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97
  • 开博时间:2014-04-3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在丝绒兄的怀旧帖里撒野:)

 

 

戏书里的名将之死

 楼主:地下丝绒7 时间:2017-11-27 16:00:54 点击:2269 回复:110

守护

脱水打赏看楼主设置

  上个星期突然想要写的一个话题,双休日休了两天,现在才又想起来。想起这茬的时候我正在书话看一个掐架的帖子,都是些经年累月的老面孔了,掰斥的话题,所用的招术,却又股子陈腐气,便觉得有些无聊,所以码字的兴致也就没那么高。

 

  也懒得查资料了,想到哪说到哪,抛砖引玉,就当大家一起来唠唠磕吧。

 

  我小时候有一个木箱子,里边装了好多好多的小人书,我老家管小人书叫戏书,大概书上画的,原来都是在戏台上演过的缘故吧。现在想起来,那也就是个不大的木箱子,跟能藏张生的大木箱没法比,能比的也就杜十娘那个珠宝匣子吧。反正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再小的事物也是大大的,如同拉伯雷的《巨人国》一样。所以,能蹲下来看一下午蚂蚁搬东西的,多半是小孩子。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啊在(坟墓)里头”

 

 

 

有点信仰的是往生极乐世界

或者升天堂,或者长生不老

分类:诗与诗话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静水说到画

 

 

 

早晨醒来,静水说:你昨天夜里咳嗽你知不知道。

我说:不知道。

我失眠了。上次在

分类:爸爸的赘肉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桃桃说到魔

 

 

那天吃晚饭,与桃桃说到了毒蛇,毒蛇很厉害,用毒攻击对手。

桃桃说:蟒蛇是没有毒的。

我说:对,蟒蛇不需要毒,用力就行

分类:爸爸的赘肉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晚翻了几页黄侃的《文心雕龙札记》

 

 

 

 

昨晚翻了几页黄侃的《文心雕龙札记》,书中有小票,购书日期在08年,买来并没有看过,十年就过了。夜梦进一书店,在街角,店面甚小,堆书极多,两面开门,书籍直铺到街面,不少人在翻拣,我也进去翻一翻,书皆深奥莫识,无可判别,忽近一老者,短小精悍,须发尽白,竟是鲁迅先生,我也就不当外人了,请他老人家推荐几本他师兄黄侃的著作,先生不假思索,往我怀里塞了两套书,如工地上递砖一样果敢纯熟,一部较薄,书名《管子札记》,一部极厚,分两巨册,名《阿弥陀集释》,我心想,《阿弥陀经》甚短小,何以集释如此之巨,《管子》极宏富,何以札记如此之薄,然而,先生是不会错的。

我便问

分类:小说 | 评论:4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是桃桃第一次读闲书

 

 

上周日陪桃桃读书,桃桃去上厕所,我乘机换一本书看,翻了几页,玩味这位骑士的神情,顶盔挂甲的话可以是个将军的样子,坐在任何车子里恐怕都不会有此威仪,这时听见桃桃开门的声音,想合上书已经晚了,桃桃老远就看见这个图,跑过来看,又读:单从衣服上看不知道?我说:那。桃桃说:个女…我把书一合,继续读书。这是桃桃第一次读闲书

11/23

 

分类:爸爸的赘肉 | 评论:1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头葱

两头葱

 

 

 

 

 

那天下班回到家,静水从手机里翻出一张照片给我看。

静水问:这是什么。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诗与娼

 

 

诗无达诂,而诗最讲究用字精准,即便如此,仍无达诂,为什么,因为诗要表达的东西本来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所以更要讲究文字清明,不要让诗意隔一层,再隔一层。顾城有个比喻,他说他写诗是把别人用脏的钱币洗干净。字为什么会脏,因为字被那不能认真对待它的人夹塞了一些本字以外的东西,用以标新立异、往脸上贴金或者玩笑之类,于是字脏了,笔画间卡了脏东西或者笔画本身受了损伤,字迹也就模糊了。怎么办,顾城说洗刷,因为他也只能用这一套字,他真把这一套字用出了自己的气象。不能如此者很难称诗人,不能如此者,很难说他是在写诗。  海子更厉害,他用的是熔铸,把废铜烂铁收来重开一炉,他写的诗如新脱模的铸件,不落尘埃,炉温犹灼,你胆敢去摸它一下,能把你点着了。顾城说的洗刷只对用脏的字管用,用残了的字还是要用海子的办法,然而谈何容易

