芦花千里

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斯世当以同怀视之!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87363
  • 开博时间:2006-06-0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祝福 奥运

转眼之间,奥运就在今日了,心中居然没有太多激动,只是有一种水到渠成的感觉。

这个年份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震动,想起来,倒是与76年有些相似。那么,就盼望着这奥运,是一切不快的终结。让国家、民族从今天起,翻起全新的一页,让我们一起目睹我们的国家走向辉煌……

奥运平安!!!
分类:心情随感 | 评论:2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风的祭奠

   风是大地的叹息。穿越无尽的岁月,大地仿佛是把所有的轻扬的梦想,编织成一只纸鸢,轻轻放飞在了天际,只是留下那些,如同父亲的胸膛般的广阔与浑厚。这些梦想,是夸父逐日,还是女娲补天,或者是山海经般缥缈的传说?其时,我们早已无从知晓。
  
  风像是青春期的孩子,充满了好奇与叛逆。他悄悄挣脱了大地的那丝牵挂,逃到远远的天际,藏匿起来,自由自在地,做天马行空一样的梦。似乎每个风筝都是如此,想要逃避线的束缚,而不去在乎任何的牵挂。
  
  燕来雁往,老翅几经寒暑,沧海桑田的故事,也仿佛只在须臾之间,便如晨露般隐现。驰骋过雪山与沙漠,穿越过方丈与蓬莱,黄昏总是来得很早。初时还满眼的青春洋溢,在转瞬之间,已经随着沙漏悄悄埋没在了过往的旅程中。这是任何事物的归宿。
  
  黄昏时候的风,早已经深谙了狐死守丘的传说。高树万尺,落叶归根,胡马北风,越鸟南枝。若是有幸聆听风的吟唱,往往便只有听见满耳的疲惫与思念,如同夏日里的野草,在荒芜已久的路边疯长。很多时候,很多事物,一旦选择,就没有可能更改。风筝一旦离开线的牵挂,留下的落寞就必将永远。
  
  于是风奋力地去奔跑。风在奔跑中追寻,追寻时呐喊。风的足迹,在时间的河流中无奈前去。风把所有的思念积累起来,等安静的时候,便悄悄升腾到天上去,便成了云霞。在朝晖夕阴般的过往中,云也呈现了风的生命中,那些最美丽的记忆。
  
  风的思念愈盛,云就愈发浓厚。日子久了,云便化作雨雪,纷纷扬扬地落下来。这仿佛却是亘古以来,在天地之间上演的一幕常景。而似乎也每每走到光阴的尽头,才有这样清寥的思念。
  
  其实那一场大雨,分明便是风的祭奠。我想,大地一定能够听见……
  
分类:过往匆匆 | 评论:13 | 浏览:92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了解下韩国人的本质吧

日本人确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很多人用反日来作为哈韩亲的心理借口,好像中韩都曾受到日本侵略,这样我们就有了天然的共同感情,我们就应该更亲近韩国,但殊不知就是中国受到侵略一事,更可以看清韩国人的天性。

南京大屠杀, 第一支违反日军军令开始强奸中国妇女的日军部队恰恰是松井石根15师团中的韩国联队(团级单位)。在所有攻占南京城的日军部队中韩国人的比例并不低,最高的甚至高达40%都是韩国人。战后很多日本人的回忆录中都提到过韩国军人对日本的忠诚(这样的忠诚在中国人眼中就是残忍)。

如果说那时韩国被日本并吞,没有办法, 那么好吧, 二十几年后越南战争时, 韩国是独立的, 几十万韩国军人被韩国政府派往越南, 可作为美军帮凶的韩国兵的名声更差,烧杀淫掠, 韩国兵的一大特点又是连妇女儿童也不放过,奸杀幼女和妇女,相互比赛着将新生儿活活撕成两块,令越南百姓不寒而栗。至今此事在韩国国内仍是一大禁忌话题, 其野蛮凶残列各侵越部队之首。

相比台湾人也曾被编入日军, 但就是因为其不够“勇敢”只能大部分
分类:信手拈来 | 评论:8 | 浏览:10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噩耗

  惊闻大舅日前在江西上饶遇车祸罹难,肇事车辆奔逃而去,不知所终。噩耗传来,不觉心悸。短短数年来,这又是一个亲人,从我的身边消失了。相对于那些初生的生命,我似乎并没有多少喜爱。却是这些失去的影子,在心中沉甸甸的,压得心疼。
  
  父母第一时间赶去了,表姐则驾车带舅母等先行去了上饶。大哥也从浙江回来,准备主持一些事务。我远远的看见天边划过的闪电,在瞬间隐现,极似于一个生命,在短暂的凋谢了。便在十余日之前,我还跟大舅在姨家一起吃饭的。谁敢料想,这寥寥几日,就成了生死之隔。遥想当年,暑假结束告别年迈的祖母时,还承诺着十一要回家,等到邻近时候,却突然接到祖母去世的消息,一般的惊愕、一般的伤痛、一般的措手不及……
  
