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珠辉夜记

这里记载着白辉夜的梦想,见证着白辉夜的努力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526
  • 开博时间:2014-07-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六)

  

三十六 百灵公主

  

  北风萧瑟,冷月如钩。塞外霜下的早,还未入冬,就觉寒气袭人,刘朔的中军帐内燃着一个火炉,炉上温着烈酒。

  “麴文泰万万没有想到麴万的兵马早已经被我们歼灭,他一路放进来的竟然是穿着高昌军服的大胤士兵。你这招真厉害!你看那天麴文泰的脸色,差不多要吃人了。我还以为他会反抗到底,没想到最后他竟然同意了你的条件。”林骁一张脸上满是胜利后的喜悦。

  刘朔挑起了嘴角,悠然道:“那时城下都是我们的人,麴文泰手上的兵马一时半刻来不及赶到王都。他如若不想麴氏王朝就此毁灭,我的条件再苛刻他也只能同意。”

  “有了这一仗,西北一带估计能过上几年太平日子了。此次回京,陛下肯定会龙颜大悦,到时候加官进爵,赏赐金银,你我这一趟也算是没有白辛苦。”林骁喝着玉碗中的烈酒。

  刘朔饮下一口酒道:“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五)

  

三十五 辉夜文集

  

  自贺兰寻送我那柄赤霄后,一连几日,木远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知道无论我怎么问,他都不会说什么。在他看来,我只是个受他保护的小丫头,可以同甘,却不能共苦。这日晚间,木远隔窗递给我一柄宝剑道:“这柄剑是由欧冶子和干将两大剑师联手所铸,名为七星龙渊剑。”

  我接过剑来一看,只见此剑古朴庄重,剑身镌刻以龙凤七星等图案,锋利无比,端的是一把好剑。我不解道:“此剑要送于我吗?我有赤霄做礼物尽够了,这把七星龙渊剑不如阿远留着自己用吧。”

  木远望向我道:“我想用这把剑换你的那柄赤霄。”

  我一愣,回步抱出剑匣递给木远道:“阿远想要赤霄和我说一声就行。你又不是别人,就算这是把绝世宝剑我也不会舍不得。”

  木远叹道:“赤霄对于我来说不是一般的宝剑。你就把它换给我吧,不然我不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四)

  

 

  三十四 西征高昌

  

  “大风从龙兮,与子偕行;茫茫九州兮,故土为亲;滚滚黄沙兮,纵横问鼎;朗朗乾坤兮,扬刀在今;浩浩苍穹兮,佑我大胤!”阵阵歌声粗犷而豪迈,在广袤无垠的西北大地上传遍八方,直震天宇。

  这是大胤的军歌《大风》,此刻唱歌的是身着黑色甲胄的大胤步兵,正迎着血红的残阳在黄沙上缓缓前行。他们仿佛刚刚经历过一场恶战,刀尖上的鲜血尚未凝固,所有人身上都暴露着横七竖八的伤口,那一身身血迹,不知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蜿蜒队伍的最前方,有骑兵高擎着一杆旌旗,明黄的旗面,绣着彩云、飞龙,中间的位置是一个大大的“刘”字。

  林骁满面尘色策马走在刘朔的身旁,压低声音道:“麴家那小子自从与我们交手后且战且退,过了洗马河干脆逃了个没影儿。追了这三日,到处寻他不见,刚才却突然跳出来咬咱们一口。我军的粮草所剩无几了,再这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三)

  

三十三 书剑之交

 

  贺兰寻送走了刘庄,一回身看到了屋里的我们,顿时露出了他那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容,道:“爱晴楼的两位故友,真是难得,能在此相逢。这大半年不见,阿瞬已经长成了大人模样,阿远还是那么的精神。”

  木远一拱手道:“贺兄别来无恙!”

  面对这诚挚友善的笑容,我刚才的戒心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微微一笑向他行礼打了招呼,并说明了在此的原因。

  贺兰寻听罢后问道:“不知你的这位兄长平时有什么爱好?”

  “爱好?仿佛就是看看兵书练练剑法,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摇头道。

  贺兰寻略一沉吟,从格架的最高层取出一只剑匣。他缓缓打开剑匣,顿觉一片寒光刺目,定睛看时只见一把饰有七彩珠九华玉的宝剑躺身其中。

  一瞬间,我身边的木远脸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二)

  

三十二 幽兰鉴宝

 

  来人有着一张俊俏的脸蛋和一双乌溜溜的眼珠,腼腆的笑容让我一下子记起了去年生日那天,在爱晴楼上被我捉弄的少年。我盈盈笑道:“原来是你。怎么没看见你师傅?你们没有回冀州吗,怎么还留在京城。”

  千树满眼惊喜道:“师傅在此间议事,命我在此等候。我们在京城还有些琐事,等处理完年底就回去。你们要买东西?”

