿万年不耕的模样

 

这些不带任何攻击力的诗词

或许都岀自晴朗的午后

我想象着秋天的云彩

它永远珍藏在童趣的手卡里

 

又有多少诗词不是无痛呻吟呢

诗人是什么?千古之谜

我不想作诗人,只想作歌者

因为歌者的旗帜随处飘扬

 

我在大厦里重复着简单的劳动

有些诗词早已变异

比如那些褪去颜色的诗人

他们又将俗人变异成了牛羊猪

 

我想象着秋天的云彩

它们都没有方向,更没有主张

如果风是自由的,那么方向就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叶之秋

一叶之秋

 

文/陕西·王翦

 

我採下一片秋叶

很认真的观察着它的纹理

它有呼吸么

我仔细听到了它流血的呻吟

啊,它有灵性呀

它有灵性

在阳光最烈的午后

 

当然谁都知晓秋天的重量

面对正在悄悄转换色彩的秋日

或许沉甸甸也变得轻言细微

哦,秋色啊秋色

我突然想起了成长的色彩

 

一叶之秋

与一点带面是亲密的姊妹篇

爱开门见山的我

终于吼出了秦人的味道

瞧啊瞧,那一片红高梁

唰唰唰的多么的气势

如果它是火炬

我愿粉身碎骨

如果它是汪洋

我愿一身相拥

 

哦,我从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赤小豆

赤小豆

 

文/陕西·王翦

 

世上的信物太单调了

比如黄金

比如钻石

比如浮躁的肉心

也许有一种爱很简单

就像自己疼自己一样忘我

 

赤小豆是一种农作物

它每天出现在北方人的稀饭中

其实它太普通不过了

只因歃血为盟般珍贵

我们的嘴唇才这样亲密

 

或许都很见忘

那些种子的获得

都被收录在《本草纲目》內

可见珍视者的一片赤诚

为了它的复活

人类们用情怀包容

 

血一般的赤小豆

就生长在杂草一般的天地间

在奶奶摇荡它的锅台边

赤小豆的开水

潽布一般壮观

听河中的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实物与花朵

实物与花朵

 

文/陕西·王翦

 

 

世间没有闲坐的圣人

除非那些不劳而得的寄生虫

这些都是疲劳久了的肺腑之言

或许有人正在咒骂

 

当然一切皆有规律

比如灵性的大自然

有时我会平视记忆里的庄稼地

它们的呼吸传进耳膜

 

如果在快要收获的季节里

仍会遇到一株或几株还在盛开的向日葵

那么,我们的心情又会是怎样的百感交集呢

哦,命运和造物主的大手笔谁又如何嘞

 

今天太阳很酽

万里无云的空旷伴随着烁烁的热气

我坐在别人的田头努力的回忆着辨证法

谁会像我一样傻逼着实物与花朵的关系

哦,蝶儿飞过来了

它也带来秋收的汗味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爱写诗歌的男人

一个爱写诗歌的男人

 

文/陕西·王翦

 

又活了

在介烟之后

这个世界对我来说太忧虑了

因为我也是从寒门学子的艰涩中走來

这是诗歌吗

就像怀疑自己的生存一样糟糕

当然诗歌变异到今天

它已走完了诗歌纯真的道路

在全民皆不爱诗的大环境下

我没有收入

更没有稿酬

 

哈哈,又活了

仿佛在介烟之后

我来了

又回到了快要窒息的天涯

诗歌是什么

或许评论家们都在信囗雌黄

如果我说我的作品就是诗歌

那么唐诗宋词又该多么细腻哩

我活着

正在朝着死亡的那一刻

如果大家想要什么

那么就随时间一起征程吧

新生总在沼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上帝

给上帝

 

 

文/陕西·王翦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名词

是从思想的杂草丛中被摘除的

没有疼痛

没有血滴

更没有一丝与一毫的恩怨

哦,上帝

他就静静地躺在书籍里

那些古经

那些庙宇

那些曾经藏龙卧虎的地方

 

给上帝

我站在秋禾连阴的天地间

那些很难入耳的愿望

也会随着一阵秋风呼啦而去

我站着像一节杂木

就生长在干渴的渠岸上

或许上帝随谁來过了

而我一时眼浊

很不高兴的瞪着他

望尘莫及

 

哦,千年的道路呀

你也会有改造的时刻吗

它与上帝的体恤无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风颂

秋风颂

 

文/陕西·王翦

 

 

好久没有唱诗了

就像好久没有沐浴一样窘迫

日子是套绳

生活是铁丝

那么,愿望中的梦幻呢

 

没有什么突然的事件

一切都只会是因人而起

比如我躺着死去

真的要比正在劳动中卒去更舒坦

 

黎明就是这样来的

往往就在一泡尿急之间

季风已不在刚烈

可也不是春雨中的凄冷

嗨,秋风总是这样的——

在隆重的正午

太阳仍很帅真

 

来呀,秋风

我脱下汗衫等着

劳动就在脚下

收成就在怀里

 

2017/8/20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和河的故事

海和河的故事

 

献给正在老去的父辈们!

 

文/王翦

 

 

 

(上篇):海和河同在一个村庄,村名叫雁山寨。

他们一块上学,一块放学,一块上山割草,一块下河捉虾,形影相随,如同一对亲兄弟。

海比河大半岁,河比海高一寸。

他们家境一样,父母以农业为生,勤俭持家是终生的信念。父母都穿得破破烂烂,朴实得和小人书里被夸张的贫下中农一个模样。一年365天,晴天田里干,雨天家里忙。除非肌肉拉伤,或者骨裂或骨折,才有可能躺在炕上享享清福。

海和河读完小学,又翻沟越壑去读初中。海和河每周三和周六回家背趟干粮。一兜红薯干,一兜玉米馍,一玻璃瓶咸菜丝。山乡中学,同学与同学千篇一律。只有个别凤毛麟角,饮食和穿着与众不同。

海和河初中快毕业时,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从县城传进山里。校长从临村大队借来一套铜锣,几个老师和几个学生参与擂了几晌鼓,也算应合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