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47000
  • 开博时间:2004-06-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三尺阳光

  【三尺阳光】
  
  有个楼盘
  在世纪大道上
  叫三尺阳光
  令人不免向往
  
  阳光的高度
  只有时间才能丈量
  我手中只有一支秃笔
  
  有时
  阳光很高
  在云端之上
  云之下阴雨连连
  万物生长靠太阳
  似乎是某个伟人说的
  
  有时
  阳光很低
  在草芥之下
  草芥之下大地沉睡
  大地是温暖的
  这是我说的
  
  有时
  阳光只有一米,也就是三尺
  照见悠然的南山 陶渊明在东篱下采菊
  照见黄州安国寺 苏子瞻在东坡种菜
  照见成都的草堂 杜子美就去晒晒太阳
  照见小小的我在台灯下
  把台灯幻想成太阳
  
   2011年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忽然理想】

  
  
  一只亮黄的树叶
  飞进我的车筐
  用身体
  告诉我深秋并不荒凉
  本来这是个和明天一样的日子,与后天也一样
  如果不是大学同学在QQ里说起理想
  让我的神经有一丝恓惶
  十一月的冷风下
  混沌的大脑里
  北京的风从更北方吹来
  北京的云从更高远飘来
  那时的麦苗正旺
  那时的歌声响亮
  那时我们正拔节生长
  夜里骨骼咯吱吱地响
  将精液喷在床上
  白天皮肤如双眸般亮
  理想是六月的麦芒
  
  如今理想只不过是
  观看老男孩时的几珠液体
  在无尽的夜里
  蒸腾到相对湿度为零的空气中
  空气没有改变
  只不过微微增加了二氧化碳的含量
  但那不是理想的力量
  正读的《百年孤独》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山西晋峰麻花

  
  
  在太阳远去南方的路上
  再次
  用
  阳光把后背摩挲温暖
  北方的风一股股南下
  衣服将寒意遮挡
  这是一个与昨天和明天没有区别的秋日
  夜班的黑色素尚未在体内吸收干净
  送完学前班果果的我骑行在街头
  享受太阳
  没有目的
  也没有方向
  寻找目的和方向是可笑的事情
  令人鄙夷
  山西晋峰麻花
  在停止运转的大脑中一闪而过
  一个小时后
  在一个叫华星的中学门口
  这里正在开一场隆重的大会
  大学生在向中学生表演模拟法庭
  沸腾的人声里
  那一闪开始踱入回忆
  晋峰 山西的一个小城
  晋峰 山西的一个村庄
  晋峰 山西的一个男孩
  晋峰 山西的一个女孩
  晋峰 山西的一个店名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游西安世园会

  
  
  去了两次,第一次8月下旬陪高中同学去,那几天正好在西安学习,两人约好在世园会门口相见,从学习地方玉祥门附近坐世园4号线,一个小时后到达,刚9点,人不多,等半个小时后同学到,他父母和我父母一样,随单位搬至西安以北,他父母去年才搬来,他回来接孩子回去上学。多年未见,同学变得更精神了,两人进门就朝左手边走,到了陕西城市园区,国内城市园,世界城市园,只顾聊天,并未专心看景,专拣人多的地方去,不时照照相。我俩高中不在一班,父母同单位,住一个院子,上下学经常一路。毕业后,他去了老家的一汽工作,不久辞职,先后在富士通、GE呆过,积累了很多经验,现在襄阳一家公司搞电气方面的研发,他学的是机械,转行到电气,确实让人敬佩,现有一女一儿,女儿已上四年级,儿子与我家果果年龄相仿,挺羡慕的。转到中午在欧陆风情街肯德基吃了午饭,赶上旁边的文艺演出,似乎是非洲贝宁的舞蹈演员,虽然没有曼妙的身姿,但舞动时,全身每个地方都在跳动,把欢乐传递了出来。伴奏极其简单,大多是打击器,留在印象里的似乎只有欢快的鼓点。
  到长安塔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问了排在前面的人,站到这里已
分类:乱语 | 评论:1 | 浏览:3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语(12)

  昨天晚上翻看报纸,有药家鑫的报道,药的新闻,一直比较关注,但从没有发过言论,这件事,对药家,对王家,都是悲剧。报上内容是柴静访谈录像的部分文字,谈到药家鑫为何撞人后杀入的问题,其父药庆卫说了一个故事,药家鑫上小学时,他班上某同学让药家鑫背他,不背每天就给一块钱。药父说,背就背吧。让孩子形成没有依靠的感觉,出了问题,老爸不给你解决,不给你做主。另一方面,药庆卫对药家鑫要求又很严苛,出了问题,父亲不给解决,如果自己解决不好,得到的又是父亲的一番打骂,我想,这恐怕是药撞人后拿刀捅人的主要原因吧。
  从道德上说,药家鑫的行为及其恶劣,但从法理上说,药家鑫有自首情节,不至于死刑立即执行。之所以是这个结局,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站出来太晚,把事情讲清楚的太晚,药家鑫被渲染成了富二代,官二代,加上他的大学生身份,又是艺术类的钢琴专业,最关键的是药庆卫的教育方式,是断送儿子的最主要原因。所以,这个悲剧的最根本是药家鑫的父亲药庆卫,最应该反思的是他。作为父亲,无论做什么,教育孩子当是人生的重任。药案的结果,网络确实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作用是好是坏,不得而知。
  买了新版的《红
分类:乱语 | 评论:0 | 浏览:2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年7月15日18点40分西直门换地铁

