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谁风露立中宵

几回花下坐吹萧,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缠绵思尽抽残茧,宛转心伤剥后蕉。三五年时三五月,可怜杯酒不曾消。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5445
  • 开博时间:2006-06-11
  • 博客排名:第28501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悲情英雄

  
  悲情英雄。看到旭日阳刚,听到《春天里》,再一次想到这个词。
  不能怪世事刻薄。不能责人情冷漠。翻唱了一首歌,也许是犯了某个范畴里的大不韪,但那些声音最终可以冲破无数喧嚣燥杂,沿着人内心的那条暗流波涛汹涌地流淌下去,直到流到生命的源头,流到情愫的喉哽,从此而生生不息。
  你说它打动你了吗?它哪儿打动你了呢?
  一定不仅仅是弦律,也一定不仅仅是歌词,多少人唱着它,为什么独独是他们呢?
  征服这个词,一定是特指内心的,因为外表、身体、虚荣等等都无法被征服,它们都轻飘如烟。只有内心。只有当内心被征服,力量也就出现了。
  如果你也曾有过那样的经历,如果你也曾那样的无所适从过,如果你也曾那样的落魄寂寞过,如果你也有过那样的撕心裂肺,那样的云淡风轻,你也一定能被征服。
  这都是原作者所不能演绎的部分。也是所有人欲罢不能的部分。也是旭日阳刚为什么会火的原因。乱世。底层。悲情。末路。这些令人难以喘息的名词,却是现代人最深层的需求。
  这是我所理解的英雄的力量。在物质领域他也许一毛不值,
分类:随笔·日志 | 评论:0 | 浏览:1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月老去

  引
  黄昏下的这幢被岁月翻旧了的老楼房,实在是太老了。院落里的大槐树高到四层楼的样子了,连年年发新的枝叶也有些藏匿不住经年的老样了。如今的朝朝暮暮里,夕阳映下的永远是一尘不变的那些稀薄的影子,风一吹,颤颤微微的,静谧中透出的是掩不尽的荒凉。
  
  
  其实这里也并不是什么荒郊野外,只不过是老城区里的一个闹区中心,那些看着有些胡乱的,没有规划过的建筑反而成就了它如今的特色,那是隐藏在无穷无尽曲曲折折的小巷子里的一些老楼房,它是时光勿自流转时的绵绵情意,它是消化苦难风化皱褶了的天长地久,它是忽明忽暗后的豁然开朗。它成年累月诉说的,都是关于年月的秘密.  
  
  他
  又是一年大雪飘飞。大雪飘飞的暮年岁月不该是浪漫而是温情。那样的雪应该是在窗外寂寞的飘扬,而门窗一直是紧闭着的,雪花不是洋洋洒洒而是隐隐约约忽闪忽现,它们在每一扇得不到回应的窗前舞蹈,仿佛是用另一种方式回应那漫天的寂寞。她佝偻着背,弓着腰,猫着眼凑在电视旁,盯着新闻联播、天气预报、苗药广告。他在一旁拿着几张晚报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日纪事

1
 堂妹打电话,约大年三十的早上去山上看奶奶。
 有些意外。奶奶是在我出生的第二年便去世的,我还不到一岁,完全没有印象,何况是堂妹呢。
 更主要的是,我叔叔和婶婶早已离婚,堂妹是跟着她妈妈的,和我们这边的亲戚基本没有联系了,除了和我偶尔还发发短信。
 爷爷奶奶都去世的早,爸爸兄弟四个,四个家,也没有了凝聚一起的那团力,早跟散沙似的,少有联系,见了面也是客客气气。
 站在奶奶坟前。烧纸,放炮,磕头。不管怎样,今年的三十,奶奶这里不算荒凉了。是好事。
 堂妹小我四岁,从小就很懂事。父母离婚后,她爸再婚又生了个儿子,堂妹虽然心有蒂,却仍对她爸爸一如既往的好。过年过节,每年叔叔生日,堂妹都要买烟送给她爸爸。她自然是不会进那个家门的,便把叔叔喊出来,把烟交给他。
 堂妹说,我每次回来都会打电话告诉他,他却一次也没有联系我,只有我说给他买了烟的时候,他才跑的飞快。
 堂妹说完,神情都黯淡下去。

