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合约一般理论的基础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26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从观察的不幸发展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制度经济学的起源与不幸的发展

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8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一章:经济学的缺环

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6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菲国难明,伦敦可庆

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2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个「浅」问题惹来的困扰

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18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5.15)「经济解释」一词将会传世

  上星期发表《思想传世的玩意》后,突然想到一件事,叫一位同学到网上替我找一些经济学的中文用词或术语被提及的次数。事缘二〇〇七年为科斯写《中国的经济制度》时,要捧他一手,嘱该同学到网上找「科斯定律」在华文世界被提及的次数。结果是「科斯定律」与「科斯定理」二者加起来有十多万次。还健在的西方经济学者没有谁在华文世界有科斯的功力。科斯的东西是由我单枪匹马引进中国来的,不由得沾沾自喜。跟着(也是二〇〇七年)叫该同学搜查老人家发明的「经济解释」一词,逾百万次,记不清楚了。
  
  几天前为了好奇再叫该同学到网上搜查,「科斯定律」与「科斯定理」加起来逾五十万次,大有长进。「经济解释」呢?飙升到一千八百万次,网上懒得提供细数了。该同学复核几次,没有错。网上这类数字有时上升了又下降,不知是搞什么鬼的,但这样的天文数字只出现一次也让老人家开心吧。
  
  我跟着再查几个我认为是大热门的术语,得到的结果如下:「剩余价值」,八百一十九万;「三民主义」,三百五十五万;「无形之手」加「看不见的手」,四百八十九万;「基尼指数」,三百四十八万。是的,「经济解释」看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25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思想传世的玩意



争取传世可以看为无聊玩意:真正的传世要讲逾百年,什么身后声名今天不值钱,他朝自己不知道。我不怀疑好些人这样做,而自己也尝试。他人为什么这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可以解释一下,是后话。

分类:南窗集近作 | 评论:0 | 浏览:40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5.01)思想运动是怎样进入状态的

  丁俊晖的斯诺克天赋是没得说的了。他的困难是不容易进入状态,而进入了状态可能一下子消失!斯诺克不像乒乓球,后者每一分要与对手直接较量。原则上斯诺克由自己操控,只是对手的存在带来两方面的麻烦。其一是对手防守得妙是给你出难题。其二是跟好些运动一样,斯诺克着重节奏,对手的行为可以把你的节奏扰乱了。
  
  跟对手的存在最没有关系的运动比赛应该是高尔夫球。八十多年前美国的Bobby Jones高举如下的哲理:比赛时只针对场地,不管对手。他是历史上唯一的在同一年获四个大满贯赛事冠军的人(一九三○年的四个与今天的四个有两个不同)。原则上高尔夫球是一项可以完全不管对手的比赛,究竟Jones是否真的那样打只有天晓得,但他是这样说。应该是真的吧。此君职业律师,高尔夫是他的业余玩意!
  
  思想是一种运动,可以是剧烈的:容易累,体重会下降,而把脑子弄坏了的例子不少。究竟脑子思想时是怎样运作的是科学上的大难题:发现DNA结构的天才Francis Crick谢世前在这方面有研究,没有听到有什么大发现。
  
  写这篇文章是因为察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8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4.24)《受价与觅价》的前言后记

  《受价与觅价》终于完工了,是老人家与世无争的学问,彷佛斯密当年写《国富论》,但前辈当年完工时只四十五岁,而我还有《制度的选择》那卷要从头再写。《国富论》是人类奇迹,我的《经济解释》不是。以年岁斗多不知要怎样加分才对呢?(一笑)
  
  因为赶着去武汉为张培刚大哥的纪念讲座讲话,断稿不好意思,所以在这里把《受价与觅价》的前言与后记刊登,顺便卖一下广告。本来是没有后记的,但叶海旋说原文的页数刚好与纸张八开看齐,书前书后一页空白的也没有,不够好看,要我多加两页后记,余下来的六页空白在书前书后分布可让读者有点呼吸的空间,我就依他说的。
  
  前言
  
  《经济解释》原来分三卷:《科学说需求》、《供应的行为》、《制度的选择》。这次大修——其实大部分是重写——三卷变为四卷,因为《供应的行为》分为上篇《收入与成本》与下篇《受价与觅价》。只写四卷,《制度的选择》是最后的。七十六岁,大限将至也。
  
  十二年前我动工写《经济解释》,三卷写了两年。今天只重写《受价与觅价》(《供应的行为》的下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6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4.17)竞争市场的觅价行为

  (本文是《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最后第六节。)
  
  讨价还价是觅价,绝对是。买者觅,卖者也觅。既然是觅价,出售者面对的需求曲线必然向右下倾斜。受价行为是指出售者面对的需求曲线是平线,无从觅价,不能不受。
  
  购买或消费者的需求曲线向右下倾斜是需求定律——说出售者面对的需求曲线是平线怎可以自圆其说呢﹖传统的解释,是市场的需求曲线是无数购买者的个别需求曲线向右横加的组合——即是每价加个别购买者的需求量。这样加起来的市场需求曲线当然也向右下倾斜。然而,市场有无数个出售者,每个只占市场微不足道的一部分,把这向右下倾斜的市场需求曲线的一小点放大,横向拉开,就变为平线一条了——永远不会绝对是平,但近于平。于是,只要我们不吹毛求疵,个别出售或供应者面对的需求曲线是平线,所以不能不受价。
  
