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力

勿意,勿必,勿固,勿我。寻找……QQ:280316499
博文

问好天涯朋友

不知有多久没来天涯了,今天突然想起,前来看看,账号还在,密码也是试了一次就进去了。

进来一看,老朋友也都还笔耕不辍,顿时感到久违的亲切。

这段时候我没来天涯,也没基本没再写小说了,可是我的小说梦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只是因为突然发掘一个事,把我写作要表达的近乎全部思想,全部哲学都取代了,也就是说,我也许以后不再用写的方式表达我的想法了。而是用做事。我正在做一个具体的事。但说起来麻烦,就不说了。总之,我意识到了语言的局限性。

我之前写作,表达,说话的目地,一是觉得自己懂得了一些别人不懂的道理,二是觉得我可以用这些道理来帮助别人更好的度过这一生,顺便寻得一些存在感。

但后来发现自己表达能力也很不怎么样。帮助别人的效果也近乎没有。多半是自以为是。存在感更是寻不到的。也许只寻得不少人家眼神中深层次的看不起当然这一点我并不在乎。

不过,现在我改变了,常常不想表达,感觉社会更尊重实物性的东西,而不太在意那些概括性的理论。比如,我给人家说,看着,我石章宏今年打算买一辆劳斯莱斯。听者也许会给你一个大拇指,但心里并不见得有

分类:长篇原创《真实身份》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忘记了视角

自从我写起小说这种文体之后,就渐渐觉得任何表达都不如小说来的自然而然,它就像深山中或者闹市中的隐士,自顾自的走自己的路。

可我并不是一直都有这种感觉,有时候就没了,当没了这种感觉时,我就像旧病复发,又想对一些人或事发表一下感想,可是该怎么说呢,却不知道了,于是就很不是滋味,这种状态令我很矛盾,说它好呢,的确好,不知道怎么写正好就不要发表意见了,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说那些道理和意见能帮到别人吗?不能。能显示自己了不起吗?也不能。说它不好呢,真不好受。这就像是我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骑自行车从西安到西藏。走到无人区时没吃的了,没钱了,只剩下个孤零零的自行车。于是,原路返回和继续前进都是一种生于死的较量。我不像以前那样言之凿凿地发表各种没用却自以为错不可或缺的论断,这对我来说的确是一种成长。可我已没有朋友了,失去了身份,失去了前行的路标,也许前面的某个地方有一片光亮,可它在哪儿?还有多远?路有多么坎坷我真不知道,我很害怕,我知道我只有放弃对生命的执着才不会发抖,可我有时候能做到,有时候却做不到。哎……不再想说那些假装硬气的话了,洗洗睡吧。

 

分类:长篇原创《真实身份》 | 评论:5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写了

能写了吗?

分类:长篇原创《真实身份》 | 评论:4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则留言——对王宝强马蓉故事的思考

我是这么理解的,不管男人和女人,在性成熟以后,都是为了繁衍的,而男人因为精子廉价而以多取胜,女人因卵细胞很宝贵而以精取胜。这些都与钱财和名誉无关,但又无时无刻不受它们的影响。一般人为它们疲于奔命,而王和马几乎不再为钱财和名誉发愁。这时候,他们就不惜损害钱财和名誉的方式来实现他们真实的意图——繁衍。而在繁衍这件事上,王在马身上放了空枪,就算不放空枪也得继续扩充后宫。所以,他就那样做了。

而马出于繁衍的考虑,王的基因可能算不上优秀

(在当今,能赚钱真的不能说是基因优秀,相反,只能说被别人利用的程度高些摆了。)

综上所述:马和王其实都在冒险做真实的自己。

09-22 08:18

然而,这种冒险在本质上只是否定自己之前观念的一种办法罢了,世界上缺少一百个马和王也不会有多大变化,尤其是闹腾了以后的马和王,因为人类每天都会上演不计其数的同类故事。

所以,马的冒险也许更值得一些,因为他至少为他的孩子选择了一个他自认为更优秀一些的基因(当然,她的失败就在于更多的人都不认为她选的基因有丝毫优秀之处。)

分类:长篇原创《真实身份》 | 评论:14 | 浏览:1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意识流

镇安游记

坐火车三小时到达镇安,下车时天上下着蒙蒙细雨,我知道这是怎么了吗?我是来散心的,下雨也没关系。

我现在都没有任何灵感了,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成这个样子,一切都要没落了,没办法,我也不想这样,我的生命会出现转机吗?谁知道呢,我肯定不知道,