2


分类:随笔·日志 | 评论:0 | 浏览:1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几日纪事

1
 十几年未见的小学同学约了相见。虽胖了些,仍是小时候的模子,竟觉亲切,没有陌生感。
 因为之前在网上聊天,知道我并非滴酒不沾,竟将家里搁了十来年的红酒拿来招待。他哪里知道,我跟红酒还是很有些距离的。
 桌上,他带来的朋友看我半天,问道:“你,打麻将吧?”
 我说,打的。
 他显得高兴了:“你经常去红星路那家吧?”
 我说,是的。
 他更加高兴了:“那我没看错,就是你,你经常穿件红衣吧?”
 我说,是的。
 他满意的叹道:“那怪不得了,我见过你的。”
 我说,哦。
 方小姐在桌下猛踢我一脚,长叹一口气。

 第二天,亲爱的方小姐又特意电话我,审我为何要自毁形象。
 呵呵,我也不知道啊,我在人眼里如今已是这模样了么?

2
 外婆生日。两个舅舅特意从安庆回来。外婆是好静的人,前几年,逢生日便躲,或闭门不见,或
分类:随笔·日志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疼痛总会结束,留下的只是一些丑陋的疤。

一个叫余地的诗人死了。第一次听说这名字,却是因为这个名字的消逝。哦,我错了,名字是无所谓什么消逝的。
他有一屋子的书。他有一对长着和他一样宽宽额头的双胞胎儿子。他有着一身一生甜蜜的负担。

他有三十岁。他有春天。

他还有一座幽暗的内心花园。

他自己在博客上说:“2007年7月8日,余地和姚梦茹的一对孪生儿子。”这让人联想他和妻子感情尚好。但这依然不能阻挡流言不顾一切地四处流窜,虽然它终究会不攻自破。

看看他的诗,想从中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找到一些关于死亡的秘密。他有博客,这让我觉得他的气息离我更近些。他仿佛是我认识的人中的一个。

在他的博客留言上,还有一些宣传推销类的广告,这些人知道此时这个人已经不存在了么?

人突然间死了,博客就跟个还未盖棺的墓地似的,却还不断有新鲜的事物和信息纷至沓来,格外显出几分诡秘。

还有许多毫不相干的人在他的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路上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还有很多无端的,却又无比充沛的热情。
而我一直以为,我的绝望根生,像宿命一样,从来就有,从来不停止。
就这样,我自以为是地站在自己的阴影下面,许多年了。
“我以为”这个东西,究竟掩蔽了多少真相。


我翻着纪伯伦,有些吃力。这是注定的。像那样比泉水还澄澈的目光,还能找到第二双么?
而我的心灵,有太多的坑蚀,缺口;我的目光没有哪一秒钟不游移,飘荡。
“你真有什么必须保留的东西吗?”
你真有吗?我哪敢这样问自己。我最多只能把写好的答案碾磨成粉,吞到嘴里。
在镜子里,在梦里,我在哪里都寻不到自我。
我翻着纪伯伦,有那么一刹那,像是找到了,看到了一些端倪,可又迅速地隐匿了,那样快。


我想着多年以前的阳光。和现在的自己。
总是这样,在一些重要的时刻神情恍惚,可又有什么是重要的时刻呢?
比如说。
我常常因
分类:散文 | 评论:1 | 浏览:2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目标导向

 《赢在中国》八晋七。
 题目是推销联通掌上股市业务。红队VS蓝队。蓝队人数,场地均占弱势,最终以少胜多,有效客户230个比30个。用蓝队队长的话说就是:特获全胜。
 分析失败原因是仍然很有意思。失败了的红队不约而同把原因归结了给客观,甚至不惜以攻击对手为自己辩护。大致有这样几点:
 1、我们虽然输了,但我们的思路,方向,方式都没有错,我们找的是真正的有效客户,虽然在这一天里人数输了,但从长久看,我们的营销策略更具优势,也许要不了一两个月,我们的人数将大大超过他们的。
 2、对手运用的营销手段我们都非常清楚,只是我们没有这样做而已。(这点非常可笑)
 3、我们都尽心,尽力了!
 评委的回答也很有意思:
 1、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一个策略,运用策略的眼光就决定了要出的成效。谁能预料十年,二十年后谁胜谁负呢?
 2、关注竞争对手是必要的,但过份关注,不异于自取灭亡。
 3、一个尽心尽力的人就像一个小白兔,他们只会尽力而不会出业绩,一个公司里这样的小
分类:杂思杂论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把孔庆东从厕所移到了床头

