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1.03.29)代序:书法传世考——周慧珺会是例外吗

  李静写周慧珺老师的传记,请我写序。我曾经几次写周老师;这一次,对书法的传世问题有了新的体会,也有新的困扰,藉这机会说说。
  
  书法难学,非常难,这是众所周知的事。较少人知道的,是书法的欣赏也困难。欣赏书法没有写书法那么难。周老师认为我眼高手低已有十多年了。懂得品尝书法不一定要拿起毛笔练习过,只是比品尝画作的难度高。书法没有画面,文字的内容无关宏旨。书法是只凭线条与墨色的变化来表达感情及艺术上的美,不多体会不容易欣赏。
  
  不容易欣赏是书法作品不容易传世的原因吧。比起画作,二十年前书法作品不值钱,今天大有起色了。历史上书法是值钱的。旧时的中国读书识字的用毛笔,懂得品尝书法的人比较多。
  
  问题是,书法要传世明显地比画作困难。这观察来自一九九六年在美国纽约举行的一次古书画拍卖。那是我知道的最重要的中国古书画拍卖。来源一等:一个上海大收藏家移居巴西多年后谢世,其后人把他的藏品放出来。那拍卖有五张宋代尺牍,即是书信,皆真迹无疑问。一件苏东坡,一件曾巩,两件曾纡,一件朱敦儒。苏子大名,遗留下来的墨宝比较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3.22)恐慌的极端

  三月十一日日本出现九级地震,十多分钟后海啸涌至,再跟着是四个核电反应堆纷纷出事。不幸中的大幸,是这次地震与海啸在光天白日之下出现。要是当时月黑风高,死人当在十万以上。大幸中的不幸,是在光天白日下先进的数码科技录像得清楚,整个地球不停地播放整个星期,增加了人类的恐慌!
  
  三月十三日是星期天,没有股市与汇市,一位朋友给我电话,说日本的天灾前所未见(电视所见确是前所未见),日圆的国际币值应该暴跌。我说理应如是,但多年以来日本当局爱强币,这次他们可能干预支撑。过了一天的早上,我给该友电话,说他的日圆下跌的看法应该对,理由有二。一、外间的人不会在这时刻购买日圆;二、地球的经验,是大天灾会导致有关的币值下跌。
  
  该友的回应,是汇市刚开,日圆上升了!跟着几天日圆都在升,最高见七十六点二五日圆兑一美元,那是历史的最高纪录。灾前一天(三月十日),日圆的收市价是八十二点九二兑一美元,可见日圆上升是急的。日本央行反应快,几天内大手放宽银行体制的货币量,增加逾五十万亿日圆,也压不住日圆的升势。三月十八日(星期五)七国连手干预,一天之内日圆下跌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0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3.15)试题一则与政策文章

  最近发表了两篇评论中国楼房政策的文章,是写得比较用心的作品。要求我写神州楼价的读者多,但这些日子我的集中力是在学术那方面,没有时间分析政策问题。想到正要动笔的《经济解释》卷三——《受价与觅价》——的第一章《市价的本质》,评论哈耶克等前辈对市场的看法,要指出市价可以误导,决定加进一个关于「牛群直觉」的附录,因为市场「泡沫」这个话题不能不论,巧逢北京推出楼市政策,借题发挥,写了《泡沫的阐释》,再跟着写了《贫富分化与土地政策》。
  
  评论政策的文章历来读者多——这次两篇总点击逾百万。是吃力不讨好的玩意吧,但动笔时我的意识是要给同学们示范一下政策文章应该怎样写。不容易,有几点同学要注意。其一是笔者自己的切身利益要完全不考虑;其二是要毫无磨斧意识;其三是读者的漫骂要视若等闲。这三点,西方的学者比较容易处之泰然,可能是文化传统使然吧。还有两点比较困难,因为要讲学问上的功夫。其一是要着重于推理及解释;其二是有关的世事要知得足够。这两点,西方的学者大师也频频失误,见笑天下。
  
