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相忘乎江湖

我仍执着,别处之生活。leefly@126.comQQ115246720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29287
  • 开博时间:2006-06-08
  • 博客排名:第506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游园惊梦

《游园惊梦》

腐叶的气息,她还不曾磨合
对于命运深处的恐惧
和旧事物的流失
她在井底仰望
上有满园春色,香樟几棵
终不能为她懵懂一跳
如果她喜欢贴近腐叶的爬行
毕剥作响的身体
变软,变青,剪断了人间那一头
如果她喜欢唱戏
水银般的喉咙
换作鸟鸣,发出昆曲的腔调
有人游园归来梦见她
妆容不洗,花钿如新,而眉目之间
隐约有紫藤黄花之影。

2010-10-8深圳
分类:越人歌 | 评论:1 | 浏览:7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中秋感怀

《中秋感怀》

拥堵于心,无非故旧与浮云
低头交首,捧腹中温热
尝有菊花之味,近乎人情
此生:轮盘,洪流,杯酒
席间有人高声背诵《秋声赋》
顿挫之间,伤感这些年
团聚渐少,离别渐多
黑发渐少,白发渐多
仍有苍茫前程要奔赴

2010-9-22深圳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5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令(36-47)

小令(36)

斜坡上有桃树
微露花骨朵
母亲牵着孩子
指向头顶垂挂的紫色
看见了没?
牵牛花
哦。花枝乱颤
却有三两朵
只是怔怔地
竟要凋下来

2010-1-11深圳

小令(37)

黄山郊外
油菜花都已结籽
我喜欢一个人
耽溺花开时
也如此
反而听得真切
蛙之鼓噪
暮光之相照
低沉之于雨水
好比隐忍之于我

2010-1-15深圳

小令(38)

一觉睡醒时
我贴近车窗
观望闽江上的一轮朝阳
仿佛静止
可以忽略污黑之淤泥
此刻
接近福州城了
满眼的榕树
分类:越人歌 | 评论:1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令(25-35)

小令(25)

晨间薄薄的雾
预示着今日的好天气
我却想起风雨交加的寒夜
生蚝剥落的黑沉之壳
堆于福永码头
以它陷溺淤泥的躯
破坏了给我们看
如果仅仅为了世俗之见
入木即可
化蝶即可

2009-11-25

小令(26)

让我摇摆不定的
蔓延才刚刚开始
几株桂花树
隐约在窗外
我可以认为是我
闻香而动
渐渐爱上更远一点的你
在这般有一阵没一阵的
吐纳之中

2009-11-27

小令(27)

河边开着簕杜鹃
它映照的
不可方物
反观痴惑的自己
又何尝不是
它在污浊中轻晃着
如同麻绳缚住的
一排小渔轮
她伸出染成紫色的小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4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园博园,大梅沙

  《园博园》

此刻,我说繁花似锦
是的,周围的一切
恨不得倾其所有
落满木棉种子的小径
伸到我们眼前
鸟类的粪便
撒向我们头顶
它们在远处的树林中嘶鸣
隐秘地飞行
荷塘的淤泥
爬上了端坐长椅的她
脂粉往下掉
多么荒唐的景象
她不能毁了内心中的一座塔
她不能毁了大红大紫的身段
与我跳兔子舞
如入无人之境

2010-6-5

《大梅沙》

我是22319人其中之一
我身边尚有未知的
等着看落日
和堆满集装箱的船只

当我们加速的身体,雷声渐低
在海风中鼓动的那些孩童
当他们舍得,将往日掏出去
只抓住眼前的

眼前是一件多么沉重的事
当我们绞尽皮肉中最后一粒盐
我们亦会深信沉浮
是不可脱离的

乌云仿佛若干年前
移步远处的大城市
一个人煮咸鱼
梦想在大梅沙有一处小别墅

惟有早已预知的暴雨
搅动出租屋如海浪起伏
闪烁着鱼鳞的光亮
犹如蜗居者的夜读

2010-8-15深圳
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4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桂林

  《在桂林》

慢行之火车,无名之野花
澄澈之水田
此刻得见
远则青峰
近则阡陌
晨雾湿白,桂花树浓绿
这就是桂林
我在此中,你在此外
好比云泥之别


《在阳朔》

一瓶漓泉啤酒
一盘啤酒鱼
在阳朔
天在下雨
如泼墨
我孤身一人
呆坐客栈的摇椅
如坐舟车
桂花盛开的时日不远了
我多想安定下来
等着暗香浮动的这一日


《徐悲鸿故居》

天色渐晚,我步行去西街
路过徐悲鸿故居
木门紧闭
只见一株硕大的白玉兰
雨水润洗过的花香
格外清新,淡定
我站了一会儿
无悲喜之感
惟有青石小巷
远处的街灯迷离


《阳朔西街》

酒吧里坐满了人
都等着看世界杯
偶然可见金发碧眼的洋人
多少有些异国情调
我有时候不动
立于人潮中
擦肩而过的
仍旧滚烫
夜雨刚止
山峰幽黑
西街流光溢彩
你有众乐乐
我有孤伶伶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3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作几首