  忽然想念童年时候,大舅每每装作要咬我的样子,心中的酸楚更盛。电话中,娟姐已经泣不成声。大舅这么走了,真正痛不欲生的,只怕也唯有舅母、娟姐等寥寥数人而已吧。即使是母亲、阿姨等人,也未必有那种断臂之痛。便如当年祖母去世,真正伤心流泪的,也不过父亲与我等几人而已。这似乎也是不能够苛责的。
  
  雨下得大了,仿佛是送行一个生命的离去。当一切尘埃落定,遗灰洒入地下,一个鲜活的记忆,就此尘封,在生活中远离,在记忆中淡忘。便像是在海边沙滩上踩下的足迹,很快就会被浪涛席卷一清。只是静静地听着海风,我知道那些足迹并没有消逝得无影无踪,它们一直保留在大海的心里——只要你,肯用心去听……
  
  闪电划得更亮,我决定给家里打个电话报报平安,叮嘱一声父母,在未来的日子,让我们一起走好!
  
分类:过往匆匆 | 评论:15 | 浏览:110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陈冠希列传(转)

陈公冠希者,江东上海府人也,龙额准目,骨骼清奇。冠希年尚垂髫,肆意狂放,不拘礼法,世人奇之。时有名士宋祖德者,见冠希,异其貌,讶然曰:“此子治世之情魔,乱世之淫棍也!”   

冠希之父,岭表巨贾,家资亿万,然冠希少时父弃其母,携小蜜而去,独遗巨资与冠希。冠希遂得日糜金二千,恣意放浪,悠游裙钗之中,狎戏脂粉之间。   

既弱冠,冠希携巨资而入梨园为伶,未几,声名鹊起,名动香江,粉丝甚众。香江梨园,佳丽甚众,纯女熟妇,万紫千红,环肥燕瘦,婆娑婀娜,浅笑轻颦,极尽瑰姘。冠希见之,怅恨良久,叹曰:“不入此间,不知天下佳丽何其多也!吾必一一御之!”左右皆笑,以为妄言,冠希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
时有丽姝曰钟氏欣桐者,或谓之“阿娇”。冠希见之,曰“吾必御之!” 或曰:“此女甚纯,常自比贞女烈妇,恐不可得也!” 冠希笑曰:“以貌取人,失之子羽。诸君徒知其貌,安知其底?!吾且为诸君尝之,诸君但作壁上观,酒以待吾归!”遂入阿娇金屋,倾而,执阿娇亵衣以归,而镬酒尚,左右皆拜
分类:引经据典 | 评论:7 | 浏览:6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梦中的故事

  那是回家之后的一个清晨,我在乡村的曙光与鸡犬之声中堪堪醒来,发现辰光还早,就又在沙发上打了个盹,然后做了个梦。我很少做梦,或者说很少能够记住,特别是一个几乎完整的梦。然而这个梦又是来得如此的离奇,如此美丽,以至于我觉得应该把它记下来,作为记忆中的一页,珍藏、隐匿……
  
  这是个近似于爱情的故事,梦的主人公已经不能辨识了,也许是我自己,也许是我在旁观者的角度。因此我决定作为旁观者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
  
  这大约是在一个人心还留有些淳朴的年代,好像是上山下乡,又好像是五四的思维刚刚影响到整个中国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战争,也许是某次政治的变动,也许是为了逃出家庭安排的婚姻。总之,他和她以及其他一些人,一起离开城市,来到了乡村。她很快就找到自己认为的归宿,嫁了人。而他却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些事情,一直是单身过着日子。也许他们相爱过,但是终于他们没有走到一起。
  
  他是个有些忧郁伤感的人,很容易莫名的消极,莫名的苦痛。她却出落得更加美丽,乡村的忙碌而平静的日子,她仿佛觉得很是快乐。然而,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日子,这么一天一天平淡的过去,就好似什么都没有改变过。
  
  直到有那么一天,也许是她的丈夫死了,也许是得了某种可怕的疾病(比如在乡下闻风色变的麻风),她被赶出了村子,受人唾弃。只有他偷偷去看她。她忽然想到了死亡,就从悬崖上跳了下去。正好赶到的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从眼前消失,忽然感到心中极其的痛苦。
  
  自此之后,他便在悬崖上结庐居住,白天边顺着悬崖系了绳子下去寻找她的踪迹。这一找就是数十年,他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又是一天,他下崖去寻找。正在跟采药的老两口远远地说话。他忽然瞥见有一道淡淡的影子从眼角掠过,似乎是在一块石头的后面。他轻轻的探出头去,却看见那分别了几十年的身影,静静立在远处……
  
  ……
  
  我不知道,怎么会做一个如此的梦,想来也有很多不合理的情节。然而,我确实很享受这淡淡的悲伤和忧愁。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个故事发生过,那该有多么的动人心魄呢。
分类:痴狂之生 | 评论:12 | 浏览:140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美人蕉




分类:信手拈来 | 评论:7 | 浏览:12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芦公说道(一)

假如在一户人家的大厅里,放了一堆金子,但是门窗紧锁,会有多少人去觊觎呢?又如果门窗大开着,你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心魔吗?门锁的意义,正在于防君子,而不是不防小人。