  “我大哥要结婚了。哦,不是这位,是另外一位大哥。”我见他望向木远连忙解释道:“我想送一件结婚礼物给他。”

  千树疾走几步,伸手从格架上拿下一个金丝楠木盒,打开看时,一枚白玉雕成的龙凤纹联环静卧其中,他热情地介绍道:“这枚联环玉质莹润,质地纯净。龙壁中心饰太极阴阳鱼,凤壁中心饰双蝠纹,所谓幸福无极。当做结婚礼物是上好的。”

  我仔细看了看这枚龙凤纹联环,纹饰整齐,琢磨精致,实在是难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一)

  

三十一 秋日游玩

 

  第二日清早,我刚梳洗罢,只见碧荷走过来将一个檀木盒子递给我,说是一早在昨晚乘凉的廊下捡到的。盒子古色古香,精致小巧,里面盛着一些玉色膏状的东西,我看它不是寻常之物,就悄悄唤来木远。

  木远打开盒子闻了闻,道:“这是紫菁络灵膏,对骨伤有奇效。自医圣南宫先生逝世后,它的配方已失传。存世的药膏每一盒都是稀世珍品,千金难求。” 

  我两眼放光道:“竟有人肯花这么大的本钱向我示好,又不愿意让我知道。此人一定心肠极好,是个值得相交的人。”

  木远犹豫片刻,道:“昨夜三更,英王来过了。”

  我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这算几个意思,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吗。我冷冷道:“他的东西我不稀罕!”拿过盒子用力向窗外掷去。

  木远抬手拦住我道:“自你回到镇国府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三十)

  

三十 临行告别

 

  肩上的伤口不出十天就完全好了,倒是几处断骨养了快一个月还没有痊愈。莲儿说伤筋动骨得歇一百日,她怕我骨头长歪了,不让我乱动分毫,每天守着我像防贼一样。为了不闷死在床上,我参考轮椅的样子为自己设计了一个带轮的木椅,天气好时就让莲儿推我到外面走走。

  六月酷暑炎炎,每日只有太阳下山,晚风吹起时,才能勉强感到几许凉意。这天傍晚,我正在廊下乘凉,突然有丫鬟来报林骁前来临风阁探望。自我受伤后,家中大小人等皆已来过了,唯有林骁没有露面,不知他此次前来所谓何事。

  未及我深思,林骁已经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人,俨然是英王刘朔。我顿时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面对他,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还是该感谢他最后一刻的不杀之恩。

  “看来瞬妹妹已无大碍,那就好生修养着,别让父亲再为你劳心!”林骁的慰问听起来更像是训斥。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二十九)

  

二十九 明辉朔夜

 

  睁眼醒来时,已是第二日中午,我躺在农舍的土炕上,刚一苏醒过来,身体的伤口就开始死命的疼。我忍不住动了动右手,才发现手腕处已经被捆上了夹板。木远靠过来轻轻道:“你终于醒了,不用担心,现在我们安全了。”我看着木远苍白的脸色,浑身上下触目惊心的伤口和浸血的绷带,鼻子一酸,流下了两行热泪。

  “疼的很厉害吧,忍一忍,药马上就好。”木远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脑袋道。

  我含泪道:“阿远,对不起。我本可以早点儿杀了他的。对不起!”

  木远微微一笑道:“傻丫头,我们现在不是活得好好的吗。这点小伤对于习武之人来说不算什么,不要再自责了。”

  “刘朔这次没有得手,下次会派更厉害的杀手来。我迟早会害了你,对不起!”我又流出泪来。

  木远摇摇头道:“昨夜他本可以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二十八)

  

二十八 死地求生

 

  我和莲儿一路滚下来只觉得天旋地转,树枝蔓草在耳边翻飞沙沙作响,浑身翻滚时像被无数根针扎一样疼。我头晕到想吐,却没有力气和机会。再睁眼看时,我们已经躺在了坡下的草地上。真是天不绝我啊,我和莲儿禁不住相拥而泣。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我肩上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方欲起身,右脚却传来了锥心的痛。我一把抓过还在啜泣的莲儿道:“莲儿你仔细听我说。我们不要求死,我们要求活!我们俩在一起的话行踪容易被发现,谁也逃不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分开跑,你往东跑,跑的越远越好。我们俩总得活一个出去报信,告诉别人是英王要杀我们,就这样悄无声息死了岂不是冤得慌。”

  莲儿含泪点点头,起身向东边跑去,跑了几步回头望向我,我向她笑了笑,她顿时泪如泉涌,回过头一步步跑远了。

  今晚我怕是得命丧于此了,莲儿走了就好,能活一个是一个。今天出门没有看黄历,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穿越之辉夜女王(二十七)

  

 二十七 高手对决

 

  一阵晚风掠过,落叶潇潇而下,我瞬间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杀气,连忙睁眼伸手抓过佩剑,翻身站起来。只见前方不远处走来四个奇形怪状的人,一个面黑无须又高又瘦,手持一把锐利无比的偃月刀;一个花衣锦服又矮又胖,肩扛两把宣花板斧;还有一个肌肉虬结武僧打扮,手上握一柄刺尖锋利的狼牙锤;最后一个长得还算周正,可惜一只眼上覆着眼罩,手持一把寒气森森的折扇,满脸戾气。

  木远的神色刹那间变得冷峻,他缓缓抽出随身的长剑把我和莲儿护在身后。

  独眼男用仅剩的一只好眼冷冷扫过我们,仿佛在扫过三具尸体。我顿感浑身如六月浸雪般的寒意,这眼神似地狱亡灵般冰冷无情,这是杀过无数人才会有的眼神。

  “原来是阁下,难怪他请我犹嫌不够,还要添上三位好手一同前来。”独眼男把目光停留在木远脸上道。他的声音和他的脸一样支离破碎,嘶哑难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