 

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我们自己有一种从容的感觉,希望自己能够放开这种使命,物极必反,我真不知道应该咋办,这样会让我很可怜的,我自己有一个非常有良心的过错,只有这样的过错我的生活才能变得和谐。这样的生活我真的过不了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能成为这个样子,那个作品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除了小说,什么都像是多余

好长时间了,我都没在这里写过了,不是不想写,也不是没写东西,除了每天写小说,再写东西就是用手思考写出来的,我一般光看一下写了多长时间,多少字。

至于其他的,我有时候也想写,写一些被人肯定一下的文字,也是我需要的,但我没有想到一个标题,就觉得写出来给人看未免多余,在我的有限观念里,我写观点鲜明的短文,就是想给别人指点迷津,说这个对,那个不对,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我以为……但是,我后来发现,我每次发表这种自以为是的言论后,心里都很不舒服,一方面来自自己的内心,人人都是竞争关系,我何苦苦口婆心。另一方面来自别人的反馈,要么过于激烈,要么过于清淡,要么客套,要么……反正都不怎么另我满意。后来我似乎明白了,我为什么要写,是因为我有说话的需求,我想自以为是的帮助别人,我以为别人都傻不唧唧的需要我的帮助,我认为我了不起,听我说话的人都应该重视我的观点,哪怕反对都应该反对的真诚些……

而这些都是我自己想的,我发现我错了,我只是自己有说话的无需求而已,而别人没有听话的需求,就算别人把你的话听了十遍八遍,他再你的话里面找的也是别的东西,与你的法也是千差万别的。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1 | 浏览: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揭露者

       从前,张村里来了个收狐狸皮的,说一张八百块,

但村民手头都没有狐狸皮,甚至都没见过狐狸,

第二天,当一些人正叹息没把握住市场的脉搏时,来了一个卖狐狸皮的,说一张二百。

 

       于是,很多人便买了,等着八百元卖给收狐狸皮的呢。

可是,好长时间过去了,那个收狐狸皮的再没来过。

     

    . 不久,附近的王家村也发生了同样的事。

于是,村民揭先生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写了海报,张贴在张,王,李,赵四个村的村口。说买卖狐狸皮的都是骗子。

没过几天,李家村的李瞎子买了一张二百元的狐狸皮。

     

       于是,揭先生买来了高音喇叭,顶着烈日,在各村大声朗读海报内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则留言,《情绪影响智商》

       情绪可能产生于内分泌系统,比如一只大狼狗向你扑来,如果你的肝脏能分泌足够的胆汁,你就有底气愤怒,然后寻找砖头;如果你分泌不出胆汁,只能分泌让你恐惧的肾上腺素,那么你就会害怕得发抖,然后想办法逃跑。也就是说,你的各个脏器的功能决定了你的性格,性格决定了你对一个人,一件事的情绪。所以,改变情绪就是改变性格,改变性格就是改变脏器功能。这其实就是修行。修行的另一个常用的方式就是繁衍,对于整个人类来说,你的后代和你没什么区别,你用修行改变了脏器功能和用繁衍的方式改变子孙后代的脏器功能,效果差不多。可是,更多的人都企图用繁衍的方式来改变他们家族的脏器功能,但他们徒劳无功,因为人类竞争太激烈了,谁也不想让别人更好色一点。谁也不想让别人修养更好一点。

 

      文明是副产品,智商也是副产品。情绪影响智商,就等于说,一袋麦子磨面的多少会影响麸子的多少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激素理论一

古往今来,人要长生不老,人要预知未来,这些都可以实现的,甚至正在发生着,只是人们不自知而已。

1,人不仅包括自己的肉体,还包括身体周围的“外激素场”,这个外“激素场”才是人最重要的部分,它可以一代一代地传下去。婴儿刚出生时,需要母亲的乳汁之外,也需要母亲的外激素来保护,这种保护直到人到了青春期才会慢慢结束,所谓青春期,也只是这个人可以独立分泌各种激素的开始,这个时候,人就有了繁殖能力。假如一个人自小到大一直处于这种外激素的保护下,那么,他会幸福的感受不到自己需要知识,需要努力之类的。