  评论政策的主要困难是这类文章不是什么研究报告,不是严谨的学术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7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3.08)贫富分化与土地政策

  每个人天生下来的智商不同,健康不同,际遇不同,运情不同——收入或财富也跟着不同。某程度的贫富分化无可避免。过于极端的分化不容易被社会接受。另一方面,理论与历史的经验说,采用任何政策去推行财富或收入平均化,对经济运作的活力或多或少有不良影响,因为这些政策会削弱对社会产出有重要贡献的成员的积极行为。
  
  瑞典模式中国无缘
  
  像瑞典那样的国家,税项多而重,福利、补贴等高得惊人,是一个贫富分化不大而还算得上是富裕的国家。但瑞典的人均土地面积比中国高出无数倍,知识资产早就达到了一个高层面,中国是无从效法的。瑞典老百姓的居所一般比中国老百姓的舒适很多。他们建造房子的费用飞到天上去,同样水平的房子之价不比中国相宜。在饮食那方面,我不认为他们的老百姓比中国的老百姓优胜多少。他们大胜中国的是人民的生活远为写意,用不着像炎黄子孙那样到处跑。陶渊明的生活不会在人均农地一亩左右出现。贫富平均化的社会成本高,炎黄子孙昔日的经验是他们付不起。
  
  歧视土地的传统
  
  贫富分化过甚社会不容易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3.01)泡沫的阐释:评中国的楼市与北京的对策

  去年某媒体问中国的楼市有没有泡沫,我说不知道。他们翻出来的大字标题是:张五常说楼市没有泡沫。是某些人的一厢情愿吧。不知为不知。最近北京推出的打击楼价政策,吵得厉害,要求我分析的四方君子无数。知之为知之,我把自己知道的说说吧。
  
  经过好几个月的盘算,最近北京推出打压楼价的政策是严厉的,此前我没有听过这种打法,人类历史可能没有出现过。北京本市的最严厉,上海次之。重庆已推出,详情我没有跟进;其他楼价上升得快的城市会接着推出,严厉程度各各不同。
  
  征收物业税之外,阻吓力更强的,是在北京市买楼要拿出在该市工作了五年的证据(上海要拿出一定年限的工作证据,但没有具体说多久),本市的人最多限拥有两间住宅单位,外来的限一间。住宅之外的楼宇不管。我的理解,是以商业机构或公司购买住宅楼宇还容许,但在内地成立公司远没有香港那么容易,而租金收入要付的税及出售时楼价升值要付的税远比私人拥有为高。我没有详细资料,一般之见,是在内地以公司的名义买楼不划算。
  
  我没有中国城市的市内与市外的人口分布,市外包括外籍人士。原则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2.22)自然科学与艺术评审

  批评经济学的学报评审制度,我是方家,资格足够。艺术有点认识,其评审带来的效果也可说说。自然科学我是门外汉,只能靠猜测略说了。
  
  对自然科学的学报文章的认识,我只从自己的儿子及外甥的倾谈中略知一二。他俩学生物。儿子攻生物及医学,习医花了他大部分时间,到今天只发表过一篇研究文章。儿子今后会走大部分时间研究小部分时间行医的路。为了取争一个专业行医的资历,走进牛角尖去,他多花了十年。是否值得有个大问号。但儿子说,如果没有这行医资历,今天不容易找到工作。医生拿着的是铁饭碗,治好病人有满足感,但工作是太辛苦了。
  
  我的外甥专于生物细胞研究,是纯自然科学的研究者。他的名字是S. Y. Chiu,有建树,我认为他有机会获诺贝尔医学奖。他有几篇文章杀出重围,其中一篇启发了一种特效药,诊治多发性硬化症。
  
  儿子与外甥的大学教育皆由我带起。我问,他们必坦然相告,可惜我听不懂,所以很少问。从他们那里我知道,生物研究早就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今天的生物研究,没有资金协助不可能做,而通常需要一组人连手。同一题材往往有多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31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2.15)历史是学术的最终裁判