  尊重传统但不同意
  
  上述的受价解释经济学接受了不止百年了。基本上我不同意,但或明或暗地我的《经济解释》写到这里还是接受着这传统之见。我是刻意地等到这里(卷三最后一章的最后一节)才提出异议。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18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4.03)艺术收藏与拍卖现象

  (五常按:本文是《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第五节。)
  
  元代画家黄公望(一二六九——一三五四)老年时画的长手卷《富春山居图》今天约值五十至一百亿元人民币吧(我以五厘折现率及看一眼的入场费算出)。即是约值十亿美元,西方的画作拍卖从来没有相近之价,不知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拿出来拍卖值多少。上苍有知,收入场观看费,我赌《蒙娜丽莎》斗不过《富春山居图》——炎黄子孙人多势众也。
  
  画了三年,完工时黄公已逾八十,不可能再多画一卷同样的吧。三百多年后的乾隆皇帝竟然收藏了两卷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这不奇,奇就奇在乾隆认为是真的那卷今天的专家认为是假,乾隆认为是假的那卷今天的专家认为是真。我同意今人认为是真的那卷画得比较好,但较好是真的证据吗?今天认为是真的一六五○年被烧过,之后分为长、短两卷,但被烧过可不是真的证据。我最不能接受的,是今天的人贬低乾隆皇帝的鉴证能力。乾隆当然可能错,但此君凡事苛求,魄力雄强,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艺术收藏家,而且他可以起用的鉴证专家无数。我没有详细地跟进今天的专家认为乾隆把《富春山居图》看错的理由,而如果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9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3.27)翡翠讯息与玉石定律

  (五常按:本文是《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第四节。)
  
  说过了,作为实证科学(empirical science),经济学的实验室是真实世界。这实验室很难用。虽然有学者尝试过,但一般而言,我们不能像自然科学那样在实验室调控验证条件(test conditions),即是经济学说的局限条件(constraints)。经济学者难以在真实世界调校那些影响人的行为的局限条件的转变。我们要在真实世界找到一些有趣或有启发性的局限转变,考查其他局限有没有相连的关系,推出假说,然后用可以观察到的现象或行为把假说验证。
  
  考查局限转变麻烦,确定行为的转变也麻烦。很多时,微小的现象转变不会像自然科学的实验室那样可以量度得准。这解释了为什么统计学在经济学的用场远比自然科学来得普及。原则上,统计学的回归分析(regression analysis)可以算出肉眼不容易察觉的因果关系。问题是回归分析不可靠,容易欺人也自欺。我花过几年时间操作这玩意,到后来还是认同一些专家朋友的话:这种统计的结果往往不可靠。这里要解释清楚:明显清晰的因果关系是用不着以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3.20)以人为本的讯息不对称理论

  (五常按:本文是《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第三节。)
  
  讯息不对称(information asymmetry)是小孩子也知何解的大术语:解作每个人各自知道的讯息不同。某些事你知得比我多,某些事我知得比你多,就是讯息不对称了。这是以人为本作为研究分析的出发点,然后带到市场物品或生产要素那边去。不容易有收获:以人为本跟市场物品有了分离,不容易考查讯息费用的局限转变。
  
  讯息费用是讯息传达费用
  
  这里有一个有趣的观察:说讯息对称是说讯息费用的存在或不存在皆不会影响人的行为!如果所有的人都是无所不知的天才,即是说讯息费用是零,我们是无从以其转变来推断或解释行为的。如果所有的人都是一无所知的蠢才,即是说所有人的所有讯息费用皆高不可攀,那么在竞争下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生存的适者不会被讯息费用左右着他们的行为。如果所有的人既非天才也非蠢才,只是大家知道的每个人都一样,于是没有人会隐瞒,没有人会行骗,每个人会按着自己的比较优势成本生产,按着自己的需求购买,知识一样,学问相同,讯息有变大家一起知道——这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8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2.03.13)讯息费用最难处理

  (五常按:本文是《受价与觅价》第八章《讯息费用与市场应对》的首两节。)
  
  讯息费用是交易费用的一部分,好些时二者分不开——我在《收入与成本》第八章解释过了。有些讯息费用不是交易费用:在鲁宾逊的一人世界交易费用不存在,但可以有讯息费用:鲁兄跑到山上远眺,试图预测天气,要付代价。
  
  第一节:以物为本论讯息
  
  经济解释或行为推断需要掌握可以观察到的有关局限转变。一般而言,处理交易费用的局限转变远比处理生产成本的局限转变困难,而在交易费用中,处理讯息费用是最困难的了。经过多年的探讨,我认为后者困难主要起于人与人之间的讯息传达往往不尽不实,牵涉到隐瞒与欺骗等行为。讯息值钱,可以值很多钱,可靠讯息的获取可以是大投资,你要知道,为什么我要免费告诉你呢?我们要怎样衡量讯息的可靠性呢?要怎样算讯息本身的市价才对?
  
  不久前一位朋友给我看一个乾隆时期的瓷瓶。我细看后说是乾隆后期的珍品,是难得一见的官窑。我可能看错,但我是依我知道的直说。然而,如果靠买卖古瓷为生计我可能说另一番
分类:信报专栏 | 评论:0 | 浏览:2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8页/146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