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米

《丽江日报》副刊编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3
  • 开博时间:2014-06-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捡垃圾的小女孩

吃过晚饭,喂过狗食,我便踱着方步、挺着油肚,慢慢走出家门。

 

 “你把狗牵出去溜一下嘛。”身后传来老婆尖利的叫声。我装着没听见,赶紧加快脚步朝大街上走去。

 

 盛夏的傍晚,在经受了一整天炎炎烈日的肆虐与折磨之后,人们纷纷走出家门逛街散步、消暑纳凉、欣赏夜景,街上顿时热闹起来,车鸣声、人叫声、狗吠声,还有铺面里的叫卖声、音乐声,响成一片。

 

 走在大街上,我还在生老婆的气———吃饭时,想起单位里的那些破烂事,我显得有些心烦意躁,便伸出手去酒柜里拿酒。老婆见状,大声制止了我。“就不是想喝点酒吗,何必那么认真?”我像个小孩子似的嘟嚷着。“还不是为你好,听不听随你!”在老婆的好言相劝之下,我乖乖地缩回了手……

 

 “出来逛街啊。”一个手里牵着一只大狗的老熟人热情地朝我打招呼道。我冲他笑了一笑,又冲他的狗点了点头、招了招手,然后,弯着腰,躲避似地绕过那只大狗,继续往前走去。

 

 走着走着,我又看到有许多人牵着狗在散步,有的甚至牵着两三只。到底是狗仗人势还是人仗狗势,反正主人与狗都显出威风凛凛、洋洋得意的样子来。而在我的脚下或者路边的花台里,随处可见一些“地雷”,看着让人恶心。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小就讨厌“狗拉屎”的动作,认为那是世界上最丑陋的动作,没有之一!想不到,如今进了城,我还得常常看到并忍受这种动作!想到这点,我开始烦躁起来,嘴里不禁骂道:“这年头,真是的,还真讲狗道!”

 

 “狗道”一词,是几个月前本市一个老作家满怀愤怒写下并专门投寄给我的一篇杂文的标题。刚刚我嘴里骂的那句话,也出自他大作的开头一句。他的那篇雄文,言辞犀利,引经据典,切中时弊,可以说是振聋发聩、引人深思之作。可后来,即便我这个当编辑的极力推荐、据理力争,那篇文章还是被无情地枪毙了。“如此奇文,简直称得上是醒世恒言。我也想不通啊,这样的好文章,怎么会不准用呢?”事后,在电话里,我一边安慰老作家,一边发牢骚道。本想让他老人家消消气,可电话那头却传来老作家低沉雄浑的哀叹声:“现在,很多人都怕听实话、受批评,根本听不进不同的意见和观点。既然如此,我还写它干什么?看来,我真该封笔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收到过老作家写的文章。

 

 我边想边走在宽敞美丽的大街上。可能是想得太多,没走多远,我就觉得心里有些难过起来。于是,我像个小偷似的,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悄悄地拐进了一个小巷。

 

 那条巷子不宽,但却很深很深。比起我刚刚逃出来的那条充满车流人流的喧闹的大街来,巷子里明显安静多了,只有几个老人在慢慢地散着步、说着话。巷子里的房子大多是土木结构的老式传统民居,显得古色古香。在这个安静的环境里,我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边走边欣赏起生长在小巷两边花台里、院墙边的花草树木来。那条狭长幽静、长满花木的巷道,像一根绿色柔和的绒线,串起了巷子里的每一户人家,也串起了他们的平凡、安宁、幸福的生活。巷道里虽然没有大街上那种花重金种下的行道树、绿化带和修了又修建了又建的花台,也没有搞什么三线入地工程,但里面几乎没有灰尘,也没有像灰尘一样弥漫在天空中的浮躁糜烂之气。它显得那么自然,那么干净、淳朴,让人走在里面,感觉心里非常踏实、舒坦。

 

 走到巷子尽头,我顺势右拐,走进了一条老街———一条曾经非常繁华而今却变得偏僻冷清的老街。在老街街口,有一个很大的垃圾堆放点。当时,那里还没摆放大型垃圾收集箱,垃圾撒满一地,四周飞满苍蝇。那些散发着臭味的不知被拾荒者翻捡过多少次的垃圾,让行人人掩鼻而过。然而,就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个在垃圾堆里翻去找来的小女孩。小女孩只有十一、二岁,长得又黑又瘦,脸上灰仆仆的,让人很难看清她的面容。只有她头上的那两只小辫子,随着她翻来覆去的双手在不停地摇摆。我站在那里,很好奇地看着她。没多久,小女孩可能发现有人在不远处看她,便抬起头来奇怪地盯了我一眼。她那双大而无神甚至略显哀怨的眼睛,让我顿生怜悯之情。

 

 正在我站着发呆之际,我看到一个纳西老大妈提着一桶垃圾走了过来。她放下垃圾桶,两手叉腰,小声朝那个小女孩喊道:“小妹妹,你过来,我这里有几个饮料瓶。”当小女孩伸出黑乎乎的双手,接过饮料瓶准备走开时,老大妈叫住了她,问道:“小妹妹,你吃饭没有?”小女孩看着老大妈,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老大妈一边唠叨着什么,一边掀起油乎乎的围腰,从衣兜里掏出十元钱递给了小女孩。小女孩接过钱,弯下腰连声道谢,显得激动而高兴。然而,就在老大妈提着空垃圾桶转身离去的那一瞬间,我看见她抬起手臂擦拭着自己的眼睛。这个动作,让我心里突然一颤:她在哭?!也许是受了老大妈的感染,我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衣服,才发现自己没穿外衣。我又急忙摸了一下裤兜,幸好里面还揣着三十块钱。我快步走过去,把钱递给了小姑娘。看得出,她不但很高兴,而且还很感激我,嘴里连声说着谢谢。但我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转过身逃跑似的离开了那个垃圾场。

 

 天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页/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