分类:诗与诗话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菊花时节说燕子

菊花时节说燕子

 

惠山菊会的菊早摆出来了,泼街的菊花好象专门为了照顾走马的人,有些造型做得别致,比如去年看见的大龙猫和京剧脸谱,一月之间从纯是菊叶到次第开满,龙猫在花间隐去,脸谱由花容勾出

分类:杂文 | 评论:1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月底购书一次

 

 

 

十月底购书一次,有中华书局“理学丛书”中的《陈献章集》、《夏峰先生集》、《二曲集》,另有《颜氏学记》一部,也是中华书局所出,列入“中国思想史资料丛刊”。“理学丛书”中有《颜元集》,不过我想还是先翻翻《颜氏学记》再决定要不要买吧。

以上四部书是近日读梁启超《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后想要读一读的,梁启超这部书是用十分晓畅的白话文写成,我想把它和钱穆那部同名的学术史并观,钱先生那一部体量上翻了一倍,又是后出,所以放在后面读应该更好吧,读前倒未如此计较,只是两相一比,觉得梁著可以轻松读完,就先读了。

分类:读书 | 评论:2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哭嫁

 

 

哭腔/湖北青蛙


  突然想起江汉平原曾有一种令人
  荡气回肠的哭腔。
  离世的人被放在门板上,哭丧的人远远而来

分类:读书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积雪草与土人参

 

 

 

好些年前在安徽宏村住过一晚,村里人把自家院落改成客店提供食宿,晚饭后在院子里闲逛,见一个种着花草的石臼外壁上爬了些细小的叶子,看上去很可爱,问主人,只说捣碎了可以治眼疾,静水向他们讨要一把回来种,却没能种活,那一把草叶在花盆里慢慢熄灭,从铺满盆面到只剩下一茎一叶,总拖了一个季节之久吧,在这过程中我查出它叫积雪草。后来,应该是一两年之后了,十一回老家,在自家院墙外的墙根居然发现了它,那样青翠可爱。

另一种开小粉红花的,也是在无锡这边的上班路上先看见,欢喜莫名,曾写下一篇小文自娱,名之为《秋花一种未知名》,名字真的那么重要吗,后来,办公楼前也发现这种植物,原来花期却不只限于秋天,

分类:杂文 | 评论:6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宝

八宝

 

 

 

 

父母现在住的房子是在我上初中的时候造的,是两层楼的木结构,造完之后父母亲心满意足,说他们这一辈不会再造房子了,侄儿在这个房子里诞生,这个房子建在当时生产队的牛洞屋上,那时牛洞屋里已经没有牛住了,牛洞屋前后左右的人家对这片地都有想法,我家在牛洞屋的西边,捷足先登,与牛洞屋后的人家为此发生了口角,邻里间本来都是很好的关系,但是一到动土造房子,很少不吵

分类:杂文 | 评论:2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巷子口遇见国庆的父亲

 

 

在巷子口遇见国庆的父亲,我喊了他一声,他看着我,走近了两步才呵呵地笑了起来。回到家,母亲说:刚才后面放炮仗,你们晓得是什么事情。我摇摇头,母亲继续说:是国庆家爹爹姆妈买了两口寿材,我也是刚刚到后面去才晓得的。国庆比我大一岁,在我很小的时候,国庆的父亲选择以张黄鳝为副业,挑着一担黄鳝笼子早出晚归,他是极和善的人,左近邻舍人家到了一天的闲暇时节总以他家为据点,夏天聚在门前,冬天就聚到堂前,大家觉得在这儿是很自在的,我小时候经常端着碗饭往他家去玩。国庆的父亲现在肯定挑不动那一担黄鳝笼子了,黄鳝笼子是竹编的,圆锥形,大的那一头有一个锥形的入口朝里凹陷,口上竹篾不编,一条条散着形成倒刺,进得去出不来,小的那一头有一个可拆卸的盖子,诱饵用蚯蚓,很粗的那种,我曾紧张兮兮地看他从笼子里往外倒黄鳝,因为听说有时候倒出来的是赤练蛇。担黄鳝笼子的筐是特制的,一个方的底,四角各出一根竹杆,如金字塔的四

分类:杂文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养根

 

 

 

 

 

 

九月中旬搬家,静水把这个事看得很重,父亲母亲就过来帮我们高兴高兴,住到第二天,母亲就跟我说想明天回去,我说:后天星期天,静水和我说好要带你们去玩玩的。

母亲说:不要

分类:爸爸的赘肉 | 评论:3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