同理,当一个人很老时看到自己儿孙满堂时,他也不会担心自己死去,因为他的外激素已经转移到自己的儿孙身上,死亡只是肉体的新城代谢,就像头上掉了一根头发一样毫无痛苦可言。他的人生意义还在继续,或者说,只要活着的时候没有什么痛苦,那么,活着的时候也和死了一样,死了的时候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谈写作。

写作就是把读者的渴望聚集起来,然后一笔带到结果那边。给人以到此结束的感觉

优秀的作者就是能抓住更多人的渴望,用最简单的行动,达到最满意的结果。他得到的剩余价值就在于:面对渴望,他的行动只是动动笔墨,而不是真砖实瓦地砌墙。但却因为文字的容易复制性达到了砌成千上万堵墙的效果。

这么说来,作家是不可投机的,因为他必须通过社会实践或者思考,或者不停地写才能把握更多的人渴望什么?才能找到人们愿意接受,而且比较容易饿行动模式,才能把握读者希望得到什么结果。

这么说来,一个不能可在当下的人也写不出畅销的作品。

这么说来,卡夫卡不是个好作者。他可能达到了写作的某个高度,但他没有达到自己的潜意识里的目的,作者如果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他最好也别达到别人的目的,容易被有人利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至我的皮囊不肯释然的人

   如果这世界真有大是大非,我觉得人类有点儿小气了,如果被同情是一种耻辱,我也许受到了更公正的待遇,可我并没有以此为荣,相反觉得人类可怜,当然我更可怜。玩着文学的游戏。太投入以至于忘记了它只是个游戏。这个世界上文学早死了,任何人不要再对我提文学,你们早被人类用虚情假意酿造的所谓七情六欲污染了身心。不可能长出叫文学的花朵,我的沙漠里再无一人,别了,亲爱的可怜人。

哎,我曾经吃过这样的苦,今天又要如此吗?这个点,我在做些什么?再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可做了吗?没有了,我觉得我是个自恋狂,没有比我更可耻的人了,幸亏这只是遗留在皮囊里的陋习,我的灵魂应该比它稍微好一些,至少知道这个世界已经无人有灵魂,至少知道它是一个值得珍惜的东西,我怎么会相信除我之外的人会随随便便有灵魂呢?这分明是我太浅薄,说一句深奥的话以显示我的实力:么么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何时来着?

何时来这里写?些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现在可能是傻了,也可能不是,反正,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我就觉得我的一切不好的感受都是黎明前的黑暗,得继续挺着,然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然而,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会觉得我这辈子已经大势已去的,不,我只能说已去了,因为我从来就没有过大势。

     我坐在街边的早点摊上吃着葱花饼和豆腐脑,心里想着写励志文的事情,可我凭什么给别人以励志呢?我说你们好好努力,将来就可以吃上葱花饼和豆腐脑了吗?说实话,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篇好的励志文来救我,让我把我的小说写完,我写励志文,这本事就是阴差阳错的事情,我不是写不了,只是我没有素材,两年了,我一直活在我的小说中,那是1966年到2020年的事情,时间跨度还不错,可它只发生在一个小小的范围,我已经改了好几遍了,可是我心急火燎的想公布于众,我坚持不了了,真的,很痛苦的,于是我把它给别人看,然后自己也看了,结果发现我写的是狗屎,海明威说第一稿都是狗屎,可是我写到第三稿了还觉得是狗屎呢??

幸好我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什么是家的味道

家,是人们记忆的开始,

家,是亲人遭遇的地方,

家,是你的感觉能够被别人感觉到的地方。

其实,它只是一个错觉,美妙的错觉。它让人类快乐地平庸着,在那里出生,在那里死去。

其实,我们本该早早忘记它的,因为我们都有自己的梦想,正是这种味道麻醉着我们,使我快乐地否定自己,而不敢追求自己作为一个独立的生命体,可以追求到的梦想,比如周游世界,比如……

我也常迷醉于家的味道,但我不被它牵绊,

家,想回就大大方方的回,不想回,就洒洒脱脱地浪尽天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8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马上就要过年了,祝各位博友新春快乐,吉祥如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性之恶

没有很多女人的艺术家,不会有太高的境界

 

当初皇帝和炎帝领导人类的时候,靠的只是个人魅力,一种对人的理解力,一种气场 

甚至只是一种激素水平罢了

当你摸一个不太熟悉的女人的胸时,你胆怯了,女人就说你是流氓,你不胆怯,女人就会感觉到那是一种享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9页/12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