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人独立

周孟杰出版诗集两部。山东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全国公安文联会员,在《诗刊》《山花》《青海湖》《诗歌月刊》《诗选刊》发表诗歌四百多首。作品入选《山东新时期诗歌选》《中国诗歌选》等多种文本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07376
  • 开博时间:2006-06-07
  • 博客排名:第553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这就是雨水里的生长(外一首)



那简单 杂乱的花草
把夏天的茂盛 一直延伸
用尽气力也不能收在伞下

越来越明亮的下午 那些阴云
就这样绕去了
小城空寂的石板巷 岩缝越来越长

这条幽长的小巷 比藤萝还绿的低色上
我的脚印
在这个夏天消失了

孩子举着阳伞走过去
细长的雨溅向石壁
那朵小花在伞上一直晃着我的眼睛



雨水



        多少条雨丝才能拧成一条鞭子
多少个唾星才能抡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两首

 重现

蝴蝶 翅膀一闪就不见了 像夏天
一个简洁轮廓 像忧伤不鸣的鸟
像夜色 你一直走进去

这个夏天 把窗外簇拥的黄花
写下来 把干燥的早晨和
很小的雨也写下来
我知道 画面的记忆属于我了

那飞过的翅膀
串起的那片小花朵
——多少个夏天也开不出
当初我看见的亮了


我写下的暗夜

 必须抓住 这样的黑多么不易
这 ——让我消失的夜晚啊

像星光迷失路途一样
像花瓣蜷起身子一样

那些裸露在手术床上的疼痛
那些缩在黑暗里无声的啜泣

让我消失的夜晚
我 ——能抓住这样的黑多么不易
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起(两首)


 日常的生活 我反复打磨自己
那把锈蚀的锁孔
终于被时间添满

我时常惶恐不安 时常在美丽
幻觉下狠狠掐疼自己

那次 我在一家花店逗留很久
那片长在我身上的叶子
终于失去了水分

沿着东城的小巷 我把一朵水花
藏在伞上
当我心满意足地望去
其实 我正好发现自己的幼稚


远飞

 对不起 还给我翅膀
如果还剩下一片羽毛也还给我

我已如一只蚂蚁走完一生
如果你还让我像一只猪或狗
谢谢你留下的隐忍

我不放纵 不放纵翅膀那
霍霍的羽声
春天 那美丽童话总有一个章节
收藏天鹅的泪水

爱着 对远方的天空
我把梦做的好大
除了你 没有谁把看见我飞的那么孤独
2006-7-18
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藏

 隐藏


  这一刻 我要隐藏起内心
隐藏起我如列车在大地上的震颤
那延伸进铁轨的方向里
我静如处花

狭窄的站台 那想象里的停靠
你击节而歌
我独自醉去

如一节无法改变的车厢
我只能把忧郁装的更满
那时啊 我的沉醉已经超载

其实 我明白一个夜晚的重量
慢慢驶来
原谅我 在深夜又给内心加一副车轮
2006-7-18


我会在夜晚出神

其实 我会在梦里醒来
在自己的掌心把自己摊开

说实话 那声叹息你也许听到
那密集的雨声放大了我
无边的虚无

我用酒招待自己
规劝那白昼焦躁的徘徊 像黑夜
一样慢下来

回转身 草根一样的命
紧贴我深夜的黯然
让我好好端详自己
2006-7-1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流以自己的方式流淌

 一个人能记住的东西多么有限,当内心的蛇缓缓褪掉它的外壳,一切将是迷离和模糊。“能记住的都是肤浅的”我这样来说服自己,纠正自己在空想和阅读时瞬间留下的某些思索的痕迹。
河流,它是时间的另外的一种存在方式和呈现状态,安静和奔涌都是其外在的表象,而内在黑洞般的消失才是最终的宿命。面对河流,——一条广阔奔流的大河,我无法用准确的词语来描述内心的活动,激动、震撼、胆怯还是惶恐。所有情感如泡沫的翻涌与激荡,飞跃高崖的决绝和狭窄航道的黯然,在幻灭,在涌起,在把河流雄壮的气势缓慢地吞噬。河流日夜不息,奔过辽阔的大地,只有那些深潜硕大的卵石,干净而细的沙砾的痕迹才被暂时的保留,它只是消失的更慢一些,坚守的更持久一些。幽深而漆黑的童年梦境里,我常被某种可怕怪异的神物所追赶,孱弱而幼小的心灵让自己接近危险和消亡的边缘,可怕的神秘暗示在成长的细节里,无声地潜入,留下足够的疼痛和可怕,这一切似乎昭示着现实的本质。在成长的过程中,这些噩梦在慢慢隐退,像退潮的海浪,下一次涌动而来的已不再是先前的那个浪了。现在已经很少再做噩梦,也许健壮的躯体已足以让可怕的损害却步,也许是成熟的思考驱走了那可怕的伤害。不管怎样,那些和梦境有关的记忆已经消失殆尽,时间已经缴获了仅存的记忆。或持久或缓慢我在被动地遗弃。
而这种持久与缓慢的结果最终是:消失。
十九年前的信件,在日子里泛黄并消隐着某些秘密的气息,曾经的颤栗,捎带其间的温度和疼痛,——一切都没有了,尚可辨认的字迹早已变的陌生且朦胧。那曾温热的话是说给我的吗?那字里行间的影子是我吗?那个简单而率性的人是我吗?这样一路想下去,思索和文字变的越来越沉重。我只得承认,无法回避时间遗留给我的麻木和刻薄,是时间让我的记忆出现断裂和错位,让我无法再触摸到一种真实。那梦里时常出现的幻影与现实交叠的时刻,自己已彻底绝望,我早已彻底失去了那些记忆,粘稠的,深情的泪水早已干涸。
时间和流失让我越来越喜欢这样质朴的词:破败、破损、破旧……,像一个小学生突然喜欢上了那些神秘的词句。那些曾新鲜、新奇、新颖的事物,在泥沙的沉积中失去光泽和棱角。皮毛没有了,留下的是骨骼,——坚硬的支撑。时常在昏暗的灯下透视内心的失望与怅然,那些激荡在记忆里的沙砾,那些和梦境有关的气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1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2页/77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8 49 50 51 52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