  除了应酬邀请之作,我以英文下笔只发表过十篇文章。都是一九八三年开始以中文动笔之前的作品。数量少,其中八篇没有经过正规的评审。加上历来不管学报的名气大小,我的学术屡受非议。某次香港某委员会以打分的方式衡量学术水平,我是香港唯一的拿零分的经济学者。只是出道三个月升为正教授,我想不出理由去管这些无聊玩意。
  
  称得上是师级的朋友可不那样看。他们希望我能多点发表文章,更希望我继续用英文下笔。然而,他们同意,有分量的文章一篇也不容易,一个学者穷整生之力不一定能写出一篇,因为要讲运程,要碰巧。
  
  有时我幻想着如果当年不回港任职,不转用中文下笔,会怎样了。去年一位旧同事在网上搜查我的文章的西方引用指数,达一千三百多次。据说超过一千次很困难,中国人更困难,何况我的学报文章那么少。我当时的幻想,是如果继续以英文下笔,多三几十篇正规的英语学报文章容易,不知那引用指数会怎样了?
  
  我不重视文章的引用指数:最后一次自己查看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的事。不重视,因为某类毫无创意的文章被引用得特别多,做学报编辑发表文章这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2.08)经济文章评审的制度变坏了

  学术文章是要评审挑选才发表的。应该评审,有此必要。文章太多,其中废物无数,学报的篇幅有限,而图书馆可以容纳的面积就是那么大。这是昔日。今天,任何人可在网上开个博客,把自己的大文放进去,容量无限,读不读由人。可惜人类的眼睛时间就那么多,学者的超然之思斗不过体育明星说几句,今天所见,什么诺奖大师的博客高见只两三百点击,曲高当然和寡了。
  
  这就带到一个有趣的问题:在数码科技发达的今天,学术文章是否还需要通过评审呢?可以支持不需要。如果一七七六年有今天的传播科技,斯密的《国富论》可在自己的博客刊登,不可能没有识货之人,他不仅在当时会名满天下,在人口的比率上他的拜服者会上升。同样,牛顿、达尔文等天才的旷世杰作,也可以在当时因为互联网的传播而立竿见影:大部分的人不会读得懂,但他们的贡献会被赏识。
  
  另一方面,在传播发达的今天,我们也可以支持学术文章还需要继续评审。原则上,评审挑选可以节省专业人士及学生选择读物的时间,也可以协助聘用或升职的初步淘汰。无疑会有漏网之鱼,但历史的经验说,一个成功的学术发展制度,文章评审之外还有好几重网,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7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2.01)给启蒙老师的信

  去年九月萧满章传来一篇我在洛杉矶加大念本科时的老师比尔?艾伦(William R. Allen)在网上发表的长文,回忆他在该校工作逾五十年的往事,读后无限感慨。我给他写了一封长信,电邮的传达失灵,四个多月后他才通过一位朋友收到,立刻给我回音,读来也使人伤感。这两封信内容或许有些敏感,但说的是四十年前的往事……往事如烟也。没有征求过老师的意见,不应该发表他的信。我把自己的信在这里翻成中文发表,因为要澄清一件对中国学术发展非常重要的事。
  
  艾伦一九六七至六九年是洛杉矶加大经济系的主任。当时越战爆发,征兵带来的愤青言行激烈;更不幸,这发展带到肤色歧视那方面去。艾伦当时作为系主任,碰巧要雇用多位教授,要求他多雇某种肤色的声浪很高。他的立场,是肤色如何不是他的考虑:学系聘请教师的考虑是专科的需要与学问的水平,如果碰巧肤色能满足某些人,乃锦上添花也。这争议当年在美国吵得很大,火热的顶点是该校的经济系受到炸弹恐吓。艾伦只做了两年系主任就下马。这次他写回顾,是两篇颇长的文章的合并,算是他为自己写的传记,题为《A Life among the Econ》,有典故,应该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9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1.25)没有世俗约束的学术创作

