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2014

杂文,散文,诗歌,小说,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32649
  • 开博时间:2014-07-27
  • 博客排名:第21356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歌颂古人

歌颂古人

 

文/陕西·王翦

 

我的诗歌没有蓝本

全都是因兴趣而生的诗歌变异体

或许已不在那么朗朗上口了

早晨的风,还带着太平洋的腥味

应该整洁的房子,像被几只猫抓过的痕迹

这些都是生活的本色

在高楼大厦的背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心胸太狭窄

我的心胸太狭窄

 

文/陕西·王翦

 

昨晚,几本诗集

给了我夜遊的兴趣

我躺着,平视的眼睛很累

已经少有汽灯煤油灯和烛光了

时间与时代的撞击

闭上眼全都是血淋淋的象征

 

勿容置疑

我的心胸太狭窄

曾经的黄河文明

总想征霸普天之下

我坐在一疙瘩黄土上

听诸候争吵,分崩离析

 

一叶障目

是讲给皇帝的歌谣

而我的诗歌,必然打上我的印花

今夜何时,电灯明亮

门外早已停止了马蹄子之声

还有关中,高速公路已纵横八百里之外

 

2017/9/12/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第几只碗

秋天,第几只碗

 

文/陕西·王翦

 

我拉着车子,行走在秋天的巷道里

车上装满了老碗,一律的蓝花底色

风自然很温驯,像情人的手指

或者干脆就是性成熟者的公开表白

秋天的汗珠,比一往更晶莹

这最终的季节,人们赋予它太多太重太厚

一只鸟儿飞过我的车轮

它久久地站在高压线上

唱起了送行的秋语

 

秋天,第几只碗都被埋在了地头

 

我是收获的力夫

四季之内的秋季,一个更加完美的恋期

假如从三夏之后就开始希望,日复一日

又有多少虚梦像核桃一般,烂在了树下

秋天有台风,秋天有蛀虫,秋天有失败

这些或许才是清醒者的左右铭

今夜我将与秋禾们搭床在一起

虽说它们已经脱离了主干,可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嘲讽我的狭隘

我嘲讽我的狭隘

 

文/陕西·王翦

 

终于,在记忆之外

我又想起了这个题目

就在我放下碗筷的一瞬间

天空开始放晴

风挂在房檐口

几只雀儿依偎在窗框边

它们都是这般的认真与专注

我真想对着天空撒出一把谷粒

好让它们在暖暖的阳光下

幸福得像人样

 

我嘲讽我的狭隘

已是数日前的慨叹了

到底诗歌是什么玩意儿

这走火如魔的女光鬼

靣对沉重的脚步

我曾怀疑过我虚伪的激情

文字是毒药

我终将要在化学的氛围里失去记忆

 

终于,在记忆之外

我又想起了这个题目

那位忠告我的网友

就是一面照妖镜

可谁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歌,是裤兜里的纸巾

诗歌,是裤兜里的纸巾

 

文/陕西·王翦

 

黄昏是一碗带彩的墨汁

还没有听见难受的巨疼

夜就撕裂开一条血口子

遥遥地黄昏的地平线

非常幽冥

非常阡陌

非常孤独

我没有遇见夜出的猎人

独自的脚步

十分苍凉

 

星星出来了

头顶上空一片温暖

我知道夜路越走越深

可谁能挡住孤独者的初衷呢

天下没有既定的方向

顺风或逆风

完全取决于我们的目的

去路迢迢

回路辛酸

今晚的月光清淡如霜

 

诗歌,是裤兜里的纸巾

这是我数日来的沉淀

 

2017/9/6/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后的家园

午后的家园

 

文/陕西·王翦

 

第几只麻雀悄然如风

午后的家园似一条水泥船

它靜浴在风浪间摇摇摆摆

庭院颇浅,难觅深谙

何谓“囚”字,沧桑古今

风被屋檐切割成刀峰

一只蜘蛛倒挂在空中

忍性的目光炯炯有神

那株瘦竹长得不歪

堂堂得像出进的门框

已经偏斜的太阳

真像一眼古井

倒着的光圈忽明幽暗

我努力推开了无茶意的水杯

淡淡的混浊

却成就了生活本色

 

2017/9/2/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又刮来了南风

今天又刮来了南风

 

文/陕西·王翦

 

我爱南风

因为它带着遥遥的海的潮汐

可怜的丘陵呀

从古至今还未找到适应你的谷穗

瞧瞧那群瘦骨伶仃的马儿

好像已是千年而得的标本

马,是人类的朋友

 

今天只是时令的重组

没有人要感恩九月

九月就在我身边

九月就在我手下

九月的天

不是红彤彤的印象

可九月早已疲惫不堪气喘不宁

 

今天又刮来了南风

在季风里有忙碌的蚁群

我从很远的城市回来

孩子们在路上喊我叔叔

我却在途中感受颇多

快到家门口了

屋外杂草如园

 

风来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別了,但丁

别了,但丁

 

文/陕西·王翦

 

忧伤的清晨

我捡到一双绣花鞋

是谁将它抛弃在我必经的路上

我不想驻足

因为空旷的晨曦里

还有昨夜的玫瑰之香

 

这些热恋之中的轻浮

类同于任何有性的动物门

我丢掉手帕

任它在晨风中舞蹈

人车拥挤的早班车上

已不见了她的踪迹

 

別了,但丁

我默念着你的诗句

走在异国他乡的街上

我轻轻地别开头

突然发现那双红唇

已被一根油条抺去了妩媚

 

哦,但丁爷爷

谁还愿意考验一份虔诚之心呢

 

2017/8/31/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喂,黄昏

   

 

喂,黄昏

 

文/陕西·王翦 

 

就这样

我听见了黄昏的脚步

那些舞影

像夜归的蝙蝠

巢在哪里?

空旷的水泥广场

疏忽了午夜的寂静

 

就在刚才

最后一滴雨珠

淡出大厦的拱门

一阵凄风

没有掀起带水的落叶

我听见地壳的震颤声

都是脚跟踏出的舞曲

 

如今的黄昏

早己车水马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来,让我们一起吃掉空洞

来,让我们一起吃掉空洞来

 

文/陕西·王翦

 

窗外的雨

凝聚起强烈的音质

好像这些天歌

就掖藏在黑白分明的云朵间

听,它们的淅沥

还有撞击屋顶的决心

赛得过人类的誓约

 

坐在家图四壁的屋内

又想起“民以食为天”的歌谣

握在手中的圆珠笔

黑字白纸的甚是欢悦

此刻我听着雨的浪花

压抑的浮云漫过屋顶

它们集体扑向风口

 

我想涂光这张白纸

可我不是阴谋家

已经许多年月了

人们还在不停的斗争着

粮食呀粮食

我在颅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9页/28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