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2014

杂文,散文,诗歌,小说,随笔。。。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1513
  • 开博时间:2014-07-27
  • 博客排名:第43459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给上帝

给上帝

 

 

文/陕西·王翦

 

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名词

是从思想的杂草丛中被摘除的

没有疼痛

没有血滴

更没有一丝与一毫的恩怨

哦,上帝

他就静静地躺在书籍里

那些古经

那些庙宇

那些曾经藏龙卧虎的地方

 

给上帝

我站在秋禾连阴的天地间

那些很难入耳的愿望

也会随着一阵秋风呼啦而去

我站着像一节杂木

就生长在干渴的渠岸上

或许上帝随谁來过了

而我一时眼浊

很不高兴的瞪着他

望尘莫及

 

哦,千年的道路呀

你也会有改造的时刻吗

它与上帝的体恤无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风颂

秋风颂

 

文/陕西·王翦

 

 

好久没有唱诗了

就像好久没有沐浴一样窘迫

日子是套绳

生活是铁丝

那么,愿望中的梦幻呢

 

没有什么突然的事件

一切都只会是因人而起

比如我躺着死去

真的要比正在劳动中卒去更舒坦

 

黎明就是这样来的

往往就在一泡尿急之间

季风已不在刚烈

可也不是春雨中的凄冷

嗨,秋风总是这样的——

在隆重的正午

太阳仍很帅真

 

来呀,秋风

我脱下汗衫等着

劳动就在脚下

收成就在怀里

 

2017/8/20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网友们请看

昨天我上的文章,今早就消失了,天涯真的耍不成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和河的故事

海和河的故事

 

献给正在老去的父辈们!

 

文/王翦

 

 

 

(上篇):海和河同在一个村庄,村名叫雁山寨。

他们一块上学,一块放学,一块上山割草,一块下河捉虾,形影相随,如同一对亲兄弟。

海比河大半岁,河比海高一寸。

他们家境一样,父母以农业为生,勤俭持家是终生的信念。父母都穿得破破烂烂,朴实得和小人书里被夸张的贫下中农一个模样。一年365天,晴天田里干,雨天家里忙。除非肌肉拉伤,或者骨裂或骨折,才有可能躺在炕上享享清福。

海和河读完小学,又翻沟越壑去读初中。海和河每周三和周六回家背趟干粮。一兜红薯干,一兜玉米馍,一玻璃瓶咸菜丝。山乡中学,同学与同学千篇一律。只有个别凤毛麟角,饮食和穿着与众不同。

海和河初中快毕业时,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从县城传进山里。校长从临村大队借来一套铜锣,几个老师和几个学生参与擂了几晌鼓,也算应合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子夜

子夜

 

文/王翦

 

子夜犹如黑暗的井底

一滴清泪化作沉沉的深渊

我听见千年的蛙鸣

穿越无数个冗懒的世纪
一双脚丫子赛过红烧娥掌

我坐在荧光灯下伸长筷子

收音机里正是纷纷扰扰的情人夜话

突然意识到我属蛇类

一条患上重症肌无力的五花菜蛇

听子夜过后的早市

是一片死鱼的呻吟之潮

 

2017年6月17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圆桌

圆桌

 

文/王翦

 

突然

我忋起了从前

以前已被压缩进箱底

他们都难奈寂寞似的

悄悄地将童年、少年和青春藏在文字里

今夜我坐在圆桌旁

一本日历

一張邮票

一堆硬币

哦,友谊已是孤零零的飘叶了

风就在窗口

风就在身边

嗨,风呀风

风已将我的思绪吹得很远很远哟

 

2017年6月16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文/王翦

 

我曾在许多诗集里

读到过生活破败的假象

今朝是当下流行的苟且

我握笔的右手

无法抛弃拿捏的左手

当今什么最珍贵呢

这些被华丽丽过了的世景

似韭非韭

似烟非烟

似花非花

啊,怒目圆睁吧

灿灿烂烂

烂烂灿灿

一切都是塑料的泡沫

以我个人的意志力

今后不会再有风暴

绝对不会……

 

2017年6月15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

致----

 

文/王翦

 

 

哦,瘦一点

再瘦一点点

致呀致

古今中外的大工小匠都热爱歌颂它

如若不信

就请信手翻开一本诗集

那些致犹如繁华的万花筒

有恋人般的燎热

有情人般的奔放

还有些妖娆多姿

还有些杏眼如兽

这些包裹在致里的微量元素

已被穿上古香古色的外套了

我是一个人包藏祸心的玩主

今晚我要将所谓的精致扑洒进所有凡夫俗子的冷怀中去……

 

2017年6月14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文/王翦

 

其实今天很平常

平淡得毫无惊涛拍案的征兆

清晨的空气

绝对与去年的气流不一样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抬头已是一树的杏叶子了

一只麻雀在繁叶间鸣啼着

一片杏叶慢慢的在玩耍着万有引力的游戏

此刻----

也就是此刻----

在我的脑海里装满了生活的锁碎

今年的果实还没有收获完毕

田野的麦子已经成熟

哈哈,算黄算割吧

这是每年六月丰产与欠收的基本纲要

 

 

我站在六月的杏树下

一场雷霆

一道风雨

几许心愿呵

 

2017年6月14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挚友

挚友

 

文/陕西·王翦

 

又是一篇装修过的誓愿

老早就已谢幕的舞台

空荡荡的已是硕鼠的安乐窝了

昨天今天明天

都它妈的纯粹的谎言

我不至数次十次百次的呼唤挚友

一枚苦藤上的瓜蔓

撤平了向着天空和土地舒展而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