法律的作用也是如此。其实这世间,纯粹的小人很少,完全的圣人更是寥寥,最多的是中间的善与恶共存的芸芸众生。当年全国皆作儒装的鲁国,儒者也仅一人而已吧。所以法律的责任,因此决不应该在于惩罚,也在于吓阻任何不轨的举动,有方向的将人民的思想与素质带上正确的轨道上去。

法律的完善合理和执行力的保证,往往决定着社会的正常程度……


分类:夕阳漫笔 | 评论:16 | 浏览:15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月云烟

  总是觉得,六月来得突兀。便像是灵隐寺旁的那座山峰,兀然飞至,令人惊奇。又是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原本就是一个梦幻般的季节。
  
  每踏过麦收的痕迹,我只抓住春的一抹气息,便从那些简单的快乐中惊醒。入夜,蛙声已肆无忌惮的嘈杂起来。曾经很厌恶,这样无有边际的蛙声虫鸣,以为总是惊了好梦。临到回来,才发现竟然是如斯的亲切,仿佛母亲温馨的目光,又仿佛是当年梁上燕子的呢喃,静静的散落在夜色中,在每一个边角氤氲而起。令我沉沉的睡去。
  
  日间坐在窗前写字,却看见有燕子在檐下低舞,竟不觉窃喜,倒好似是一个久别了的朋友,旧地重逢了。雨却是下得密了,稻子种后,正该是梅雨季节,闲闲散散的,总有无尽的倦意,悄悄袭上身来。池沼之上,薄薄地起了一层清雾,仿佛千百年来,倒是它们真正得到江南的韵味了。南河的水依然汩汩西流着,那座旧了的石桥,却是隐在烟雾中,模糊不见。当年那个矍铄的老人,那双发水时候,挟我而去的臂膀,如今还安在否?止有那个破了的鱼棚,也不见得留得几多年月了。我忽然记起童年时,外婆家前的那条鹤溪河里,欸乃而过的那条渔船,那对和蔼可亲的老人。转眼之间,外公外婆去世多年,好些人,大约也都不在了。那排沿河而种的易杨,一别经年,再回去时,却是愈发茁壮了。
  
  六月,颇是季节些闲适的日子,然而心情却真的静不下来了。午间小憩,却不耐青蝇滋扰,忽而忆起书剑恩仇录里陆菲青拿银针钉苍蝇的故事。突发奇想,找绣花针扎了半天,终不可得。与朋友说起,大笑,说真是痴人也。这样的寂静的日子,有时候让人觉得寂寞,也让人觉得清浅、快乐。然而我知道,这样的梦,总是会醒的,正如六月这样突兀的月份,总令人觉得是重温了旧梦,重见了故人。醒了、散了……
  
  我怀疑,如果真有造物主的存在,那么为何把这样一个月份,安插到五月的雄厚和七月的火热中来。温文尔雅,端庄贤淑,大约正是她的气质所在,这是适合做梦的季节,虽然也许短暂。倒仿佛是从田间瓦肆中间,突然有了些别样的气概,于是长空雁落、一剑风起、鱼沉水阔,竟然携了些清新淡泊之气,轻轻巧巧地走到你心中来,再走出你的世界去,让你一生牵挂。
  
  萍水相逢,挥手告别是必须的。只留下一缕气息、一抹印记,在记忆的深处。是云,是烟,那都是要散的,何况沧海桑田也止是白驹过隙而已。有些时候,有些事物,并不总是我们可以得到的。那么,便如这六月的云烟,聚散无意,偶尔有暇则轻剪一缕,镶在岁月的边角处,也便可以了……
  
  雨愈发大了,蛙声更见清越,又是捉鱼的时候了。只是那些如昙花一现,便散之四方的兄弟们,大家还安好吗?
分类:夕阳漫笔 | 评论:14 | 浏览:100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十句经典话,写尽中国史

1、天下之事,分合交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
  夏一统,商周继之,春秋战国乱之;秦一统,两汉继之,三国魏晋南北朝乱之;隋一统,大唐继之,五代十国宋辽金乱之;元一统,明清继之,民国乱之。

2、红颜祸水,倾国倾城:

  夏亡于妹喜;商亡于妲己;西周亡于褒姒;吴亡于西施;秦以吕易嬴,赵姬之功;晋牛继马后,光姬之力;唐衰于杨玉环;明亡于陈圆圆;清败于太后慈禧。

3、历史有无数的选择,选择在某个人手里:

  秦之李斯,助纣为虐,焚书坑儒;汉之王莽,书生治国,一塌糊涂;唐之安禄山,安史之乱,由盛转衰;宋之王安石,变法维新,由治而乱;明之吴三桂,一己之私,引狼入室;清之袁世凯,卖友求荣,反复无常。

4、内忧小人干政,外戚、宦官、XXXXX;中忧官场腐败,官逼必然民反;外忧民族矛盾,异族虎视耽耽:

  历朝历代之灭亡,无不由此三者起。
分类:信手拈来 | 评论:11 | 浏览:10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2页/1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8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