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石园

时间在改造一切,尤其是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人生可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05055
  • 开博时间:2004-06-2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2. 木板楼上

  

 

《木板楼上》故乡系列散文第二篇

 

那是初秋,我独自睡在木板楼上。   

老式的木板楼,一间没隔开的大屋子,窗户没安玻璃。

屋子在山坡高处,靠近后山松林,周围只稀稀落落几户人家。

板楼另一头垛着晒干的稻草和松针、茅草,整个夏天我们都在把它垛高,那是我们一冬的柴火。后面的窗户给堵得严严实实。一个长冬过后,那些柴火一点点喂进了灶里,醒来

分类:故乡散文 | 评论:0 | 浏览:253 | 收藏 | 查看全文>>

5. 看电影(全)

  

《木板楼上》 故乡系列散文 第五篇 

 

夜漆黑而静默。几颗星星从窗外透进来,它们又大又亮,蓝汪汪的,仿佛和我很熟悉。

我瞅着它们,隔着几千年的距离,我知道它们也同样照耀着那个村庄,那些泥墙、院落、土坪,那井台、篱笆、草垛,还在淡淡星光下反射着霜样的光芒。

耳边响起一阵热闹的声音。孩子的笑声,闹声,大人的打招呼声,说话声,混成一片。那声音是从遥远的地方,穿越几十年的时间深渊,缓缓度了来的。

在那时空深处,那个村子的一切都好好保存着。房屋,树木,花草,猪,狗,牛,鸡,鸭……还有,那些人。

那儿,仍在放着电影。   

  

(一)

 

放电影,是一个村庄极大的盛事。

下午,村头晒谷坪上挂起一块白色的幕布。于是,整个村庄和邻近的几个村子都骚动起来。

日头还没落山,不少孩子就先搬了凳子椅子,在幕布前摆好。

晚饭一过,坪上开始热闹起来,灯火通明,人声鼎沸。村庄外面,到处是一闪一闪的亮光,那是邻近几个村子的人打着手电,背着凳子,扶老携幼,从黑乎乎的田间小路赶过来。

整个村庄里所有的喧闹与生气汇集到了那幕布前。下面的大半个村子空空洞洞,所有的院落、房屋、家什都孤零零的抛在黑暗里,无人照管。

分类:故乡散文 | 评论:0 | 浏览:3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风中的院门》到《虚土》

  

风 中 的 院 门

 

刘亮程的散文。相当不错。我指的是《风中的院门》这本,我喜欢它的结构。

  你单看一些枝节是错的,你应当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从头往下读,它是一个整体,你只要静心,可以让自己的心灵进入了他的回忆,也沉浸进你自己的记忆中。

  这是写作者创立的整整一个文学的世界,艺术的世界。

  这种艺术的完全我从没有在其它的散文里感受过。

  因为那些散文写得再好,也只是单独的,零碎,互无联系,互不相干,像生活里的一些碎片,哪怕精致,哪怕隽永,也只是碎片。 如果读完一本散文集,你的思维会被那些不同风格不同维度的碎片打乱 ,美,从何而来?

但必须声明,我已不再喜欢刘亮程,我看出了他用文字对现实的逃避,他的完全也是一种虚伪。

  也许有几个篇章我不再看,但会永远记得,比如他进城后远远望着黄沙梁的那篇深情的文字 ,还有最后那些篇章:《我的死》、《我挡住了什么》、《最后的时光》。

  《风中的院门》是刘亮程作品里结构最为和谐、最为完整的。

  旧版《一个人的村庄》是个粗陋的半成品,新版《一个人的村庄》把两本书随意拼合,结构打乱了,破坏了整体的优美。

  不再读刘亮程,从《虚土》之后,这个写作者的艺术使命早经结束。仍在世上的,只是一个不断出产的文字从业者。

  但几年后读《追忆似水年华》 有时会想起刘亮程了。

同样是切进过去的时光,同样是浸入回忆的片段,毕竟,刘亮程曾经和我更为贴近。

分类:读书札记 | 评论:1 | 浏览:5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红朝志异

   西元二千一十二年,瓷国有韩寒者,人皆誉为“公民”、“意见领袖”,声名盛极,赫赫然有文坛盟主之势,媒体、公知、草根无不仰其鼻息,奴颜事之。
    瓷国名邑“新浪”,韩氏别院在此。
    是日,韩缓步院中,众媒体、公知亦步亦趋,如众星拱斗。韩心下甚为自得,掉首归房。众待于廊外,不敢少动。
    少许,房中抛出帛文三卷,众人观之,题曰:“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
    众皆现惑色,俄倾,数人始展颜惊呼:“高明!”“雄文”!“震烁千秋”!
    然亦有人默默而去,一避厢窃窃私语。
  
    忽有名麦田者,抢身上前,怒斥众人曰:“韩寒者,仅一傀儡,房中作书仍路氏金波与韩父仁均耳。此等泥塑人偶汝辈亦不明辨,恨哉,耻哉!”
    众皆大怒,围而殴之,麦田伏首而窜。
    屋中韩寒仰天大笑,邃悬榜都门曰:“吾笔耕十三年,无一字非已作. 两千万金在此,有代笔者来,赏之!”
  