  2011年7月15日18点40分西直门换地铁
  
  一些伟大的场景
  都不够壮观
  黑压压的人,或者是
  黑压压的蚂蚁
  年轻的工蚁
  肩负背包和
  梦想
  爬向一个个洞穴
  这里的大地尚有一丝温度
  这里的粮食尚可以梦种植
  这里的收获尚可凭力获取
  一只只的蚂蚁
  爬过河流、大山、乡村和城市
  爬行到这里,拥挤到这里
  爬行在纵横交错的洞穴中
  
  我只不过是下了13号线,换乘2号线
  在他们之中我已经苍老,理想
  已如蝴蝶般飞去
  我的目标,是
  千里之遥的咸阳
  裤袋中的车票
  沾上了汗水的味道
  
   2011年7月17日生日
  
  时间过的很快,展眼已过一月,15日北京有感,17日咸阳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感谢的哥

  感谢的哥
  
  周六,吃过晚饭,和儿子去人民广场玩。很久没有晚上进城了,咸阳的夜景越来越漂亮了。肯德基前面,有很多俊男靓女在摆摊,显得这个夏天的夜晚更具活力。问了问这些年轻人,有暑假回来的学生,有在咸阳上学的,还有刚工作的年轻人。
  广场上喂了鸽子,逛了新华书店和儿童城,时间已经走到了9点,该回家了。在嘉汇汉唐书城门前的公交车站坐上了出租车,前面座位是位中年男子,正在接电话,说从西安到咸阳,坐的59路,却把他拉到火车西站了。司机师傅说可能坐了副59路,是到火车西站的。前面的乘客在北门口下了车,出租车顺畅的开到了小区门口,下车,交钱。有些困了,两个人慢悠悠的往回走,到楼下,想看时间,摸短裤口袋,手机不在,另一个口袋依然没有。坏了,手机落出租车上了,夏天的衣服,口袋浅。上车前还看时间,9点07分。疾步到家,用座机打过去,是女生接的,大概是后面的乘客,我说这是我的手机,刚掉车上了,车现在在哪,我去取。回答说车在广场呢,就挂了电话。再打过去,是男的接的,应该是的哥了,我说了情况,的哥说你不来取了,我车到处乱跑呢,这回在广场,说不定一会到西站了。你在
分类:乱语 | 评论:2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乱语(11)

  乱语
  有两件事可以用许久来形容。
  第一件是许久没有写东西了,大约快两个月了,脑子里没有可写东西的地方。
  第二件事是许久没有丢自行车了,这个许久已经被接连打破,不到两个月,丢了两辆自行车,皆是新车。第一辆车五一前后买的,斯波兹曼,380元。五月10号左右的周末,带儿子去新华书店,两点进去,三点出来,车子已经不见了,书店工作人员说没有监控,就是有监控,她们也不负责看车,几十米外就是存车处,问我为什么不存呢?是啊,为什么不存呢。打110报警,转到广场派出所,警察登记后,说你最好来一下,就去了,好在不远,和儿子走了十来分钟走到,里面两个年轻人,大约是一对恋人,刚做完什么记录,走了。角落里坐一年轻的妇女,像是维族,抱着约一岁的孩子,就坐在那里,没说一句话。警察问,刚才打电话的是你,我说是,我刚买的自行车,新新的,丢了。警察说,身份证给我,做个记录。警察边记边聊天,我问能找到吗,警察说,你说能找到吗。我说,希望不大。警察说,有时也能找到,几十辆车子,反倒没人认领。你的车子,估计换毒品吸了。我说,附近有没有监控。警察说,有监控又能怎样,中国最难找的
分类:乱语 | 评论:4 | 浏览:3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根黄瓜

  加班,头晕眼花,贴一首未找到最佳表达方式的分行的句子。
  
  
  【三根黄瓜】
  
  我从农贸市场,买回3根黄瓜
  沾着5月的泥土,汗珠,雨水和豆芽
  人民币1.7元
  是它们的身价
  
  家人将我批评
  说它们品相不佳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忽然想起我的表嫂

  【忽然想起我的表嫂】
  
  我的母亲
  说起,表哥的儿子
  长大成人
  已经结婚
  
  我的表哥
  三十年前,每年到我家干活
  割麦,扬场,把麦穗打成麦子,是一把好手
  表哥的上嘴唇有个缝,医学上叫唇腭裂
  
  我的表嫂
  二十五年前,买自遥远的西北
  西北在中原的西北
  说话不清,被当做哑巴
  
  我自己
  十六年前,满口地道的普通话回家乡时
  我也口齿不清,无法正确表达,重新说起
  让我口腔结冰的家乡话
  我理解,哑巴,是一种乡音对另一种乡音的投降
  