起初并非有意。
 我看了一下这本书扉页上的时间:2002年8月。这么一想,我和这本书认识四年了。我买书的习惯是并非购回来就翻,而是搁着,到处搁,然后总会在某一天某一个时刻,突然就来了兴致,与它搞一次偶遇,谈笑风生,相见恨晚。
 孔庆东的这本书便是这样的遭遇。我这样搁来搁去,于是就在今天上午,我上厕所的时候碰见了它。
 要说明的是,我上厕所是必要捧书的,且在厕所里放的书也是五花八门,并非局限于垃圾杂志之类,有时候,看了一半的张爱玲也会被丢在里面。我认为,这和尊不尊重,重不重视完全无关,反而,有时候在厕所里趁机瞄上的几句,比在哪吸收得都更快,体悟得都更深。这纯料是个人习惯。
 孔庆东的这本《空山疯语》,我估计也不是一直就放在这的,应该是在哪天看着看着要上厕所,就顺手带了进来,就没再带出去了。应该是这样。关于书的内容,至于还有点印象的,是评金庸的一系列文章。准确地说是关于对金庸笔下爱情的解读。今天再翻到这一章,仍然觉得,这位先生,将金庸笔下几句经典的爱情拎得是正正好。比如说。
 “我穿这样的衣服,谁都会对我讨
分类:和珍珍一起读书 | 评论:0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视自己

昨晚看《赢在中国》。最后被淘汰的一位选手,因为在项目中动用了关系,口口声声说不为自己辩解,还是辨解了。
马云说,有些病,怎么藏也藏不住。只有正视自己,才能进步。
想想极是。我们身上的毛病从影随形,扬长避短这个方法误导了多少人。有些事可以,但在个人能力影响到整体命运时,唯有正视,否则就是同归于尽。

失败的红队队长,是一个超极自信的女人。马云问,你知道你们输在哪吗?答:战略不清。马云问,那作为队长,你知道什么是战略吗?
吱吱唔唔。评委也忍不住笑。但最终这女人还是被留下了。她只是占错了位置。有些人,只适合执行,不能用来领导的。幸好这只是个项目,几轮下来,及时纠正就是。然在真实的商场上,用错了人,岂是能这样及时发现的?又岂是能改则改的?

在对绿队的去留上,本来两个名额,最终只淘汰了一位。马云,朱新礼的人性化表露无疑。往往这样,越到高层,弹性越大,包容性越强。倒是基层或中层的领导者,因为眼光或是个人胸怀局限,将芝麻当西瓜,或是将西瓜变成了芝麻,容易误人误事。
分类:杂思杂论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找不到双塘了

 要不是这一场雨,我会在傍晚走近它吗?我原本以为,它一直是近在咫尺的,我有些时候只是依靠想,我以为,只要想就可以了。
 我这样以为多少年了?我有多少年没有再走向它了?
 站在南塘小学的门口,望着一排正在施工的房子,我几乎是在质问外公,那不是还有一条路吗?路呢?
 那是通往双塘的路啊。如今路呢。一刻钟前,我还以为,因这个偶然我会再次,马上见到它。我要看看那一塘绿,我要绕着那个塘沿再走一圈。
 我太自信了,自信到以为它还在等我。
 有许多记忆,不能回忆。双塘,我记忆里的双塘,或许埋葬它更为适合。对于双塘来说,如今的我,其实是另外一个人。那个和记忆一起埋葬掉的我,已经消失了,是吗?
 我曾与默默的双塘共同拥有过三年的时光。从高一到高三。是的,默默的,我那三年的时光,用这两个字便完全概括了。那时的我总爱独自一个人走路,默默地经过南塘小学,走过一条长长的塘埂,经过几户人家,到达双塘。一呆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带上英语课本,有时带上试卷,有时带上耳机,有时只带纸和笔。我又想说避难所了,难免会让人联想史铁
分类:随笔·日志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9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