    一时观者如堵,有方氏舟子,摇首讥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神奇的事

  夜静人定。想看一下以前的相片,翻了阵,即失笑又惊讶,体会到一种真正的神奇。
  
   据说刚出生的小豹子皮毛肮脏如烂泥,长大后却变出一身斑斓精致的皮毛,豹变这词因此而来。
  
   把女儿比成豹不甚妥当。但这份神奇,还带着一点庄严的感觉。是怎样的神赐,能够让一个细胞变成一个鲜活的小人儿。应当好好珍惜这份神奇,珍惜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并不完美,拥有那么多丑恶,悲苦。但这个世界也并不黑暗,这么多丑恶都没能将它毁掉。
   我应当收回以前的一些诅咒,平心静气的看待我所存在的这个世界。
   记得多少个梦里,我曾走到世界的尽头,站在球体的边缘,脚下空荡荡的一片,远处是愈离愈远的几块大陆,马上就要坠下去,坠进无尽的虚空中。
   感觉中的天涯海角,似乎就是这番模样。
   真的一见,未免大失所望,只是小小的一个海湾,人潮涌动。人的视力又能看上多远?不过十余公里外的地平线,海与天在那交界,朦胧中分不太清,绝没有无垠无际的感觉。
   终于还是走不到尽头。
   看水还是水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⑤ 落梅风——《聊斋志异 娇娜》

  

  
【驻马听】

  铮铮惊惊,恍惚中,只见木叶纷纷,秋声栗栗,江涛唏唏,小舟一叶,在波浪中穿行。
   舟停,浪止。
   洞庭千里,波光渺渺。咽声凄凄,声声透骨,翠竹漪漪,血痕斑斑。
   万仞绝岩,浪花飞溅,卷起千堆雪,轰然一声,苍梧山崩,湘水断绝!
   铮的一响,天地静寂,只有残山剩水,萧萧瑟瑟,渔歌一两声,远在天际,渐飘渐渺。
   是人世之音?是仙界之乐?似焉?非焉?
   许久许久,我才回过神。
   眼前仍是锦步障,水精帘,仰首可见琉璃楣,烟罗纱,几上是青玉盘,果品累累,浦桃,棠梨,沙果,凤李。手中仍握着紫犀觞,满盏仙琼。
   对面,风神俊朗的皇甫,温文尔雅,含笑布让。座下,红妆艳丽的香奴,微微欠身,眼波流动,臂中尚抱着一只翡翠琵琶。
  一切如故,但我真的还在这人间?


  

【落梅风】


  

   锦障随风飘动,荷香丝丝,你缓缓的从

分类:古意盎然 | 评论:2 | 浏览:5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别已千秋--一再说红楼梦

  

  有一点我觉得最为遗憾的是,传球对《红楼梦》的浮光掠影,声称它不伟大。
    
     《红楼梦》,是我们,读方块字、在中华文化熏陶中成长的阅读者所能读到的最优秀最伟大的文学作品—不仅仅局限于小说范围。
     我们,即使掌握了一两门外语,即使能熟练的翻译几部外国文学名著。但植根在我们精神里我们血脉深处的仍旧是我们的母语,我们的文化。
     我并不相信外国的读者能够深刻的理解红楼梦。不用去想像“慧紫鹃情辞试忙玉”或者“茜纱窗下,我本无缘”这样的充满诗意的字句翻译成英文、法文或者其它文字会是什么样子,单看一下书的译名吧:在一间红颜色的屋子里作美梦(梦译成英文只能是dream,而这恰恰是美梦、梦想的意思,和红楼梦所指的那幻“梦”、醒了的“梦”刚好背道而弛),会觉得有一丝美感、一丝触动吗?
     正如我不相信我们能深刻的理解托尔斯泰、契诃夫,哪怕我们精通俄语到汝龙、金人的程度,哪怕我们对俄罗斯的宗教精神与民族灵魂有足够的了解,还是不行。因为我们缺乏那些与血脉直接相关的、深入骨髓的生活体验与精神氛围。
  

分类:红楼探佚 | 评论:2 | 浏览:5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诃色欲法》之余

女色者世间之枷锁,凡夫恋者,不能自拔。女色者世间之重患,凡夫困之至死不免。女色者世间之衰祸,凡夫遭之无厄不至。
行者既得舍之,若复顾念,是为从狱得出。还复思入;从狂得正,而复乐之,从病得差,复思得病。智者怒之,知其狂而颠蹶,死无日矣。
凡夫重色,甘为之仆,终身驰骤,为之辛苦。虽复铁质寸斩,锋镝交至,甘心受之不以为患。狂人乐狂,不是过也。
行者若能弃之不顾,是则破枷脱锁,恶狂厌病,离于衰祸,既安且吉,得出牢狱,永无患难。
 女人之相,其言如蜜,而其心如毒。譬如停渊澄镜,而蛟龙居之;金山宝窟,而师子处之。当知此害,不可暂近。室家不和,妇人之由;毁宗败族,妇人之罪。实是阴贼,灭人慧明;亦是猎围,鲜得出者。譬如高罗,群鸟落之,不能奋飞。又如密网,众鱼投之,刳肠俎肌;亦如暗坑,无目投之,如蛾赴火。是以智者知而远之。不受其害。恶而秽之。不为此物之所惑也。

这一节诃色欲法是在《周作人文类编》中抄来的,每次读到,都觉得即好玩有趣。
题记是日明菩萨说法,译者是后秦的鸠摩罗什。( 说到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0页/8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