《十九区》

芒果高挂,夜露轻而湿,今晚的月亮
是十九区的一朵白兰。
从铁窗,从香樟树下
从残旧的建筑内部
隐去光泽。
不曾看见但知道她在。
仍有那么一点微凉
初夏的风,吹下白兰花
被车轮碾碎,香气充弃大街
火山灰一般。
幽居数月,我多么渴望枝头的
陌生人来访。
五月七日凌晨,风雨大作,惊雷滚滚
醒起再不能入睡
环顾而茫然
而觉身后岁月催促。
人世虽长,有时又似一道闪电
之后的黑暗,内心冲淡,不畏缩。
 2010-5-9深圳

《夜行记》

乱草之中,虫声通透
腐叶之上又叠加
吹堕之新叶
再黑沉仍能辨明
周遭皆荔枝树
蜂箱堆立树底
想见白日之时
嗡鸣之声
不绝于山野
咬牙坚忍这一路
幸得枯木为拄
霜降于肩
降于低处的深圳水库
目视前头新平村零散灯火
几近泪奔
日出之前,踏上望桐路
果真望见梧桐山
雾蒙一半
近前之草莓田
惟此不常见
愈加珍重世间之常见

2010-4-21记念深圳百公里

《纺织女工》

烈日下,融化的这些
旧厂房和卖冰棍的男孩
二十年前的凤凰牌单车
不止是生锈
让人感到困倦
走在芒果街上
也有一番透彻的话
如今换成香樟树
若隐若现的知了声
解开第一粒钮扣的纺织女工
“一百天后你就是我女朋友”
分类:越人歌 | 评论:2 | 浏览:7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一个福建友人

 今天收到从福建寄来的一小木盒铁观音,寄茶叶的这人,不算至交。然而礼轻也有一份情意在,要谢谢人家。再说了,没点交情,无缘无故给人寄茶叶也说不过去,主要是因着做业务的缘故而结识,挺谈得来,相互之间的合作也挺愉快。有一次,闲聊中我提及福建的茶叶不错。他就问我,你喜欢喝铁观音,还是大红袍,还是小红袍,还是肉桂?这么一问,我反倒不知如何作答了。说到底我并不是一个喜欢喝茶的人,平常要么来朋友,可能坐下来喝上一两道。大多时候还是喝桶装的矿泉水,滋味就不说了,跟自来水差不多,甚至不及。扯着扯着,他最后便说我给你寄些茶叶过去尝尝吧。我也没推托,过了也没放在心上。不曾想,这茶叶还真寄来了,快递公司的小伙子临走还留了张名片,说以后要寄什么东西去福建记得找他之类,我忙说,一定一定。其实未必,人在江湖,随口应承的事可多了,真要去一一兑现怕是难为,这也说明,我这个人谙于世故了,变圆滑了。这与几年前的我相较起来,差得可太远,自己随之耸肩笑笑,这个动作不知几时学会的。

 在办公室取出一小撮茶叶,泡了喝,实话实说,很清淡,也许是份量不够的原因,也许是烟酒过多以致于影响味蕾。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慢慢喝,这一喝还真喝出了点意思。想起一个福建的友人来,这个人名叫刘龙钦。事隔多年还能记得如此清楚,并不是我记忆好,应该归功于前几年写日记的习惯。2003年的事,前不久还以“两英镇日记”为题发表了。其中有提到这个人,几乎是一笔带过,没往深里说。既然想起来了,我觉得有必要再着墨写一写。

 刘龙钦是福建漳州人,怎么认识的,倒没费什么周折,很简单,因为共事一个公司。2003年我一毕业,随之进入潮阳的一个染整厂,他比我后来。我先进的厂,已经打下不错的根基,但我对他有些怨恨,这种怨恨就好像一个突然之间失宠的女子那样。他没来之前,生管课的女孩子全都围着我转,他一来就扭转了这个局面。如果大家看过台湾的综艺节目,有一个很搞笑的主持人,叫吴宗宪。刘龙钦是吴宗宪的粉丝,他的搞笑功力在如今的我看来,算是小儿科,原因是我看太多吴宗宪的节目了,他的梗都记得烂熟,相比起来立见高下。但在当时,刘龙钦像扔进装鳗鱼的船舱里的一条鲶鱼,盘活了工厂枯燥无味的生活。

 刘龙钦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一是牙齿黄,由于喝茶抽烟太多,还有黑黑的牙垢。偏偏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在附近的纺织厂上班,自从我见过他女朋友,怨恨就少了些,毕竟人家是有主之物,不用担心生管课的女孩子给抢跑了。二是他有一部三星的手机,是那种有翻盖的,盖住数字按键的部分,有一个奥运五环的标志,型号我没去考证。很有份量,他的手机几乎是公用电话,我们这些刚从学校出来的还配不起手机,就把他电话号码告诉了家里,家里有事找就打到他手机,他也不嫌麻烦,很乐于助人,有时候从外面跑回来,喊谁谁的电话,有时候正在吃饭,还没来得及下咽,也喊谁谁的电话,挺让人感动。三是他的搞笑能力,那时候我还是很内敛的人,很腼腆。他可不一样,工厂的喷水池前有一个篮球场,夏天时特别热,那里就成了一个露天的舞台,说舞台一点不为过,因为他确实在表演,十几个人围坐在一块,他就天南海北的侃故事了,有时说点荤段子,逗得女孩子们既羞又笑。