  拙作《经济解释》的三卷本正在大修,其实一半以上是重写。看来三卷本会变为五卷本了。原来的三十多万字会变为五十多万字。不是随笔,不是课本,既不易写,也不易读。我要把自己在一门学问上走了五十年的路回顾而综合,也要发挥一下自己多年来想过但要到今天才认真地整理的。是艰巨的工程,而七十五岁了,集中两个小时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有时要休息一两天。
  
  跟大自然斗法斗不过。但经济学是关于真实世界的学问,观察的经验重要。我刻意地等到六十五岁,退了休,才动笔写那三卷本的《经济解释》。那是十年前。写得还可以,但今天看不够痛快,彷佛下笔时有些什么顾忌。早就知道要大修,等了十年。值得的,因为这十年中国发展的经验教我很多,视野无疑扩大了。但我可能等得太久:那五卷本还需要两年脑子与身体皆健康才能完工。
  
  不要以为那是不苛求的事。同事及朋友的经验,是学术创作到了六十五岁左右脑子就开始打折扣。重要的学术论著岂同儿戏,搏到尽也要望天打卦。科学思想史上没有谁六十五岁之后创出奇迹。经济科学有点不同:真实世界是经济学的实验室,要花上很长的观察时日。这观察的累积与无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1.18)第五节:从帕累托至善到帕累托至悲

  意大利大师帕累托(V. Pareto, 1848-1923)是施蒂格勒高举为当时唯一的执着于以验证来解释世事的经济学者。帕氏得享大名主要是提出了一个资源使用的情况,我在《科学说需求》第七章简介如下:
  
  「帕累托说:资源的使用及物品的交易可以达到一个情况或条件,满足了这条件,我们不可能改变资源的使用,使一个人得益而没有其他人受损。换言之,要是这条件不达到,我们总可以改变资源的使用或市场的交易,使社会起码有一个人得益而没有其他人受损——这也等于可使整个社会的人得益。」
  
  这两句话有略为不同的称呼:客观称帕累托条件(Pareto Condition),价值观称帕累托至善点(Pareto Optimality)。这格言重要,因为是最简单的描述一个复杂社会的资源使用的一般均衡。用于社会,不用于一人世界。在社会的资源缺乏与竞争的局限下,经济学的公理说每个人争取自己的利益极大化,达到资源使用的最「理想」的一般均衡就是帕累托指出的情况。历久以来,经济学者以这情况或条件的达到来形容社会经济有效率,违反了是无效率。然而,当我们引进交易或制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1.11)第四节:市场节省了些什么?

  中国的甲骨文显示,市场交易盘古初开有之。尽管我们知道今天的「先进」市场麻烦多多,不尽不实的瞒骗行为的困扰不少,我们不能否认市场的存在是人类生存及进步的一个主要引擎。分析生产成本时我指出大家知道的:专业生产可以带来数以百倍计的产量增加,或导致平均成本大幅下降。专业生产主要是要由市场交易带动的。一七七六年斯密说:专业生产的程度是被市场的范围约束着。这句有名的格言,是对是错曾经吵过一阵。结论是小节有错,大体上对。
  
  交易费用是零的失误
  
  奈特一九二四年说没有私产不会有市场;科斯一九六○年说只要权利有清楚的界定(私产也),交易费用是零(他这样说),通过市场的运作,不管权利界定属谁会有相同的资源使用的效果。一九八二年我在《中国会走向资本主义的道路吗?》那小书内提出异议:
  
  「如果广义的交易费用真的是零,我们要接受消费者的意欲会不费分毫地准确表达;拍卖官与监察者会免费搜集与整理讯息;工作的人与其他生产要素会得到免费的指引,去从事与消费者的意欲完全吻合的产出;每个消费者获得的产品与服务,跟他的意欲会是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9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1.04)科斯百岁了