  如今,我久居西北,已能听懂
  黄土深厚的声音
  我想和见过一面,从未说过话,红脸膛的表嫂
  用乡音,说几句话
  
   2011年5月14日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马庆礼】

  
  
  表面平静,内部是
  台风季的波涛汹涌
  沉重的大脑,输入
  马庆礼,这一关键词
  高速运转,如同汽车开上高速
  
  三天,七十二小时,在
  十四岁的沉积层勘探
  出,一颗糖果,两声腔调,和
  几缕青烟
  
  马庆礼,你在哪里
  马庆礼,你是否叫马庆礼
  马庆礼,你是不是马庆礼
  马庆礼,你是否有吴兰的消息
  马庆礼,那迎面走过的黑脸大汉
  马庆礼,那保留了少年脸部轮廓和走路姿势的人,是不是你
  
  21年随太阳旋转的岁月呵,成功的
  将同学马庆礼,虚构成
  真实存在的影子
   2011年5月26日
  
分类:诗歌 | 评论:3 | 浏览:2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六、母 亲

  心情不好,贴一段正写的小说吧,去年8月,火车上听来的一个故事。
  写了快三万字了,写的很慢,有时晚上没时间开电脑,有时开一会却写不下去。
  
  六、母 亲
  
  我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床上,我看到他坐着床边,我想说话,却发不声音,周围是一片洁白,白色的屋顶,白色的身影,白色的灯光很亮,刺的眼睛生疼,眼睛很累,我又闭上了眼睛。我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睡了几天吧,三天,还是五天,今生还没有这么舒服的睡呢。那次,九十多天没有下雨,地旱的裂了大缝,整个冬天,我们都在盼望一场雪,麦苗要拔节了,我连续浇了三天三夜的地,扶着铁锹就睡着了,张萍扑通一声倒在了水里,我们把她扶到路边,她还睡着。回到房子,我睡了一天一夜,感觉还没有睡够,这次,我睡够了。周围很安静,我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感觉了。这几天,我去了很多地方,东风路,水电子弟小学,烽火大队,白沟村,我见到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微笑着的,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曾经痛恨我的人,还是我痛恨的人,他们无一例外的眼含微笑,但是他们都抿着嘴,不说话,任凭我怎样问他们,摇他们,拉他们,他们都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误把红墨水,当做血液
  输入了骨
  我四肢僵硬,面色如土
  美丽的花依然在头顶
  飞舞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节:带花的女孩

  
  
  夏天迫不及待的登场了
  母亲节,天气是晴好的,空气流动
  吹来了风,风流动,时间也在流动
  扬起了沙
  
  加班归来,自行车总是骑得飞快
  家用巨大的磁场,将我吸引
  我是一块锈蚀的生铁
  会不会熔铸成钢
  
  家对女孩的吸力,比我要大
  她的自行车,超越了我
  只是一瞬 我被她车筐里插着的一朵红色的叫康乃馨的花
  击中
  
  母亲啊
  女孩来自母亲
  丰满的腰身来自粮食
  花来自大地
  大地沉默不语
  这朵花献给母亲
  
  母亲
  她的母亲 我的母亲
  曾经鲜花般的母亲
  在春天将逝的日子里
  在五月的风中开放
  母亲不语
  
  不久以后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刘震云

  读刘震云
  
  这两周,读完了刘震云的两部长篇小说:《我叫刘跃进》和《一句顶一万句》,前一本读4天,后一本读5天,每天睡觉的时间在零点以后,说明这两本书能吸引人一口气读下去,眼睛就疼,右眼更甚。
  刘震云,1958年生于河南延津县,因故乡同是河南,他的作品里,写的大多也是河南人,就有亲切感。他以前的作品,印象最深的是《温故1942》和《一地鸡毛》。《温》讲1942年,豫西因天灾(大旱)和人祸(汤恩伯的祸害)而饿死数百万人的事情,通过一个美国记者的所见所闻来写。我曾经写过一篇有关故乡小说的开头,五年以后,这篇小说还在我的电脑里躺着,只有5000多字,而我的雄心是二十万字,我已经找到了大致表述的方式和结构,以《温故1942》做的开头,被放弃的可能性极大,但我还是感谢刘震云。报纸上说,《温》已被冯小刚选中,正在谋划拍成电影,冯小刚拍出的电影,还是值得期待的。
  《一地鸡毛》的开头,没记错的话是“小林家的豆腐嗖了。”一句话,就把生活的烟火气息,无奈的感觉勾引了出来,生活的过去就是一地的鸡毛,将来可能也是一地的鸡毛,和我们每个人的金钱地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23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