 刘龙钦和我是生管课惟一的壮丁,生管课又是一个需要体力的部门,因为所有的胚布来了,先是卸货,然后成品出来包装完了以后也是我们装车出货。我个子小体力弱,重一点的布匹他都是一马当先扛下来,我很感激。2003年国庆后,我逃离了那个工厂,没错,是逃离。工厂不让辞工,一天上12个小时,我已经累得精疲力竭。于是有一天晚上,我和刘龙钦密谋,他帮我掩护,他买了一包烟,跟门卫扯淡,分散门卫注意力。我就从宿舍将行李物品偷运出来,从围墙扔到了外面的草丛。第二天清早我就以出去外面买东西为由,带上行李坐上三轮车去两英镇,再转车去汕头,再转车投奔当时在深圳松岗打工的妹妹。刘龙钦的电话号码我是记得的,刚到深圳时有过一两次通话,渐渐地也就失去联系了。

 要不是这茶勾起回忆,恐怕也就无从谈起。这茶慢慢地也就喝完了,回忆到此为止。然而刘龙钦于我有生之年怕是遇不着了,这个福建人,也许在福建,也许不在福建。



2009/11/5于深圳
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6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再遮掩

一个朋友在QQ里跟我说,上帝啊。今天总算天真的凉了下来。这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心声,也许肥胖一点的人都天生惧热吧。我恰好相反,我太瘦了,骨子里是受不得寒冷的。昨天夜里,风就刮起来了,那还是因为我下楼去买烟,不然我可能都不知道外面的气温到底降了多少。我还穿着一条短裤和短袖衫,一出门我就被冷风吹得浑身一颤。我越来越觉得我像是一种温室里面的植物,表面光鲜,内心却是那么的柔弱。
下意识地掰着指头算一算,在深圳生活了四年多,中间离开了两年,去了安徽黄山。有厌倦,有迷茫,黄山那两年,常常一个人去看桃花、油菜花、广玉兰,大片大片的花,灰蒙蒙的天空。常常站在田野上给深圳的一个女孩子打电话,说情话,说一些傻傻的话。春天的时候,雨水绵密;夏天的时候,听得见蛙鸣;秋天的时候,也有桂花开,一路上都是沉香;冬天的时候,第一次看见雪落,激动得无语形容。原来,我那么容易满足,这种满足又让我讨厌,或许这也是逼着我离开的一个原因。
2009年春节前,我提出了辞职。尽管朋友一再挽留,然而我去意已决。深夜的火车裹挟着我一路狂奔,窗外一片黑暗,偶尔闪现灯火。天气出奇的冷,也许那只是内心深处的一种恐慌和对于生活的无所适从。到了柳州,跟同行的一个朋友去吃螺蛳粉,喝了很多酒,晚上在小旅馆吐得一塌糊涂,我还清晰记得,一根粉条从鼻孔出来了,一抹脸,湿淋淋的,也不知道是酒还是泪。原本从柳州可以直接坐车回家,第二天我还是乘火车去了南宁,想着能见她一面也好。当我一个人拖着行李箱站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繁华的街头时,我竟然愣住了。我在反复问自己,你想干嘛?你来这里到底想干嘛?然后苦笑,然后傻傻地去路边摊买了一大箱我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吃过的热带水果带回家。
过完春节又重新打点行装,又回到深圳。只有一个朋友,一个永远的朋友,从2003年我进入工厂就认识的一个朋友。难得的是,他还在原来那个工厂附近,从未离开,不管我什么时候过去,他都会跟我见面,他是湖南人,谈了一个湖南的女朋友,不出意外,年底也许就会结婚。我们坐在一起的时候,话很少,他大多喝茶喝少量的酒,是个好男人。我只有一个号码,一个从2005年开始使用的神州行号码,从未丢弃,即使是离开了两年。我想记得我的朋友,随时都能联系到我。我是一个多么念旧的人,甚至六年前的日记和信件我都保存着。是的,我从不舍得丢弃其中的一件,它们或多或少带着我记忆的烙印。
今年诗歌写得越来越少,酒喝得越来越多。还好,还有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偶尔坐到一起扯淡喝酒。有时候我会想到堕落这个词,我甚至讨厌这样的自己,常常一个人站在黑暗的楼道抽烟,打量着远处高低错乱的楼房、霓虹灯、107国道,然后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下楼去漫无目的地走走,还是折回房间里看几部无聊的电影。

2009/11/4凌晨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6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令(24)

小令(24)


她知道如何抽身出来
将自己
塞进去排队的人群中
那一袭华美的旗袍
仿佛悬浮在空中
它遮掩着
去适应着
这人生若只如初见
多好

2009-11-1
分类:越人歌 | 评论:0 | 浏览: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7页/26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