  (五常按:《制度的费用》还有两期,重要的,但科斯百岁,要先贺老人家为敬也。)
  
  二○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是科斯的百岁大寿,北京的一些朋友要搞一个「科斯与中国」研讨会,为老人家祝寿。我因为姊姊刚在那时访上海,要陪伴另一个老人家,不能到北京参与。科斯百岁,没有我这个最年轻的老人家说几句不合情理,北京的朋友安排了通过网络视频三地对话。
  
  先进科技不灵光。事前试机几次,效果平平,正日的早上搞了半个小时,不能再等,听不懂,看不清。硬着头皮胡乱地讲了二十分钟。过了一天,美国时间又是科斯百岁正日,他的助手来邮说科斯很失望,因为听不到我说的,要求我通过视频对科斯再说一次。这次他听得清楚了。凭记忆再说,可能跟早一天说的有出入。太太在旁不断地要我说得慢一点。这次我分点说,较有系统,大略如下:
  
  一、经济学有两个时期、两个地方发展得特别好。其一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伦敦经济学院,其二是六十年代的芝加哥。科斯是我知道的唯一参与过这两个重要发展的人。此外,上世纪六十年代是经济学发展最有看头的十年,而科斯是其中的一个主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3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12.28)第三节:租值消散是制度费用

  租值消散(dissipation of rent)是经济学的一个重要话题,可惜重视的人不多。今天一些朋友说,行内久不久传言上世纪曾经在西雅图出现过一个华盛顿经济学派。这应该是指我、巴泽尔、诺斯及其他几位同事及同学的兴趣。处理交易费用是这学派的主要研究,而比较独特之处是重视租值消散。一九八二年我离开了华大,跟进中国的改革发展,对租值消散的体会更上一层楼。是复杂的学问,我要把自己在这方面的思想发展过程从头申述,让同学跟着走一趟。
  
  奈特与庇古的分歧
  
  话题起于奈特(F. H. Knight)一九二四年的一篇重要但难读的文章。该文批评庇古(A. C. Pigou)一九二○年的社会成本分析。奈特之作是后来一九六○年科斯的大文(科斯定律源于此)的前身。分析社会成本,庇古提出公路使用的例子。两条公路,一好一坏,都是从甲市通到乙市去。好路平坦但狭窄,坏路残破但宽阔。驾车的人争走好路,互相挤迫,导致堵塞。坏路宽阔车少,永远没有堵塞的情况。好路与坏路的行车时间因而相同。庇古的看法是,好路堵塞,车辆互相损害,社会成本与私人成本有了分离,如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7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12.21)第二节:从交易费用到制度费用

  虽然十八世纪的休谟与斯密意识到交易费用的重要,以这些费用作为主题分析迟至一九三七年始见于科斯发表的《公司的本质》。交易费用(transaction costs)一词起自该文。该文说,因为市场有交易费用,尤其是厘定市价的费用,公司出现替代市场。是有名的文章,但三十年过去注意的人不多。
  
  六十年代,戴维德、阿尔钦等人认为科斯的公司论调是套套逻辑,反映着新古典学派的不足处。这学派要不是暗地里假设交易费用是零,就是暗地里假设交易费用高不可攀,而最大的失误是完全漠视,交易费用的存在或不存在这学派不管。马歇尔发明的长线、短线的处理方法是避开了面对交易费用的现实。
  
  戴维德与阿尔钦认为科斯的「公司论」属套套逻辑不是乱来的。市场与公司的运作形式不同,指着交易费用的或有或无、或多或少作解释理所当然,但说了等于没说,属套套逻辑。事实上,在我构思博士论文的六十年代中期,同学之间喜欢把不明白的现象推到交易费用那边去。这当然也是套套逻辑的玩意,因为要推出可以被事实推翻的假说,验证了,没有被推翻,才算是解释。我当时重视科斯的「公司」只因为一点——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8页/14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